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婚期已定心欢喜 聪明反被聪明误(二合一)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零九章 婚期已定心欢喜 聪明反被聪明误(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零九章 婚期已定心欢喜 聪明反被聪明误(二合一)

  秦淮楼上,贾珩依照地图给赵曜灌输着军事方面的基础知识。

  当然,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并不是为了让赵曜去真的领兵作战。只要赵曜可以懂得如何调动粮草,控制住大军后勤就可以了。

  打仗什么的,到时候从禁军中调派几名有经验的将领就好。

  赵曜学习的很认真,他也明白此战的重要性,不仅仅是为了拿下王子腾在军中的势力,更多的是让他帮助皇帝彻底掌控禁军,并布局平安州,以图削藩之策。

  贾珩讲的口干舌燥,茶水都换了好几遍了。抬头看了看天色,两人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到了傍晚。

  “今天就讲到这里吧,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下。待明日早晨,你我一起进宫,把此事禀报陛下,看陛下那边是否还有补充。”

  赵曜挺了挺腰,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学习。只见他揉了揉额头,苦笑道:“幼时跟随大哥在东宫读书,只要坐在椅子上,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打瞌睡,每次都被讲师训斥。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如此认真,看来真是压力之下才有学习的动力。”

  “那倒是,除非是兴趣,否则没有人会愿意学习这些枯燥而又乏味的知识。比如我,当年若不是家中艰难,我也不会去学习军阵之法。”

  贾珩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收拾了桌子上的地图:“好了,我先回去了,明日宫门口见!”

  ……

  贾珩骑马回了宁国府,一进门就被贾敬叫到了书房。

  “为父先去钦天监挑了几个好日子,又与你岳父商议了一下你与林丫头的婚期就定在九月初八。”

  听到自家老爹的话,贾珩的心中那是欣喜若狂。距离九月初八也就不到两个月,到时候他就可以抱着黛玉为所欲为了……

  贾敬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咳咳两声:“虽然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咱们家的事情也不少。今年秋闱大比,咱们家就有三个人要参加,此事关乎贾家未来,作为宗脉,你大哥估计会忙得顾不上你的事。”

  “不必劳烦大哥,儿子自己去安排就好。”贾珩这会正兴奋着,他喜滋滋的回道:“迎娶之事,儿子去请教老祖宗,让她老人家指点一下就是。”

  贾敬说道:“这事当然要劳烦婶娘,靠你自己怎么能办得妥当。”

  迎娶之事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成亲之后,身份转变,黛玉要尽快进入新的角色,为贾珩稳住后宅。

  黛玉是未来的冠军侯夫人,品级高贵,身份特殊。贾珩分府别居之后,荣宁两府就会成变成三支。

  黛玉不但要学习男女之事,还要学习处理后宅事务,这些贾玫倒是可以教导。

  但与官眷交往,贵族礼仪,祭祀典仪等等,这就只能由贾母亲自指点了。

  甚至要不时进宫,参加朝廷大典,觐见皇后宫妃,这些靠贾玫来教导是行不通的。

  “成亲之后,你就需要分府别居了。虽然侯府就在咱们家旁边,但终究需要你们自己处理琐事。以林丫头如今的能力,她不一定能处理的稳妥。”

  贾敬郑重的说道:“特别是你的性子,比起琏儿来说更加急躁些。为父就把焦大就留给你,他的忠心不必说,做事也比较稳重。就由他替你暂时管着府中琐事,等你的人彻底能够胜任了,再让他回来养老吧!”

  “焦爷爷是祖父的亲兵,是咱们家的恩人,儿子自然信得过。不过父亲,焦爷爷跟了儿子,那宁国府怎么办?”

  贾珩虽然欣喜父亲能把焦大派给自己,有焦大管着冠军侯府,他在外面也能够放心。

  但相比自己,他觉得大哥贾珍这边更需要焦大看着。

  贾敬笑了笑,欣慰小儿子的孝悌之心:“放心,你大哥这里我会找一个稳妥的人过来。主要是你,府中人才空缺太大,光是各类管事,丫鬟仆人就差了好多。”

  说着,他从书架上找到几张纸,递给贾珩:“这些是为父这段日子从各处庄子抽调的管事,他们都是这些年表现比较好,忠心耿耿的人才。我分了三份,你,你大哥和璐姐儿一个一份。”

  贾珩感激的接过来,洋洋洒洒好几页纸,都是老爹亲自挑选的,这是他给儿女们最大的关心。

  “儿子多谢父亲,有了这些人,儿子也能轻松许多了。”

  两人说完家事,贾敬又转移了话题:“你先坐下,为父听说,你今日急匆匆去了秦淮楼见了忠顺王,是有什么要紧事?”

