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劫至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劫至

  就这样过去七天时间,经过反复调理,萧尘总算将反噬慢慢去除,而他所需要的药材,也并非什么十分难寻的天材地宝,在这凡世里面多找一找,也能够找到。

  而冷白狐习得御剑之术,一去一回倒也不算慢,前几日的药也都很好,可昨天的药,萧尘服下之后,总隐隐感觉哪里有些问题,是以今晨,又让冷白狐出去重新配药了。

  此刻茅屋外面的小院子里,灶上煎着几副药,药香慢慢往幽谷外面弥漫而去,这药香似乎有些浓过头了。

  而在房间里面,只见萧尘盘膝闭目,双手放于丹田之处,胸口处隐隐有玄光浮现,而在他背后,不断有白烟冒起,额头上也凝满了一层冷汗。

  “不对,怎么回事……”

  萧尘双眉越皱越紧,这一刻只感到丹田处有如火灼,自言自语道:“地龙、葛根、三仙叶……天心草、南景木……是这样没错,可现在这股火灼之气,怎么回事……”

  究竟是心法不对,还是小白带回来的药有问题……

  想到前面那段时日,自己强行压制修为,自封经脉,这样做本身就会令修炼变得紊乱,若是心法再出问题,确实有可能出现此时这样的情况。

  想到此处,萧尘不再胡乱猜疑,立刻调匀内息,重新逐步运转瑶光心法第一重玉心诀、第二重冰心诀、第三重壶中天、第四重冰心玉诀……

  就这样过了一炷香时间,外面的药快煎好了,萧尘仍然紧闭着双眼,随着吸入窗外飘进来的药香,他越是感到心口有些烦闷,无论怎样运转瑶光心法,也难以将这股烦闷之感清除,甚至这种感觉,还在不断往他全身扩散。

  “到底怎么回事……”

  萧尘慢慢睁开眼来,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已经连运转功力都有些困难了,而在这时,外面忽然有脚步声响起,脚步之声,越来越近。

  “白狐?”

  萧尘立时神色一凝,这个脚步声,不对……

  这一瞬间,他仿似感受到了危险靠近,慢慢取出伏羲琴,放在了桌子上面,向外面道:“不知外面哪位朋友来了。”

  “青山环绕,绿水长流,此谷灵气浓郁,萧尊主倒是挺会找地方。”

  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传进了屋中,而萧尘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似是早已算到了什么一样,只淡淡道:“所以紫微司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只见院子外面,不徐不疾走来了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那男子剑眉星目,双手负在身后,模样却是有些冷峻,不是别人,正是紫微司。

  紫微司淡淡道:“萧尊主要的那些药材,在凡世之中本是极难寻求,一般的凡人,又怎会用到……”

  “哦?紫微司倒是观察入微……”

  萧尘面上仍无变化,但说话时,却慢慢将手指放在了伏羲琴上,而外边院子里,紫微司仍然一步步靠近,淡淡道:“天心草与天葵叶,本是同根生,不同的是,天心草生长在寒冬腊月,而天葵叶生长在六月盛夏……这两种药材,无论是外观还是气味,甚至药性,都极难分辨得出来。”

  紫微司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离茅屋越来越近了,萧尘眼神微凝,这一刻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这紫微司果真厉害,他能坐上七殿之首的位置,靠的绝不只是修为。

  紫微司继续说道:“而两种药,用对了是灵药,用错了是毒药,萧尊主所需要的,应该是阴属性的天心草,以中和体内阳炎之气,而前两日,我去了附近镇上的药铺,但凡有天心草的,我都将其换做了天葵叶。”

  “原来如此,紫微司果真高明……”

  茅屋里面,传出萧尘的一声冷笑,怪不得从昨日起,他便感觉有些不对,只因他太相信冷白狐了,他相信冷白狐不会把药弄错,而以为是心法上面出了错,又怎能想到,紫微司同他一样,也通晓药理。

  紫微司淡淡道:“天葵叶生长在六月盛夏,属阳,与萧尊主体内阳火相克,现在阳火攻心,萧尊主服下自己炼制的毒药,感觉如何?”

  屋子里面,萧尘只感到丹田处有如阵阵火灼,其滋味难受,倘若是平常时候,就算他用错了药,导致阳火攻心,那也没什么大碍,只须再以君臣佐使之道,便能调理过来。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本身就处于修为突破的关键时期,先不说强行压制真气,自封经脉这等大忌,现在就连药也用错了,把灵药变为毒药,如今多半是一运功,就会导致反噬攻心。

  正此时,外面又传来了淡淡的声音:“萧尊主此时阳火攻心,反噬在即,若再强行运功,恐一身修为,就断送在此了,更甚至,心脉寸断,五脏俱损,纵然活了下来,也是一生卧床,生不如死。”

  只见紫微司一边淡淡说着,一边向茅屋走近了,而此话绝非危言耸听,此时坐在屋中的萧尘,只感到丹田剧痛难忍,似火灼,似针刺,甚至连放在伏羲琴上的手,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三位真人要的只有萧尊主一人,而时至今日,难道萧尊主还不愿认输么……”

  “认输么……”

  屋里面传来一声冷笑,紧接着,一道凌厉力量涌了出来,这一瞬间,紫微司察觉到了危险,快速往后一跃,“铮”的一声,只听琴音响起,整座茅屋连同院子都被琴音之力震毁了,而那一道琴音,宛若实化的剑气一般,凶猛地朝紫微司横扫了去。

  尽管此时萧尘处在不太妙的情况,但伏羲琴之威,仍然不可小觑,紫微司凝聚全身真元抵挡,“轰”的一声,也被震退了百丈距离。

  趁着一闪即逝的机会,萧尘将伏羲琴收起,瞬间展开轻功,往崖上飞了去,紫微司两指一划,“咻”的一声,一道指力朝他射了去。

  这一道指力看似平平,但岂是等闲,纵然萧尘全盛时期也须小心应付,何况是现在?

