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七章 中门大开迎宾客 赵曜躲难荣国府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四七章 中门大开迎宾客 赵曜躲难荣国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四七章 中门大开迎宾客 赵曜躲难荣国府

  如果说隆圣四年前的贾家为贾母庆寿,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四王八公或是与贾家有亲的人。

  而且一般都只是派个后辈子孙代表自家府邸,但如今的贾家已经处于大周勋贵最顶级的那一层了。

  从早晨开始,京城各王侯府邸,紫衣金带的文武官员,陆续来到了荣宁街上。

  贾珍带着一群兄弟,站在门口不停拱手笑迎,甚至连早早到来的薛蟠都穿得跟大红包似的,充当门童。

  他与宝玉表兄弟两人皆是红彤彤一身,一左一右着实喜庆。

  “珍大爷,林姑爷来了!”

  守在街口的小厮喘着气跑了过来,跟贾珍汇报说道。

  贾珍朝着贾珩递了个眼神,贾珩秒懂,与小厮一起走向街口。

  看到林如海正与旁边马车上下来的人寒暄,贾珩连忙跑了过去。

  “侄儿拜见姑父!”

  林如海转身一看,贾珩正给自己行礼问安呢。

  “珩哥儿来的正好,你就不在京城,估计还不认识。这位是国子监李祭酒,兰哥儿的外祖父。”

  林如海给贾珩介绍着旁边站着的人,原来这位老儒生打扮的人就是李纨的父亲,贾兰的外祖父李守中。

  既然是亲戚,贾珩自然不会拿大等着人家先行礼,他以晚辈的身份。向李守中问安。

  “晚辈拜见李伯父,今日李伯父能来,贾家蓬荜生辉,还请李伯父早早入内,珠大嫂子和兰哥儿见到您,一定会非常高兴。”

  李守中刚刚正准备先向贾珩行礼的,他是恪守礼仪之人,自己四品文官,见到超品的冠军侯,自然要先行礼。

  可贾珩没有给他机会,人家以晚辈自居,自己倒也不好再论品级。

  “冠军侯客气了,倒是老夫厚颜,当了你一回长辈。”

  贾珩摇头说道:“李伯父,在朝论官职,在家论辈分。今日没有冠军侯,只有贾家的珩哥儿!”

  林如海哈哈大笑,满意的点头说道:“李兄,你就叫他珩哥儿就行。走,既然珩哥儿来带路,咱们一起进府再聊。”

  贾珩闻言,连忙亲自带路,引着林如海与李守中向荣国府走去。

  一到门口,贾珍等一群人就前来问安。特别是贾兰,一看自家外祖父来了,兴冲冲就跑了过来。

  “孙儿拜见外祖父!”

  李守中看到自己外孙,本来严肃的脸上一下子笑容满面,一把抱起小贾兰:“今日特意请假,一是给你曾祖母贺寿,二来呀,就是看看你母亲跟你。”

  “学生贾蓉,拜见祭酒!”

  贾蓉走到李守中面前,恭敬的行礼。

  他对这位严肃认真的祭酒又敬又怕,敬佩他的学识,害怕他的严格。还别说,自从进了国子监,贾蓉身上的浮华气息,彻底没有了。

  这也是贾珩为何要如此珍重的对待李守中,贾家的哥儿,将来不少要如国子监求学,有这样的老师简直是天大的幸事。

  李守中对于贾蓉自然熟悉,他对贾蓉说道:“蓉哥儿不用多礼,假期过后,要把课业补上。秋试将至,万不可懈怠。”

  贾蓉连忙领命应下,退回兄弟们的队伍中,这才缓了一口气。

  林如海与贾珍宝玉他们说了几句,然后邀请李守中一起进去,两人由贾珍亲自引路,往贾敬贾赦他们所在的前堂而去。

  贾蓉躲在宝玉身后,一直看不见李守中了才叹气说道:“李祭酒什么都好,就是太严厉了。每次见他我的腿都不自觉的哆嗦。”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只有贾兰嘀咕说道:“我怎么不觉得?外祖父那么慈祥,每次我去探望他,他都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

  “那是因为你还小,等你去了国子监,你的外祖父就会成为人见人怕的李魔王!”贾蓉言辞振振,甚至把李守中在国子监监生,口中常挂的李魔王都说了出来。

  听着贾蓉说着说着有些不礼貌,贾珩打断他,稍做严肃的说:“蓉哥儿,严师出高徒,只有不学无术之人,才会害怕严厉的师父。今夜回去写读《礼记》感言一篇,明日拿到我这里来。”

  贾蓉苦着脸躬身说道:“侄儿知错,多谢二叔教导!”

  此时旁边传来一阵赞叹:“贾家不愧簪缨世家,君侯教导后辈,还真是用心良苦。”

  贾珩等人转眼一看,原来是忠顺王赵曜骑马过来了。后边贾家守在街口的小厮一脸无奈,这位爷不让通报,他是真没办法呀。

  赵曜翻身下马,缰绳给护卫一扔就走到贾珩面前,拱手跟众人打着招呼。

  贾珩示意众人行礼,只见宝玉等人连忙躬身:“拜见忠顺王殿下。”

  “行了行了,我跟贾珩什么交情,咱们都是自己人,别拜来拜去的了。今个我可是领了父皇的命令,替他老人来探望荣国夫人,那个,贾珩啊,你带我过去吧。”

  赵曜给贾珩挤挤眼,贾珩就明白这位怕是惹了祸,跑他这躲难来了。

  贾珩交待了宝玉几句,他一走这里就交给宝玉了。

  贾珩领着赵曜进了府中,一把圈住赵曜的脖子,拉过来就问道:“你又干了什么事?”

  “哎,哎,轻点,我快被你勒死了。”赵曜挣扎一下,贾珩也松开手臂。

  只听赵曜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把赵晖打了,这会估计甄太妃正在龙首宫哭诉呢。”

  贾珩就知道,这混蛋肯定是来躲难的。那日借戏班子的时候他都没说要来,怎么这会了会巴巴跑来荣国府。

  “你打他干什么?明知道有甄太妃,你还没事招惹他,这不是找打么?”贾珩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知道,我本来在御花园陪小兰陵钓鱼呢,这王八蛋跑过来冲我嚷嚷,说我不顾兄弟情谊,意图借机害死赵曙。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赵曜也是一肚子委屈,这赵曙的事,他有什么办法?三司会审加上宗正寺调查,忠礼王府和北静郡王府确实有人勾结串联,虽说两人咬死了是自己个人行为,但是没人是傻子,谁会相信两个家仆会无缘无故的刺探宫闱。

  贾珩眉头一皱,询问赵曜:“这忠信王赵晖为何这个时候掺和这事?”

  赵曜回道:“这我哪知道?本来我不打算理会这厮,可他最后有骂了我一句,说我是喜好男风,以亲兄之命,换取你的好感……”

  “那你怎么不把他打死,留着他过年吗?”贾珩听到赵曜这话,立马暴怒,这不是恶心他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