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 北静王再提联姻事 贾君侯活捉两妖人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一零章 北静王再提联姻事 贾君侯活捉两妖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一零章 北静王再提联姻事 贾君侯活捉两妖人

  那僧人说完,赵曙嗯了一声。此时王府中人,确实不宜擅动。

  只听他说:“圆真大师说的不错,最近宫中那位好像是有了警觉。至于贾琏之事,本王就拜托大师了。”

  赵曙起身向僧人拱手:“大师回头替本王向教中兄弟说一声,事成之后,本王有重礼相谢。”

  园真起身行了个佛礼,说道:“殿下不必如此,那贾代善昔日杀我教中弟子无数,如今我杀他之子孙,正好报仇雪恨。”

  霍庭温插话说:“殿下,大师,我与那贾家势不两立,此次出手,算我南安王府一个。”

  “不行,世叔最好不要妄动,京中勋贵,目前都有人盯着呢,万一被那位察觉,恐怕会坏了殿下的大事。”水溶一听霍庭温的话,立刻阻止说道。

  赵曙听到水溶所言,也同意顺道:“水溶说的不错,霍兄,报仇之事,暂不急于一时,今后有的是机会。”

  圆真也是应和点头,霍庭温见到几人都不同意,也就暂时将此事放下。

  如今他跟随赵曙,自然以赵曙马首是瞻。

  他说道:“既然殿下与诸位都觉得不妥,那就听殿下的。”

  “霍兄莫急,无论贾琏死在谁的手上,他荣国府的人,怕是要痛苦不堪了,到时候你就看热闹就行。”

  赵曙啪的一声,打开手中的纸扇,阴笑着对霍庭温说道:“荣国府承爵人死在倭国人手中,那贾珩势必会与倭国人死嗑,到时候咱们还会有机会混水摸鱼,说不得连他也一起除掉!”

  水溶等三人惊讶的看着赵曙,不约而同的说道:“殿下说的不错!”

  赵曙一看三人都同意他的看法,得意的笑着说:“他贾珩横空出世,打乱了我们原本的计划。更是让我们连接受挫。如今既然有机会除了他,咱们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水溶、霍庭温和圆真,都拱手称诺。

  只听赵曙继续说:“贾家军中势力强大,人脉极广。等没了贾珩与贾琏,宁国府中剩下一个贾珍,不足为虑。至于荣国府,想办法让王子腾那个废物外甥贾宝玉承爵,以后整个贾家就是咱们的了!”

  水溶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给赵曙泼泼凉水。

  他总觉得王子腾这个人,脑后有反骨。

  赵曙回眼望去,见水溶面露犹豫,就开口询问:“水溶,有什么想说的,直说便是。”

  水溶咬了咬牙,说道:“殿下,王子腾此人,是不是需要再看看?我总觉得,他这个人有些看不透。”

  霍庭温插嘴说道:“为何这么说?我与王子腾相交多年,他这个人除了野心大了些,倒没什么不妥。”

  他与王子腾相交不下二十年,自王子腾出仕,就一直有往来。

  而且,在赵曙一系中,王家与南安王府也是共同进退,况且,王家能进入赵曙的眼中,也是他引荐的。

  听到水溶的疑问与霍庭温的话,赵曙有些疑惑。

  他向水溶问道:“你说说,这王子腾有何不妥?”

  只听水溶说道:“王子腾此人,心太硬,人太狠。他连嫡亲的妹妹,自己的外甥女都能出卖,难道他还不能再卖了咱们?”

  赵曙几人闻言,都突然警觉起来。经过水溶这么一说,王子腾这人,确实有些过于狠辣。

  特别是赵曙,他这人本身猜忌心很重,如今被水溶这么一说,就不由得开始在心中盘算起来。

  王子腾手里有自己安插在禁军中的势力,如果有一天王子腾反出,那么禁军中的自己人,将会极其危险。

  甚至会累及自己,使他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可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可以代替王子腾的人选。这件事让他是进退两难!

  水溶见赵曙脸色变换,就说:“殿下,王子腾一事,我也只是猜测。毕竟也没有证据,只是请殿下多多防备就是。至于荣国府这里,殿下何不考虑纳一侧妃妾室,贾元春不行,贾家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赵曙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但一想到薛宝钗和贾元春之事,让他不禁有些恼火:“贾家还有不错的女子吗?”

  只听水溶说道:“右都御史林如海膝下有一女;荣国府贾赦、贾政各有一庶女。”

  “林如海?本王听说,他只有这一个女儿,视若珍宝。”

  听到赵曙有了兴趣,水溶笑笑继续说道:“此女乃是林如海与早逝的贾代善嫡女贾敏所出,多年来客居京城,深受荣国夫人疼爱。”

  霍庭温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出声:“不妥不妥!”

