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贾君侯领旨南行 持御剑搅动风雨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十二章 贾君侯领旨南行 持御剑搅动风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二章 贾君侯领旨南行 持御剑搅动风雨

  贾珩来到龙首宫前,戴权亲自出来接人。

  “圣人,陛下,冠军侯贾珩到了。”

  “臣贾珩参见圣人,参见陛下。”贾珩躬身行礼。

  太上皇嗯了一声,“平身吧,你小子回了京城,也不知道来看看朕,枉费朕还一直惦念着你。”

  贾珩再次行礼参拜,“圣人恕罪,禁中宫规森严,臣已递了请安折子,估计皇城司那边还没有送到圣人这里来。”

  “父皇,还是先说林海之事吧。”赵祯打断了太上皇的话题,毕竟林海之事事关重大,而且听严昭忻讲述,情况已经十分危急。

  “哼!”太上皇自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皇帝,你给贾珩仔细说说吧。”

  “贾珩,不必多礼了,你先坐下,朕与你细说此事。”赵祯让夏守中搬来椅子,等贾珩坐下之后,就事无巨细的把林海之事讲了出来。

  期间太上皇、严昭忻分别补充了一些,并对其中一些隐匿之处做了分析。

  “事情就是这样,朕现在不宜大动干戈,只能靠你去扬州查探情况。毕竟你家与林海是姻亲关系,也方便遮掩真实的目的。”赵祯说话详情,就直接道出了传召贾珩前来的目的。

  贾珩并没有直接答应,“圣人与陛下需要臣做到什么程度,还请直接告诉臣。臣是武将,可能手段会直接一些,恐怕到时候朝中会有人不满臣的处理方式和结果。”

  赵祯还未说话,太上皇就开了口:“盐税,乃朝廷财政之主要来源。其中扬州巡盐御史乃是江南盐政最高主官,拦截重臣奏章,蒙蔽圣听,欲离间君臣,此为重罪。”

  “贾珩,你此行不仅要查一查是谁主导了此事,更要探查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此去速战速决,当然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他们能对付林海,也就有可能对付你。”

  赵祯补充到,“江南势力,错综复杂。你先出发,朕会让杨延昭带两千羽林郎随后隐秘出发去找你。朕再赐你尚方宝剑一柄,金牌令箭一枚,三品以下文武官员可先斩后奏,凭金牌令箭可调动五千以下江南各地兵马。”

  “夏守中,你亲自去取,装入礼盒送到这里来。”

  赵祯安排完毕,又转身向太上皇询问,“父皇,严师,您二位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朕没了,严师你呢?”

  严昭忻笑了笑,“老臣这边也没有,陛下考虑的很周全。不得不说,圣人选了一个很好的继承人。”

  赵祯还是第一次收到严昭忻的夸奖。当年长兄上课,他还是个小不点,跟着长兄屁股后面就像是个小尾巴。

  那时的严昭忻对待几个学生很少夸奖,直到长兄开始参与政事,他才听到几回夸奖长兄的话。

  太上皇哼了一声,“少夸他,与昀儿相比,还差的远呢。”

  “唉,不过这几年,皇帝确实成长了很多。也怪我,当年忽视了对皇帝的教导,他没有学习过帝王之道,能够做到如今的程度,我已经很满意了。”

  严昭忻觉得太上皇的看法有些偏颇,直截了当的说到,“圣人可知先太子当年如何评价陛下?那年陛下还是五皇子,初涉政事,以皇子入户部观政。一月查清户部三年收支不妥之处,并提出合理的处理意见。先太子看着陛下的奏书,当场大呼,此乃我皇家麒麟子!”

  “圣人,往事不可追,与其沉沦过去,不如遥看未来。陛下还需要圣人亲自教导,其他人,无法给陛下教授为君之道的。”

  赵祯满是期望的看着太上皇,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的父皇,才是自己最好的老师。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皇帝这个职业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压力。能力稍有不足,就会对江山社稷产生不利的影响。

  贾珩看着殿中发生的一幕幕,还没从林如海之事回过神来,就又旁观了一场师教徒,父观子,子盼父的大戏。

  没错,严昭忻今日进宫,不仅是为了林海求助之事。

  这几年,宫中情况有些诡异。太上皇虽然禅位给赵祯,但同时又重用了三子忠礼王赵曙,九子忠顺王赵曜,十二子忠信王赵晖。

  其中,对赵曙最为器重,对赵晖最为宠爱。

  其实在太上皇眼中,除了先太子,唯一能够继承皇位的从来就只有赵祯,对于剩下的几个儿子,重用是为了补偿。

  那年为赵祯改名,就是为了凸现其特殊性。随后就立储禅位,绝了其余皇子夺嫡的心思。

  不过听到严昭忻今日一说,再结合平日里几个儿子以及他们各自的母妃的表现,太上皇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看来这几年自己对皇帝的严格要求,以及对几个儿子的补偿使得有些人产生了误会和不切实际的想法。

  太上皇没有看赵祯,他站起身来,向严昭忻鞠了一躬,“学生今日方才醒悟,多谢严师指点。若不是严师,学生差点铸成大错。”

  严昭忻受了这一礼,他与太上皇风风雨雨携手同行几十年,最了解对方的心思。

  赵祯也跟着向严昭忻行礼,“多谢严师!”

  “老臣愧授了。”

  贾珩觉得他呆在龙首宫中有些多余,这场大戏自己是个局外人,幸亏此时夏守中拿着一个大礼盒回来了。

  “陛下,奴婢已经将御剑及金牌令箭取来了。”

  赵祯沉声到,“贾珩接旨。”

  贾珩单膝跪下,“臣在。”

  “朕封你为检校刑部左侍郎,江南诸道军政巡查使,前往扬州查明林海之事,并协助林海整顿江南盐政。”

  “赐尚方宝剑,三品以下文武官员涉事可先斩后奏。赐金牌令箭,江南驻军五千以下兵马可持令调遣。望卿忠心国事,早日凯旋。”

  贾珩接过包装后的御剑令牌,再拜。

  “臣领旨谢恩。此去江南,定不负陛下信重。”

  “去吧,早去早回。”

  “臣告退。”

  ……

  贾珩回到家,开始安排出发之事。他叫来天枢,简单的说了一下扬州之行的原因。

  “你先去荣国府,把赦叔请来,算了。你去看看大哥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将他请来,说我有急事找他。”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