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寒霜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寒霜

  云天之巅,风冷若霜,下方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看着,而在玄都里面,亦有不少修者注视着这一幕,一个是万丈苦境的天之骄女,如凛冬的冰雪,一个却是近来一鸣惊人的神秘年轻人,两人之间,究竟谁能夺得此次之魁?

  就在众人凝思之际,忽然间,只见那云巅之上,竟飘起了雪花,如此奇景,向来是少见,就算再是凛冬深寒,大雪也定会在接近地面时才成形。

  就在各人惊疑之时,又见剑仙飞雪的四周,也有雪花飞舞,她的头发上,眉梢上,都慢慢染上了一层白霜,可这满天霜寒,使她看上去,并非更加冰冷了,反倒是多了一种柔美。

  “是初雪……”

  见那云天之上雪花纷飞,下方众人均是一惊,是剑仙飞雪的初雪形态,想不到这么快,她已化作初雪形态,那一日她和段云之间的比试,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幻化过形态,而今日对上萧一尘,她却不得不幻化形态。

  远处,段云见到这一幕,也不由得苦笑,下午还有他和易云风的比试,不过想来今日这一场,大概也不用比了,他多半不是易云风的对手。

  此时此刻,满天雪落,许多人都看得痴了,宇文卿也望着那天上怔怔出神,初雪……好美。

  许多人均未想到,平素里的剑仙飞雪,看上去总是冰冰冷冷的,可当她化作初雪形态后,竟是如此柔美,满天雪落,也不及她美。

  “铮!”

  正在众人陷入遐思之际,一声冰冷剑啸,一下将各人拉回了现实,初雪再美,可那里面,却是暗藏着杀机啊……

  只见飞雪一剑向萧尘攻去,而这一刹那,满天的冰雪也仿似化作了锋利的剑,冰化作剑,剑化作冰,满天的冰雪,满天的剑影,满天的杀气!

  而飞雪一瞬间消失了,身影完全融入了这漫天冰雪当中,纵然萧尘神识再是敏锐,可这一瞬之间,竟也无法从这满天飞舞的冰雪里,找出她的影子。

  “嗤!”

  “嗤!”

  “嗤!”

  几声细响传出,只是短短的星火刹那,萧尘的肩上,双臂,竟被划出几道细细的口子,有滴滴鲜血渗透出来。

  这具仙身,乃是凌音以九天仙尘替他所炼化,凝聚了上古仙露,生命之泉,轮回树之心,如此都能被飞雪所伤,这剑之锋利,可见一斑,倘若是寻常人被划中一剑,那大概就不是一道小口子那么简单了。

  “咻!咻!咻!”

  满天冰雪之影,再度来袭,萧尘方才被这冰雪所伤,此时更加不敢大意,可又找不出剑仙飞雪藏匿于何处,只得不断往后退去,然而这满天的冰雪,密密麻麻,何处可逃?

  短短片刻间,四面八方皆是冰雪之影袭来,一时乱雪迷眼,下方众人,更是看得眼花缭乱,心中也难免有所惊骇,玄霜心法,果然厉害,难怪千万年来,只有飞雪一人能够修炼此心法,光是“初雪”就已如此厉害,那后边“寒霜”和“凛冬”呢?

  “嗤!”

  一声疾响,萧尘左臂之上,又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染在这冰雪之上,看上去格外触目惊心,“咻咻咻!”转瞬之间,冰雪利刃又从四面八方袭来,情急之下,只见他双掌一震,运足全身真元,内力澎湃,然而却也无法震散这漫天来袭的冰雪之影。

  下方众人,尽皆屏息凝神观看,云天阁诸位长老见到萧尘节节败退,此时也终于松了口气,他们亦未曾想到,飞雪如今竟将这玄霜心法修炼得这般炉火纯青,看来他们之前的担虑,是多余了。

  “飒飒飒!”

  满天冰雪袭来,萧尘已然将凌仙步施展到极致,可这半空中无处借力,纵然附近有着几座悬浮岛屿,也不足以让他躲避这满天的冰雪。

  每一片冰雪,看似普通,实则均为一道凌厉的剑气,倘若是飞雪藏匿于其中,被她一剑刺中的话,那将更加恐怖。

  此刻,萧尘背后已凝起了一身冷汗,当日刚来玄都的时候,他听宇文卿说起过剑仙飞雪的三重心法,三重形态,那时他还不以为然,没想到这“初雪”形态原来如此厉害,他根本找不到对方所在。

  “嗤嗤!”

