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求父请期喜将近 赵曜出马破算计(二合一)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零八章 求父请期喜将近 赵曜出马破算计(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零八章 求父请期喜将近 赵曜出马破算计(二合一)

  或许每个姑娘都对嫁人这事,有一种既期待又担忧的感觉。

  黛玉今日突然听到自己的父亲有意让她早日与贾珩完婚,如果当时心中的第一个想法是欢喜,那紧接着就是忐忑不安。

  贾珩当时就看出了黛玉的不安,刚刚又听到黛玉自己说了,她有些害怕,于是立刻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不仅仅是随意的安慰,而是贾珩真心诚意的誓言。

  “珩二哥可不要骗我,从小娘亲去世,父亲又忙得顾不上我。等来了京城,哪怕老祖宗对我很好,姐妹们又不拿我当外人。”

  黛玉紧紧抱着贾珩,像是想起了曾经的悲伤过往,眼泪止不住得流着。

  “可无论怎样,我都记得我姓林,不是真正的贾家人。那时候的我好想父亲来接我,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消息。千里之遥,如同天堑,让我没有家的感觉。”

  贾珩抚摸着黛玉略显瘦弱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不哭了不哭了,从今以后,你就有两个家了。等咱们成婚,冠军侯府就由你做主,你就是侯府的女主人。再生他六个七个的,起名字就叫大娃二娃三娃……一直到六娃七娃……”

  噗嗤……

  黛玉被贾珩给逗笑了,谁家起名字这么随意。

  她拍了一下贾珩的胸膛,嗔怪道:“你拿我当什么啊,还生六个七个的……”

  贾珩继续逗着黛玉:“那就生两个吧,男的就叫小甲鱼,女的就叫小带鱼……”

  “难听死了,怎么都是鱼……”

  ……

  随着贾珩的插科打诨,黛玉忘记了刚刚的不安与烦恼,两人说着话,时间慢慢就到了深夜。

  等到第二天黛玉醒来,刚要喊雪雁紫鹃,就发现房间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布置环境。

  “你醒啦?”

  贾珩的声音传了过来,黛玉这才发现自己枕着贾珩的胳膊,而贾珩正笑吟吟盯着自己看。

  她一时间拉住被子就向钻进去,可被子的一头都被贾珩压在身下。

  于是她把脸埋进贾珩的臂弯,嘤嘤嘤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贾珩。

  “好了好了,赶紧起来。一会岳父大人找不找你人,要是询问你的去向,我看你怎么办?”

  贾珩提到一提到林如海,黛玉当即就忘了害羞,连忙起身想要回去。

  估计是起的猛了点,有些头晕。贾珩急忙抱住她,缓了一下才恢复过来。

  “傻丫头,以后凡事都要稳一些,慢慢来,不着急。刚刚我已经让雪雁去给你准备洗漱的东西了,一会换了衣服咱们一起过去。”

  贾珩“教训”了一下黛玉,这次扶她起来。雪雁端来水盆,两人洗漱完毕,整理好衣服才去前堂用早饭。

  ……

  其实昨夜黛玉的行踪林如海一清二楚,只是得知两人没有什么过分的事情,他这个当父亲岳父的也不会多说。

  反正两人的婚约八字就差一撇了,他也就释然了。

  用早饭的时候,黛玉一个劲偷偷瞅着自己的父亲,生怕父亲询问她昨夜的事。

  贾珩从林如海看他的眼神中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岳父大人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心中高兴之下,大肉包子都吃了好几个。

  今日没有早朝,不过林如海身为都察院一把手还是很忙的。简单交代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家中。

  黛玉送走父亲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她瞪了一眼贾珩:“都怪你,吓死我了!”

  “怎么这事也赖我,是谁昨晚趴在我怀里嘤嘤嘤的哭,然后又非要让我将七个葫芦娃的事?是你自己睡着了,有你在怀,难道我还会推出去?”

