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窥探

第六百九十九章 窥探

  听闻此言,玉山真人不由得眉头一皱,他实在怕师兄知道这十年外面的事情后,又起执念,又生心魔。

  这十年,整个仙元五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道衰落,魔道盛起,域外还有各方势力虎视眈眈,更要命的是,这世间还多了一个无欲天,一个无妄海……

  见他犹豫迟疑,风胤真人道:“罢了罢了,你说罢,不必担心为兄又起执念,当年之事,沈沧溟也好,萧一尘也罢,为兄都已放下。”

  “好……”

  听闻此言,玉山真人始才放下心来,将这十年间发生的变化,一一说了,一边说着,一边凝神观察着师兄脸上的变化。

  然而风胤真人脸上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变化,如同古井无波,十年来,皆是如此。

  “一个无欲天,一个无妄海……或许当年,我早该料到如此。”

  风胤真人摇了摇头,脸上仍是静如止水,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修道之人,正是如此,说道:“师弟,你出去吧。”

  “恩……”

  玉山真人轻轻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师兄了。”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外面去了。

  风胤真人望着他消失在殿外的背影,这一刹那,双眼里,忽然有一丝诡异的黑气闪过。

  ……

  三天后,无欲天。

  但见满树林里落英缤纷,起风时,花瓣纷纷扬扬飞舞空中,花香沁人,景致美不胜收。

  林中两道人影徐徐走来,左边那人身穿一件淡红衣裙,青丝如瀑,正是花未央,右边那人仙姿佚貌,白衣胜雪,乃是明月谷主。

  今日花未央脸色看上去还不错,仿似又回到了当年,那十七八岁的模样,身上充满着一股青春活泼的少女气息。

  “我听说,昨日无欲天来了一个人。”

  “恩……”

  明月谷主想了想,说道:“似乎是梦仙宗的人……”

  “梦仙宗的人……”

  花未央微一凝思,沉吟道:“梦仙宗的人,来无欲天做什么……”

  明月谷主摇了摇头:“不知道,好像是杨逍然接待的,没过多久,那人便走了。”

  “恩……”

  花未央微微点头,不再继续问下去,又道:“如今为了‘寒潭’一事,仙姝她们都在外面,幽琴和幽常两人,我听说他们两人更是潜入了无妄海,那无妄海凶险万分,我有些担心。”

  “宫主不必担心,过不多久,他们应是就回来了……”

  明月谷主缓缓说着,就在这时,花未央忽然神色一凝,明月谷主见她脸色忽变,小声问道:“宫主……怎么了?”

  “嘘……”

  花未央打了个噤声手势,即便如今她寿元将尽,但灵力感应依旧不减,刚刚那一刹那,她感受到了无欲天外面有人。

  “尊上他去了这么些日,今日还未回来吗?”

  “尊上……”

  明月谷主眉心微微一凝,喃喃自语道:“那日是杨逍然先回来的,好像尊上有事去其他地方了,宫主……到底何事?”

  “有人在窥视无欲天。”

  这一刻,花未央脸上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了,尽管如今无欲天声势浩大,但其实大多高手都在外面,倘若无妄海的人此时来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嘘……明月,不要动。”

  明月谷主正待往下边传去灵讯,花未央一下按住了她的手,拉着她缓缓往前走去,装作什么也没有的样子。

  明月谷主这才反应过来,生恐那人也在窥视着这花树林里,展颜笑道:“宫主,我听说近日苏州城那边有个花展,要不然,等下午尊上回来了,我们去下边凡世里游玩几日如何?”

  花未央轻轻一笑:“好啊。”

  两人手拉着手,这一刻仿似姐妹双姝,就在话说完时,花未央指尖一动,一道灵力,悄无声息往外透了去。

  无欲天的防御,自是十分稳固,不但外面有着一层极其厉害的结界,里面还有着当年萧尘从神魔冢白骨城里带出来的“万骨大阵”。

  不过即使如此,花未央一颗心也越悬越紧,因为不知外面那人究竟是什么人,而无欲天的其他人,此刻除了她以外,也没发现任何异常,可说没有丝毫准备。

  “明月,那人越来越近了……”

  花未央背上渐渐已是凝起一层冷汗,拉着明月的手,也越来越紧,就在这时,只见东边方向,云层忽然往两边涌散了开来,而那中间,却有一道剑光倏然而至。

  “何人?现身。”

  萧尘刚刚回来,立时察觉有人在窥视无欲天,手指一凝,一道指力穿破层层白云打了过去,那一道神秘气息,瞬间而逝。

  萧尘并未去追,没过多久,只见无欲天里面,忽有一座悬浮岛屿飞了出来,那上面站着两道人影,但瞧两人衣袂飘飘,浑似人间仙子,正是刚刚在花树林里的花未央和明月谷主。

  萧尘双足轻轻一点,落到岛屿上面,向二人看了看,问道:“未央,明月,你们怎么出来了?”

