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零章 清缴欠银易珍宝 宝钗借机筹未来(二合一)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一零章 清缴欠银易珍宝 宝钗借机筹未来(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一零章 清缴欠银易珍宝 宝钗借机筹未来(二合一)

  从隆圣五年七月十五大朝会结束后,京城刮起了一场清缴户部欠银的风暴。

  以荣宁两府为首,英国公府、齐国公府、修国公府、缮国公府、威宁侯府、汝南侯刘家、武威将军府卫家共计十五家公侯勋贵,以及在京帝党文官集团,总计归还户部欠银共九百多万两。

  随即户部开始整理未还欠银的名册,由户部尚书王江峰总领,派出精兵强将,挨个将账单送到各家府邸。

  并限期两日内前往户部提交还款的数额计划,或是又困难,可告知具体缘由,由户部进行审核。

  皇帝赵祯在接到已经归还欠银的名册后,连接好几道圣旨下发嘉赏,虽说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这却表现出了皇帝的心思。

  于是京城的商铺大量涌现出名贵字画,珍奇宝物,甚至有家伯爵府,直接把京城一处温泉庄子挂在商铺进行售卖。

  物以稀为贵,同时售卖的多了,价格自然就会被压下来。赵曜趁机大量收购这些珍贵的字画宝物,皇帝内库的银子哗啦啦的往外流,看的守门的太监都快急的掉眼泪了。

  “殿下,您好歹给陛下留点过年的银子啊,这么多字画又不能当饭吃不是……”

  赵曜躺在太师椅上,手里拿着一本兵书,慢悠悠说道:“急什么,不出一个月,这银子啊,又得拿出来。放心,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小太监当然不会明白其中的含义,一边心疼银子,一边又不敢得罪赵曜,只好守在内库门口紧张得看着搬进搬出的大汉将军。

  薛蟠走了过来:“末将拜见王爷!”

  “薛蟠,本王听说你家在京城有好几家商铺是做古董字画的,不知生意怎么样?”

  赵曜看到薛蟠到来,放下兵书坐直了身子。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薛蟠虽有疑惑,但仍然如实回道:“回王爷,末将家中在京城应该有五家商铺,其中经营古董字画的有两家,一家米铺,两家经营玉石金银器的。”

  说道这里,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咧嘴嘿嘿笑了笑:“至于生意怎么样,末将真不知道,这些都是末将的妹妹在管着。”

  赵曜这才想起,自己就不应该直接找薛蟠。这家伙压根就是个憨憨,薛家主逝后,薛家的生意能挺过来,全靠薛氏女了。

  “算了,本王也不为难你。这样,你现在回家,带你妹妹去秦淮楼等着,一会本王与贾珩就过来。”

  赵曜怕薛宝钗瞎想,就叮嘱薛蟠道:“你可以提前给你妹妹提个醒,是关于生意上的事,到时候本王会携王妃一起过去,这样也可以少些忌讳。”

  既然是说生意的事,那还是交给妹妹吧。太子殿下让他这段时间听忠顺王赵曜的差遣,他还以为是找他打架呢。

  薛蟠领命告退,快马加鞭往家中赶去。

  一进家门,就急匆匆去后宅找薛宝钗。此时薛宝钗正和薛王氏查账,看到薛蟠急匆匆的样子,还以为是碰到了什么要紧事。

  “妹妹,赶紧换身衣服跟我去见忠顺王殿下!”

  薛王氏一听这话立马兴奋起来:“什么?去见忠顺王?那赶紧的,去换身颜色靓丽的衣服,别给殿下落下不好的印象来。”

  薛宝钗一看到薛王氏的神情就知道母亲是在想什么,她前些日子去林家拜访,早就听黛玉说了忠顺王和王妃的感情极好,今日找自己,绝对不会是看上自己要纳妾的事。

  她坐在椅子上继续翻着账册,口中说道:“哥哥还没告诉我,忠顺王殿下找我有什么事。”

  薛蟠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就猛灌一口,解了口渴才继续说:“差点忘说了,太子殿下让我这些天跟着王爷做事,今日他突然找我问了问咱们家在京城的生意……”

  薛王氏这会又变了心思,想着这忠顺王怕是看上自己家的生意了。这可怎么办?这忠顺王会不会借着纳妾,把薛家的生意都抢走吧。

  薛蟠并不清楚自己母亲又在胡思乱想了,反而是薛宝钗察言观色,拉着母亲的手安抚了一下。

  只听薛蟠继续说道:“妹妹也知道,生意上的事我都一脑子浆糊,所以就跟王爷说了你。对了,王爷说这次是生意上的事,他会找君侯一起过去,还有王妃也去一起去,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好的忌讳。”

