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珩黛亲密忧怀孕 如海姨娘谋生子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一五章 珩黛亲密忧怀孕 如海姨娘谋生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一五章 珩黛亲密忧怀孕 如海姨娘谋生子

  黛玉紧闭双眼,突然嘴唇上传来温热的气息。

  她本来不知所措的手自然而然的轻轻推了一下贾珩的胸膛。但已经得手的贾珩,怎么可能放开怀里的人儿,嘴上加大力度,轻咬着黛玉下嘴唇就吸了一下。

  双手紧紧环抱着黛玉柔细的腰身,把她往自己怀中拉了回来。

  黛玉身上的幽香,让贾珩迷醉,身体不禁有些不同的反应。可惜此时还不是时候,就只能把她抱得更紧,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贾珩甚至可以感受到黛玉前胸的柔软。

  这小妮子,真是太迷人了。

  反观黛玉,卢姨娘并未给她讲过夫妻之事,但也曾经零碎的说过一些禁忌。

  如今被贾珩紧紧抱住,两人贴近的程度让她很明显感受到下方突然出现的坚硬。

  她脑中一片空白,紧闭着美目不敢动弹。本来轻推贾珩的双手,反而不自觉的抓着贾珩的胸前衣襟,嘴唇回应着贾珩。

  两人气息相交,黛玉的回应,让贾珩欣喜的同时,抱着黛玉的手,不断摩挲着她的后背。

  一时间,房中一片迷情。

  ……

  过了好久,黛玉突然一把推开了贾珩。原来她突然想起姨娘跟她说过,男女之间,若是太过亲密就会怀孕。

  虽然她心中很爱贾珩,但两人还未成婚,此时若是有了孕事,岂不是令林家蒙羞。

  她越想越害怕,在贾珩还没回神的时候,就突然蹲在地方哭了起来。

  贾珩还以为是自己刚刚的行为惹哭了黛玉,急忙走上前想要安慰她。

  可还没等她走进,就听到黛玉哽咽的声音:“你别过来!”

  “妹妹这是怎么了?是我哪里不对,你告诉我。”贾珩没有如黛玉所言,依旧上前蹲下,一边用手抚慰得摸着她的后背,一边问道。

  黛玉不知道该怎么给贾珩解释,因为她自己好像也很喜欢两人刚刚的亲近,只不过如今还未成亲,若是就因为两人今日的亲密,让林家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那她就是林家的罪人了。

  再加上以前偷看话本时,上面写的关于未婚生子的悲惨,让黛玉现在是越想越害怕,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贾珩放在黛玉背上的手,感受到她内心的不安,慢慢的把她抱起来,捧起她的俏脸,用衣袖擦着眼泪。

  他柔声问道:“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有什么事告诉我,有我在呢!”

  贾珩的话给了正自己吓自己的黛玉不少勇气,她躲在贾珩的怀里,小声说着:“珩二哥,你赶紧把我娶回家吧,我不想成为林家的罪人。”

  这句话让贾珩莫名其妙,一点头脑都摸不着。

  这是怎么回事?黛玉怎么突然说这话?

  贾珩疑惑不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听到回应的黛玉还以为贾珩不愿意,正要生气的推开他。

  像是感受到黛玉情绪的变化,贾珩一把拉住想要推开他的小手,不解的问黛玉:“妹妹这是做什么?要不是你还未及笈,我早就把你抢回去了,姑父想拦都拦不住!”

  被贾珩拉住小手,黛玉再听到贾珩的回应,声音颤颤的说:“可我要是有了身孕,会被浸猪笼的……”

  身孕?浸猪笼?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搭配。黛玉怎么会想到这些?

  他疑惑不解的问:“妹妹胡说什么?咱们还未成亲,哪里会有身孕?”

  “可姨娘说,我要是和你太过亲密,就会有孕。女子未婚有孕,那是会给家族蒙羞,话本上说,会浸猪笼的。”

  黛玉说完,贾珩哭笑不得,到底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卢姨娘也是,这不是吓唬人么。

  贾珩笑了一声,然后给黛玉说道:“你一天天瞎想什么呢?姨娘说的亲密,不是指这个。”

  这话一出,黛玉抬起头,两眼紧紧盯着贾珩。呆萌的样子让贾珩心中痒痒,直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可能刚刚自己吓唬自己,如今一听贾珩的回应,黛玉连忙追问:“真的吗?那我不会未婚先孕,不会让林家蒙羞?”

  “那是自然,妹妹可是我最珍爱的人,我怎么舍得让我的林妹妹遭受这些。姨娘没给你说清楚,我也不好说这些给你听,等明年成亲前,她会告诉你的。别瞎想了!”

  贾珩一番解释,黛玉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刚才真的是吓死她了。

  她一想到刚刚自己要贾珩早年娶她进门,一时羞恼的用秀拳轻轻锤着贾珩的胸膛。

  “都怪你,害得我那么害怕!”