  贾珩逗了逗黛玉,旁边的雪雁和紫鹃都被逗笑了,黛玉红着脸拉着他就跑到了没人的地方。

  “你又胡说,都让人听到了……”

  贾珩嘿嘿一笑,亲了黛玉一下:“这有什么,一会我回家就给父亲说,让他老人家看个好日子,早早把你娶进门……”

  “不理你了,你赶紧回去吧,我去给胭脂上课……”

  黛玉红着脸跑开,跑了两步又回头给贾珩笑着说道:“等过了弟弟的满月宴再说吧,太早了也不好,母亲那边需要我帮忙。”

  正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贾珩欣喜的点头应下,随后两人分别离开。

  ……

  等回到宁国府,贾敬早就去族学上课了。

  秋闱即将到来,贾敬加大了对参加今年顺天府乡试的贾琏、贾宝玉与贾蓉的课业。

  他们三个不仅要不断刷题,还要跟着府中的亲兵进行体能上的训练。

  贾珩施施然走到了贾家族学,大大小小一群小萝卜头正在跟着贾家请来的夫子读书。

  贾敬正坐在太师椅上监督着刷题的贾琏他们,看到儿子到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下。

  “怎么今天有空来族学了?”

  贾珩拿起旁边的茶壶给贾敬倒了一杯:“儿子是来请父亲看一个宜嫁娶的日子,好早日把林妹妹娶回家中。”

  听到贾珩的话,贾敬喝茶的动作都慢了一拍。不过随后又恢复平静,喝了一口才说道:“怎么?你心急了?”

  贾珩回道:“确实是心急了些,不过岳父大人也同意了,说是儿子年纪大了,万一中途碰上其他事耽搁了,岂不是又要推后。”

  身为武勋之首,贾珩随时有可能带兵出征。古人云,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谁也不知道战争在什么时候会爆发,又得多久才能结束。

  “十八了啊,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是该早日把林丫头娶进门了。”

  贾敬起身,给正在偷听的三人吩咐道:“今日课业加三篇策论,就以不同的观点说说大周与藩属国之间的贡属关系。”

  不理会贾琏三人的哀嚎,父子俩一边说话一边回了宁国府。

  贾敬换上道袍,带着焦大就出了门。而贾珩则是期待的坐在院子里巴巴的看着大门口。

  ……

  不知过了多久,天枢走了进来:“将主,王子腾有动作了!”

  贾珩眼中精光一闪,立马恢复了精神:“怎么回事,仔细说说。”

  “前去监视的兄弟传信,王子腾一大早就去了孙绍祖家中,属下亲自前去探查,发现孙绍祖和王子腾先是大吵一架,随即又给了王子腾一本册子。”

  天枢汇报说道:“册子中具体是什么没有查到,不过他们吵架的时候,属下隐隐约约听到平安州三个字。”

  平安州?贾珩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三个字了。

  贾家在平安州的实力很强,除却皇家,整个平安州最大的一方势力就是开国时太祖册封的荣宁两位国公。

  虽然历经百年,但贾家两府在平安州还是有着极强的影响力。

  王子腾与孙绍祖做了什么交易?其中有与平安州有着什么关系呢?

  “你去趟忠顺王府,就说我请忠顺王前往秦淮楼一叙!”贾珩立刻收拾了一下,前往秦淮楼等着赵曜到来。

  ……

  赵曜匆匆赶到秦淮楼,直接上了三楼自己与贾珩常去的雅间,吩咐亲兵守好四周后才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找我过来?”

  贾珩把特意带来的一张地图铺开,指着地图西北边说道:“平安州这个地方你熟不熟?”

  “这不是你家最熟悉的地方吗?怎么突然问我?”赵曜疑惑的问道。

  贾珩用手比划着一条线,只见随着贾珩的比划,从大同到延庆再到西域诸部,最后与北边的瓦剌成了一个很大的三角形。

  “平安州东接延庆大同,西接西域诸部,北临瓦剌。如果有人在平安州作乱,朝廷对西域诸部的补给线就只剩下河西走廊。”

  贾珩又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是从瓦剌往南,直插平安州。

  他继续说道:“除却我们自己内部发生问题,还有瓦剌。上皇在位时,朝廷在平安州布下重兵,一是为了震慑西域那些部落,二来是为了北上大漠,对付瓦剌。可如今那些兵马还忠于陛下吗?”

