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两百九十八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第两百九十八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一下,人群里更是陷入了沉寂,所有人都凝神不语,外界虽有传言,乃是萧一尘灭了宁村,可这样的传言,却又显得十分荒诞无稽,即便他入了魔宗,可宁村并未负他,他为何要毁去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子?

  从现在他的眼神来看,更多人愿意相信,这样的传言,乃是有人刻意在背后搬弄是非。

  “好……”

  那紫衣老者再次点了点头,继续道:“即便近些年的事情,皆与你无关,但是在四年前,你以碧箫剑法杀害各派中人这件事,你却撇清不了。”

  此言一出,不少人均是神色一凝,纵然当初玄青之审,那日萧一尘最后跳下葬仙崖,青玄真人令天门不得再插手此事,但是这件事并未算完。

  即便是天门不再过问,但是各门各派死的那些人,莫非就白死了吗?莫非今日就无人来替死去的同门讨回一个公道吗?想来是万万不可能的。

  而即便萧尘心中清楚这件事未完,但今日依旧来了,甚至此刻的眼神,依旧平平淡淡,看着那紫衣老者,淡淡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那紫衣老者目光一凝,声音忽然一下低沉了许多,甚至隐隐间带了几分杀气:“老夫天云宗徐凌,徐某师弟,当初便是死于碧箫剑法之下!”

  听闻此言,附近许多人更是心中一凛,原来这老者是天云宗的三长老,天云宗虽不及当今四大玄门,但也传承已久,算得上是玄门正宗,在仙元中土,倒也有些实力。

  萧尘看着他,淡淡道:“如此说来,徐老先生今日是替师弟讨回一个公道来了。”

  徐凌冷冷道:“你心中既已清楚,何须旁人再多说,既然你今日敢独身前来中岳峰,想必也为今日一切都做好了准备。”

  “也罢。”

  萧尘衣袖一拂:“今日若无一个了断,你们如何甘心,要杀萧某的人,还有么!”

  这一句话,却是令得在场许多人心神一震,今日要杀他的人不计其数,他还真来中岳峰,难道他当真不怕死么?

  就在这时,远处又有一道青色人影飞了过来,却是一名身穿青衣的白须老者,只听他冷冷道:“青阳门柳青阳,今日同样为四年前死在碧箫剑法之下的师弟讨回一个公道!”

  一时间,四面八方都有人飞了过来,使得原本就寒意刺骨的山巅,更增添了几分杀意和仇恨,天上又下起了绵绵大雪。

  “萧一尘!你今日必死无疑!”

  人群里杀气腾腾,今日要杀萧尘的人,果然不少,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竟然全是来找他报仇的。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就在这时,山下忽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众人乍闻此声,纷纷回头望去,只见山巅下方的山路上,一个青衣男子顶着寒冷朔风前行,双手提了十只酒坛,身后的雪地里,已有两条深深浅浅的足印。

  “那人可是……十年前被逐出天门的那人?”

  人群里立时小声议论了起来,而萧尘也看见那人了,只见那人剑眉星目,颇是俊朗,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他认识的唯一朋友,归思却。

  这一刻,在他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了当年的种种往事,共赴平顶山,共赴怜花宫分坛……

  “哈哈!百年一遇风云会,怎能少了我归思却。”

  只见归思却双足一点,已平平稳稳飞到了山巅上面,众人均是一凛,此人好深厚的功力!

  “归思却?你十年前被赶出天门,今日来中岳峰作甚?”

  “怎么?被赶出天门,就不能来中岳峰了么?”

  对于十年前被逐一事,归思却似乎并不显得如何在意,只见他向萧尘走了过去,脸上带笑,说道:“何况,今日归某来此,只是为了与昔日好友,共饮一坛酒罢了。”

  众人听他如此一说,又见他向萧尘走去,更是心中一惊,现在萧尘身沾命案,又与魔教有关,别人是巴不得与其抛清关系,此人还走过去与其饮酒,岂非往自己身上引火?是以立刻有人道:“归思却,你可知道他现在是什么人?”

  不料归思却脸上始终言笑从容:“他曾经是什么人,现在是什么人,与我要和他饮酒,又有什么关系?何况,方才那位前辈不是说了么?归某早已不是天门的人。”

  “这……”

  这一句话,倒是把所有人都说得语塞,只见他走到萧尘面前,笑道:“好友可还记得,当初离别之际,你说下次再见,要请我喝酒。”

  萧尘没有想到,如今他已成为千万人之敌,人人都要杀他,却只有眼前这一人来中岳峰上看他,苦笑道:“可是我就要死了。”

  “哈哈!”

  归思却仰头一笑:“无妨,这次依然算我请你,等下次再见,你再请我。”

  萧尘也终于展颜而笑:“假若萧某今日大难不死,来日必定请思却兄喝酒,走!”

  两人就这样,在千万人注视之下,大踏步往风云亭里走了去,竟将这满天下的正道之士,视若无睹。

  来到亭中,只见两人一拂衣衫下摆坐定,拍开两坛酒,各自一饮而尽,气度颇是豪迈。

  堪堪饮得数坛后,归思却忽道:“自万年前青帝开创仙元盛世,如今仙道大昌,魔道退避,却只是表面,萧兄以为,当今天下正道如何?”

  “一群蠢货而已。”

  萧尘言语不屑,又将一坛酒饮下,归思却抚掌大笑:“萧兄说得正是,一群蠢货而已!哈哈!”

  外面各派众人见他二人在亭中大放厥词,有辱正道,不少人皆是一怒,均在心中想,你二人纵有天大本事,今日也插翅难飞!

  十坛酒饮完之后,萧尘脖子上面看上去赤红了许多,他已好久未曾如此豪饮,擦去嘴角酒渍,说道:“好友,我要出去了,今日之事,与你无关。”

  归思却知晓他不会让自己插手今日之事,说道:“今日我不会插手,但是……”他说到此处,停了一会儿,才继续道:“茯苓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你说。”

  归思却慢慢站起身来,这一刻又像是看着昔日那个他,缓缓说道:“茯苓让我告诉你,时至今日,在她心里,仍然把你当做师弟。”

  萧尘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脑海里又回忆起了那一天,在宁村外面遇见千羽霓裳和茯苓……

  “我……已回不去。”话一说完,只见他双足一蹬,往风云亭外面飞了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