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大唐孽子 > 第851章 闪开,让我来!

第851章 闪开,让我来!

  观狮山书院,如今是稳稳的坐上了大唐第一学府的交椅。

  整个书院里头,教谕和学员的数量已经超过一万人,影响力越来越大。

  自从大唐皇家科技奖设立以来,书院里头就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新发现,大家对于创新的态度也有了巨大的变化。

  格物学院就不用说了,他们是这几年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人数最多的一个学院。

  其他学院自然也不甘落后。

  在医学院中,各个学员也都非常努力的寻找着创新的新方向。

  巢琼身为医学院的学员,由于从小就接受医学知识的灌输,算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但是,创新,哪有那么简单呢。

  为此,她把主意打到了来到长安城的胡人身上。

  由于地球仪在观狮山书院的普及,巢琼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大唐以及周边的国家之外,在遥远的西方还有大食帝国,还有法兰克王国和西哥特王国,还有伦巴德王国和拜占庭帝国。

  并且,按照楚王殿下的说法,这些国家的实力其实都非常的强大。

  哪怕是比不上大唐,在当地也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国,不管是历史还是文化都比较悠久。

  巢琼就在想,这些强大的国家,肯定都有自己的医术,如果自己能够借鉴一下,再结合医学院的知识进行改进,说不定就能冲击一下大唐皇家科技奖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经过多番打探之后,她终于找到了一名据说在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都小有名气的贵族郎中,非常擅长给人做手术。

  “查士丁,这么说来,你还是拜占庭帝国的皇族?”

  巢琼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略显苍老的胡人。

  这是她从一个大食商人手中购买的奴仆,这个大食商人在长安城已经三年了,所以连查士丁这样的仆人都能说汉话了。

  这也省掉了巢琼非常多的麻烦。

  “是的,主人!大食人从东边率领大军进攻我们拜占庭帝国,身为军中医生的我不幸被俘,之后又被卖给了商人,辗转反侧之后来到了大唐。我喜欢大唐,在这里我终于有机会过上几年安稳的日子,每天只要把主人伺候好了,就不用担心饿肚子。大唐的粮食价格比大食和拜占庭都要低廉,大唐百姓的日子是这么的富足、安稳……”

  “好了,我没有问你这些!”

  巢琼打断了查士丁的马屁。

  自己又不是大唐天子,他在这里赞美这些,没有什么用。

  “主人,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在君士坦丁堡,我大小也算是一个名人,知道的东西绝对比长安城其他的胡商要多不少,甚至我原本的那个主人,也没有我懂得多。”

  查士丁仿佛好久没有畅快的说过话了,如今换了巢琼这个新主人,脸上满是激动的表情。

  “你在拜占庭真的是个郎中?”

  巢琼从来没有见过话这么多的郎中。

  不管是孙思邈还是林然,都是不苟言笑的教谕。

  特别是林然,整天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一年也看不到他笑几次。

  这让观狮山书院的医学院的学员都习惯了维持一副严肃的表情,不会随意嘻嘻哈哈。

  这个属性倒是让来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看病的人多了几分信心,觉得这些郎中比较镇定。

  “按照大唐的说法,我是个郎中。但是在我们拜占庭,其实我是一个理发手术师,并且是一个有着执照的理发手术师哦。”

  “理发手术师?”

  巢琼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理发师是什么,或者说手术师是什么意思,巢琼都能明白。

  但是理发手术师是什么鬼?

  “没错,就是理发手术师!在拜占庭帝国,为了避免有人胡乱操作,理发师必须在考核拿到了理发手术师的执照之后,才能给病人看病、做手术,否者就只能给人剪剪头发和胡子。”

  巢琼:……

  我在哪?

  我是谁?

  楚王殿下不是说法兰克王国和拜占庭帝国这些国家都是强大的国家,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吗?

  难道让理发师去给病人看病做手术就是拜占庭帝国的独到之处吗?

  “也就是说,你们国家的郎中,其实是理发师?”

  “需要给病人做手术的那种郎中是理发师,其他的郎中一般是由牧师来担任。”

  “为什么牧师不给人做手术呢?让理发师去做手术,这不是开玩笑吗?这是在拿病人的生命在开玩笑啊!”

