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八章 收亲宴双双称母亲 闻佳话皇后赐封诰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一八八章 收亲宴双双称母亲 闻佳话皇后赐封诰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八八章 收亲宴双双称母亲 闻佳话皇后赐封诰

  贾母特地为卢姨娘起名贾玫,不但应了卢姨娘,也就是现在的贾玫之请,改姓为贾,同时还让她从了贾家同辈的文字辈。

  贾玫跪在贾母身前,喜极而泣。她再次拜道:“女儿多谢母亲赐名!”

  “好孩子,赶紧起来。没想到我今日又有了一个好女儿……”

  贾母扶起贾玫,抚摸着她的手背,引着贾玫向长公主致谢。

  贾玫福身一礼:“贾玫多谢长公主殿下为臣妇见证得亲之喜。”

  长公主赵静惠从发髻上取下一根金制发簪,亲手为贾玫插在发髻上。

  “即是老夫人之女,便是我家的亲戚。今日我是见证了一桩喜事,更是一桩难得的佳话呢。”

  赵静惠笑吟吟的对贾玫说道:“赶紧坐下来,待你能出得门了,要多来我家看看我。”

  随后,她又对贾母说道:“老夫人真是好福气,如今有了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女儿,不知要羡煞多少人呢。”

  虽有客气恭维,但贾母的心中依旧畅快无比。之前倒还没觉得欣喜,但自从贾玫叫了那声娘,她感觉心中本来空出来的位置,竟然被填满了。

  许是贾玫曾经跟在贾敏身边日久,不经意间就有了几分贾敏的影子。

  人老了往往怀旧,贾玫的那声娘,让贾母赶紧自己的女儿又一次站在了她的面前。

  听到赵静惠的话,贾母喜笑颜开,拉着贾玫坐在自己身边,不断摸着她的手背。

  只听贾母笑道:“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只要我的儿女、我的子孙后辈过得快活就行。今日劳烦长公主为证,一会定要多喝几杯才是。”

  “这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不说咱们是姻亲之家,光是能见证如此佳话,今日就不虚此行了。一会呀,我就陪老夫人好好喝一顿,您可别嫌我吃穷了你家女婿。”

  赵静惠自然乐得能与贾家林家加深感情。贾母是什么人?撇开儿媳妇元春的关系,贾母可是在太上皇那里极有分量的兄弟遗孀。

  可别提贾家如今欣欣向荣,隐隐有越过英国公府成为大周武将第一家的苗头。

  再加上她已经得到消息,贾家的女婿,林家家主林如海即将登临督察院左都御史的高位。

  谁都能看出来,不出意外,林如海最多再有一两任,不是升任礼部尚书就是直接进入内阁,成为大周最年轻的辅政大学士。

  她虽然有长公主的尊位,可孙家起家较晚,自己的丈夫又一心扑在医术上。

  儿子孙业宏如今还未出仕,将来还是要靠林如海这位官场前辈教导提拔,要靠贾珩贾琏等姻亲兄弟相互帮衬。

  出生皇亲之家,孙业宏起点很高,但若是走文官的路子,他就需要增加仕林中的影响力。

  而林如海与即将科考的贾琏,就是孙业宏最重要的人脉资源。

  贾玫尚在月子中,贾母坚决让她回到床榻上,而且还亲手给她盖上薄毯。

  慈祥而又细致的给她叮嘱了好多坐月子该注意的事,让贾玫感动的直流眼泪。

  贾母帮她擦干了眼泪:“傻孩子,坐月子时可千万不能哭,好好养身子,待你能出门了,就常回家看看我。”

  贾玫听从贾母所说,忍住了眼泪:“女儿能有您这样的好母亲,真是老天爷的恩德,真是姐姐庇佑。”

  “不说这些了,哥儿在哪?快抱过来让娘瞧瞧。”贾母左右看了看,没看到孩子。

  说到孩子,贾玫脸上尽显母性的光辉:“自打哥儿出生,姑娘就一直趴在他旁边看着,刚刚怕被吵到,姑娘便带去她那里了。”

  听到黛玉如此看重这个孩子,贾母心头那丝担忧便去了九分。

  “小姑娘家家的,哪里会看顾孩子。”贾母说笑一声,便差人去找黛玉带孩子过来。

  夏日生子,除开有些炎热,比冬日最便利的就是不怕孩子受风着凉。

  不一会黛玉就带着奶娘抱着孩子过来了,先是给贾母长公主等人行礼,款款大方,让长公主好一阵稀罕。

  黛玉进屋之后,看到贾玫想要亲近,却不知该如何称呼了。

  今日外祖母收义女之事她是知道的,而且刚刚赐名之事也已经由丫鬟告诉了她。

  若是还叫卢姨娘便是打了外祖母与父亲的见面,可若是直接叫娘,她的心中却有一丝别扭。

  贾母看出了黛玉的犹豫,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玉儿,叫母亲就是。你的娘亲永远是你的娘亲,从今日开始,你只是多了一个母亲疼你爱你。”

