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神秘黑盘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神秘黑盘

  萧尘慢慢走近了一些,看着这两位已经陨落的绝世强者,这一刻,他心里激起了千层白浪,纵然修为已臻绝境,纵然已傲视天下仙魔神佛,却也依然逃不过一死,也依然逃不过那场湮灭吗?

  他忽然感到心中有些悲凉,如此强者也逃不过天地法则,如此强者也会死去,这天地间,还有什么是永恒不灭的?

  世人修炼,人人皆想长生不死,可是自古以来,纵观万千仙魔神佛,又有何人能够超脱六道轮回,真正长生不死?

  如此刻这两位上个时代的绝世强者,连他们最终也逃不过一死,那些所谓的诸天仙神,又如何逃得了一死?

  深吸一口气,萧尘又走近了许多,幽光之下,这才看清二人的姿势有些怪异,左边那人一掌拍在右边那人的头顶。而右边那人一掌打在左边那人胸口,两人的另一只手里,却还同时抓着一物。

  原来如此……

  萧尘似是明白了什么,左边那人一掌盖碎了右边那人的天灵,右边那人一掌震碎了左边那人的心脉,两人至死还在争抢着的东西,究竟什么?

  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两位绝世强者竟不惜以性命去争夺?

  萧尘走近了些,只见两人手里紧紧捏着的事物似乎是一个六角石盘,只是上面早已被一层又一层的灰尘覆盖,已看不出那是什么。

  他慢慢伸出手,轻轻触碰在那六角石盘上,就是这一刹那,那六角石盘像是抖动了一下,上面的灰尘簌簌而落,也是这一刹那,他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本能反应的往后跳开了出去。

  只见那两人身上的灰尘不断落下,身体也渐渐化为粉尘,最终化成了两堆尘土。

  数万年前的两位绝世强者,遗躯竟然就这样化作了两堆尘土,试问何人不死?纵然当年强绝一时,与天地为争,数万年后,也最终成了一抔黄土。

  萧尘惊魂甫定,只听“咚”的一声,那二人数万年前争夺的六角石盘也落了下去,尘土散开,却是一个黑色的盘子。

  下一瞬间,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盘子上面忽然绽放出六道黑色玄光,直冲殿顶,一股可怕的气息,霎时间笼罩了整座残迹,像是沉寂了数万年,这一刻,终于又重见天日一般!

  “煞煞煞!”

  一股无边无尽的气息快速自那盘中散开,像是带着一股逆转轮回,扭转乾坤之力,尤为令人窒息!

  萧尘下意识往后面退了退,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那绽放幽光的诡异盘子,凝神戒备了起来,他不知道那盘子里面是什么,万一放出个几万年前,上一个时代的大魔可不得了。

  过了许久,那六角石盘上的幽光终于渐渐敛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萧尘看着静静掉落在地上的那个黑色盘子,小心翼翼走了过去,慢慢将其捡起来,拭去上面一层灰尘,这才看清盘子上面六个角上,分别刻着一个古怪的符号,中间还有一小圈凹陷了进去,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凹槽。

  这些符号他看不懂,但当看见下面一个符号时,脸上却是陡然一惊,这个符号为何有些熟悉?是三朵奇怪的花,这三朵花为何如此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猛然间,他想起来了,是那次在山洞里面替罗刹女主逼毒,就是那三朵奇怪的花!和罗刹女主背上的三朵奇花一模一样!

  这一刻,萧尘心中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这是数万年前上一个时代的东西,这六个符号分别代表着什么?为什么罗刹女主背上会有其中一个符号,这些究竟是什么?她又究竟是什么人?

  一切都显得那么扑朔迷离,想了许久,萧尘也难以想明白,而自己又究竟是什么人?

  沈婧说自己并非古村的人,父母也非古村的人,但在二十几年前,自己还是个婴孩的时候,却连累整个古村的人丧命,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总是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此刻他拿着这个奇怪的盘子,手掌轻轻在上面摩挲着,他又注意到了其中两个符号,这两个符号,一个像是一片树叶,另一个像是一个月牙,这两个符号很特别,为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萧尘仔细看着六角石盘上这两个奇怪的符号,就在这一刹那,他忽然生出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他身上的血玉。

  他快速将血玉取了出来,只见玉上红光闪烁,这一刻竟像是与这诡异石盘产生了感应一般。

  他双目圆睁,目光里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明白为何当初自己跳下葬仙崖,却毫发未损,原来是此玉一直保护着自己!

