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皇城内内侍跋扈 李淑妃意图护短【二合一】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一七章 皇城内内侍跋扈 李淑妃意图护短【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一七章 皇城内内侍跋扈 李淑妃意图护短【二合一】

  皇帝叮嘱贾珩:“等道尊进京,你就安心准备出兵新罗的事情吧,剩下的事,还是让他老人家替你分担一些。”

  贾珩躬身领命,大周出使新罗的使臣消息只要已传回来,他就得领兵出征。确实是该早早准备,而且家里这一摊子事情,也得安排好了。不能等自己走了,家里乱成一锅粥。

  皇帝又开始和林如海说起了关于督查院的事情,贾珩就坐在旁边,自顾自的在心里规划这几天要做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贾珩突然感觉有人在拽他的衣服,低头一看,旁边多了个幼年小萝莉。

  原来是兰陵小公主正扒拉着自己的衣服下摆,想要爬到他怀里来。

  小公主看到贾珩正看着她,就伸出双手要抱抱。

  贾珩没有犹豫,直接抱起小公主,把她放在自己怀里。香香软软的小孩子谁不喜欢,贾珩看小公主伸手够他头上戴着的紫金冠,就把她举高高。吧唧一下,小公主就在贾珩脸上留下了口水印。

  随后她自己还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贾珩也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还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朕与林爱卿有事要谈,你带兰陵出去玩一会。”

  赵祯见自己没时间陪女儿,正好兰陵挺喜欢贾珩的,就安排他当一会奶爸。

  贾珩也觉得呆在勤政殿苦闷又无聊,欣欣然抱着小公主就出了勤政殿的大门。

  贾珩见小公主出门后,就一直盯着前方大殿房顶的几只飞鸟看,于是贾珩飞升跃起,武当梯云纵施展开来,一下子就抱着小公主站在了房顶上。

  身后跟着两名内侍与宫女,被贾珩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顶的两人,张大嘴巴不知道还怎么办。他们是保护与伺候兰陵公主的人,可贾珩能飞上去,他们做不到啊。

  房顶的几只鸟儿,本来被突然出现的贾珩吓了一大跳,正准备飞走,却从贾珩身上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吸引力。

  这是贾珩多年修道形成的自然之力,对动物有些极强的吸引力,会让它们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贾珩分辨不出这是什么鸟类,只觉得颜色靓丽,色彩斑斓。

  小公主眯着眼睛,伸手要去抓停在贾珩肩头的小鸟。贾珩怕小孩子一不小心伤到小鸟,就抓住她的小手,轻轻放在小鸟的身上。

  估计是小孩子天性纯善,心灵纯洁,小鸟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兰陵公主的手心。

  小公主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贾珩就陪着她在大殿房顶与小鸟玩耍。

  就在一大一小两个人玩的开心的时候,李淑妃正带着人往勤政殿而来。

  淑妃李氏,赵郡李家嫡女,皇帝潜邸时就生下三皇子赵泓杰,封清河郡王。

  清河郡王如今已经十六岁了,到了娶妻开府的年龄了。可帝后这边,一直没有消息,作为母妃,她只好亲自来皇帝这打探一下。

  端坐软轿的李淑妃正闭目思考,突然听到一阵咯咯的笑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不免心中有些恼火。

  她环顾四周,并未找到笑声的源头,还是身旁的内侍提醒她,这才发现了房顶的两个人影。

  可能是因为距离略远,加上阳光有些刺目,她看不清是什么人,就示意内侍前去申饬。

  宫中禁地,竟然有人随意攀登皇宫大殿,必须重重严惩。

  可能这内侍平时跟随淑妃,嚣张跋扈习惯了,想都没想,直接喊来宫中禁卫,跑到大殿下,意图捉拿贾珩。

  只听他尖声大喊:“大胆狂徒,竟敢攀登皇宫大殿,惊着了淑妃娘娘,还不速速下来听候处置。!”