  黛玉看着眼神有些忐忑的贾玫,想起这些年自己在荣国府时,每次南来的节礼物品,那一件件的衣袍鞋袜,江南小吃,书籍玩具,都是姨娘亲手置办。

  除了没有亲自教导自己,姨娘对自己的关心,比亲母女不遑多让。

  “女儿拜见母亲!”

  黛玉郑重的跪了下来,第一次叫了贾玫一声母亲。

  贾玫在黛玉叫出母亲那一刹那,身体猛得一僵,随后落下泪来。

  她捂着嘴无声的流着眼泪,还是黛玉起身给她擦拭。

  只听黛玉说道:“母亲这些年对女儿关怀备至,而我却因凡俗规矩不能称呼一声母亲。如今外祖母再得一女,女儿再有母亲,这是天大的喜事,母亲应该高兴才是,万不可落下泪来。”

  贾玫伸手摸了摸黛玉的脸,听着黛玉的劝慰,心中满是欢喜。

  “哇哇哇哇……”

  此时小婴儿哭出声来,响亮的哭声让众人转头看向奶娘。

  “哥儿也是在找姐姐呢……”

  奶娘看了看襁褓,没有撒尿,也刚喂了奶。便把襁褓放在黛玉旁边,没成想这孩子一靠近黛玉就不哭了。

  黛玉把手指放在孩子的小手边,便被握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

  林家正堂中,贾珩陪着一群长辈在房中品茶闲聊。今日大家都不愿意谈论政事,整个林府皆是喜气洋洋。

  贾敬拉着几个即将科考的苦逼孩子考教一番,除了把心思扑在武事上的贾蔷、贾琮和贾环,剩下的贾琏、宝玉和贾蓉都表现的极好。

  特别是宝玉,虽然在经书之上有些瑕疵,但贾敬出题让几人作诗时,宝玉展现的风采,让堂中众人侧目不已。

  林如海看着大变样的宝玉,心中叹道:若论诗词,宝玉这孩子绝对会成为一代诗词大家。

  看到贾政对宝玉在制业文章上多有不足,便有些愠怒。林如海便赞叹一声:“宝玉的诗词,在我看来,比之京城所传的那些才子,更具才气。内兄苛求了,科举只是敲门砖,榜上有名即可。”

  听到林如海的夸奖,贾政虽然还有些不甘,但还是说道:“是我着像了,往日他还未醒悟之前,我倒还不甚在意。可等他学业有成,我反而多有不满意。看来,是我贪心了!”

  没办法,往昔的贾宝玉虽然天生聪慧,灵气十足。可对科举仕途的厌恶,让他根本就学不进去四书五经。

  如今幡然醒悟,到底是比他人慢了一步。虽然童生试大概率没问题了,可谁让贾政之前有一个京中才子名头的大儿子贾珠,望子成龙的贾政还是盼着宝玉能够前列前茅。

  “宝玉来,大伯给你说,千万不要因为读书熬坏了身子。若是你爹逼你读书,你就来找大伯,看大伯我不打死他。”

  贾赦把宝玉喊到身边,说出这番话后让众人哭笑不得。

  宝玉苦笑回道:“大伯,我爹并未逼我读书,是我自己愿意的。江南物华天宝,才子数不胜数,侄儿若是不用功,怕是要堕了咱们家的名头。”

  贾赦哪里会听这话,他的观念中,子侄后辈的健康更加重要。啪啪的拍了两下宝玉的肩膀,差点让宝玉没站住。

  “你看,就拍了两下,站都站不住了!”

  贾赦转头给贾政说:“虽然我不是很懂科举之事,但珠儿当年就是在考场落下的病根。老二,你要多注意一下,别让宝玉走了珠儿的老路……”

  “你多说两句!”贾敬听到贾赦提起贾珠,他连忙打断贾赦的话。

  不过提起贾珠后贾敬也心有遗憾,贾珠是他极为看好的贾家后辈,年纪轻轻便一举中第,可却因为读书熬坏了身子英年早逝。

  “赦弟的话虽然有些不着调,却也颇有道理。政二弟还是注意些,宝玉的身子骨比起琏儿和蓉哥儿多有不如。科举熬人,每年大比都会抬出来好多举子,举试不中,大不了再来一次,还是宝玉的健康更加重要。”

  贾敬定了调子,劝说着贾政:“等宝玉考完院试,就让他随着亲兵操练一段时间。贾家男人哪怕不上战场,也要有一份自保之力。”

  “便如敬大哥所言,让宝玉跟着亲兵锻炼一段时间。”贾政给贾敬贾赦二人拜道:“多谢两位哥哥提醒,若不然我怕是要误了宝玉了。”

  贾敬拉起了贾政,看到宝玉要拜倒,立马拦住说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拜来拜去的让人笑话,赶紧起来!”

