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 死而复生的二公子_天医仙尊在都市
水蜜桃 > 天医仙尊在都市 >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 死而复生的二公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千三百八十八章 死而复生的二公子

  “啊!”

  被阴云伞一口喷中,战车小子顿时双手在自己头上乱抓乱扯,但是毫无效果。

  阴云伞其实很难命中对手,它是烟雾形态的,释放的时候速度十分缓慢,只要小心在意,稍稍距离远上那么一点点,都无法命中敌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缺陷,所以王欢之前很少使用这一招。

  可一旦机会来了,使用得当,那么阴云伞的效果也是无比恐怖的。

  它不但是会剥夺对方的视觉和听觉,甚至连触觉和方向感都会被暂时剥夺,彻底陷入感知死亡的境地。

  要驱散阴云伞很难么?不,其实并不难,只要用真源冲击阴云伞,真源浓度超过了王欢那就能轻松驱散。

  但是这样的冲击必定是会要一个时间的,不会很长,但一两秒总是要的。

  而现在王欢距离战车小子极近,两人几乎是面对面了,一两秒的时间?那足够王欢宰了他十次以上了。

  而王欢确实也没有和敌人多废话的兴趣,抽出制式长剑就是一招劫窟剑法中最快的抽刀断水!

  血光迸射,战车小子的头颅高高飞起,啪嗒一声摔到了沙地上,他无头的身躯摇晃两下,鲜血迸射,倒地身亡。

  王欢又冲上去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脚!

  当然,王欢并不是在虐尸体,而是为了保险起见,毕竟最上界的灵魂修士手段都无比诡异,天知道他们有没有断头不死的本事。

  将对方的脑袋踩得稀碎之后,王欢毫不停留,直接转身发动雷霆大极功就追上了还在一拐一拐逃窜的燕双行。

  “公孙兄,那人呢?你的脖子如何了?快叫我来看看!”

  燕双行见王欢追来,顿时停住脚步也不顾自己腿上的疼痛,直接扑到了王欢身边,一把捉住他开始给他检查脖子。

  王欢无奈道:“你别乱动了,中了两箭,来,我给你疗伤,我没事,真的没事,你忘记了么?我是不死之身。”

  他说着把燕双行抱着坐在地上。

  一手伸出按住她的脑袋,隔断了她的痛觉神经,接着就把她肩膀上的箭矢硬生生的给拔了出来。

  箭矢尖端带有倒钩,这一拔大量的血肉都被带了出来。

  但是下一刻鸿蒙气发动,已经将燕双行的伤口治愈,接着又握住她小腿上的箭矢准备拔出。

  但就在此时,王欢却是猛然的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张弓搭箭的身影正在自己身后,弓箭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么?”王欢愕然的看着背后那人。

  那人手中拿的,正是宝物穿天弓。

  刚刚王欢忧心燕双行的伤势,根本没顾得上将穿天弓拿到手中就来追燕双行了。

  本来是认为反正战车小子已经死亡,穿天弓不急于拿也是一样。

  但是没想到啊,他竟然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是谁出现在了王欢的面前呢?不是已经死透了的战车小子,而是赵檠,赵二公子!

  这货竟然没有死吗?

  不对呀,他要是没死,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宝物被对方拿走?难道战车小子是将穿天弓偷窃到手的?

  好像也不是,因为赵檠目前的状态十分诡异。

  他就那么光溜溜的站在王欢和燕双行面前,脖子以下的肌肤显然比他的脑袋肤色要浅上不少,犹如新生婴孩一般柔嫩。

  而他脖颈处还能看到一道环形的血痕,面孔上的斑斑血迹也还在,就和之前王欢看到的他的头颅一模一样。

  这……

  一种十分荒唐的念头从王欢心中升起,这家伙,怕是死而复生的吧?

  居,居然有如此诡异的能力吗?是他的阴神能力,还是某种宝物的效果?

  不确定,实在是无法确定。

  王欢发愣的时候,燕双行却是猛的一扭腰,跑到了王欢面前,张开双臂将他挡在自己身后。

  对赵檠道:“赵公子,你,你不能伤害公孙龙!”

  赵檠见她如此袒护王欢,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王欢,顿时醋意上涌,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直接一箭射出去。

  但是燕双行就挡在王欢身前,他也实在是不敢随便攻击。

  他只能怒道:“双行,我都看到了,这混账小子没能保护好你,叫你受了箭伤,而且还那么粗暴的将箭矢拔出,我如何能饶了……恩?”

  他话没说完自己已经愣住,因为他看到了燕双行的肩膀上面根本没有任何伤痕。

  只有晶莹如玉的肌肤,这……

  赵檠愣了片刻看着王欢道:“你有治愈能力?是你的阴神能力吗?”

  王欢冷笑,根本不回答,他和赵檠什么立场?情敌呀,恩,起码潜意识中王欢是已经把他当做情敌了,理智上不认账罢了。

  和情敌有啥好说的?见面不直接抡刀子互相砍,那已经算是相当克制理智了好吧?

  而且燕双行在刚刚看到赵檠人头时候,表现出来的动摇也叫王欢很不爽呢。

  赵檠缓缓的将手中弓箭放下,看着王欢道:“下贱的家伙,既然你拥有治疗能力,那么在这次秘境中,你确实能够保护双行,我暂且不来杀你,你的狗头暂时留在你的脖子上。”

  “你大爷,骂街是吧?”王欢就要上来开揍。

  赵檠却是冷哼道:“低贱的家伙,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叫做白湖镇的乡野小贵族,地位还不如城市中的平民,你哪里配得上双行?有些自知之明,离她远一些,不然,除了秘境我要你性命!”

  王欢勃然大怒,哎呦呵,混账小子和自己叫嚣?这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呀。

  燕双行赶忙挡在王欢和赵檠中间,不叫他们二人爆发冲突。

  她焦急道:“赵公子,公孙龙他,他是我……恩,总之,如果公孙兄出了什么意外,我绝对不会独活下去的。”

  “轰隆!”赵檠顿时面色大变,燕双行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那他岂不是直接出局了?

  然而燕双行还在继续补刀呢:“赵公子,你以前一直对我照顾有佳,我是记得你的好处的,只是,只是我们……我们仅仅只是朋友而已,我一直也只拿你当做兄长和朋友罢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