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旸谷

第三百八十五章 旸谷

  “恩……”

  离忧子手捋胡须,微微颔首:“姑娘无须多礼。”话到此处,停了一会儿,又问道:“你找到旸谷在何处了吗?”

  似乎现在看来,他比萧尘更想快点找到旸谷,落蝶看了看他,又向萧尘看去,似是有些犹豫该不该说,萧尘道:“离忧前辈是来相助我们拿到扶桑之花的。”

  听他这么一说之后,落蝶才放下心来,说道:“我已经找出大致方位了,只须往那边前行即可,但我担心,几个月前就有人进了穷桑之山,如今恐有人先我们一步去了旸谷,怕他们的目的也是扶桑之花,所以……”

  “这一点姑娘无须担心。”

  离忧子似是信心满满,打断了她的话,道:“我们只须尽快过去便是。”

  “好……”

  落蝶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不太信任这个离忧子,因为她现在还不知道萧尘是如何认识此人的。

  “走吧。”

  萧尘向着前方暮色笼罩的山岭望了一眼,三人不再犹豫,立刻动身往旸谷那边方向而去了。

  这一路都由落蝶带路,行至中夜时分,寒风阵阵,从林子里吹过,三人同时停了下来,离忧子转身看着二人道:“我去前边看看,你们就在此吧。”说完,手上印诀一掐,乘着一道疾风往前边峡谷里面去了。

  落蝶望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过了许久,才转过身来,看着萧尘道:“这个离忧子的修为很高,你是如何认识他的?他为何又要帮你拿到扶桑之花……”

  萧尘望着天上一弯半月,缓缓往一棵大树下坐了去,淡淡道:“各取所需,各为其利。”

  落蝶听得似懂非懂,但想来离忧子不会无缘无故帮忙,又问道:“无计上人呢?你之前逃过他的追踪了吗?”

  “他死了。”萧尘坐在树下,淡淡地道。

  “死了……”

  落蝶浑身一颤,想了一会儿,又小声问道:“那是……离忧前辈替你杀的他吗?”

  “不是。”

  萧尘仍是语气平淡,落蝶听后,更是一怔,难道无计上人那道分身,是被他所杀……

  这一晚,两人就坐在树林里,慢慢都不再说话了,天渐冷,萧尘找来些柴火,扎了个火堆,时而往火堆里投去一截木枝,然后看着那截木枝渐渐燃烧成灰烬,而那火焰,却像是化作了未央的样子。

  落蝶坐在旁边,静静看着他不语,眼前这个男子,是她见过世上最奇怪的男子,尽管始终那样冰冷,冰冷得就像此刻天上那月光,明明可望而不可即,却又一直照在身上。

  她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子了,就像此刻,不知他为何会看着这堆火发呆一样,有时候她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冷血的杀手,他手中的剑从来都是无情的,可剑的主人,会有感情吗?

  一夜时间,漫漫而过,不知不觉,落蝶靠着树干睡着了,这是她进入穷桑山这些天来,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稳,和一个始终陌生的男子。

  而在旁边,萧尘一直凝视着火堆,周围越是安静,他脑海里越是嘈杂,仿佛有金戈铁马的杀伐之声,在他脑海里不断响起,令他心中的杀气,也忽然变得越来越重了。

  这一刹那,他仿佛从面前的火光之中,看见了一夜血流成河的古村,一夜被毁的宁村,看见了阿娘,看见了那些满身是血的村民,看见了杀伐,看见了那布局之人的诡笑。

  一个绝对不能让人知晓的身份……

  那人有着一个绝对不能让人知晓的身份……

  他为何要屠了宁村,为何要屠了宁村!

  忽然间,萧尘身上戾气大作,一阵冷风吹来,使他面前的火堆燃烧得更盛了,那一阵阵火光,忽然全部变作了杀戮的画面,血腥的画面!满天的怨魂围绕在他的身边,厉鬼呼啸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响起,是血流成河的古村,也是一夜被屠的宁村。

  突然间,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变得血红,竟仿佛是走火入魔的迹象,不知过了多久,火堆终于灭了,最后一丝火苗也熄灭了,四下里忽然变得漆黑一片,四周的幻象,也一下全部消失了,周围又安静了下来。

  “你……你怎么了……”

  萧尘的手掌已经捏出鲜血,这时一个细细的声音却在他耳边响起,正是落蝶怔怔地看着他,想来是被他刚才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给惊醒了。

  她从未见过,眼前这个男子何时有过刚才那样可怕的模样,那不是走火入魔,而是满眼的仇恨……

  她从他的眼睛里,看见的全是仇恨,一股化作血泪的仇恨!

  可是在他的心中,怎会埋藏着如此深重的仇恨,她不禁深深打了个冷颤,若非刚才亲眼所见,可能她一辈子都不会相信,这个与她朝夕相处了快三个月的男子,原来每天夜里,都承受着一股仇恨的无尽折磨,把他变得如魔似鬼。

  但她此刻却不是害怕,而是心疼,将悲伤埋藏在心里,一个从来不会开口的陌生男子。

  ……

  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亮了,两人面前的火堆早已熄灭,只剩下点点零散的火星,随着清晨的风,忽明忽暗。

  就在这时,外面渐渐有声音响起,只见一道人影走了进来,是离忧子回来了,萧尘立刻起身,问道:“前辈可是已经打探到什么?”

  这一刻,他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落蝶也低着头不语,离忧子向二人看了一眼,说道:“这附近有很多人,而且,我还感应到了,有几个悟玄境的老怪物也在这山中,暂时还不知他们的身份……不过看样子,扶桑之花确实会出现,所以才引来这么多人。”

  萧尘渐渐锁起了眉,幸好这次有离忧子在,不然想拿到扶桑之花,恐怕非常困难,落蝶向他看了看,小声问道:“那我们……现在即刻动身吗?”

  “事不宜迟,即刻动身。”

  萧尘向那渐露鱼肚白的东方天际望了去,双目凝定,这次便是杀出一条血路,也定要把扶桑之花抢到手。

  ……

  三天后,在落蝶带路之下,三人终于找到了那传说中的旸谷所在,只是到达时,已是黄昏日落,而旸谷在传说记载里,是日出的地方,所以这附近方圆百里,已经笼罩起了一层浓浓的白雾。

  “这里的雾太重了,恐怕只有等到明天早上,这些雾才会慢慢散开……”

  落蝶望着那前边浓浓的白雾,慢慢停下了脚步,而除了他们三人以外,这里还有着其他不少人,看样子都是在等明早雾散。

  “不对……若是日出后,雾就会散尽的话,那么此处早有人比我们先来好些日,但为何此时看上去,似乎却没有一个人进入过旸谷里面?”

  萧尘往那浓雾里走了几步,心中不免有些疑惑,难道在旸谷外面还有着什么禁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让所有人都过不去吗?

  就在这时,在他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有些沙哑而又阴森森的老者声音:“小兄弟,前边……恐是走不得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