  这血玉名曰“轮回”,乃是当年一直在他身上之物,只是后来凌音救下他后,见此玉诡异,遂将其取走,直到后来他上了玄青,长大一些后,凌音才又将此玉还给他。

  但他自己却不知道,他只以为,这是师父赠给他的护身玉,让他一直带在身上,且不随意露于人前。

  传说玉能护主,这一刻,他坚信当初跳下葬仙崖,是此玉保护了他,后来此玉便一直失去光泽,直到现在才又重新焕发红光,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师父给自己的玉,竟能够与这数万年前的石盘产生感应?

  突然间,他注意到了石盘中央的那一圈凹槽,这一圈凹槽,不正与此玉大小一致吗?竟是契合得天衣无缝……

  萧尘有些难以相信,猛然想到什么,一下将血玉放在了凹槽里,就在血玉放进去的一刹那,这两样事物像是融合在了一起,瞬间绽放出道道红黑玄光,连那上面六个符号也亮了起来。

  “这……”

  萧尘更是感到匪夷所思,竟然真的能够融合在一起,就在这时,整座残破的宫殿忽然剧烈颤抖了起来,石壁上的尘沙簌簌而落。

  “糟糕……”

  萧尘暗暗一惊,不是宫殿在颤抖,而是这一片上古遗迹都在震荡,这里恐怕是要塌了,再不走的话,自己非得被埋在里面不可。

  这一刻,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一下将血玉取了回来,两样事物立时失去了光泽。

  向这诡异石盘看了一眼,萧尘不做多想,立即将其收入衣袖里,随后展开凌仙步快速往外面而去,不料还未冲出去,先前来时的路便坍塌了。

  整座宫殿尘埃四起,不断的颤抖,来时的路已经被堵上了,他只能往宫殿里面的路冲去,也不知跑了多久,才终于冲出了宫殿。

  来到外面后,只见山崩地裂,那些原本残破的宫殿,都一座座化作了粉尘,像是湮灭来临一般,那些山峰也崩塌了,景象已是可怕至极。

  这片上古遗迹本该在数万年前消失,但却在这地底支撑了几万年,然而这一刻,终于是要彻彻底底消失了。

  “糟了……”

  萧尘心跳渐剧,一旦这片上古遗迹消失,那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消失在这万丈地底了?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看见远处有一个亮点闪了一下,那里就是出口!

  他再也不犹豫,立即展开凌仙步飞了过去,终于赶在整片遗迹消失之前逃离了出去。

  “噗通”一声,萧尘重重摔在了沙地里,他逃了出来,但是因为地底遗迹的消失,这方圆数百里的黄沙,都在快速的往地下沉陷,他若再不逃走,依旧会被这股恐怖力量卷下去。

  外面天已经黑了,就在沙地沉下去的一瞬间,他祭出飞剑,刹那间化作一道青芒破空而去。

  方圆百里的沙漠都沉陷下去了,看上去异常的诡异,萧尘御剑落在了一片石峰上面,回头望去,看着那一大片沉陷下去的沙漠,仍感到有些心惊,不过总算是逃了出来。

  稍作歇息后,他又将那黑色石盘取了出来,淡淡月光下,那黑盘看上去越发诡异了,但是此刻却又没了一丝气息,仿佛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石盘。

  萧尘紧紧握着这石盘,数万年前能够令两位绝世强者誓死争夺的东西,绝不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东西,至于究竟是什么,他现在也弄不清,只能等以后找找看线索。

  而此刻他必须尽快离开,他不知那十个神秘人是否死在了那沙漠里,倘若没有的话,对方一旦追上来,他一个人绝不是十人的对手。

  思念及此,他将神秘黑盘重新收好,手上微一结印,立时又祭起飞剑,化作一道青芒往远处去了。

  接下来又过去了大半个月,这片死亡沙漠果然像是无边无际一般,比五大域任何一域都要辽阔得多。

  萧尘已经在沙漠里穿行了一个月,身上带着的水和食物都快耗光了,这干旱沙漠里面没有一丝灵气,倘若连水也没了,寻常人半天也支撑不了,而即便是修真者,在没有丝毫天地灵气的地方,最多也只能支撑三天。

  到现在,他终于明白这里为何被称作死亡沙漠了,连他也不易穿越过去,更何况那些寻常的修者?

  又顶着炎炎烈日穿行了三天,萧尘的水已经耗光了,这日晌午时,他终于看见了绿洲,然而如此一片死亡沙漠里的绿洲,看上去却仿佛更加诡异危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