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零二章 被埋没的天才_天医仙尊在都市
水蜜桃 > 天医仙尊在都市 > 第两千九百零二章 被埋没的天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九百零二章 被埋没的天才

  第两千九百零二章被埋没的天才

  王欢自我标榜,人们自然是不以为然的,但是谁叫他拳头大本事强呢,也都只好捏着鼻子愣听了。

  王欢道:“以我的行事作风吧,要是今天这事情不摘几颗脑袋,我也很难痛快了,为难啊。”

  龙行天道:“请大人摘了小人的人头去。”

  赵夫人道:“不不不,还是我的头,摘我的头。”

  杨轶举道:“求表舅开恩,若是表舅真的开了杀戒,那么我以后如何和清逸相处?”

  王欢点点头:“恩,是这么个理儿,天理昭彰,但也无外乎人情,龙行天啊,你们两口子感情不错,可以为了对方去死,既然你们感情如此笃厚,那该不难理解小儿女的一番心思不是么?”

  “是是是,大人您说的对,都是我一时糊涂!”龙行天点头犹如捣蒜。

  王欢咳嗽一声道:“谁还没年轻过?恩?为了自己所爱之人,生死又算得了什么?这事情这道理,不用我来给你们多说,日后好好的对待你女婿,我的表侄子,若是我下次来到古潭州,见他们两口子受了半点委屈......”

  “啊......不敢,不敢不敢,若是我还敢对女婿不好,到时候不用大人您说,我提头奉上!”

  龙行天大喜过望啊。

  王欢这话一出,那就是不打算收拾他们龙家了,这便宜可是占大了。

  将来他非把杨轶举这宝贝女婿顶脑门儿上不可,这可是大宝贝疙瘩,万一一个不高兴了,给王欢告一状,那就是亡族灭门的惨祸,他敢不上心?

  王欢知道龙行天已经被自己彻底吓住了,于是满意的点点头。

  转望向了萧红雪父子。

  萧红雪连忙也学着龙行天的模样,一下跪倒在地:“大人饶命,大人饶命,都是我眼瞎了,是我眼瞎了,居然不知死活,敢与杨公子争抢龙家小姐,我真是该死,该死啊,啪啪!”

  说着就大嘴巴子朝自己腮帮子上抽,不要钱一样,抽的那叫一个痛快。

  王欢点点头:“也是想瞎了你的心了,就你个狗东西,居然也敢和我表侄子抢媳妇?你看看你儿子那倒霉德行,他配吗?”

  “啊,不配不配,恩,小犬,小犬无德无行,品貌皆龌龊,求大人开恩呐!小的我再也不敢了。”

  萧红雪这就是有点胡说八道了。

  萧逸飞论长相,那确实是不如百里溪流那货那么出色,但是起码也是不比灵枢等其他仙灵天尊弟子差的美少年一个。

  修为更加是已经初入封王,这份天赋,外表,都比杨轶举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要说龙清逸也算是瞎了,居然硬是没看上萧逸飞,或许这就是爱情吧。

  不过要的就是他这么个态度不是?

  王欢十分满意,没想到萧逸飞却是不干了,梗着脖子站出来怒道:“爹爹,你不要怕这混账威胁,他不就是仙域血煞星么,凶名滔天,丈着自己的实力横行跋扈,指鹿为马,真正是......哎呦呵!”

  话没说完,已经被萧红雪一脚丫子踹倒在地。

  萧红雪脸都白了,看着王欢只是磕头:“小犬无状,小犬无状啊,请大人看在他还年轻的份上,开恩,开恩呐!”

  他平时一直觉得自己儿子无比优秀,是家族的光荣和希望。

  但是今天,真是恨不得把这小子活活掐死。

  这特么不就是个惹祸精么,招惹血煞星?这可是亡族灭种的大祸啊。

  王欢淡淡一笑:“哦,你说你儿子年轻?他今年多大?”

  萧红雪不敢怠慢,连忙道:“哦,小犬今年只有二十三岁,实在是小孩子,不懂得道理,求大人开恩。”

  二十三。

  这年纪要是放到一般人身上,那绝对已经算是成年的大小伙子了。

  但是在修士这里,确实就是个毛头娃娃,心智必定还没成熟。

  这倒不是说修士就比普通人晚熟,而是修士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闭门修炼,社交活动远不如普通人频繁。

  所以心智成熟的晚一点,也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二十三岁,小孩子性子的修士,有的是。

  王欢却是有些惊讶,二十三的封王?

  这倒是天赋惊人了。

  萧逸飞不同于齐麓,甚至条件远不如归海灵心。

  齐麓是跟随在大天尊身边,时刻受到教诲指点,而归海灵心再不济,也有天尊留下的神通功法,甚至有详细的修炼心得。

  萧逸飞有啥?啥也没有不是么?

  是个好苗子,王欢当下点点头:“那成吧,你带他下去好好教导,日后不要再胡乱的仗势欺人惹是生非了。”

  萧红雪连忙点头应是,心中却是不服的:“我仗势欺人?哪有你厉害!”

  事情到了这里,一天云彩就算是散了,当夜就在王欢的监视下,龙家和杨家成了姻亲,给龙清逸和杨轶举举办了婚礼。

  送小两口入了洞房。

  算是把生米做成了熟饭,可怜萧家父子,欢天喜地的来迎亲,却是结结实实的做了一把人家婚礼的宾客。

  新娘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大概就是萧逸飞如今的心态了。

  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他当然不是多么在乎龙清逸,毕竟以前也没大见过,龙清逸的长相在他眼里也就那样而已。

  但是耐不住这脸子上下不来啊。

  于是乎就开始在婚宴上狂灌自己酒,闷酒难吃,一来二去的就有了几分醉意,摇摇晃晃的自己转到龙家后花园。

  一个人坐在凉亭中自己生闷气。

  闷气堵塞胸膛,偏偏又无处发泄,叫人好生难受。

  正好王欢也没事出来溜达,见到萧逸飞就走过去也坐下。

  萧逸飞见是这个阎王爷来了,登时紧张得面色发白,酒也醒了不少。

  王欢道:“你以前一直是跟谁学的本事?”

  萧逸飞不想回答,但又不敢不回答,只好硬着头皮道:“回大人,我就是跟随家父身边被他指点。”

  王欢嗤笑一声:“就你那废物老子指点你?真亏你能有这番修为了。”

  萧逸飞勃然大怒,跳起来指着王欢:“血煞星!你辱我可以,不可辱没家父!”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