  “主人!你不能这么说,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不能侮辱理发手术师这个职业,这是救死扶伤的重要职业,战场上的医生,几乎都是征召理发手术室去的。”

  查士丁仿佛想到了自己在君士坦丁堡的荣光岁月。

  那个时候,自己的诊所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几家,手术室大的就跟歌剧院一样。

  在自己做手术的时候,经常有几十名,甚至上百名贵宾或者病人围观。

  并且为了表示对手术场合的尊重,那些围观的贵宾往往会穿的非常正式,这就跟去看歌剧差不多了。

  作为理发手术师的查士丁,就是手术的主角,享有颇高的声望。

  特别是他身上不知道多少代以前跟拜占庭帝国的皇族有一些血缘关系,他自己老是吹嘘自己是个贵族。

  “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做手术要让理发师去做,而不是你提到的那个牧师?”

  巢琼是知道在大唐周边的一些部落,是有着巫师专门给大家看病的。

  在她看来,查士丁口中的牧师就相当于是部落的牧师。

  所以她可以接受牧师给人看病,但是没有办法接受理发师给人做手术。

  这岂不是在侮辱林然教授?

  “因为在拜占庭帝国,触碰鲜血是被认为很卑贱的一件事情。那些牧师身份高贵,虽然可以给大家提供医疗服务,但是他们是不会触碰鲜血这种东西,自然就不会给人去做手术了。但是这个事情又需要有人去做,所以最终就落到了我们理发师身上。”

  “为什么会是理发师呢?”

  “因为理发师给人刮胡子的时候,难免会有手抖的时候,导致客人脸上出血。也就是说,每一个理发师的手上,其实都是沾过了鲜血的,多一点少一点也就无所谓了。再说了,理发师本来就有刮刀,如果有病人进来了,连工具都不需要换,直接就可以开始做手术!”

  巢琼:……

  她有点怀疑,自己的这个创新方向到底对不对。

  “你们不消毒的吗?不管是刮刀上面,还是病人的伤口上面,都有很多的细菌,这会导致伤口感染,是会死人的啊。”

  “细菌?细菌是什么东西?做手术哪能不死人的呢。不做手术是死,做了的话,很可能可以活。再说了,在君士坦丁堡,很多人身体不舒服了都喜欢找手术理发师放一下血,这样就能缓解病情,也没有看到几个人因为这种情况就死了的啊。”

  查士丁的话,进一步的刷新了巢琼的三观。

  不过,考虑到李宽曾经夸赞过的国家之中有拜占庭帝国,巢琼觉得查士丁形容的医术当中,一定有一些自己还没有领会的独到之处。

  “放血就能治病吗?”

  听来听去,巢琼只找到了这一条看起来像是有着独到之处的治疗方法。

  以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技术,肠痈手术和剖腹产手术都能做,区区一个放血,根本就不在话下。

  巢琼也不用担心放血之后的伤口会感染,因为医学院中,酒精消毒已经变得很普遍。

  而这种在后世都还在普遍使用的方法,也证明了它的有效性和便捷性。

  “当然是真的!我当年给还君士坦丁堡的好几名贵族通过放血治好了病呢。”

  查士丁的话,让巢琼陷入了沉思。

  巢家是医学世家,巢琼可谓是自小就熟读医书。

  她稍微回想了一下,就想到了《黄帝内经》中有“刺络者,刺小络之血脉也”和“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的记载,这么看来,古代的医书中也是有提到过放血可以治疗一些病症的。

  如今查士丁所在的拜占庭帝国这么推崇放血疗法,似乎跟《皇帝内经》中的描写也遥相呼应。

  这么说来,放血疗法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自己要是能够让放血疗法更多的适用在病人身上,指不定就会在大唐的医学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面呢。

  想到这里,巢琼变得激动了起来。

  接下来,她跟查士丁好好的交流了一番他是怎么才有放血之法来治疗病人的。

  “巢琼,今天下午轮到我们去附属医馆当值,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

  真当巢琼跟查士丁交流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名学员过来招呼她去医馆。

  学以致用!

