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何来公道!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何来公道!

  无定山位于天外峰往北两千里的山脉,乃是天险所在,上一次差些让云宗攻破,如今无定宗的实力,早已非当年可比,这几年来,可说是突飞猛进,尤其是三位长期闭关的太长老,也已经堪破生死玄境出关了。

  无定宗自然也和其他宗门一样,分为内宗与外宗,外宗多是天赋不差之人,方能入外宗,至于内宗,那则更是难入了,即便是在如今天地灵气大开的时候,也非人人皆可入内宗。

  此时,在一座景致清幽,灵气充沛的山谷里,只见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坐在崖边,一动不动,模样神情,似是百无聊赖,而在山谷入口处,却是有着一层金光结界,限制了他的出入。

  就在这时,结界忽然散去了,接着只见一个白发老者走了进来,那坐在崖边的男子头也没回,只淡淡道:“老何,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白发老者笑道:“我怕公子这些天无聊,便找来本宗的一些典籍,拿给公子翻阅。”

  “是我玄爷爷让你来的?”

  这时,那红衣男子终于转过了身来,但瞧他面相有些凶恶,身上全无道气可言,不是别人,正是那康玉宸。

  白发老者笑了笑,小声说道:“这件事情,太长老会安排人去处理的,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要委屈公子待在这山谷里了,哪也不要去……毕竟公子也应知晓,近来对于公子不利的那些传言,甚嚣尘上,一旦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算是太长老也很难出面……”

  “哼!”

  康玉宸冷冷一哼,这一刹那,脸上凶光更甚,沉声道:“几个小小外宗弟子,也敢跟本公子斗,有本事,就给我告到无欲天去,至于外面那群贱民,无非是嫉妒本公子的血脉罢了,他们可没有本公子这么好命,呵呵……”

  白发老者在旁含笑不言,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总之这件事,公子切不可再闹得更大,否则若是闹到无欲天去了,那可真就麻烦了……”

  “那又如何?”

  康玉宸冷冷道:“无欲天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他们难道敢在这时随意杀人?再说了,我玄爷爷是太长老,这北边,若无本宗守着,早已不知钻进来多少人,就是他萧一尘亲自来了……”

  “小公子,打住!”

  白发老者突然神色一凝,紧张地往外面看了看,又回过头来,一脸正色道:“公子要知道,有些话,无论在哪里,都是不能随便说的……”

  “呵……”

  康玉宸冷笑一声:“怎么?何长老,你很怕那人?”

  “唉……”

  白发老者轻轻叹了声气,又从袖中取出几本典籍,说道:“总之这段时间,公子勿要出来,至于外宗那些人……我会让那边的长老处理好的,公子放心,此事……不留痕迹,也不影响公子将来的前途。”

  “最好如此……”

  康玉宸眼神一冷,转过头去,看着黄昏之下,落日余晖,心中冷冷道:“温婉儿,是你自己不识好歹,整个无定宗,不知有多少人向本公子投怀送抱,不过是本公子看不上而已,偏偏你,给脸不要,凭你一个小小外宗弟子,还敢跟本公子斗……”

  ……

  入夜,寂静无声,此时在无定宗外宗落日峰,一间小院子里,仍有灯火闪烁,屋内有着两个人,分别是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

  男子一身青衣,脸上坚毅,而女子容颜姣好,只是此刻蹲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小腿,身子轻轻颤抖着,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婉妹,别怕,不会有事的。”此时男子走了过去,轻轻扶着她的双肩,柔声安慰道。

  女子抬起头来,眼中泪光闪烁,颤声道:“可是玄哥,我怕……这些天我老做噩梦,梦见康玉宸又回来了,还把玄哥给杀了……”

  原来,这男子名叫周玄,女子名叫温婉儿,皆是外宗的弟子,同时还是仙侣关系。

  “傻婉儿,梦而已,梦境都是相反的。”

  周玄轻轻笑了笑,又道:“再说了,这里是无欲天之下,又不是什么黑暗之地,那姓康的再有本事,他难不成还能只手遮天了?放心吧,长老一定会替我们讨回公道的……”

  “真,真的吗……”

  温婉儿抬起头来,总算宁定了一些,过了一会儿,又低着头小声道:“那……那如果那天,我真的被他……被他那个了,玄哥你还要我吗?”