  他离开家的时候,儿子巴巴的坐在院子中等他回来。

  等他请好日子,正打算一到家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没想到一进门就听说,儿子在他离开家不久,就急匆匆去了秦淮楼找忠顺王。

  这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早晨还急切不已的人,怎么会抛下请期这样的大事急匆匆出门呢。

  贾珩连忙把王子腾与孙绍祖的事告诉了老爹,贾敬听完后,抚着长须闭目沉思。

  “平安州之事,你祖父还在的时候倒是提过一两次。不过具体的细节他没有说,只是说过那边的事务都是由孙绍祖的父亲在处理。”

  贾珩点点头:“根据手下人审问,孙绍祖是被王子腾逼迫才不得不交出了那份名单。儿子已经在筹划,准备借此机会,彻底拔出王子腾在军中的势力,最好让忠顺王赵曜,来填补王子腾落下的空白。”

  赵曜是皇帝的人,根正苗红的皇家子弟。比之忠礼王赵曙、忠信王赵晖,赵曜更加忠心于皇帝,这样的安排,贾敬倒也赞同。

  不过还有一点他不放心,那就是赵曜能不能在王子腾的压制下,彻底拿住大军后勤这一块的权利。

  贾敬问道:“你的计划中,谁为主将,谁为辅佐之人?”

  “天波府杨家六郎,杨延昭为主将,到时候让太子安排薛蟠去辅助他。还有,咱们家也需要派人过去,好联络祖父他们留在平安州的人马,双管齐下,彻底架空王子腾。”

  其他人熟悉,但杨延昭的能力贾珩还是很认同的。无论是攻是守,杨延昭都是老持成重之人。

  虽然年轻了点,但整个禁军将领中,他是最得皇帝信任,也是最有能力的人选之一。

  至于薛蟠,一是为了给太子增加军中的助力,二来也是由他去牵制王子腾。有这个混世魔王在,想来王子腾这个做舅舅的,怕是会很苦恼吧。

  薛家在平安州的生意非常大,薛蟠到时候可以借助自家的人脉,帮助赵曜控制平安州乃至整个西北的物资流通。

  再有贾家当年留下的人脉,就不信他王子腾还能调动多少人马财务。想要摘桃子,也要看看谁能先手拿下桃树的归属权。

  谷/span贾敬想了一下,定下了自家的人选:“就让蔷哥儿去吧,他本来就喜欢武事,比战之后,也算能有个好出身。”

  这个决定倒是与贾珩心中所想一致,他点点头:“到时候儿子再派些人,想来蔷哥儿听闻此事,绝对会高兴的睡不着觉。”

  贾敬乐呵呵笑了起来,自己家的孩子一个个都有了出息,文字辈的人除了贾政还在朝堂,他与贾赦是彻底废了。

  如今玉字辈一个个都成长了起来,武有贾珩,文有贾琏。再来几个帮衬的,贾家又将重现荣宁二公时的风采了。

  “长大了,也该出去闯闯了!”贾敬感叹的说道:“去吧,早点休息。明日我与你赦叔商量下,府中就开始筹备这些事情,到时候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这次一定要让王家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

  第二日清晨,秋老虎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昨夜后半夜开始,一场大雨将暑气尽数带走。贾珩换上朝服,乘着马车来到皇宫门口。

  因为下雨,宫门处冷冷清清,只有守门的大汉将军尽职尽责的站在那里。

  “贾珩,这边,这边……”

  赵曜的身影从门洞出显现,今日他来得特别早,看到挂着麒麟旗子的马车,就高声打着招呼。

  两人打着雨伞走进皇宫,直入勤政殿。夏守中引着二人去见皇帝。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早过来?”刚刚用完早饭的皇帝疑惑的问道。