  又一声疾响,他身上顿时再添一道伤口,不行,如此下去他必败无疑,他必须找到,飞雪藏匿于何处。

  “尘儿,你须记住,纵然百处为虚,必有一处为实,而万物之间,互生感应……”

  这一刹那,他的脑海里,又响起了昔日师父的声音,百处为虚,必有一处为实,万物之间,互生感应……

  这一瞬间,他闭上了眼睛,无声,宁静,这一刻,他只感到万物之间,相互感应,无有任何阻碍,就连此时满天的冰雪,吹过的声音,每一片雪花的声音,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找到了……”

  只一刹那,他终于找到了,藏匿于冰雪之中的剑仙飞雪,此时竟然一剑从后面向他刺了过来,若被这一剑刺中,他不死也要重伤!

  就在剑仙飞雪向他刺来的一瞬间,只见他如闪电一般转身,右手倏出,一下扣在了飞雪的手腕上,这一下来得快如闪电,下方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飞雪被他识破之后,立时从满天冰雪中现出了形来。

  “飞雪……”

  见此一幕,云天阁几位长老均是一惊,而这一瞬间,萧尘不给剑仙飞雪任何变招的机会,右手扣住她手腕的同时,左手一下探出,用力扣在了她腰上,身体往前一欺,右手的手肘用力抵在了她胸口上,将其锁住,令她再也无法出剑。

  “你的剑,还可以再快一点。”

  萧尘将她擒拿住,眼神有些寒冷,刚才飞雪从后面刺来那一剑,分明带着杀气,倘若是个男子,他早就出手重创了,但因她是女子,所以才没有下杀手,只是将其擒拿住,而未趁机反创于她。

  “他……”

  而见到这一幕,下边不少人都愣住了,虽说他们也看出来了,刚才那一下,萧尘有机会反创飞雪,但他并没有那样做,可他此时如此擒拿着对方,这姿势未免有些暧昧了……

  “雪儿!”

  云天阁里,三位长老里的一位墨衣长老,直接站了起来,瞪视着萧尘,暴怒道:“臭小子,还不松手!”

  旁边二长老见他这般激动,一时只觉有些尴尬,而大长老依旧凝神看着那上面,他刚才自是看得清清楚楚,萧尘分明有机会重创飞雪,如此一来,他便赢了,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此子心性倒是甚好,说道:“比试之中,难免有肢体触碰,三长老坐下罢,看比试。”

  “可这,这……”

  三长老仍是气不过,犹记得当年,玄九前辈刚把飞雪送来云天阁时,那时她还那么小,走到哪里都怕生,后来些年,由他们三人指导飞雪修炼,三长老最是疼她,这些年里,就把她当做自己的孙女儿一般,哪里见得她受欺负?

  旁边二长老苦笑一声:“三长老坐下吧,看比试,看比试。”

  云天之上,飞雪被萧尘玄力锁住,一时难以动弹,可当着这么多人被一个男子这样扣着,她不禁脸色一白,眼中寒意更重,剑光一闪,半空之中,忽然凝起六把冰剑,一下朝萧尘刺了来。

  察觉身后杀气来袭,萧尘疾疾往后一仰,而飞雪瞬间脱离他的束缚,挥手便是一剑斩出,“嗤”的一声,这一剑,却是削下了他三寸白发。

  “铮!”

  长剑一震,飞雪又瞬间攻了上去,满天的冰雪,也再次化作锋利的剑刃,凶猛地朝萧尘攻了去。

  两人斗得许久,仍然不分胜负,此时终于分开,各自悬在空中,剑仙飞雪凝视着萧尘,刚才那一剑剑,她都充满了杀机,可她似乎并未发现,对方出手,却是没有任何的杀气。

  而在下边,众人只顾着看两人决斗了,并未想到这一层去,只有云天阁那位大长老,此时看着云天之巅上的两道人影,捋须颔首,似乎对萧尘颇为赞赏,另一边,太霄宫的三清长老同样看在眼里,心想此子的心性,确实非常人所能及,只是那一天……

  就在众人凝神之时,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寒气,一下令许多人都打了个寒颤,只见那云天之上,满天的冰雪似突然凝固了一般,而飞雪的身上渐渐染霜,化作雪白,双眉,还有她那一头如墨青丝,这一刻竟在慢慢变白,如风霜,似冰雪……

  “是寒霜!”众人皆是一惊,终于醒悟过来,难道她要化作第二重寒霜形态了!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犹记得当年,她强行化作寒霜形态,可还没有成功,便晕了过去,而今日,她又要化作寒霜形态。

  “雪儿!”

  三长老亦是一脸紧张,这玄霜心法,就连当初玄九前辈也无解,她若是不慎的话,只怕又会像当初那样……

  “飒飒!”

  万丈寒气,突然自飞雪身上涌散了出去,这一刻,就连她身上的衣裳,也似化作了冰霜一般,极速旋绕在她身体周围,连她手里的剑,都布满了冰霜。

  一股彻骨之寒骤然侵袭而来,萧尘疾疾往后一退,这一瞬间,哪怕是他,都感受到了这股难以承受的严寒,而这彻骨之寒,这些年来,他只在未央身上感受过,为何眼前这个女子,竟也有着如此彻骨的寒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