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十方乾坤 > 第八百六十八章 风默遥

第八百六十八章 风默遥

  “谁在说话?”

  人群里不少人皆是一惊,可是顺着声音找去,却又找不到那说话之人。

  而此时,那黑袍男子也停下了脚步,神色似是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阴沉沉道:“哪位高人,不妨现身一见。”

  周围陷入了一片宁静,众人仍是找不到刚才那说话之人,几乎连气息都感应不到,而无天殿那青衣老者和紫衣老者,这一刻脸上神色也变得更加紧张了,能够令太阴司有所忌惮的人,此人绝对不简单,果然这仙元五域还是卧虎藏龙,是他们太小看这里了。

  “前辈,不愿出来一见吗?”

  太阴司凝神搜寻着对方的气息,他深知这仙元五域绝非表面看上去这样简单,在找到对方之前,他绝不敢贸然行动,但是此刻,他竟然连对方一点气息也感应不到,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将气息敛藏得如此之深?连他也无法找到……

  “咳咳,老叫花,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棵大树那边,再次传来了老者的声音,这时众人才终于看见,那细细的树枝上,原来竟躺着个人。

  只见那人须发皓白,手里拎着个酒葫芦,衣裳破旧,像极了凡世里的老叫花子,在他身上竟然没有半分修炼之人的气息,可刚刚那棵树上并没有人,他是如何一眨眼就出现在那树上的,这当中竟没有一个人看见?

  “哦?不知这位前辈是……”

  太阴司双目微凝,藏在斗袍下的双手,掌中已暗暗蓄劲,心想这老叫花子是谁?为何身上竟完全没有修炼之人的气息,连自己也无法看穿他的修为,而且刚刚,他是如何出现在那棵树上的,竟然没有人看见吗?

  远处山上那些各门派的修者亦是一惊,尽管在此之前,他们不会有人刻意去注意一棵树上有人无人,可按道理说,那棵树就在山下,若是树上有人的话,难道就没有人注意到吗?这老叫花是什么时候上去的……

  “云深,你知道此人是谁吗?”

  魔天教那边,魔天老祖双目微凝,连他都对眼前这老乞丐没多少印象,总之三百多年前那次绝对没有出现,否则的话,他必然会有深刻印象。

  难道是这些年出现的人物?看样子不像,这三百年多年里,除了玄青门那几个人,仙元五域正道里就没出过什么人物,那么眼前这人,就应该是很早前的人物了,倘若是有名之辈,那他曾经应是见过,只是变化太大,一时间似乎认不出来了……

  楚云深慢慢收起手中折扇,凝视着那树上的老乞丐,沉吟道:“好像有几分印象,却又不太深刻,不好说……”

  而在玄青门那边,若水踮着脚尖,拍着手笑嘻嘻道:“这老伯伯看上去好好玩的样子,那根树条那么细,他都能躺在上面,这是哪个门派的功夫啊?”

  她说到此处,兴高采烈冲着那下面不断挥手:“喂!老伯伯,你听得见吗?这里这里……”

  见她一脸不谙世事的模样,旁边千羽霓裳眉心一锁,立刻将她按住了:“若水,别闹,那位前辈,不是普通人。”

  “啊……”

  听闻此言,若水用手指捂着小嘴,一脸惊讶的模样,随后又阳光清新地笑了起来:“嘻嘻,可是他看上去真的好好玩哦……”

  千羽霓裳眉心深锁,不再理会她,凝视着那树上的老乞丐,心中在想,连这位前辈都出来了……

  而另一边,眉间意和江南柳有些不明所以,不知眼前这人是谁,但凤箫吟入门时间都比他们长,此时似乎认出了那人来,凝神道:“是那位姓风的前辈,刚刚一尘斩断灵脉所使的剑法,便是他所授……”

  “你说什么……”

  忽闻此言,眉间意和江南柳都是深深一怔,这老乞丐看上去就十分不简单,这几百年里,仙元五域根本听都未听说过这样一号厉害的人物,一尘是如何结识这样的人的?

  眉间意喃喃道:“师兄,你知道此人吗……”

  “恩……”

  凤箫吟眉宇微锁,凝视着那下边看了一会儿,才道:“不过所知甚少,只知这位前辈来无影去无踪,而近几百年时间里,再没有听到有关他的事迹传闻,似乎这些年他并未在世间走动,而当年……他应是与玄胤师祖齐名。”

  “与玄胤师祖齐名……”

  眉间意和江南柳又是一怔,齐齐向那下面望了去,玄胤真人是玄青门第十六代掌门,是师父青玄真人的师父,此人与玄胤师祖齐名,那他岂非是千年前的风云人物了……

  ……

  这一刻,无天殿的那十几个人更是屏住了呼吸,青衣老者跟紫衣老者身受重创,此时也不敢作声。

  而在不远处,萧尘自然也认出了眼前此人,正是当年传授他三剑的那位前辈,风默遥,如今这个名字,世间已少有人知。

  只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上次见到这位前辈,是他三年前时,去青州城外翠叠山赴十年之约。

  那时这前辈身上尚有修炼之人的气息,但今日,他身上的气息怎会如此淡薄了?