  “不会的。”

  周玄轻轻一笑,抚了抚她的脸庞,说道:“无论怎样,婉儿都是我最喜欢的婉儿,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婉儿,除非,他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别,别……”温婉儿连忙伸手挡在了他的嘴边,这些不吉利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温婉儿吓得浑身一颤,紧紧抓着周玄的衣袖:“玄哥,有,有人来了……”

  “婉儿别怕。”

  周玄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即慢慢站起身来,掌心也暗暗凝聚起了一道真元,向着门外道:“外面是谁?”

  “是我。”

  一个低沉的老者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是穆长老……”

  周玄脸上一怔,随即散去掌心的真元,走过去把门打开了,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脸色阴沉沉的,正是落日峰三大长老之一的穆长老。

  “穆长老,这么晚了,你有事吗?”见对方此时脸色阴沉,周玄略有些不安的问道。

  穆长老往屋子里面的温婉儿看了看,又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周玄,没好气地往屋里走了去。

  见到长老进屋,温婉儿连忙从床上走了下来,低着头,惴惴不安道:“穆……穆长老。”

  门口,周玄往外面望了望,也随即进屋,闭好门窗,这才向穆长老问道:“长老,您这么晚过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穆长老仍是一脸阴沉,没好气地看了二人一眼,冷沉沉道:“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你们满意了吧?”

  温婉儿站在床边,低着头,紧紧捏着手指,不敢说话,周玄理直气壮地道:“这件事,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住口!”

  穆长老瞪了他一眼,冷声道:“如今你们害康玉宸面壁三年,等三年一过,他出来了……”

  一听此言,周玄更是不服,说道:“我们害他面壁三年?坏人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吗?更何况,他以往做的那些事,逼迫那么多师妹,面壁三年,是便宜他了……”

  “你给我闭嘴!”

  穆长老怒视着他:“那天,若不是陆长老刚好经过这附近,听见声音,康玉宸可以直接杀了你,不费吹灰之力,而这件事,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听见此言,周玄沉默不语了,确实,以康玉宸的修为,要取他性命,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可是,难道要他那天站在屋外,眼睁睁看着对方奸污他的婉儿吗?那他宁可去死!

  那天要不是他刚好来这里找婉儿,又怎会看见那禽兽不如的一幕,那人将婉儿按在床上,已经撕碎了她全身的衣物,而她怎样苦苦哀求,都没用……

  穆长老见他此时还不服气,冷声道:“你以为康玉宸是什么人?他玄爷爷便是如今的太上长老,康定峰一身修为,比宗主还高,连宗主见了都客客气气的,你们拿什么去和他斗!啊?不掂量几分……”

  整间屋子,忽然一下安静了,过了许久,周玄才道:“那长老深夜来此,说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哼!”

  穆长老一拂衣袖,冷冷说道:“现在外面传言四起,对康玉宸将来的前途,影响十分大……”

  他话到此处,看向床边颤抖不止的温婉儿,继续道:“所以我要你,去澄清这件事。”

  周玄道:“事实便是如此,还有什么好澄清的?”

  “事实也可以扭曲!”

  穆长老瞪了他一眼,又向温婉儿看去,说道:“我要你去澄清这件事,当日并非康玉宸对你不轨,而是你一直仰慕康玉宸,那日便以请对方指导修炼为由,将其带入屋内,然后勾引他。”

  听到此处,温婉儿整个人早已是脸色煞白,周玄更是浑身一震:“荒谬!如此颠倒黑白,更何况,让婉妹当众说出这些话,损她清白,她宁愿去死都不会去做这些事!”

  穆长老阴沉沉道:“那你们就去死好了,一了百了,省得日后来拖累我落日峰!”

  “长老,你……想不到你也是如此之人,是我错看了你,我原以为,你会替婉妹讨回公道……”

  周玄浑身颤抖不止,一边说着,一边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去,忽然仰头凄声一笑:“这世上,可还有公道……”

  “哼……”

  穆长老冷冷一笑:“公道?我们这些人的命,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草芥蝼蚁,贱命一条而已,这就是公道,公道就是你的出生不够他们那么好,这够不够公道?”

  整个房间里面,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忽然,温婉儿向周玄看了去:“玄哥,对不起,婉儿不想连累你……”

  此刻,只见温婉儿满面泪水,周玄微微一颤:“婉妹,你要做什么?”

  温婉儿泪如雨下,渐渐泣不成声,又向穆长老道:“这些年,多谢长老的栽培,今日之事,一切皆因婉儿而起,婉儿也不想连累穆长老……”

  她说罢,忽然伸手向枕头下边探去,登时摸出一把寒光阵阵的匕首,一下往自己喉咙割了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