  “嗯?”赵曙与水溶都转头看向霍庭温。

  只听他继续说:“世侄可能不知,此女已经与那贾珩定下婚约,只不过因为佳期未到,故而没有举办订亲宴。若是让贾珩知道咱们打林氏女的主意……”

  赵曙闻言,脸色一黑,为何凡是他想要的女子,总是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那就换一个!”

  水溶倒是依旧风轻云淡的说:“此事我自然知晓,但若是王爷能够先下手为强,不但可以离间林家与贾家的关系,而且还可以得到林如海这个强大的助力。”

  霍庭温实在是对贾珩有了心理阴影,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水溶的话。

  赵曙摇了摇头,他虽然也想得到林如海这个人才,但贾珩此人暂时不宜惊动,还是先稳一手再说。

  “此事不成,林家虽好,但贾珩不宜惊动,还是从荣国府着手为好。”

  水溶听到赵曙的决定,心中有些失落。他提出林黛玉,其实是有些私心,此事暂时不提。

  他对赵曙说:“殿下既然想从荣国府着手,那就贾政的庶女,此女年十四,虽说是庶女,但也颇得荣国夫人宠爱。”

  见到赵曙没有反对,他就继续说道:“荣国府中,贾政迂腐,殿下最好直接让宫中下旨,无论是圣人还是太妃,都可以让贾政领命。而且,最好是趁着贾珩出征时,将此事彻底定下。”

  水溶将心中所想说出后,赵曙觉得这样做确实不错。他点头应下,然后说道:“那就这样,我去找父皇或是甄太妃说一声。”

  他站起身来,对三人说道:“那位登基数年,已经逐渐坐稳好了皇位。诸位跟随本王,如今已经到了至关重要的时刻,本王希望诸位戮力同心,万不可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水溶三人躬身称诺,京郊别院中,伸向贾家的黑手,再次出现。

  ……

  贾琏出京,荣国府那边的庶务重新回到贾赦手中。

  但有些事,贾赦并不好出面。毕竟京城中,贾琏一辈的人已经开始接受各自家中的事情,他一个长辈,来往交际,不太方便。

  于是就由贾珩开始带领宝玉外出,不断穿梭京城诸府。

  这日,贾珩带着宝玉前往工部营缮司郎中秦家,与秦家商议下聘事宜。

  还没到秦家,贾珩就看到那一僧一道正躲在秦家附近,正在往院中窥视。

  宝玉差点叫出声来,幸亏贾珩及时用手堵住他的嘴巴。

  “嘘!别出声。你躲在这里,这次我一定要抓住他们。”

  贾珩给宝玉示意,让他与身后的丫鬟小厮,躲在墙角。随后飞步上前,手掐剑诀,同时不断引动周围灵气,把自己的状态调节到最好。

  贾珩心中默念:“九天玄煞,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随着法诀完成,周边灵气不断呗引入他的体内,手指代剑,向天而举。

  天际阴云密布,雷震大作。只见一道天雷划破天地,随着贾珩剑指前方僧道二人,劲直劈下。

  那僧道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了个正着。瞬间失去了反应,不知是死是活。

  贾珩也因为出门时没有带上法剑,一时间仓促以手代剑,遭到了些许反噬,嘴角留下一丝血来!

  宝玉见到如此情形,强压心中的惊讶,赶紧跑到贾珩旁边,扶住了差点跌倒的贾珩。

  他不安的询问:“珩二哥,你没事吧?”

  贾珩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说道:“没事,有点小小的反噬,回去打坐一会就行。不过,需要麻烦你亲自回去一趟,让大哥带亲卫过来。这两个人,还需要带回去好好审问。”

  宝玉闻言,没有拖泥带水,立马给铭烟等人叮嘱,让他们先照看贾珩。随后带上一人,就飞马回家。

  贾珩暂时压下反噬,走近倒在地上的两人,用脚踢了踢,见其不动。又探了探,发现只是晕了过去。

  于是再次虚空画符,强行封印了两人的法力。这才放下心来,不顾地方尘土,盘坐下来,调息打坐。

  贾府下人见自家少年正在打坐,赶紧上前把贾珩围在中央,警惕的盯着四面八方,生怕有人前来打扰。

  因着刚才贾珩造成的动静实在太大,周围住户纷纷出门查看,只见街上有两人躺在地方一动不动,四周又都是一片狼藉。

  同时有一群明显贵人家仆打扮的人,正围在一起守着一人,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就在这是,一队巡城禁军飞速靠近,马蹄声伴随兵甲相撞的脆响传了过来。

  只听其中的领队大声呵斥:“什么人胆敢在京城闹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