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大葬深渊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大葬深渊

  “煞煞煞!”

  满天的凶魂,发出阵阵凄厉的鬼啸之声,若是寻常之人见到这一幕,只怕早已吓得脚瘫手软,焉能如此镇定?

  这一刻,却见萧尘往前走了去,凝视着此刻这满天的八荒凶魂,如今尚有天地禁制在,哪怕是这黑海禁域里也不例外。

  纵然这些八荒凶魂早已不死不灭,可在这天地之间,也等同陷身囚牢,此时此刻,萧尘心里已经有了想法,而这个想法,早在昨日出现变故之时,就已经悄然萌生了。

  “萧兄……你要做什么?”

  罗云脸上一怔,脑海里面一下又浮现出了那晚的情景,他知道萧尘要做什么,可是眼前这些八荒凶魂不比圣一子,这些八荒凶魂凶戾至极,世间根本无人能够驾驭,纵然萧兄再是有着一门禁魂奇术,怕也难以禁锢这些凶魂。

  “既然突破不了,那就试试看……”

  话音落下,萧尘一下飞到了空中,周围更是凶煞之气翻涌,他心里非常清楚,倘若能够缚住这八荒凶魂,为己所用,那么去朱雀界救出师父的胜算,将会更大,而楚孤鸿也知晓他有着一门上古奇术,此时亦不多言。

  “煞煞煞!”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的凶魂猛地朝他扑噬了过来,凄厉之声,犹不绝于耳,萧尘目光凝定,在这些凶魂扑噬上来的一刹那,将禁魂术施展了出来,天地之间,顿时阴风大作,黑云笼罩万里,九天之上,更有雷声作响。

  “禁!”

  这八荒凶魂,本是凶残暴戾至极,可是在萧尘禁魂术施展出来的一瞬间,这些上古凶魂,竟然全部被定在了空中,就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死死束缚住了。

  “煞煞煞——”

  一时之间,凄厉之声更是响彻天地,九天之上,也不断有雷声轰鸣,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黑云万里翻涌,景象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这……”

  罗云满脸煞白,这比那一晚,他所见到的还要可怕,萧兄这门禁魂术,究竟是什么来历?此刻,楚孤鸿也慢慢皱起了眉,此等逆天魂术,就连他也见所未见。

  这禁魂术的来历,其实是太古一门禁忌大法,名曰“轮回禁”,枯灵子乃是当年的幽天魂圣,一身魂术,无人能及,楚孤鸿道行虽远在他之上,可要比起魂术来,也远远不如他。

  而当年这轮回禁,不知是枯灵子如何所得,后来被八荒主宰之一的幽冥魂主觊觎上了,以至后来发生的悲惨之事,否则以枯灵子当年的绝世天赋,加上他无人能及的魂之一道,怕是如今幽冥魂主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初枯灵子传了萧尘三门魂术:“观魂术”、“固魂术”、“禁魂术”,这三门魂术厉害至极,尽管观魂术和固魂术萧尘用得少,但不代表没有用。

  而萧尘在魂之一道上的天赋,也远远超过了枯灵子的预料,尤其是这禁魂术手段,本来是极其危险,可在他的手里,几乎从未曾失败过。

  要说失败的话,也唯有许多年前那一次,那次在中岳峰,他对夺舍紫虚上人的那一道神秘魂出手,可却糟了对方算计,还好当时有枯灵子在,否则他那次必定元神大伤,而那一次,也是他首次动用禁魂术,失败在所难免,后来便谨慎了许多。

  此刻,满天的凶魂被束缚,随着萧尘将元神之力催至极限,这满天的凶魂,竟当真被轮回禁给禁锢了。

  “这……”

  罗云已是目瞪口呆,楚孤鸿则凝神不语,他显然看得出来,萧尘此刻也是在铤而走险,可在他心中,也慢慢充满了疑惑,这门魂术固然极其厉害,可若是换一个人,绝不可能束缚得了这八荒凶魂,这小子连八荒凶魂都能束缚,究竟是何来历……

  就在这时,地底深处,忽然有一股极其可怕的凶戾之气冲了上来,楚孤鸿脸色微微一凝,这小子再是厉害,能够禁锢住此地的八荒凶魂,但已是他元神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接下来他不可能还对付得了地下那个存在,也即是……此处墓穴的主人。

  “萧兄……”

  显然罗云也看出来了,此刻萧尘满脸冷汗,脸色已是苍白至极,那禁魂术不可能再施展出第二次,可此时地底深处墓穴传来的异动,只怕是……糟了!

  “小子……退下!”

  这一刹那,楚孤鸿当机立断,眼前还剩下两座凶阵,周围其余古殿也尚未完全崩塌,他只能借此,将这股凶气镇压回去!

  ……

  大约半个时辰后,这附近终于稳定了下来,那满天的凶气已经渗回地底,墓穴的主人似是又陷入了沉睡,而八荒凶魂也让萧尘禁锢了,周围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前辈,你怎样……”

  只见楚孤鸿魂影若隐若现,显然今日,他的元神之力也消耗过大,必须立刻回到魂玉里,否则后果难想。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楚孤鸿已是魂力大耗,但仍未回到魂玉里,此时向另外一个方向看了去,冷冷道:“朋友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

  听见此言,罗云不由得微微一惊,这时才想到,此地凶气虽是解决了,可之前那暗处的人……终于现身了么?