  宝玉苦着脸询问旁边的贾蓉:“跟着亲兵操练很苦吗?”

  “苦,怎么会不苦?那可是护着二叔在瓦剌大军中三进三出杀得瓦剌人丢盔弃甲的猛士,宝二叔,你要做好哭爹喊娘的准备,反正当时我是差点坚持不住……”

  贾蓉在宝玉耳边小声说着,还没说完就被贾珩敲了一个脑瓜崩。

  “别胡扯了,就是让亲兵带你们扎扎马步,打打基础拳打,又不是训练你们去上战场,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吗?”

  贾珩手搭在宝玉肩膀上:“宝玉放心,就是做些基础的锻炼。等你锻炼一阵子,身子骨就强多了。你想啊,秋闱时若是碰到连绵秋雨,小小的考棚怎么抵挡秋寒。更别说春闱大比时刚过寒冬,身子骨不行,怎么可能撑下来。”

  听到贾珩说的这些,都是极有道理。宝玉重重的点头回道:“珩二哥说的是,是该好好锻炼。我可不想被人抬着出来,那样就太丢人了。”

  林如海看着堂中几个小辈的互动,深觉这样的兄友弟恭让他眼热。

  想到后宅中小小软软的小儿子,摸着长须很是开心。

  贾珩是他的女婿,贾琏是他的弟子兼侄子,剩下的几个哥儿也是自己的姻亲后辈。

  待自己的儿子长大,哪怕自己已经年老体衰,儿子有这么多的兄弟帮衬,再差劲也能守住林家的家业。

  恍惚间林如海已经在想像曾孙出生的场景了,此时突然听到贾敬在叫自己。

  “如海在想什么呢?笑得如此开心。”贾敬询问道:“哥儿如今可有了名字?”

  林如海致歉一声,回应道:“玉儿说,林家能有这个孩子是得天之幸,得恩之赐,得亲之盼。林家这一辈从木字,取名为柏,寓意长青。玉儿给她的小弟弟取了小名,叫墨玉。”

  “林柏,好寓意。只要孩子康健,就是咱们做父母最期盼的事。”

  贾敬等人皆是赞叹林如海对这孩子长寿康健的重视,不过任谁不惑之年才有了一根独苗苗,都会捧在手心。

  林如海笑了笑对贾赦说道:“说起来还是沾了赦内兄的福气,琏儿刚来家中报喜,墨玉便出生了,与赦内兄的孙女更是同一天生日。”

  一说到自家那对龙凤胎,贾赦便挺起胸膛好一阵哈哈大笑。

  没办法,贾家有了这对龙凤胎,京城哪家不羡慕。贾赦昨日特地在交好的友人府邸周边绕了一圈,带着满满的羡慕回了家。

  现在他最大的爱好已经不是金石古玩了,而是小孩的各种玩具。

  他准备给自己的小孙孙打造一个完美的童年,要用玩具堆满一整个院子,让他的小孙孙想玩什么,就有什么。

  不过这个计划刚一提出就被儿子贾琏拦了下来,贾琏的态度在这件事上极为坚定。

  没办法,老爹不靠谱,孩子才刚刚出生几天,就准备往纨绔子弟的路子上引了。这是准备让自己的孩子继承他祖父,京城第二大纨绔的名头吗?

  ……

  中午时分,林府备好宴席,众人分开两座,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女眷那边更是欢声笑语,贾母与长公主赵静惠互夸着对方的孩子,笑声响彻整个林府。

  待林家妾室被荣国府荣国夫人收为义女,赐下名字之后,京城与贾林两家亲近的府邸便送上了贺礼。

  特别是荣阳长公主作为见证人,特地去宫中把这件事当做趣闻说给了曹皇后听。

  听闻贾玫与贾敏的缘分,贾林两家对这个妾室的态度,曹皇后感叹贾敏心地善良,贾玫重情重义。

  特别是贾母能够为林家子的将来,放下心结,收其为义女,成就了这桩佳话。

  “那正好,本宫就锦上添花,请陛下赐下封诰,使有恩有情,有仁有义之人,不必受那闲言碎语的烦恼。”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