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两百五十章 告急

第两百五十章 告急

  “长老呢?”

  “长老在另一边抵御玄冥山的人,现在过不来……怎么办?”

  那男子急急说着,又见萧尘身中剧毒,一时半刻怕是好不了,说道:“小姐,要不然我们先离开这里吧,阴山宗来了很多人,万一你出事了……”

  “不行!”

  灵鸾岂会在这时候舍下萧尘独身而逃,便是拼死一战,她也绝不可能逃走,说道:“你快快出去御敌,不要在这里打扰我运功。”

  “这……”

  那男子看了看二人,最终只得一咬牙,提着把长剑,又返身往外面跑了去。

  这样又过了一炷香时间,外面的打斗声已经越来越近了,甚至时不时有剑气往这边激荡过来,灵鸾已是满脸冷汗涔涔:“了无尘,他们打过来了,怎么办……”

  此刻萧尘闭着眼,毒素尚差一点才能压制下去,现在出去的话,非但前功尽弃,说不准还要令毒素扩散四肢百骸,眼下只得拼一拼当年怪前辈传授给自己的玄功了。

  “灵鸾,你出去御敌,此处我一人运功足以。”

  “可是……你,你一个人能行吗?”

  “无碍。”

  “好……那你当心一点,有事立刻叫我。”

  “恩……去吧。”

  萧尘再次慢慢运转起了九阴九阳玄功,灵鸾蹙眉看着他,最终也只得祭出落尘琉璃珠,往外面御敌去了。

  “世间万般法,唯心不变……”

  萧尘双手缓缓拂动,这一刻就像是当年在那小小山洞里,由怪前辈指导他修炼时那样认真。

  九阴九阳玄功,并非那种需要嗜血啖魂方可修炼的魔功,只是因笑苍天被视为大魔头,所以这九阴九阳玄功,在正道玄门看来,亦是成了魔功,但其实这套功法,乃是源自于一套早已失传的上古玄功。

  约莫一炷香后,九阴九阳玄功凝出的真气,如涓涓细流,丝丝流转在他体内,而外面的打斗声也离丹阁越来越近了,外面十几个丹阁弟子皆已受伤,此刻全凭灵鸾一人在苦苦支撑着。

  但即便她有着落尘琉璃珠在手,又岂能是这么多阴山宗门人的对手,眼见被对方越逼越紧,就快到丹阁门前,她忽然往落尘琉璃珠里打入一道纯净灵力,那珠子立时光芒大盛,一下将几个冲上来的阴山宗门人震退了回去。

  “不行……撑不住了……”

  只见她满脸冷汗涔涔,如今她还无法与落尘琉璃珠完美契合,但却要强行动用落尘琉璃珠的力量,对她自己而言,显然消耗极大。

  “小姐……你先走!”

  几个丹阁弟子冲了过来,护在灵鸾左右,但瞧他几人身上也沾满了鲜血,想必也是受伤不轻。

  阴山宗的人眼光何其毒辣,见这些人拼命护着这个少女,必然料知这少女身份非同小可,擒了她去邀功岂不是正好?又岂会容她逃脱。

  转瞬间,那二三十个阴山宗的门人便袭了上来,只见漫天黑雾翻涌,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来,灵鸾脸上一惊:“让开!”一下推开几人,将落尘琉璃珠释放了出去。

  “轰隆!”

  一声巨响,整座广场剧烈一颤,尘土大片大片飞扬,灵鸾也被震得往后退了十几步,脸色煞白至极。

  不料刚一站稳,那尘埃之中忽然又有七八道人影飞了上来,“砰”的一声,这一下更是将她震得气血翻涌不止,整个人都失去控制,往后面飞了出去。

  就在她落地的一瞬间,一只手忽然从后面伸出,将她肩膀按住了,紧接着又是一股醇厚真元注入,立刻助她平缓了内息。

  “了无尘……”

  灵鸾转过头去,不禁一呆,只见萧尘眼神冰冷,脸上没了中毒迹象,显然毒素已经被他压制下去。

  而阴山宗那些人见阁中突然出来了个高手,不敢再大意轻敌,为首两人率先一动,瞬间便冲至了丹阁前。

  灵鸾吓了跳,还不待她反应过来,萧尘已倏然伸出两指,不偏不倚地点在了前边那人眉心,“嗤”的一声,血光迸射,那前后二人皆被指力洞穿眉心,白浆四溅,应声而倒。

  后面二十几人吓得一阵退缩,萧尘兀自眼神冰冷,左手一抬,满地树叶飞旋而起,瞬间化作一道百丈龙影,“轰隆”一声,一刹那将那二十几个阴山宗门人震得形神俱灭!

  “啊!”

  灵鸾吓得一声惊叫,怔怔地看着萧尘,没想到他功力竟然如此深厚了,不会是已有五百年的道行了吧……

  下边那十几个受了伤的丹阁弟子也呆住了,此人非但功力深厚,连出手也是如此凌厉,不禁让他们打了个寒颤,倘若刚才阴山宗那些人里面有如此功力深厚之人,那他们岂非也早已死了?

  过了好片刻,那十几人才回过神来,纷纷跑到灵鸾身边:“灵鸾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灵鸾摇了摇头,就在这时,后山玄境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剧烈震动,只见那边玄光冲天,但却并非是灵力连接修复好了,而是不动如山四位长老动用了剑阵。

  “糟了……他们居然打到花叶玄境那边去了,了无尘!我们快过去!”

  显然这一次敌人来势太过凶猛,而天灵宗却处于最虚弱的时刻,对方已经打到了花叶玄境那边去,不动如山四位长老和慕容惜则不得不退守花叶玄境。

  “走!”

  萧尘更不犹豫,灵山的灵力裂痕能否修复与他无关,但未央绝不能出事!

  快到花叶玄境时,只见附近几里皆已是血流成河,到处尸首狼藉,有阴山宗和玄冥山的人,也有天灵宗的人,景象惨不忍睹。

  “这……这,师兄!师弟……师弟!”

  看着昔日从小到大一起练剑,一起有说有笑的师兄弟,如今却都躺在了血泊之中,灵鸾眼眶一下就红了,声音哽咽:“为什么……为什么……”

  “灵儿……灵儿……”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灵鸾陡地一惊,循着声音望见了倒在血泊里的慕白羽:“二师兄!二师兄!”

  这一下,灵鸾两行眼泪再也忍不住,快速跑了过去,扶起满身是血的慕白羽:“不要死,二师兄……你不要死啊,爹爹还没回来,你不能死,你说过还要来天极塔看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

  “灵儿……”

  慕白羽脸色煞白至极,他受伤过重,全身上下至少有着二三十道可怕剑伤,眼见已是活不成了,倒在灵鸾怀中,气若游丝道:“灵儿……你快走……原来不止阴山宗和玄冥山的人,还有……还有……”

  “二师兄……二师兄!不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