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佳儿佳婿两相依 花开时节诉心事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三七章 佳儿佳婿两相依 花开时节诉心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三七章 佳儿佳婿两相依 花开时节诉心事

  贾珩趁着用膳的机会,悄悄给黛玉递眼神。两人已经数日未见,他是十分的想念自己心中的仙子。

  这段日子贾珩忙着朝中之事,加上林如海也是朝廷重臣,那日京城惊变,林家的主子只剩下卢姨娘和黛玉。

  若不是贾珩早早把天璇、摇光等一些亲兵派了过来,两人连外面的消息都难以打听到。

  那日直到夜间时分,摇光打听到宫中之事,黛玉这才得知,父亲林如海与贾珩两人无事,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虽说后来贾珩也派人传来消息,可黛玉依旧心中有气。一是气贾珩不知道早早告知他的情况,二是气自己面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今日贾珩终于有了空闲,两人相见之下,黛玉是高兴中带有一丝幽怨。

  林如海今日心中畅快,拉着贾珩小酌了几杯。午膳过后,自己就与卢姨娘扔下小儿女去休息了。

  贾珩喝了酒,虽说不多但仍旧面色微红。酒精的刺激之下,他看着眼前婀娜多姿的黛玉嘿嘿傻笑。

  黛玉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正要准备给他去弄碗醒酒汤,这让贾珩以为她这是要走。

  情急之下一把就把黛玉拉到了自己怀里,雪雁一看这情况,不得不打发走了附近的下人,自己去了院门口守着。

  黛玉被贾珩抱在怀里,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鼻子皱了一下,想要推开贾珩,可惜贾珩哪里会放开怀里的人儿,自然不会让她如愿。

  他把头埋在黛玉的脖颈处,口鼻冒出的热气让黛玉面脸通红。

  虽说两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黛玉从小接受正统儒家教育,还是觉得很是羞涩。

  她扭动身体,想要拜托贾珩的束缚。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让贾珩更加迷醉。

  五月的京城,气温逐渐转向夏日。两人都是薄衫衣袍,本来贴身相依,黛玉挣扎之下,贾珩更是可以感受到怀中的温软。

  双手紧抱随着黛玉的挣扎,不经意间正好碰触到她的前胸。这下可让黛玉如同惊雷在脑中作响,浑身酥软的靠着贾珩一动不动。

  贾珩本身就喝了一点酒,或许是美酒醉人,或许是佳人迷醉,他的双手竟然轻揉了两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黛玉已经羞得不敢抬头看她。

  贾珩半天没有把双手收回,黛玉也怔怔的没有说话。

  他以为黛玉生气了,赶紧在黛玉耳边轻轻说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妹妹不要生气啊!”

  黛玉羞恼至极,这人怎么这样,做了如此羞羞的事反而跟没事人一样还说出来。这让人家怎么回答?

  贾珩半天没有得到黛玉的回答,不免有些焦急,又说了一句:“妹妹真生气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怕你跑了,想要拉住你,这才不小心碰到的!”

  “那你还不赶紧把手挪开?”

  黛玉的羞恼的小声回了一句,贾珩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一直保持着刚刚的姿势。

  他赶紧缩回的双手,黛玉趁机跳了开了。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跑到一边羞愤的瞪了一眼贾珩。

  此时的贾珩还沉醉在刚刚的柔软中,他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鼻尖嗅了一下。

  谷/span手上还有一丝黛玉的体香,看到黛玉正红着脸瞪他,就假装用手摸鼻,掩饰自己的尴尬。

  黛玉其实看出了贾珩的掩饰,不过她也不好意思指出来。

  她哼了一声,扭头不看贾珩。眼神迷离的凝望天际的朵朵白云,心中想着刚才的事情。

  她挺喜欢与贾珩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宁静、安逸、两心相悦之下,比话本中那些波澜起伏的生活更加让人期盼。

  贾珩走到黛玉身后,轻轻的环抱着。两人的头贴在一起,在黛玉耳边轻声说道:“这几日朝中繁忙,没能过来见你,实在想念的紧。”

  算是表明心迹的话虽不是甜言蜜语,却让黛玉觉得更加真实。

  她回应道:“其实,我也想你!”

  贾珩心中欢喜,咬了一下黛玉的耳垂。黛玉哆嗦了一下,这次却没有反抗。

  贾珩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把黛玉往自己怀里拉了拉,靠的更近。

  他给黛玉把近几日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太子与内阁逐渐理顺了朝中之事,剩下的事情我就不多参与了,如今只要看顾好京城禁军就行。一会回去,我让青书过来一趟,姨娘毕竟已经年过三十,让他来诊诊脉吧。”

  黛玉嗯了一声,随后就听到贾珩说道:“姨娘有孕,妹妹心中可有不快?”

  她摇摇头说:“刚开始是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感觉,不过更多的是欢喜。珩二哥可能不知道,自小我就知道,父亲一直盼着子嗣。特别是弟弟夭折,虽然父亲没有再提及过此事,可我知道,他一直盼着林家子嗣绵延。”

  “那你呢?”

  黛玉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眼神有些迷茫,随后又有了一丝光亮。

  她振声说道:“进京之后,我更加希望父亲能有有一子嗣继承林家家业,能够继承父亲的学识志向。恨不得自己成为男子,科举入仕,步入庙堂。承先圣之志,报效圣君,以安黎民,定国安邦。”

  不愧是林家血脉,黛玉虽说女子之身,却有着许多男子都没有的远大志向。

  不过如今朝中没有女子的位置,要不然黛玉若是参加科举,说不得会成为大周第一位女状元。

  贾珩摸了摸黛玉的侧脸,感受着手中传来的温热。黛玉也回应着用手拉住他的手,把脸贴在贾珩的手掌心。

  贾珩笑了笑说道:“妹妹既然有心施展才华,等咱们成亲之后,麒麟金牌就交给你来使用了。无论是监察官吏还是抚慰黎明,咱们一起来实现你的愿望!”

  “珩二哥尽说笑,我可不敢这么做,要不然弹劾你的奏章怕不是要把整个勤政殿给淹没了。”

  黛玉哪里知道贾珩压根就不怕弹劾,至于皇帝那里,那些弹劾贾珩的奏章从来都是扔进火炉给烧掉了。

  “妹妹可能不清楚,麒麟金牌只能是冠军侯府使用,如今我还未开府成亲,每次都是我自己带着。将来成亲以后,若是我不在京城时,就需要你这位冠军侯夫人坐镇京中,执掌麒麟金牌了。”

  贾珩给黛玉解释着这些,这可不是贾珩为了安慰她胡诌的话语。

  冠军侯府领京城羽林、神武两卫禁军,加上麒麟金牌可调动京城十二卫兵马。若是京城有变,贾珩又不在的时候,只有手握麒麟金牌的冠军侯府主母,贾珩的妻子才能坐镇京城,以防不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