  贾珩回道:“臣有要事要禀报陛下,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皇帝示意夏守中,夏守中当即带着勤政殿中伺候的内侍宫女纷纷离开,甚至门口的守卫都退到十丈之外。

  看到四周再无闲杂人等,贾珩便把昨日发现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

  “陛下,臣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只要能在大战前架空王子腾,那么到时候将他到底心腹都打乱分化,甚至借机消耗掉,京城的禁军都将被陛下彻底掌控了。”

  贾珩最后总结了一下,说出了这么做对皇帝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禁军十二卫,将不会再有其他人的声音。

  皇帝沉思良久,犹豫了半天。虽然这么做好处之大,让他极为动心。但事关重大,他就怕万一弄巧成拙,让王子腾拿下大胜的果实,他的声望将会大大增加,到时候处理起来岂不是更加麻烦。

  看到皇帝犹豫不决的样子,贾珩也明白这位君王又犯了他的老毛病。

  “陛下,此计臣与家父盘算过,至少有八成把握,甚至哪怕中途出了意外,也可以让忠顺王殿下进入军中,逐步掌控大军的后勤控制权。”

  贾珩话音刚落,赵曜也劝说道:“五哥,天下间没有什么事可以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是最好的机会了,拿下王子腾,就等于断了三哥的一条臂膀。而且,哪怕他真的立下战功,到时候您封他个高高在上的虚职,明升暗降不就行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之前没有借口,这次倒是可以借着这场战争,明旨下发。

  皇帝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早就对王子腾不满了。可王家在朝中亲友遍地,甚至与后宫嫔妃,皇家宗亲皆有交往。

  任职京营节度使之后,有布局禁军各卫,有尾大不掉之势。他登基六年,也只能以压制为主,生怕处理不好,导致京城动乱,让窥视皇位的那几个人渔翁得利。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二人了,先做好准备,秋收一过,瓦剌必然南下。大同那边英国公已经暂时平定,到时候只要瓦剌从平安州南下,朕就下旨让王子腾担任九省都检点,挂帅出征。之后的事,就由你们去办了!”

  皇帝叮嘱二人:“九弟对于兵戈之事不甚了解,这些日子就跟着贾卿好好学学。最好能去请教贾卿的父亲,他当年可是大哥的军师……”

  贾珩虽然战功了得,但他总是采用出奇制胜的办法,不够稳妥。

  此战不只是为了打退瓦剌。更重要的还是借此机会掌控军权。为将来的削藩平叛做好准备。

  贾敬就不同了,以前东宫智囊,先太子的头号军师。赵曜跟着学段日子,这次的计划就又多了几分胜算。

  赵曜当即领命:“五哥放心,臣弟一定会好好学的!”

  ……

  统制县伯王家,王子腾还不知道皇帝已经知道了他的算计,正拿着从孙绍祖手里得到的名册盘算着他的计划。

  “老爷,老奴刚刚亲自去问过孙绍祖了,他昨日是去城外孙家庄子,说是要派人去大同一趟,接他到底母亲来京。”

  管家王奎进来汇报,昨日孙绍祖突然失踪,王子腾担心他与孙绍祖的交易被贾家人知道,连忙派人寻找。

  今日孙绍祖又出现在京城后,他立刻就派心腹管家前去询问。

  “可有查探是真是假?”

  王奎回道:“老奴特地派人去了孙家庄子,昨日孙绍祖确实是去了孙家庄,而且确实是安排人马回了大同。只不过因为天色已晚,城门关闭,不得不在城外过夜。”

  王子腾这才放下心来,专心致志的琢磨自己的计划。

  可他不知道的是,孙绍祖的行程都是贾珩特意制造的假象。孙绍祖去孙家庄,身边跟着的人都是贾家亲兵假扮的。

  他们在孙家庄制造了孙绍祖派人回大同接亲的假象,又安排人替换了孙家庄的人。

  最后以皇帝之意,威胁孙绍祖欺骗了王家的管事,从而让王子腾认为他们之间的秘密没有暴露。

  聪明反被聪明误,王子腾戏耍了孙绍祖,却不知孙绍祖对他的恨,早就越过了贾家带给他到底屈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