  蓦然间,萧尘回忆起从前,尽管这老乞丐身上的修炼气息一直都很淡,但似乎往后每一次见面,对方身上的修真者气息就会更加淡,而到了今日,几乎已是接近于无了,若非他这等敏锐神识,决计感受不到,对方身上还有一丝丝的修炼气息。

  可这却又是为何?如今整个仙元古地,天地间涌入大量灵气,人人的修为都一日千里,修炼气息也必然会越来越重,可这老前辈身上的气息怎会越来越弱?

  这绝非是刻意敛藏身上修为,因为若是刻意敛藏修为的话,那么无论如何都会留下痕迹,就算是他也一样,若是敛藏气息,那么被修为高深之人,或者神识敏锐之人,一眼就能洞穿。

  可这老前辈身上,确实没有任何敛藏修为的痕迹,那么就是修为越来越低了,可他的修为,怎会越来越低?这完全不合符常理,到底怎么回事……

  萧尘慢慢想起刚认识这老乞丐的时候,对方让他去找四样菜:清蒸鲈鱼,红烧鲤鱼,临渊羡鱼,水清无鱼。

  前两样菜自是简单,青州城里任何一个厨子都做得出来,可这第三样“临渊羡鱼”,却必需要苏州城的鳜鱼,那个季节青州城里又没有鳜鱼,所以他御剑两千里,一日之内,去苏州城找来了鳜鱼。

  可他当时去苏州太湖边上时,却遇见一个斗笠蓑衣的白须翁,当时他本想省事,买了那白须翁钓上来的鳜鱼,但那白须翁却笑着将鱼全倒回了湖中,最后借了他一支鱼竿,让他自己将鱼钓上来。

  说怪也怪,便是那两个时辰,须臾而过,但他却悟出了一种“返朴归真”的玄妙之境,后来他才知晓,修炼之人,多半都以为天人合一是道家修炼的至上境界,殊不知,天人合一之后,还有一种更难领悟的境界,千百万人里,难有一两个能够领悟,这便是返朴归真。

  莫非……这老乞丐修炼的便是返朴归真!

  萧尘似是终于恍然大悟,而当时,当时在太湖边上垂钓的白须翁,那时候他完全感受不到对方身上一丝修炼气息,莫非是说,那白须翁所修炼的返朴归真,甚至还在老乞丐之上!

  那这两人的修为,难道竟是已经到了……

  这一刻,萧尘脸上神情不变,可心中却似泛起了滔天巨浪,这小小凡世之中,竟藏着如此了得的人物,苏州城那位白须翁,又是何许人也……

  ……

  此刻,现场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尤其是没有一个人说话,这种感觉更是让无天殿那两名老者倍感压抑,只见那青衣老者颤颤巍巍开口道:“太阴司大人……”

  他正想说什么,然而不待说出,太阴司便忽然将手一抬,打断了他说下去,随后看着那树上的老乞丐,淡淡道:“前辈不说话,莫非今日,便是要管定这事了?奉劝一句,不管前辈是什么人,有着怎样的背景,无天殿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为好,免得……引火烧身。”

  “无天殿……”

  这一回,山上那各门各派的人算是都听清楚了,年轻一辈的弟子们一脸茫然,不知这无天殿是什么,而那些门派里的长老,越是辈分高的人,此刻脸上的惊色便越是明显。

  “原来他们,是无天殿的人,怪不得刚刚,隐约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不要与无天为敌……”

  不少人仍是一脸惊色,玄青门那边,若水一脸好奇地道:“霓裳师姐,这无天殿是什么啊?他们很厉害吗……”

  这一刻,千羽霓裳脸上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望着下面那个黑袍男子,说道:“无天殿,他们曾经是古东方修炼界的一个神秘势力,如今隐于灵墟境里,而此人,是七殿之一,太阴殿的祭司……”

  “哦……”

  若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小声哼道:“他们还想抓走师兄,鬼鬼祟祟,藏头露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千羽霓裳双眉微锁,此时不再说话,而那下面,风默遥拎着手里的酒葫芦,嘿嘿笑道:“老叫花不是无天殿的人,你们无天殿的事情,老叫花也没那个闲工夫去管……”

  他说到此处,忽然从树枝上坐了起来,看着太阴司道:“可老叫花是人间之人,你说这人间之事,老叫花是管得,还是管不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