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头狼 > 4223 磊哥的春天

4223 磊哥的春天

  “段总不用客气,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女人含蓄的掩嘴一笑,抽起一把椅子坐在了旁边,葱白一般的手指头交叉在一起,看起来有些不自然。

  段磊干咳两声,貌似没话找话:“唐科长是怎么来的?冷不冷啊?我看天气预报上说,今天好像又降温了..”

  “还好,车里有空调。”被磊哥称作“唐科长”的女人轻捋瀑布一般的秀发,缓缓蠕动朱唇,随即将目光投向我。

  “看我这脑子,光顾着嘘寒问暖,都忘了跟你们介绍。”段磊一拍后脑勺,先朝着我道:“朗朗啊,这位是广平县主管户籍的唐晓唐科长,唐科长人特别好,帮过我好几次忙,上次咱们工地被环保查到不达标,也是唐科长帮忙处理的,还有那次消防去工地上查..”

  唐科长忍不住再次出声:“段总,别光顾着夸我,能不能先介绍一下这位小兄弟。”

  “哎呀哎呀,我今天这脑子咋有点不好用的,尽干些傻活儿。”段磊一顿,脸颊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唐科长,这是我弟弟王朗,就是我跟你提到想要落户到咱们杨家寨的正主。”

  “王朗兄弟年少有为啊,这段时间我听过最多的名字就是你。”唐科长立时间朝我伸出修长的玉掌。

  “唐科抬举我了,我何德何能能被人旁人谈及。”我友好的跟她握了一下手。

  这女人保养得相当好,不光脸上一点沧桑都没有,手也滑嫩至极,感觉跟十多岁的小姑娘比都不逞多让。

  要知道女人所谓的年轻,肯定少不了钞票的垫底,从某一方面也可以说眼前的这个女人应该是个不差钱的金主,要么是她相当有钱,要么就是睡她的那位相当多金。

  唐科长微笑道:“真没跟你开玩笑,今早上我到县里开座谈会,还听到一位王姓领导刻意谈起你和杨家寨的工程。”

  “估计是凑巧而已。”我摸了摸鼻尖陪笑,我估摸着她口中的“王姓领导”多半是王攀他老子,老家伙从医院离开时候也说过今天上午有会议,能被他提到也不算什么意外,毕竟狗日的刚替他家“犬子”黑了我一大笔。

  段磊清了清嗓子,又迫不及待的询问:“唐科长,我弟弟落户的事儿,您看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准备,给我一份他的履历和原户籍所在地就可以,其他事情我们会帮着沟通。”唐科长想了想道:“这些东西,我今天在办公室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嘛,你咋转头就又忘了。”

  “嘿嘿,最近记性不是太好。”段磊傻笑着缩了缩脖颈,那副模样像极了二十来岁的愣头青看到心仪姑娘时候的状态。

  瞅着这俩人一问一答,我心底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一个词。

  相亲!没错此刻的段磊完全就是一副相亲的架势,再看看他特意刮光的胡茬和今天刚修剪的发型,我愈发感觉段磊今天约我来这儿碰头的目的好像并没有单纯,就好像是让我来帮他把把风口。

  “记性不好,还知道早上给我发短信,让我吃胃药,我看你就是懒得记。”

  “才不是呢,我真是这两天忙的晕头转向,有怪莫怪嘛..”

  看两人越聊越投机,完全把我这茬给忘掉了,我颇为不好意思的打岔:“唐科,落户杨家寨的话,能不能帮我再做个假名字,也不能说假名字,就是弄张新的身份证,我打听过,杨家寨全村都姓杨,如果猛不丁出现我一个姓王的,好像有点突兀。”

  听到我的话,唐科长这才回过来脑袋,低声道:“改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关键要走的程序可能更麻烦一些,我听老段说,你现在非常的着急,就怕你等不了那么久。”

  眨巴眼的功夫已经从“段总”变成“老段”,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俩人中间肯定有点小故事,当然此时不是扯皮的时候,我皱了皱眉头道:“可如果不改姓的话,我怕很难达到我想要的程度,这事儿不知道咋跟你说。”

  “你想接触杨利民嘛。”唐科长直接道:“其实没什么太大影响,管理户籍之前,我曾参与过编辑广平的县史,杨家寨早些年也有几户姓王的,后来因为工作、学习的缘故全都迁了出去,现在再迁回来,完全合情合理。”

  “你知道我要接触杨利民?”我立时间有点意外,直接望向段磊。

  “咳咳..”段磊不适宜的咳嗽两下:“小朗啊,唐科长跟我是很好的朋友,咱们交朋友肯定得坦诚对待不是嘛,你放心,她这个人绝对靠得住。”

  “小朗,我也和老段一样叫你小朗吧。”唐科长温婉的笑了笑道:“你完全也可以称呼我唐晓或者晓晓姐,实话跟你说吧,我和老段认识很久了,早几年他在崇市跑工程时候,我们就很熟悉,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失去了联系,我在本地没什么亲人,也没有太复杂的关系网,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担心我会跟谁乱说话..”

  “哎呀,这不是唐寡妇嘛。”

  就在这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只见王攀叼着根烟,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这孙子好像身上生跳蚤似的,斜身胯腰,两只脚一抖一抖,轻佻的上下打量唐晓:“唐寡妇,我听人说,你前后克死仨老公,这是又按耐不住,想找下家了嘛?”

  唐晓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紧咬银牙“腾”一下站了起来,气的浑身有些发抖的娇喝:“王攀,请你说话客气一点,不然我..”

  “不然就告我爹是不?去呗。”王攀无所谓的摆摆手:“行啦唐寡妇,别跟我从这儿装修女,你在县里面什么名声自己不知道呐,不过我也挺佩服你哈,一个寡妇居然能爬到现在的位置,背后没少遭罪吧?”

  “啪!”

  话没说完,段磊猛地蹿起来,抡圆胳膊就是一巴掌甩在王攀的脸上。

  段磊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了,我近在咫尺愣是没反应过来。

  王攀当即原地晃了一晃,不可思议的瞪向段磊:“老东西,你特么敢打我?”

  “小畜生,你爹没教过你怎么跟人说话是吧,老子教你!”一向温文尔雅的段磊勃然大怒,高举着手臂又要往王攀的身上砸。

  “老狗,你再动我一下试试!”王攀完全没有半点惧怕,直接把脸伸到段磊的跟前,并且轻轻拍打两下:“来,你往这儿打,曹尼玛的,不让你今天跪着给我唱征服,老子都算你..”

  “嘭!”

  我直接举起手边的咖啡壶,想没想劈在王攀脑袋上,这狗篮子哼了一声,随即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上,休克了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