  贾珩心中一乐,这小妮子真是呆萌,他拉住黛玉的柔荑,握在手中。

  只听他问道:“既然害怕,为何不拒绝我刚刚的行为?”

  黛玉红着脸躲在贾珩胸膛:“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况且,我也想要与珩二哥亲近,就顾不得别的了。”

  谷/span贾珩心中一暖,如果此时可以,他真想就这样把黛玉抱回家中。这傻姑娘,什么都不懂,不管不顾的,就把心交给了自己。如果他以后辜负了黛玉,那可真是禽兽不如!

  “妹妹放心,我会用尽一世,与你共度余生。”

  “嗯,我也是!”

  月明星稀,花香鸟语。春日的夜间,林家书房中,神仙眷侣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共同盟誓,相约一生。

  ……

  再说林如海与卢姨娘,此时正在后堂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做自己的事。

  林如海拿着一本游记看的静静有味,卢姨娘正借着灯火,绣着一件披风。

  许是烛光暗了些,卢姨娘放下针线,揉了揉眼睛。

  林如海察觉后,也放下书,用小银剪剪去多余烛芯,挑亮了烛火。

  他对卢姨娘说道:“大晚上的,就不怕费眼睛。”

  卢姨娘温柔的一笑,轻声说着:“这是姑娘最喜欢的花色,过几日荣国府为老太太办寿宴,到时候正好披着。我抓紧点,时间上刚好赶得上。”

  林如海伸手手来,握住卢姨娘的柔荑,婆娑一下,握在手中没有放开。

  虽说这么多年来,林如海对卢姨娘并未有过真正的爱情。但卢姨娘无论是对自己,对已逝的贾敏,还是对黛玉来说,她做到了关心、尊敬和关怀。

  卢姨娘用十几年,回报着贾敏的救命之恩,回报着林家给她的安逸。

  林如海也不是铁石心肠,虽说给不了如同对贾敏那样的炽热情感,但可以与她举案齐眉的度过剩下的时光。

  “这些年,苦了你了。”

  林如海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卢姨娘只是温柔的弯个弯嘴角。

  她回望林如海,依旧如同当年的模样,没有惊世容颜,没有红妆艳抹。自从贾敏去后,甚至从来不会盛装打扮。

  她岔开话题,询问林如海:“老爷把君侯与姑娘留在书房,这样真的好吗?”

  林如海见到卢姨娘没有回应自己刚才所说,倒也没有再提此事。

  他听到询问,知道卢姨娘在担心什么,只听林如海说道:“不必在意这些,既然他们两情相悦,作为父亲,自然要为他们的未来早做打算。多多相处,多些了解,将来的日子中,才能更加顺畅。”

  “老爷说的是,这佳儿佳婿,老爷怕不知被多少人嫉妒。国朝出了一个冠军侯,最后被林家抢了先,多少京中贵女,哭倒在闺房里……”

  卢姨娘掩嘴一笑,她看出了林如海眼中的得意。

  林如海确实对此事乐见其成,更是心中得意自己的先见之明。

  早早下手,当时开门见山,激出了贾珩心中之念。同时抓住机会,让贾家率先提亲。

  如今两个小儿女,算是两情相悦,自己的打算也是没有白白浪费。

  女儿从小体弱,容易多思多想。更是因为母亲早逝以及诸多因素,不得不客居外家,多愁善感。

  如今因为贾珩的存在,不但孱弱的身体恢复,心情也好了许多。自从进京后,脸上也多了很多笑容。

  虽说还未成亲,两人接触过于亲密,但他林如海是谁?五代列侯之家,探花及第,不惑之年不到便身着紫袍,位列中枢。

  若是谁想要多嘴多舌,那也要看他林如海答不答应!

  可惜林家子嗣困难,若是玉儿再有个兄弟帮衬,自己百年之后,万一贾珩对玉儿不好,哪怕只是拌嘴,家里也好有个撑腰的人。

  他不禁叹了一口气,卢姨娘眼见林如海脸上的笑容消失,就开口问道:“老爷为何突然叹气?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我是再想,当日哥儿若是还活着,玉儿今后也能有个撑腰的娘家人。”

  林如海口中的哥儿,是贾敏在黛玉三岁时所生。可那孩子身体比黛玉还差,两岁时就因病夭折了。

  这是林如海有过的唯一的儿子,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心中依旧心痛遗憾。

  卢姨娘心中也是一阵凄凄,她的肚子不争气,一直没有好消息传来。

  虽说林如海对她越来越好,并不在意她能不能生下儿子,可她还是想为林家传宗接代。

  林如海看到因为他的话,让卢姨娘神情暗淡,自责一声,然后走过去抱住卢姨娘安慰起来。

  烛火摇曳,林如海抱着卢姨娘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既然你想,咱们现在去试一试,万一有了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