  明月谷主双眉微蹙,神色间颇为紧张:“尊上方才回来时,可是看见这附近有人?”

  “无妨,你们不用担心。”

  萧尘一边说着,一边又向花未央看了去,见她脸上气色已然恢复,想来是沈婧的医术逐渐起效了,说道:“这外面天寒,你与明月先回去吧,我去那边看看阵法有未松动。”

  “恩……”

  花未央轻轻点了点头,萧尘不在的这些时日,她心中一直有些隐隐不安,今日见对方平安回来,始才稍稍放心一些。

  待二人回去后,萧尘足踏虚空,往刚刚那个方向去了,片刻后来到十里外的一座悬浮岛屿上,只见那岛屿上面有座大石,大石已被他的指力打穿,后面的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迹。

  这些年来,无时不刻有人窥视着无欲天,然而像今日这般明目张胆靠近的,大概还是第一次。

  萧尘向地上那滩血迹看了看,没做多留,双足一点,往无欲天里面去了。

  回到无欲殿,只见花未央正在细心打理着殿前的花花草草,然而每每过不了多久,这些花花草草总会莫名枯萎,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可她心里却清楚。

  “你灭了天蝎门。”

  花未央背对着他,一边打理面前的花花草草,一边说着。

  “是杨逍然告诉你的。”

  萧尘缓缓走了上来,花未央深吸一口气,说道:“他不敢瞒着我。”话到最后,转过了身去,想说什么,萧尘却伸手轻轻抚在了她的脸上:“这些事,你不用管,尹春秋此人,是咎由自取,今日若放过他,来日必成祸患……”

  花未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的双眼,但是在他的瞳孔深处,却再也看不到,昔日那个少年的影子了,那个曾经心怀天下的少年。

  她犹记得,那次竹林斗琴,她谎称杀了留仙派的人,对方便一定要她亲自登门谢罪,任凭留仙派的人处置,可如今,他却动辄便是灭人满门,手染无数人的鲜血,这真的还是,她从前认识的那个人吗……

  不知何时,她变得越来越怕冷,不是来自体内的寒气,而是这无欲天的寒冷,而是他的寒冷。

  “你在怪我。”萧尘看着她的双眼,说道。

  “你的事情,我从来不多问,你宁可告诉明月,也从来不会告诉我。”花未央幽幽地说了一句,转身往殿内走了去。

  “未央……”

  萧尘手一伸,却只是碰到她被风吹起的一缕头发,二人之间,不知何时渐渐产生了这一道忽远又忽近的距离。

  “可本座,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你么……”

  花未央身子一颤,停了下来,微微转过头:“可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吗……”说完,独自往冰冷的殿上走了去,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

  萧尘还站在原地,慢慢放下了手臂,风吹起他肩上的白发,这一刻,耳边仿似又响起了,当年她倒在怀中,虚弱的喃喃细语:“我最喜欢的,便是人间了……”

  深吸一口气,萧尘忽然目光一寒,向后面道:“何事?”

  “尊……尊上……”

  杨逍然吓了一跳,刚刚他就来了,只是一直在外面没敢进来,此时见花未央走了,才敢慢慢靠近,说道:“昨日,梦仙宗的人来过了,让属下,把一样东西交给尊上……”

  话到最后,只见他慢慢走了上来,从袖中取出一样小小物事,递向了萧尘,那件小小物事,却是一只小玉瓶,上面印有三朵青花,看上去甚是精致。

  看见这只小小青花玉瓶,萧尘脑海里,一下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在醉梦仙林里面,梦仙儿消耗自身功力,替他运功疗伤,然后又去到无尽山脉的魔山,去那禁制魔山底下,两人被神阙子追杀,皆受了重伤,最后困入一座古洞里。

  当时两人都受伤严重,却只有一瓶治伤灵药,于是二人,便只好分食这一瓶“天香玉露”。

  以及后来,在那古洞水池边上,梦仙儿耗尽全身功力,助他化神,他差些化神失败走火入魔,还伤了对方……

  昔日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印在了此刻他手里这只小小的青花玉瓶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