  这是观狮山书院的教谕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巢琼觉得自己也应该立马将放血疗法学以致用。

  “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

  柳三郎是万年县柳家村人。

  作为柳家村小有身家的土财主,他接连纳了七个小妾,总算是在去年的时候怀上了,这让他喜出望外。

  那个买回来的倭国女子的身份,一下就跃居七个小妾的首位。

  平时的衣食住行,都是直接跟柳三郎的正妻看齐了。

  不过,这几天柳三郎却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自己那个怀孕的小妾,居然同时新长了两颗牙齿。

  长牙齿本身不算什么新鲜事,谁没有长过?

  但是已经十八岁了,还长牙齿,在这个年代,就算是比较少见的了。

  柳三郎问过郎中,一般只有长安城里生活条件比较好的人家,才偶尔会出现长大成人之后还继续长牙齿的情况。

  原本,柳三郎也没有太当一回事,虽然这个年纪长牙齿不常见,但也不算是稀罕事。

  可是,前天开始,自家小妾忍不住疼痛,开始跟自己哭诉牙齿好疼的时候,柳三郎就感到有点不对劲了。

  就连他这个一点医术都不懂的人,也能看出来自己小妾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稍微张开的嘴巴里头,也能看到最里头的牙齿冒出来了一半,另外一半被牙肉给遮挡住了,看上去红彤彤的,甚是不协调。

  最关键的是,自家小妾还出现了发烧的情况。

  没办法,请了几个郎中看了之后,对方都不敢轻易开方子,他只好带着自家小妾来到了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

  作为万年县人,虽然柳家村是在万年县最角落的地方,但是再怎么消息不灵通,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的大名,他还是听说了的。

  如果在这里的郎中都没有办法,那么柳三郎也没辙了。

  “孙神医,您看我家娘子这种情况,要怎么治才好呢?”

  柳三郎的运气还不错,刚好碰到孙思邈坐诊。

  一般情况,孙思邈现在已经很少坐诊了,更多的时候他都会带着几个徒子徒孙去到其中州县给人看病或者寻找药材,哪怕是在长安,他也是待在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时间多一些。

  “这位小娘子的情况,属于牙齿长歪了,并且还是一般人不会长出来的地方长了牙齿,所以导致脸颊发肿,牙肉发红。用我们医学院的术语,你这属于是长了不需要长的牙齿,牙肉发炎了,正常只要复用一些消炎止痛的药方,过个五六天就基本上消下去了。”

  孙思邈检查了一番之后,很快就有了结论。

  眼前这个病症,情况其实并不复杂,医馆里头随便一个郎中都能判断出来是什么情况。

  只是比较麻烦的是柳三郎的娘子如今是怀胎四五个月的孕妇。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一旦涉及到孕妇用药,都是非常敏感的了。

  能不用,当然是不用最好。

  但是眼下她已经有了发烧的症状,并且疼痛难忍,如果不管不顾,她能不能忍受过去,也是一个问题。

  孙思邈这些年也碰到过一些牙疼的非常厉害的案例,有个别极端的,疼的直接就撞墙了。

  医学院里,也有学员在研究治疗牙齿的方法,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拔掉!

  可要拔牙齿,也不容易。

  以现在的条件,门牙这些牙齿还比较容易拔出来,最里面的牙齿的话,自身没有松动的情况下,大家还没有找到好的方法。

  再说了,眼前一个孕妇,孙思邈也不敢随便给她拔牙啊。

  “那……那你就给我们开一些消炎止痛的药方啊。”

  柳三郎赶紧接了一句,心中稍微宽心了一些。

  “那是正常情况,眼下你家娘子怀孕了,如果服用了药剂,很可能会对胎儿造成一些不利影响,甚至导致胎死腹中或者流产的可能。”

  孙思邈这话,差点把柳三郎给吓尿了。

  胎死腹中?

  流产?

  自己纳了七房妾氏才好不容易命中一个,现在说可能会……

  这绝对不是他可以接受的!

  “就……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治疗这个牙疼之症状了吗?”

  “牙疼不是病!没什么好治疗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拔掉它。现在只是因为牙疼导致了发烧和脸颊红肿,所以才需要考虑怎么办。”

  “那应该怎么办?”

  “要么忍着,要么就服用一些可能会对胎儿有危害的药。”

  孙思邈虽然号称孙神医,但是也不是万能的。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柳三郎脸上露出了哀求的表情。

  这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呀。

  “我有办法,孙神医,你让我上吧!”

  就在此时,巢琼从门口走了进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