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一指戳死_天医仙尊在都市
水蜜桃 > 天医仙尊在都市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一指戳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一指戳死

  历天成的造化钟神秀的确厉害,可是局限性只在肉身,他的神魂便是破绽。

  “什么狗屁玩意,这么绵软无力的一招也想赢我?”

  历天成不屑的看着王欢,手里的剑一抖。

  长剑顿时发出一道剑鸣声,历天成虽然造化神通很强,自身的实力也不弱,这一剑刺出,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了巅峰。

  他这一剑是血煞门的绝学,是当年血煞门的一位门主在血池中得到的残本,当年那位门主就是凭着一套剑法,创建了血煞门。虽然只是残本,但威力无穷,寻常仙君都不敢硬接。

  这一剑就像一条矫健的长龙,带着睥睨的威慑,血煞冲天向着王欢斩去。

  “历天成终于使出全力了,不提造化神通,光凭这一剑,历天成也有与三大仙君一战之力。”

  玉子真等人,无不骇然。

  起初,他们只以为历天成靠着造化神通才有这样的战力,没想到历天成的城府这样深,之前一直不显山露水,直到得了造化神通,这才表现出异常的强势。

  隐忍的越久,图谋就越大。

  说的便是历天成这样的野心家。

  看到众人脸上惊讶的表情,历天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对于眼前的王欢,更有信心。

  “破!”

  历天成大喝一声,双目中寒光一绽,手里的剑影叠叠,整个人与剑光何为一体,犹如一缕红色的光束,别说区区一道黑色的光芒,就是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山,也能一剑刺穿。

  “历天成这一剑,当真是厉害!”

  花仙莫沉声,这一剑让他也感受到了威胁。

  “是呀,看来他要做这个残仙界第一,我们也只能屈服了,不可硬抗。”

  玉子真满脸苦涩,有一种自食其果的苦笑。

  他们本想控制历天成,结果没想到此人变成了脱缰野马,不仅不受他们的控制,还放过来控制他们。

  血煞门的弟子还有他们的支持者,都忍不住激动抚掌,脸上露出一丝傲色。

  能追随这样一位雄主,前途无限!

  在他们看来,王欢那一缕黑光,与历天成的剑法比起来,差了不知一点半点。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为历天成必胜无疑的时候。

  “呵!”

  只见王欢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手指向前一指。

  “死!”

  那黑光骤然加速,像一颗子弹般,直接穿透了历天成的剑气,射入了历天成的眉心处。

  黑色的光束,带着诡异的力量,瞬间钻入他的眉心,历天成的动作一阵迟钝,身体猛地一僵,好像瞬间被玄冰冻住了一样。黑光射入他的大脑中,直接穿破他的神宫,杀向神宫内的神魂。

  历天成的神魂咆哮,看着眼前黑光杀来,他脑海里的神宫不断崩塌,根本无法抵挡,他拼命运转造化神功,那些倒塌的神宫迅速复原,但是根本就阻挡不住那一抹黑光。

  “砰!”

  历天成神魂中剑,体内的神宫顿时坍塌。

  他的身体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他的肉身开始爆炸,周身穴位鲜血急射。

  “王欢,你这是什么神通!”

  历天成睚眦欲捏,怒神咆哮,感觉到体内的神宫在坍塌,心里一阵阵绝望,恐惧就像一团乌云一样笼罩在心头。

  “杀你的神通。”

  王欢冷哼一声,灭魂剑直接斩入他的神魂。

  轰隆!

  历天成倒在了地上,眼睛瞪的滚圆。

  一脸不可思议。

  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无论是血煞门的弟子,还是玉子真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即便是晏苑等人,也微微张开了嘴巴,他们对王欢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结果令他们所有人都意外,这个不被人看好的王欢,一指就把历天成给戳死了。

  “这,这这……”

  无数人瞠目结舌,喉咙里干涩发不出声音。

  这历天成刚才多么凶猛,六大仙君都死在手下,逼得两大门派的掌教低头,敢称残仙界第一,威势一时无两。

  而且他的造化神功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王欢只用了一根手指,就将他给戳死了,本以为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会将整个烈火城打的天翻地覆,结果完全碾压,一点余地都没有。

  “这是什么神通?”

  许多人瞳孔紧缩,想起王欢那一击,汗毛都倒立了。、

  “这不像一般的神通,极有可能是威力强大的神魂攻击术!”

  玉子真和花仙莫对视一眼,心里涌出一股惊惧。

  至于血煞门的弟子,更是死气沉沉,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听到耳边传来的惊讶声,心里恐惧到了极点。

  “太强了,不愧被称为恶魔的男人。”

  晏苑心里沉甸甸的,眼神有些复杂。

  “我就说了,这历天成只是跳梁小丑,上不了台面,他才风光多久啊,结果还不是被杀了。”

  九阳宗的弟子们冷笑,对于历天成被杀,简直是大快人心。

  反管玉虚派和凌霄殿的人,脸色无不难看,眼里闪烁异常。

  王欢看向两人,说道:“你们两个就是玉虚派和凌霄殿的掌教?”

  玉子真两人站起来,抱拳道:“正是在下,感谢王道友替残仙界铲除大害,我等感激不尽。”

  王欢弹了弹衣角,淡漠的看着两人:“有一笔账,我要跟你们算一算。”

  两人闻言,心里顿时一惊。

  他们记忆中,从没有得罪过王欢呀,这时候要算账,这真是要命。

  “王道友,死人谷一战,已成过去,又何必斤斤计较……”玉子真还以为王欢是因为他们在死人谷围杀王欢的事情。

  王欢道:“死人谷的事,暂且不提。”

  “我要你们给我的交代!”

  只见王欢从须弥袋里扔出两颗人头,冷冷道:“这两个人,是你们的人吧?”

  两人脸色大变。

  这正是钟矮还有蒲飞白两位长老,他们本以为这两个人还在美人被窝里面快活呢,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早就被王欢杀了。

  “秦月和吴萱是我的朋友。”

  王欢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可是这句话却让两人如遭雷击,心惊胆战。

  “该死的历天成,这是死了,都还要坑他们一把啊!”

  两人心里破口大骂,恨不得把历天成大卸八块,以泄心头只恨啊。

  公众号添加到桌面,一键打开,方便阅读去添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