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五百一十章 授剑

第五百一十章 授剑

  “这……”

  看着白须翁把鱼全部又倒回了湖里,萧尘实是无解,若以他的本事,手一伸,自是能将那些鱼又给抓回来,但如此做的话,在这老先生面前未免有失体统。

  白须翁笑道:“那边另有一支鱼竿,老朽便借你用上两个时辰。”

  萧尘向不远处望了一眼,果见那边还有一根鱼竿,心想反正时间尚早,那便自己把鱼钓上来罢了。

  他将鱼钩抛下,静静等鱼上钩,期间又听白须翁唱起了渔歌,不知为何,此时淋着细雨,忽有一种入了凡世的感觉。

  仔细想来,他这段时间,尤其是后面遇见老乞丐后,他每日去买酒,去问有人会否做那四样菜,期间所见一切,有美有丑,有恶有善,大概这便是凡世百态。

  而此刻又在这里垂钓,这些年,他何曾如此宁静过?

  蓦然间又想起,小时候他在宁村,去溪里抓的鱼还少了吗?每每弄得满身泥污回家,如今难道连这简单的钓鱼也不会了吗?

  想到此处,萧尘会心一笑,此刻听着白须翁笑唱渔歌,而那渔歌里所唱,又尽是凡间百态,这一刹那,他像是终于悟出了什么来一样。

  这些年来,自己追求无上的修为,却反倒迷失了真我,这凡世之态,不正是自己昔日该有的“真我”吗?

  道家所言,返朴归真,这些天来,自己总想着如何化神,化神不是目的,而是迈入强者之境的一种手段,唯有化神之后,方能进一步达到洞墟,乃至墟天之境,才能与那些高人相抗,才能与沈沧溟相抗,才能找出当年的一切,找到屠灭宁村的凶手。

  然而,自己却忽略了真我,若是忘了真我,即使化神又如何?那也不过是同不化骨、霹雳紫电那些人一样的伪化神,迷失自我,为了化神而化神,将来又怎会达到那真正的传说之境?

  这一刹那,萧尘像是大彻大悟了一样,就像是返朴归真一样,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真我之境”,直至许久,他耳边才忽然响起白须翁的笑声:“小友,小友……两个时辰啦,可以收竿了。”

  萧尘猛然睁开眼来,只见天色已向晚,雨也不知何时停了,刚刚才闭眼那么一会儿,竟就过去了两个时辰?

  总算还好不是百年,此时鱼竿已有动静,他一收竿,立时钓上来一条肥美的花斑鳜鱼。

  白须翁捋须笑道:“这水瓮,我便也赠予小友了。”一边说着,一边手一拍,将身旁的水瓮平平稳稳送了过去。

  萧尘将鱼放入水瓮,此时看这眼前白须翁,犹似云游四海的老神仙一般,他恭恭敬敬施了一礼:“多谢前辈。”

  “哈哈,小友回去吧。”

  白须翁捋须一笑,萧尘眨眼之间,只见湖面水烟浩渺,附近竟再不见一人,不禁心有所感,想不到这小小凡世里,原来也有如此高人存在,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凡世。

  “糟糕……”

  眼见暮云冉冉,萧尘猛地回过神来,不能再耽搁了,再耽搁下去,恐那青州的老乞丐就走了。

  思念及此,他提着水瓮去到城外,现在只有展开瞬步乾坤了,咒诀一引,一瞬间便遁出千里之遥,回到了青州城外。

  暮色尚未完全笼至,眼下还有时间回去酒楼,让那徐大厨把四道菜都做好。

  回到酒楼时,掌柜见他果然把鳜鱼带回来了,几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完全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客官,快,快……”

  去到后面厨房,徐师傅已将前面两道菜都做出来,见鳜鱼取回,立即操刀,大约半个时辰,这“临渊羡鱼”便也做好了,而这道临渊羡鱼的做法,却与寻常鳜鱼的做法大不一样。

  掌柜点头笑道:“客官,可还满意?”

  眼见外面暮色已至,萧尘问道:“最后一道水清无鱼呢?”

  徐师傅不说话,立刻从锅中盛起一碗清水鱼汤,并在上面洒下几粒葱花,其余什么也没有。

  “这……这就是水清无鱼?”

  掌柜愣了一下,望着这碗清水鱼汤,心想一碗鱼汤就值两锭半的黄金,这买卖做得,要是天天有就好了。

  到此时,徐师傅才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眼睛仍有浑浊,看着面前的白衣公子,颤巍巍问道:“敢问公子,是何人要这四道菜?”

  “是一位老先生。”

  萧尘回道,又从袖中取出十锭黄金,那掌柜直是看得眼珠子也快掉下来了,萧尘望了他一眼,将十锭黄金往案板上一放,提着四道菜和一壶酒快速往外面去了。

  出了城,萧尘立刻往三天前老乞丐所说的竹林去了,到了时,天还未黑,只见那老乞丐居然睡在一根竹子上面,那竹子被压得弯弯的,却颇有柔性,而不折断。

  “呵呵,小子,老头儿要的四道菜,你都带来了吗?”

  “当然。”

  萧尘轻轻一笑,将食盒放在了铺满竹叶的地上,一层一层打开,顿时香味弥漫整个竹林。

  “嗯……香,真香!”

  老乞丐用力嗅了一口,立时忍不住食指大动起来,一边吃,一边不住赞道:“不错,不错,是这个味,临渊羡鱼,就是这个味……”

  萧尘则在旁,静静看着他大快朵颐,心想眼前这老乞丐,同苏州那太湖边上,烟波垂钓的白须翁一样,想来绝非什么寻常人,这凡世之中,竟有两位如此深藏不露的高人,也许……不止两位。

  只是现在,他还拿不太清楚眼前这位老先生的用意,当下便静静等对方把这鱼吃完。

  大约天黑时,老乞丐吃完了鱼,拿鱼刺剔了剔牙,又拿那一碗“水清无鱼”漱了漱口。

  萧尘在旁看着,心想这“临渊羡鱼”乃是肥美鳜鱼所做,再是美味,食后难免口中油腻,而这后面一道“水清无鱼”,便是用来漱口润嗓的,倒也想得周到。

  过了一会儿,萧尘见老乞丐食用完毕,轻轻一笑,道:“如何?这四道鱼,可还合老先生的口味?”

  “不错不错……”

  老乞丐似乎大是满意,又喝了一口酒,看着他嘿嘿一笑:“老头儿走遍凡世,不管走到哪,总是被人又推又攘,而你小子,这些天却又请我喝酒,又请我吃鱼,也罢也罢,老头儿平素也不喜欠人,便授你一招剑法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