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盯上了_天医仙尊在都市
水蜜桃 > 天医仙尊在都市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盯上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盯上了

  王欢故作不知,疑惑的看着老板,问道:“老板,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老板一脸苦瓜色,没想到上仙们刚刚入住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听见王欢的话,说道:“还能怎么了,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冒犯了上仙,现在都给我到外面大厅去……”

  被老板敲门叫起来的人都很不高兴,可是一听到是宗门上仙的要求,顿时不敢吭声,都老老实实的到客栈的大厅的集合。

  贺师弟名叫贺天,是玉虚派的核心弟子,此时他阴沉着脸,目光向大厅里的人横扫过去,他的眉头越皱越深,在场中并没有发现修炼者。

  “全部人都在这里了吗?”贺天问道。

  “是的,客栈所有的客人都在这里。”那个老板也是心里暗暗叫苦。

  王欢也在人群里面,他将所有气息收敛,就是个普通人的样子,看到贺天从身边走过,面如常态。

  王欢也挺郁闷,自己只是稍微用神魂,没想到就被对方发现,还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看来这仙血丛林深处的世界,比他想象中要危险了许多,怪不得这么多年进入仙血丛林的人都没有回去过。

  “哼。”贺天脸色阴郁的离开。

  “都散了吧。”

  贺天回到房间里,郁闷的说道:“大师兄,客栈里面没有发现宗门之人,可能是被我们发现之后便逃走了。”

  余师兄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没有发现就算了,要事要紧,先休息一会儿,中午的时候我们去焦府,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

  “是。”玉虚派的几个弟子应下。

  ……

  焦府虽已夷为平地,但是焦府附近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本来焦府就是在无双城的繁华地带,酒楼,客栈,商铺……都很多。

  在一家酒楼里面,一个穿的脏兮兮的,满脸污垢的女人正在蹲着洗菜,酒楼里面几个男人一脸猥琐的看着那个脏女人的背影。

  这个女人正是沈之瑶,她没有回中坝村,而是选择回到了无双城,因为酒楼生意爆炸,正好缺少个洗菜的小工,沈之瑶便成了这里一个洗菜的小工。

  此时她并不知道几个男人在偷看她,认真的埋头洗菜。

  因为下蹲的原因,将她身上宽大的衣服绷紧,那挺翘的屁股,婀娜多姿的身姿都展现出来了,看的厨房里的几个男人暗自吞口水。

  “啧啧,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身材这么好……”

  “可惜就是长的太丑了,要是稍微正点一些,这个女人也不至于当洗菜工,白瞎了这么好的身材。”

  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厮却不以为然,他本来就是附近的泼皮,在酒楼里当个闲散的杂工,看着沈之瑶的背影,眼珠子贼溜溜的转。

  “这女人身材真是极品,到了晚上黑灯瞎火,又看不清脸,光凭这身姿,就足够我爽一整晚的。”

  其他人顿时笑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泼皮是什么性格,看来这个洗菜小工是逃不了,今晚要被这个泼皮糟蹋了。

  “我可警告你们,谁也不许跟我抢,否则跟你没完。”泼皮警告的看了四周。

  “瞧把你能耐的,不就是个丑女人嘛,也就你才能看上……”

  沈之瑶把菜洗好,那泼皮就笑盈盈的上去,动手动脚的说:“沈姑娘,我来帮你。”

  沈之瑶缩回手,有些怯意的看着他,道:“不,不用了,我自己能做。”

  说完沈之瑶便提着洗好的菜进了厨房,那个泼皮看着沈之瑶的背景,用力的吸了口气,空气中还残留着沈之瑶的香味,回味刚才碰到了一下沈之瑶的手,滑不溜秋的,这让他心猿意马,心想这女人真是个极品,除了脸蛋丑了点,其他都无可挑剔。

  “都给我打起精神了,等会有贵客到我们酒楼吃饭。”这时,酒楼的管事走来,打消了泼皮的念想。

  “杨管事,你就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厨房里的人不在意的道。

  那杨管事却一脸严肃,狠狠地瞪了嬉皮笑脸的众人,冷冷的说:“我警告你们,这次来的贵客是宗门上仙,你们谁要是敢掉链子,回头我就剥了谁的皮!”

  听到宗门上仙四个字,厨房里,上到主厨,下到杂工,脸色顿时肃然。

  杨管事又着重的交代沈之瑶:“洗的菜一定要干净,不能有一点渣。”

  沈之瑶听到宗门上仙心里就紧张,但还是赶忙点了点头:“知道了,杨管事。”

  杨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沈之瑶这几天在酒楼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工钱又少,做事认真,对于这样的工人非常满意。

  “好好干,这次把贵客们安排好了,我给你涨工钱。”

  “谢谢杨管事。”

  旁边的泼皮听到后,又动了歪心思,他本来就是好吃懒做的人,要不然也不只是一个杂工了,这个沈之瑶丑是丑了点,可是身材好,身上的香味又好闻,而且还能挣钱,要是把这丑女人带回家走婆娘,晚上可以供自己享乐,白天给自己赚钱,这让他有点迫不及待,恨不得立马就把这丑女人弄到手。

  可惜现在是中午,有宗门上仙要来用餐,不然他就等不及了。

  沈之瑶并不知道自己被酒楼里的泼皮盯上了,她之所以选择这座酒楼,是因为这酒楼离焦府很近,而焦府又是她跟欢哥带过的地方,舍不得离开这里。

  所以她故意把自己扮丑,还在脸上贴了一块烫伤的疤痕,就是希望不被人发现她的真正容貌。她知道的相貌会惹来麻烦,从懂事之后就故意扮丑自己。

  然而,她怎么也有想到,她已经伪装的很好了,可还是被那个泼皮盯上。

  中午的时候,玉虚派的几个宗门弟子从焦府勘察回来,便到了这家酒楼吃饭,酒楼早就准备好了,各种精美可口菜肴被端上来。

  在厨房里,沈之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当最后一个菜送上去后,她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那杨管事非常满意的来到厨房。

  “今天你们的表现很好,大家都累了一个大早,先去休息一会儿。”

  沈之瑶松了口气,跟他们道别之后就回到酒楼的柴房,这还是杨管事看她可怜,特意同意她在酒楼住下,不过也只能住在柴房。

  就在她前脚刚离开,那个泼皮就等不及了,蹑手蹑脚的跟在后面,目光急不可耐,本来还想等到晚上在动手的,可是一想到沈之瑶洗菜时,那曲线的身姿,他一刻也等不了了。

  公众号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