  好在他此时灵识仍然清晰,感受到背后的指力射来,凌仙步一瞬间展开,往旁移开十丈距离,“轰”的一声,那一道看似平平无奇的指力,竟将他前面那座山头震碎了。

  大块大块的山峰碎石,一下朝他掩埋了下来,阻挡了他的前路,而在这时,紫微司也一瞬间飞了上来,手掌一抬,全身紫气笼罩,一掌便朝他打了过来。

  这一掌势惊天地,满天风云急涌,危急之下,萧尘只得强行提运真元,可刚刚运转功力的一瞬间,丹田处立时传来一股剧痛,乃至全身百穴,都似要裂开一般。

  “砰!”

  一声疾响,最终萧尘只提起三成功力,被紫微司一掌震得倒飞了出去,鲜血夺口而出。

  而紫微司虽然暂时处于有利上风,但却不得不小心谨慎,心想此人已经遭受如此反噬,竟还能强运功力,一旦让他去除反噬,修为突破,恐那时,生死胜败,便是犹未可知。

  此刻,萧尘全身剧痛无比,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要被真气撑裂了一样,难道今日,当真要死在这里吗?

  这一瞬间,他当机立断,再不犹豫,强行运功,将瞬步乾坤施展了出来,一刹那,便消失在了天际。

  紫微司看着他消失的天际,眼神微凝,以他的修为神识,萧尘纵然遁出千里之外,又焉能逃得掉?

  这一瞬间,萧尘遁出千里,落到地上,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只见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出现火烧一般的纹路,就连双眼,也慢慢布起了血丝。

  不敢耽搁,他气息尚未调匀,只能继续往前遁去,然而没过多久,只见后边天际风起云涌,一道紫色人影,忽从云层里飞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道百丈掌印拍来。

  萧尘不顾反噬,猛催真元,大自在掌法瞬间凝成一道掌印,“轰隆”一声,与紫微司那一道掌力相撞,更是震得附近山崩地裂。

  “噗!”

  又是一口鲜血涌出,强运功力之下,萧尘几乎心脉俱焚,可此时若落在此人手里,他清楚后果如何,他宁可全身经脉寸断而亡,也绝不可落入无天殿的手里。

  两人就这样追风逐电,到暮色降临时,已不知来到何处,但见此处山峰险峻,地势突出,更奇怪的是,重重山峰之下,仿佛凝聚着一股尤为强大的灵力,可是这凡世之地,怎会凝聚如此强的灵力?

  紫微司顾不得心中疑虑,手掌一抬,再聚真元,瞬间凝成一道掌印,朝萧尘抓了去。

  生死之际,萧尘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手不断结印,口中念念有词,这一刹那,只见他全身似火焚一般,功力暴增无数,竟是在一瞬间,将那玄青禁术“三元焚心诀”施展了出来。

  “轰!”

  一掌拍出,这一掌不但将紫微司那一道掌印震散了,更是将其本人震得不断往后退了数十丈距离。

  紫微司站稳之后,心下不禁微微一惊,只见此刻,萧尘全身如火焚,连双眼之中,都像是燃烧起了火焰,紫微司虽不知这是什么功法,但想必定是禁忌之术,此人反噬之下,再动用禁术,莫非是不要命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底下的山脉,忽然震动了起来,一股异常的灵力,也四涌开来,紫微司脸色再次一变,怎么回事?

  但是眼下,他也顾不得此处异变,心知须速速将此人拿下,思念及此,再不犹豫,真元再运,又一瞬间朝萧尘飞了去。

  而这一瞬间,萧尘全身的血液,也像是沸腾了起来,一掌拍出,“轰”的一声,两人的力量对峙在空中,更是引得这附近山动地摇不止。

  “你……”

  紫微司眼神一凝,这一瞬间,似是隐隐感到有些不妙,沉声道:“你不要命了?”

  “就算是死,本座今日,也要紫微司替我陪葬……”

  萧尘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可怕,下一刻,竟是完全不再顾及什么反噬不反噬的了,一瞬间将九阴九阳玄功逆行运转了,不但将九阴九阳玄功逆转了,同时还运转起了玄青功法,以及天书残卷里面的功法。

  从前他不敢尝试的,这一刻,竟全然生死不顾了,这一刹那,他五内俱焚,但是功力,却一下增强了十倍不止!

  “糟了……”

  紫微司大感不妙,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瞬间,萧尘已一掌向他拍来,这一掌之力,像是沉寂了万年的火山,一朝爆发,势不可挡!

  “轰隆!”

  一声巨响,紫微司纵然在一瞬间凝聚起了七成功力,但在掌力来袭的一刹那,他周身护体真元也是层层碎裂,如卵壳般不堪一击,整个人直接被打飞了出去,将这附近几座山峰,撞得粉碎,最后一口鲜血喷出,几乎同萧尘一样,全身经脉寸断,五脏六腑俱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