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思梦境黛玉警惕 运河上三丰教徒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百零一章 思梦境黛玉警惕 运河上三丰教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一章 思梦境黛玉警惕 运河上三丰教徒

  张三丰给黛玉解释了一下现在所在之处,然后继续说道:“那警幻是妖魔所化,这托梦之事,乃是算计你与贾家众人。具体情况,等为师进京以后,再与你详细说说。”

  黛玉急忙询问:“这个警幻不是被您刚刚消灭了吗?”

  “刚刚诛灭的警幻,只是她的一个分身,不过也够她受的了。她不能直接在京城现身,所以你暂时是安全的,等为师来了京城,会给你一些防身的宝贝,到时候,就不怕她在找上门了。再说,有珩儿在,只要不是她本尊过来,京城还是安全的。”

  张三丰也是头疼这件事,这警幻一直多在太虚幻境不出来,他暂时也没有好办法。这藏头露尾的妖女,还真是难处理。

  张三丰看这梦境空间已经有些涣散,就对黛玉说:“这方空间怕是撑不住了,为师先送你回去,过几日咱们再见!”

  黛玉刚要开口道别,之见张三丰长袖一挥,道袍上的太极图飞到她的脚下,阴阳鱼转动起来,眼前的景色不断飞逝,这不断变换的场景,让她有些受不了,赶紧闭上眼睛。

  一听耳边传来张三丰的声音:“小玉儿,你该醒来了,为师先走了!”

  黛玉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自家院子。春风吹过,园中花瓣纷飞,正是一年最好的风景。

  虽然在现实中,时间只过了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但她却觉得,好似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想起梦中大观园的一点一滴,她有些难以忘怀。原来,没有珩二哥的存在,爹爹会病逝扬州任上,自己也会悲惨一生。

  哪怕这只是警幻编制的一场梦境,但她却觉得,这很可能会真的发生。

  黛玉坐起来,披着薄毯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开始分析记录梦中的事。

  她觉得自己应该把梦中发生的事记录下来,或许对自己,对贾家的将来有些帮助。

  元春封妃,但依照贾家发生的事情,在位的应该不是现在的皇帝。

  根据下人的议论,刻薄寡恩,喜怒无常,倒是与忠礼王赵曙有些相像。

  那秦可卿是谁呢?这位梦中贾蓉的妻子,身份成迷。

  虽然在自己病逝以后,梦境加快,但她的记忆力比较好,也大概记住了一些事。

  贾家两府众人的结局都很悲惨,那造成这一切的原因真的是因为亏空吗?

  宝玉到底是什么身份?那块伴随他出生就待着的玉,又是什么来头?

  可惜师尊还没有来,要不然他老人家肯定知道一些。

  黛玉写写画画好一阵子,直到把自己脑中所有关于梦境空间的事情,都记录下来,这才放下笔呆坐在书桌前。

  ……

  再说张三丰,此时他正坐在运河上一艘客船上。

  手里拿着一根鱼竿,闭着眼睛垂钓。身后跟着的张翠山和小徒孙张无忌也都是同样的姿势。

  此次进京,一是为了宋青书的和贾珩的婚事,另一件事,就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武林大会。

  武当作为道门魁首,张三丰又是镇国道尊,于公于私他都要亲自前来。

  张无忌如今才十一岁,正是好动的时候,偷偷睁开闭着的眼睛瞅了瞅师祖与父亲。再看了看鱼钩所下的位置,还是没有钓到鱼。

  “无忌,你心不静,鱼儿怎么会上钩?”张三丰依旧闭着眼睛,不过他像是可以看到张无忌的动作,慢悠悠的开了口。

  张无忌赶紧再次闭上眼睛,手里紧紧的握着鱼竿。

  只听身旁啪的一声,吓得他跳了起来。

  原来是张三丰钓了一条好大的鱼儿:“师祖正厉害,这条鱼够咱们三个吃了!”

  说着,他就吃力的抱起大鱼,往厨房跑去,一边跑还一边与扭动的鱼做斗争,看得张三丰与张翠山哈哈大笑。

  “翠山,你小师弟找了个好媳妇!”张三丰突然开口,对张翠山说道:“此去京城,你就与素素无忌留在他那里,省得某些人拿素素的身份说事。”

  张翠山疑惑问道:“师尊,您刚刚是神魂出游,去了京城?”

  “不错,刚刚有人触动了为师当年在京城布下的法阵,就去看了看。没想到是有妖人在打珩儿媳妇的主意,于是就跟她斗了一场,为师小胜一筹。”

  张三丰再次把鱼钩甩了出去,风轻云淡,好像说了一件小的不能在小的事情。

  但落在张翠山的耳中,却是惊涛骇浪。自家小师弟就是金丹真人,武道宗师,能够对他的未婚妻出手,还能不惊动皇城坐镇的那些高人,这是怎么样的存在?

  张翠山惊讶的问道:“师尊,那是什么人?”

  “为师的老对手,警幻。”

  “怎么是她?素素说,明教有记载,她可是当年教授波斯明教诸多邪法的人,这算下来,得有好几百岁了吧。”

  张翠山心中十分疑惑,知道警幻的人,整个大周都没几个人。

  自己也是因缘际会,妻子殷素素是天鹰教出身,算是明教的分支。

  早年听过一些关于警幻的传闻,据说波斯明教能够建立,还是警幻传下的邪法的缘故。

  张三丰看到自己的徒弟有些疑惑,就解释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方天地,有太多的神秘之处。警幻乃是妖族,比之人族来说,寿命自然悠长不少。波斯明教就是她为了收集修炼所用,创下的教派。为师曾经与她交手,此人确实厉害,哪怕现在,我都不是她的对手。”

  张翠山急切的说道:“那小师弟岂不是很危险?”

  “她的邪法,违背了天人两道,根本就无法直接现身人间,否则为师当日就身死道消了。”

  张三丰这么一说,才让张翠山长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你也别太高兴,只要这警幻存活一日,人间就不得安宁。她藏身在一处特殊的空间,虽然本尊不能现身,但却可以点化一些妖魔鬼怪,祸害苍生。特别是你小师弟,他恰好处在警幻早年所布的算计中,怕是劫难不少。”

  张三丰放下手中的鱼竿,转头看向张翠山:“你的身上,也有他人算计的影子。此去京城,一是让你去帮珩儿,二是借助珩儿身上的气运,遮蔽你身上的因果。”

  “我身上的因果?”

  “不错,珩儿天生道子,有天道与人道两重气运,无论是哪一个,都可以遮蔽他人算计,斩断红尘因果。”张三丰看着眼前的徒弟,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翠山,若不是当年为师带回你小师弟,咱们武当,怕也是逃不过那场大劫!”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