  赵曜懵逼的看着贾珩的动作,他实在听不懂这些:“我不懂军事,甚至看不懂这地图。”

  “忘了这茬了……今日王子腾从孙绍祖手里得到一本册子,天枢说他们在谈话中提到了平安州三个字。我觉得那本册子应该是关于平安州的……”

  贾珩把天枢探知的消息说了出来,他着重强调:“孙家本来就是我家安置在大同处理平安州事宜的,谁也不知道他家掌握了多少平安州的信息。如果王子腾拿平安州做筹码,你说,镇守平安州的西宁郡王会不会与王子腾同流合污?”

  赵曜这会听懂了一些,不过他还是很疑惑:“西宁郡王府本来就同王家亲近,若不是常年镇守西域,不宜轻动,五哥早就削藩了。”

  他摸了摸后脑勺:“可王子腾拿着平安州能做什么?”

  贾珩回道:“你是不是忘了,王子腾背后的人是谁?前些日子瓦剌异动,大同民乱,紧接着就瞄上了平安州。我看他是想挑动瓦剌,改变往年从大同进攻的路线,从而改攻平安州。”

  “可这同他王子腾有什么关系?他是京营节度使,又不是平安州的领兵大将。若是发生战事,主将也是西宁郡王。”

  赵曜更加疑惑,他本来就对军事不感兴趣,如今几方势力参杂,他就更糊涂了。

  贾珩不得不为他解释清楚:“西宁郡王是如今大周最强的藩镇,若是发生大战,无论是圣人还是陛下,都不会让他独吞胜果。那这个时候就会让京城去一个熟悉平安州的将领。”

  “你是说王子腾?那你不是更合适吗?”赵曜问道:“除了你,还有英国公,熟悉平安州的还有他老人家啊?”

  贾珩摇摇头:“英国公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而瓦剌一般都是秋季南下,他的身体不宜在秋冬季前往西北严寒之地。至于我,这两年除非特殊情况,只会坐镇京城。”

  赵曜这会终于弄明白了,王子腾从孙绍祖手中得到的册子,就是为了准备今年秋季瓦剌南下。

  只要战事开始,京城能派往平安州的将领只有他最合适。

  到时候借机与西宁郡王联手吃下这场胜利,无论是战功还是平安州这块肥肉,就会让王子腾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呼!

  好精密的算计,甚至在前几个月前就已经在布局了,从大同到瓦剌,在到如今从孙家手里拿到平安州至瓦剌最有用的信息。

  赵曜唏嘘一声问道:“那你叫我过来的意思是什么?为何不直接进宫去找五哥?”

  贾珩把手拍在地图上,手掌覆盖住平安州三个字:“一是没有直接证据不好给陛下添堵,二来我想趁机拿下王子腾,最好能咬下瓦剌一块肉来!”

  呼!

  又是一个狠人,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可怕了!

  贾珩对赵曜说道:“如果陛下真的需要派王子腾领兵,那么我希望你能主动要求前去平安州做监军使。”

  “什么?让我去做监军使?”

  赵曜当即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哪里受得了那种苦,从小锦衣玉食的忠顺王,京城最喜享受的纨绔王爷,怎么可能去那苦寒之地受罪?

  贾珩郑重的说道:“对,只有你才可以完成这项任务。到时候咱们借助这场大战,除去王子腾在军中的所有人马关系,让你接手这部分势力。”

  听到贾珩的解释,赵曜虽然也想要吃下这块肥肉,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做不到。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我没领过兵……”赵曜围着雅间不停转圈,嘴里一个劲念叨着。

  贾珩没有催促他,只是等着赵曜自己想通。

  “咚咚咚!”

  雅间的门被敲响:“将主,已经知道那本册子的内容了!”

  天枢的声音传来,贾珩一听立马拉开门:“是什么东西?”

  “回将主,根据对孙绍祖的秘密审问,那本册子上是老公爷他们当年布下的探子,从大同至平安州各处,再到前往瓦剌的商队中皆有人手!”

  天枢把审问孙绍祖的详细记录交给贾珩,随后关上门离开。

  贾珩与镇静下来的赵曜一起翻看着记录,好久之后两人才抬起头来。

  赵曜这会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去,我不能让王子腾彻底接手这么大的势力,光是这些探子,就掌握着平安州、大同、太原封一州四卫的大半情报。”

  贾珩也感叹道:“有了这份名单,别说瓦剌,就是瓦剌与鞑靼侵巢而出,都过不了河套和长城一线。这份功劳,定不能让王子腾吃到嘴里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