  无论是贾珩还是小公主,甚至本来玩的开心的小鸟,都被这内侍的尖叫给吓了一跳。

  小鸟就这么飞走了,小公主瘪起嘴,哇哇的就哭了起来。

  贾珩不得不抱着她不停的晃悠着,试图让她的哭声停下来。

  可怜贾珩哪里哄过小孩子,无论怎么样,都无法让长公主止住哭声。

  两岁多的小孩子,笑起来谁都觉得萌萌哒,但哭起来简直犹如魔音贯耳。

  幸亏贾珩还算有办法,抱着小公主就再次飞身而起,连接几个起落,就让她忘记了刚才小鸟飞走的伤心。

  可惜总有人不能让人愉快的玩耍,那内侍见房顶的人竟然还敢无视于他,心中也是愤恨不已。

  虽然惊讶于对方武功高觉,但他在宫中,见多了武道高手,自然不会把这不知名的人放在眼里。

  只听他再次出声,竟然下令禁卫用弓箭将贾珩射下来。

  禁卫自然不会听他的命令,出现在宫中的孩子,不是公主就是贵女,他们又不傻,怎么会做这无脑之事。

  “公公,那人抱着一个孩子,虽然隔得远了些,看不清是谁,但能出现在宫里,怕不是哪位公主,就是皇家贵女。”

  禁卫领队校尉给这内侍说道,他们现在真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公主怎么会让一男子随意接触,更别说让人抱着毫无体统的攀登房顶。还不速速听令,这可是淑妃娘娘的命令,难道你们想抗命吗?”

  禁卫犹豫不决,内侍更加愤怒,怎么今日连个小小的禁卫都敢不听他的命令。

  ……

  贾珩见到小公主脸上重新露出笑脸,这才轻盈的跳下房顶,落在那内侍面前。

  内侍本来正要再次开口训斥校尉,就被突然出现的贾珩吓了一跳。

  刚要破口大骂,却被贾珩一身的麒麟服惊得呆立原地。

  再一看贾珩抱着的小孩子,兰陵公主他自然熟悉的很。

  禁卫们率先行礼:“末将拜见冠军侯,拜见兰陵公主!”

  “你们先退下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贾珩沉声说道,随后禁卫称诺告退。

  那内侍此时动都不敢动一下,冷汗打湿了他的衣襟,牙齿开始打架,嗑嗑声逐渐想了起来。

  耳聪目明的贾珩,自然能够听到刚才内侍的命令,他不担心弓箭伤到自己,但这内侍刚刚嚣张跋扈,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行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他看了看小公主,想着待会的事情,还是不宜让小孩子看到。于是他对这内侍说:“你就呆在这里,等本侯回来再做处置,若是敢离开,后果自负!”

  随后不等内侍回应,就劲直去寻找小公主的宫女太监。

  ……

  等到贾珩离开,那内侍赶紧让跟随的小太监去找李淑妃求救。

  此时李淑妃正刚刚与夏守中告辞,今日皇帝召见右都御史林如海,没时间见她。

  李淑妃不敢跟皇帝置气,林如海是右都御史,朝廷重臣,将来说不定还要为自己儿子拉拢于他。

  心中怒火没地方发,就想起了刚刚打断她思绪的人。虽然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在宫中撒野。

  既然被本宫碰上了,那就好好惩治一番。

  还没等她走到刚刚事发的大殿,就看到派出去的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娘娘,不好了。刘公公被冠军侯贾珩扣下了,他说一会要处置刘公公。”

  李淑妃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这小太监在说什么,刘全又哪里与贾珩扯上了关系。

  她厉声训斥:“说清楚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去抓房顶上的人了么?怎么得罪冠军侯了?”

  小太监跪下来回道:“启禀娘娘,刚刚在房顶的,就是冠军侯与兰陵公主!”

  李淑妃心中一悸,不过随后又想着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是这贾珩因为刘全的打搅,心里不太痛快,让刘全挨几巴掌赔罪就是了。

  她重新恢复雍容华贵,慢声慢语的吩咐道:“既然是冠军侯与兰陵公主,本宫也就不责罚他们了。刘全那边,你过去告诉他,让他自惩,打几巴掌,让冠军侯消消气就是。”

  小太监哭丧着脸,这哪里是打几巴掌就能了事的。刚刚刘公公可是要让禁卫,用弓箭把人射下来的。

  他跪下磕头,实在不敢抬头看李淑妃的脸色:“娘娘,此事怕是几巴掌能了结的,刚刚刘公公吩咐禁卫,意图让禁卫用……用……”

  “用什么,怎么又扯到禁卫身上去了?”这小太监吞吞吐吐的样子,让李淑妃心中的火是越烧越旺,她不顾仪容,厉声斥问。

  小太监心一横,脱口而出:“刘公公见冠军侯没有理会自己的申饬,加上房顶太高,没有看清是谁,就命令禁卫,让他们用弓箭把房顶的人射下来!”