  “呵呵……厉害厉害。”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淡淡的男子笑声:“缚八荒凶魂,镇万年凶煞,想不到在这小小凡世里,竟还藏有如此高人,今日难得一见……”

  话音落下时,只见远处一座古殿后面,慢慢走出来一道人影,那人锦衣华服,手持折扇,正是之前那个锦衣男子,周身上下,有一股暗藏不可见的炎息,将此处阴煞之气,轻易抵挡在外。

  萧尘看着他:“是你们在暗中捣鬼?”

  “暗中捣鬼?”

  男子淡淡一笑:“说不上,你我各有目的,本是各行其道,可你们在此布下阵法,挡了道,我随便招呼一下,想来也并无不妥。”

  楚孤鸿眼神一凝,一眼看出了这人身上暗藏的这股炎息,能够抵挡住此地的阴煞之气,这难道是……八荒炎息?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该不会是……

  凝思片刻,楚孤鸿向他道:“告诉你们那位,改日若还想较量,楚某人愿意奉陪到底……”

  “哦?”

  那锦衣男子淡淡一笑,似是并不在意,罗云看不惯他这副模样,虽说最后有惊无险,但要不是他们在暗中捣鬼,这次怎会陷入危险?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锦衣男子笑了笑:“不如,你猜猜看。”

  萧尘一脸冰冷的样子,冷冷淡淡道:“怎么?该不会又是太古轮回道派来追杀萧某的人吧……”

  “哈哈!”

  闻言,那锦衣男子却是大笑一声:“有趣有趣,凡人凡人,你们不会觉得,这世间有名字的,就只有一个太古轮回道吧?”

  听他出言讥讽,罗云在旁不屑道:“哦,这么说来,阁下肯定是没有名字的了。”

  萧尘在旁凝神不语,他当然知晓眼前这个人,绝不可能是太古轮回道的人,太古轮回道的人身上,总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或与他们修炼的功法有关,但眼前这人身上,非但没有任何一丝阴冷气息,反而是一股与那阴冷气息相对的炎息。

  “走吧,不要在此耽搁时间了。”

  楚孤鸿知道这人来历不简单,光是这一身八荒炎息,世间几人能够轻易练成?迟恐生变,现在还是尽快去大葬深渊为妙。

  等三人走后,那座古殿后面,才又慢慢走出来一道人影,却是之前在阵法里的青衣老者,他看着萧尘三人离去的方向,说道:“如何?少艾,你可是看出了这几人的来历?”

  “呵呵……”

  锦衣男子手拿折扇,看着萧尘三人离去的方向,淡淡笑道:“一个三千多年前的魂,再加两个凡世修真者而已……”

  见他此时模样神情,青衣老者不禁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少艾,记得出来之前,你师父说过的话,永远不要小瞧了这个凡世……”

  “哎,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无非又是什么青帝,玄女,这些我都听你们说了一百遍了,我们太古……”

  “嘘……”

  没等他后面几个字说出口,青衣老者便摇了摇头,又再次看向萧尘三人离去的方向,说道:“当年,苍龙殿主独身冒险来外面,便再也未回去过,算一算,应是有百年时间了吧,如今苍龙殿无主……”

  “呵……苍龙殿,如今还有什么苍龙殿?”

  闻言之后,锦衣男子像是冷笑又像是悲叹:“当年苍龙自负,死在外面,他在凡世收的徒弟还来不及把他的苍龙面具送回,也被人追杀至死,现在倒好,不见苍龙面具,苍龙殿后继无人,早已名存实亡……”

  “少艾!”青衣老者一下喝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脸上神情,逐渐变得严厉了起来。

  锦衣男子看着他,却仍未停下:“难道我说错了吗?真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玄武那老贼,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如何吞掉苍龙殿,要不是这些年我们帮衬着,苍龙殿早已让玄武吞掉,太一长老,你难道不知这一切吗?”

  “你……”

  青衣老者一时竟被他说得语塞,锦衣男子冷哼道:“玄武在想什么,我心里清楚得很,等他吞了苍龙殿,下一个目标,便是我们朱雀殿了!百年前,要不是苍龙他太过自负,他以为凭他一己之力,就能……”

  “你懂什么!”

  青衣老者脸色一下变得铁青:“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当年苍龙殿主,只有他一人,所有人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只有他,明知九死一生,明知不可为,也要……”

  “那是因为他蠢!”

  锦衣男子一拂衣袖:“要不是他自负又愚蠢,怎会死在太古轮回道的手里……连元神都没能逃出来!最后东西也没带出来,简直就是个笑话!”

  “你给我住口!”

  突然间,青衣老者双目圆睁,似雷霆震怒,全身上下,陡然聚起层层八荒炎息,令这周围的虚空,也似扭曲了一般。

  被这股强大的八荒之气一震,锦衣男子顿时全身一颤,看着面前太一长老要吞了他似的模样,总算不敢再吱声了。

  “你们两个,吵完了没有?”

  就在这时,虚空里响起那古魂的声音,青衣老者这才将身上的八荒之气敛去,却仍是瞪着那锦衣男子,重重一拂衣袖。

  “吵完了,就赶紧去大葬深渊,若等刚才那三人先到,你们怕是连万龙鳞的渣都摸不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