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兄弟打趣定决心 湘云姻缘显苗头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五零章 兄弟打趣定决心 湘云姻缘显苗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五零章 兄弟打趣定决心 湘云姻缘显苗头

  邢夫人看着与众姐妹打闹的湘云,眼中略有怜惜。

  她是个没有儿女缘的人,自从以继室的身份嫁到荣国府,贾赦当时正式不得不放浪形骸之时。

  她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无论试过多少偏方,就是无法怀孕。

  慢慢的,她也就死心了。

  湘云的身世,比之府中其他姑娘来说,是最可怜的。每次来府中时,她都能从湘云的笑颜中,看出她对亲情的企盼。

  史家两侯,虽说都是她的亲叔父。但对她这个孤女的真心,还不如贾母这个姑祖母。

  邢夫人补充说道:“湘云是个好孩子,我家老太太对她的宠爱,绝不在几位姑娘之下。”

  卫夫人一听这话,眼睛就更加亮了。卫家虽然也是公侯之后,但如今只袭了一个四品的武威将军。

  等到儿子卫若兰袭爵,怕只能有一个五品的爵位了。

  这两年她没少为儿子的亲事发愁,高门贵女,求娶不易。寒门之女,又不甘心。

  这史湘云简直就是给自家准备的,侯门嫡女,虽说父母双亡,但与贾家沾亲带故,更是如同长于荣国夫人跟前。

  而且她与贾家四个姑娘关系密切,今后交往中,可以给卫家带来不小的助力。

  此时的卫若兰还不清楚自己的母亲已经给他定下了姻缘,他与宝玉正在欣赏着戏曲。

  两人是自小的交情,今日特意前来,除了恭贺贾母大寿,最主要的就是来探望多日未见的好友。

  贾珩正在想着赵曜的事情,突然听到宝玉跟他说话:“珩二哥,这台上的伶人你是从哪儿找来的,唱得真是好。”

  贾珩抬眼一看,原来此时台上的是一位花旦。说实话他并不懂什么戏曲,不过听着这花旦的嗓音,确实是好听。

  “这戏班子是忠顺王府的,前些日子我跟他早早定下,请了过来特意为老祖宗贺寿。怎么,宝兄弟喜欢戏曲?”

  宝玉嗯了一声,与贾珩说起了这戏曲的好来。

  可贾珩哪里受得了这些,连忙摆手跟宝玉说道:“宝兄弟快饶了哥哥吧,我可听不懂这些。你要是喜欢,就让这戏班子多留几日,不过不可忘了学问之事,过了夏日,你可要回金陵参加童生试了。”

  宝玉听着前面几句,正要欢呼时,却被后面的话惊呆了。

  虽然如今的宝玉对于经史子集不再排斥,更是有些远大的志向,可从来没有想过科举之事离自己如此之近。

  贾珩看到宝玉呆滞的样子,一时有些恶趣味的说:“怎么,宝兄弟这是怕了?要不要我去帮你求求情,也许老祖宗还她的宝贝孙儿路上受苦,就不让你远去金陵赴试了。”

  若是之前,宝玉一定会哭着喊着不去金陵。可自从近一年来,贾家经历各种各样的风雨,他已经明白,贾家这个看似坚固的堡垒,其实有着重重威胁。

  之前是靠着老祖宗苦苦支撑,大伯他们自污求存,如今是靠着珩二哥用命换取军功,强势震慑那些伸过来的黑手。

  谷/span甚至本来可以稳坐京城,等着袭爵的琏二哥也不顾安危,远去新罗。自己不过是去金陵赴试,还有什么怨言可说呢。

  宝玉眼中恢复清明,他跟贾珩珍重的说道:“珩二哥说笑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此去金陵,若不能取得秀才功名,就不回来了。”

  贾珩一巴掌拍在宝玉的后脑勺,没好气的说道:“说什么傻话,只是让你去熟悉一下科考而已,一次不成再考就是。把自己弄得跟荆轲似的,真是傻小子。”

  宝玉被贾珩这么一巴掌,刚刚风萧萧兮的状态就不见了。他呲牙咧嘴的摸着被打的地方,看的旁边的卫若兰一阵羡慕。

  自己是卫家独子,虽然也有堂兄弟,可比起贾家来说,关系并不亲密。

  他羡慕宝玉有这么多的好兄弟,甚至曾经听父亲提过,当年宝玉带玉而生,皇室宗亲中就有人说过,应当早早处死贾宝玉。

  后来是贾家两府在太上皇那里哀求,加上宫中并不相信宝玉会威胁到江山社稷,这才让宝玉活了下来。

  哪怕如此,若是宝玉生在自己家中,估计那些堂兄弟怕早早舍弃了宝玉,生怕让宫中因为携玉而生的兄弟,厌弃自己。

  只听贾珩说道:“此去金陵,主要是赦叔那边需要处理一下金陵族亲的事,你正好跟着去试一试,能不能取得功名并不重要。你还小,不急于一时。”

  卫若兰也应和道:“君侯说的不错,宝兄弟不必有太大的压力。你的诗词算是同龄人中很不错的了,不像我,如此文不成武不就的。”

  说着,卫若兰苦笑的自嘲一声:“前些时候,我就被父亲揍了一顿,说我平日里与你相交,却没有学到你半点本事。”

  宝玉被卫若兰夸得脸红,小声说:“卫兄弟过誉了,自家人知自家事,我也没少被父亲揍。唉,我家只有珩二哥没挨过长辈的教训,就是珍大哥他们,也是被长辈时常教训的。”

  还别说,这个时代,长辈们大多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那一套。贾家除了贾珩,像贾珍这样的,到现在被贾敬拎着棍子打的哇哇叫。

  至于贾琏宝玉他们,隔三差五的挨打都是家常便饭了。贾珩就如同别人家的孩子,被那些打孩子的长辈们眼热,被挨打的孩子们嫉妒。

  宝玉幽怨的看了一眼贾珩,继续跟卫若兰说道:“我父亲说,我只需要有珩二哥一成的出息,他就谢天谢地了。”

  卫若兰感同身受的回应着宝玉:“兄弟,我也一样啊。”

  说完,同桌的众人都狠命的点头应和,让贾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却说卫夫人与邢夫人嘀嘀咕咕说了好些湘云的事情,两人都已经心知肚明。

  卫夫人借机让邢夫人带了自己去先贾母,想要贾母做中人,自己好去史家提亲。

  这位卫夫人也是雷厉风行之行,如今贾家风头强劲,林家的白菜已经被贾珩强势拱走了,这史家的湘云她可要早早下手。

  邢夫人趴在贾母耳边悄悄一说,贾母也是心中一喜。若是别人她还不好定下,这卫若兰可是宝玉的好友,她曾经也是见过好几次。

  品貌端正,谦谦君子。如果能将湘云托付给他,也算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