  李淑妃闻言差点晕过去,这刘全是赶着找死吗?宫中动用弓箭,他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他急切的问道:“射了吗?”

  “回娘娘,禁卫忌惮对方的身份,没敢动手!”

  “呼,还好还好。”李淑妃长舒一口气,幸好禁卫没有动手,否则她都要被刘全连累。此时的李淑妃,真的不想去救她。

  可这刘全,是自己家中,秘密送进宫里的,为得就是让自己在宫里有个帮手。而且,刘全知道自己不少私密之事,若是不去把他救下,万一刘全说出点什么,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努力,岂不白白浪费了。

  李淑妃思前想后,最终还是领着一棒子宫女太监,往刘全那里走去。

  ……

  等到了地方,贾珩还没有回来。刘全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依旧保持着贾珩离开前的姿势。

  看到李淑妃到来,他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飞快的跑了过去,跪在李淑妃软轿前面,痛哭流涕:“娘娘救命啊,奴婢刚刚真的不知道是冠军侯与五公主在房顶。若是知道,奴婢也不会下令射箭啊!”

  还没等李淑妃反应,刘全就听到如同阎王爷的声音:“若是其他人,就可以不管不顾的放箭吗?怎么。人命在你眼里,就如此的不值钱?”

  贾珩大步流星,从远处走来。他刚一回来,就听到刘全的话。心中对这内侍的观感更加厌恶。

  也许是刘全自认为李淑妃是皇帝宠妃,自己又是李淑妃的心腹,虽然冠军侯位高爵显,但在刘全的眼中,贾珩依旧是皇家的臣子。

  只要有李淑妃在,他就不会有事。

  于是他站起身来,冲着贾珩就尖声呵斥:“大胆贾珩,见到淑妃娘娘,还不行礼?竟然在淑妃娘娘面前,飞扬跋扈,不怕陛下与娘娘治罪吗?”

  原来这内侍是淑妃的人,那这位就是淑妃李氏了。

  贾珩玩味的看着坐在软轿上的李淑妃,他不信赵郡李氏嫡女,会不知道自己在大周的特殊性。

  他倒要看看,李淑妃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

  “淑妃娘娘,不知本侯应该如何行礼啊?”

  贾珩嗤笑一声,他这个位同亲王的冠军侯,除了要给太上皇、皇帝、皇后与太子外,还真不用给宫里其他人行礼。

  淑妃李氏,正二品妃嫔,说难听点,只是皇帝赵祯的一个妾室罢了。

  若是品性高洁,看在皇帝的面子上,贾珩自然会以晚辈见长辈的礼仪行礼,可手下内侍这个德行,怕这淑妃的品性,呵呵。

  李淑妃被刘全差点气死,别人不知道,她怎么可能不明白贾珩的特殊。

  家里早就告诉她,贾珩绝对不能惹。前些日子连续砸了南安王府两次大门,宫中连一次口头申饬都没有。

  反而南安王府,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赵郡李氏虽然千年世家,但经历了前唐女帝的打压,再有唐末战乱的影响,李家已经远远没有当初的强大了。

  李淑妃不得不下了软轿,给贾珩福身一礼:“冠军侯说笑了,本宫虽是宫妃,但哪里受得了冠军侯大礼。这刘全是本宫用惯了的人,还望冠军侯看在本宫面子上,绕过他一回,一会回去,本宫必定重重惩罚,让他彻底改了飞扬跋扈的毛病。”

  刘全惊讶的看着李淑妃,他没有想到李淑妃会主动向贾珩行礼。

  反观贾珩,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带笑容的李淑妃,他的心中不断提高警惕。

  这淑妃李氏,果然是能在宫中立足,而且承恩帝宠多年的人。说话行事滴水不漏。

  贾珩向李淑妃回礼,他微微躬身,说道:“宁国府贾珩,见过淑妃娘娘!”

  没等李淑妃回应,贾珩便挺直了腰杆。随后继续说道:“本侯今日陪姑父林大人进宫面圣,陛下见兰陵公主在勤政殿无聊,便让本侯带她在殿外玩耍,可这刘全,竟然命令禁卫,意图使用弓箭,把本侯与公主从房上射下来。不知这件事,娘娘准备怎么惩罚这位刘公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