  薛宝钗虽然早有耳闻,忠顺王赵曜并非真正的纨绔不堪,更不是传言中的欺男霸女。

  如今听到安排的如此妥当,心中对赵曜的印象再一次提高了几分。

  她款款起身,对薛王氏说道:“那女儿就与哥哥去见见王爷,母亲安心在家等着,估计午后才能回来。”

  听到薛蟠说忠顺王并非是看上了自己家的女儿,薛王氏不免有些厌厌,沉闷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薛蟠木楞的没有反应过来,为何母亲突然不高兴起来。正要开口询问,薛宝钗连忙拉着他离开这里,换了身衣裳就乘车前往秦淮楼。

  等到了地方,赵曜与贾珩都还没有过来。秦淮楼的管事早就得了吩咐,领着二人去了三楼赵曜常来的雅间。

  两人一边等待,一边说话。宝钗叮嘱哥哥:“一会生意上的事,哥哥莫言查言。我也知哥哥平日里仗义疏财,但这是生意。既然是做生意,那就得讲究利益,人情和利益必须分开来。”

  薛蟠哪里耐烦这些事情,有妹妹做主,他还能少头疼些。当即猛点脑袋,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宝钗虽然欣慰哥哥对自己的信任,又头疼将来自己出嫁后,薛家的生意该怎么办,一时间心情颇为复杂。

  不一会,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是一声询问:“宝姐姐可在里面?”

  “在呢,在呢!”宝钗高兴的打开雅间的门,只见黛玉陪着一位温婉的贵妇站在门外,正笑吟吟看着她。

  黛玉给宝钗介绍道:“这位是忠顺王妃,珩二哥与王爷正在后面,他们碰到了几个熟人,让我与王妃先行过来。”

  宝钗连忙拉起薛蟠,与他一起拜道:“民女薛氏宝钗,拜见王妃娘娘!”

  薛蟠也躬身行礼:“末将薛蟠,参加王妃!”

  忠顺王妃温柔的扶起宝钗,又对薛蟠说道:“不必多礼,起来吧。王爷与贾君侯马上就过来,咱们还是在进去再说话。”

  谷湠/span声音温柔,让人如沐春风。薛蟠一个人面对三位女子,感觉坐立不安。

  于是借口去迎接赵曜与贾珩,出了雅间就守在了门口。

  虽然略显无礼,倒是颇得忠顺王妃的好感。她直言道:“传言说薛家子混账不堪,憨傻无状,在我看来,却是赤子之心,比那些惊于算计的聪明人,好太多了。”

  宝钗刚开始还以为哥哥如此会得罪王妃,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得了如此好的评价。

  黛玉也附和的点头说道:“薛家哥哥为人仗义,虽然有时鲁莽了些,但更能让人放心交往,珩二哥就很喜欢薛家哥哥的性子。”

  忠顺王妃早在来的路上就听说了今日的客人,一个憨傻却又忠义的薛家子,一个精明聪慧的薛氏女,还有早就见过的林家千金,再加上与自己丈夫关系极好的冠军侯。

  这四个人,与自己丈夫忠顺王赵曜,都是皇帝一系,甚至是未来皇帝最坚定的支持者。

  忠顺王府、荣国府、宁国府、冠军侯府再加上薛家、林家以及长公主府等等,已经在京城乃至地方,编织了一张极大的关系网,为皇帝对抗那些有些异样心思的势力。

  宝钗刚开始还有些局促,但忠顺王府性格温婉,又得了赵曜的叮嘱,加上黛玉从中调和,不一会雅间中就传来三人的笑声。

  ……

  “咦?薛蟠,你怎么站在外面?不是让你们在雅间里等着吗?”

  赵曜一上楼就看到薛蟠在雅间门口当门神,疑惑的询问起来。

  薛蟠看到赵曜与贾珩,连忙迎了上去:“王爷,君侯,末将坐在里面,难受……”

  “哈哈哈哈……”

  赵曜看到薛蟠一脸的局促,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里面的人听到赵曜的笑声,就停下聊天,打开房门迎接三人进入。

  宝钗黛玉正准备向赵曜行礼,忠顺王妃就拉她们坐下:“不必多礼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王妃说的是,今日本王……我请薛姑娘过来,其实是为了一桩生意。”

  赵曜示意大家坐下,然后才开始解释道:“薛姑娘应该知道最近京城各家府邸出售奇珍异宝古玩字画的事吧?”

  “这个民女知道,为了偿还户部欠银,各家府中皆有不少奇珍出售,薛家的铺子就收了不少。”宝钗点点头回道。

  自从月中开始,薛家已经收进了不少往日买不买不到的宝物,甚至有一幅画,竟然是前唐画圣吴道子的墨宝。

  只听赵曜接着说道:“那这几日宫中恩准皇妃省亲的旨意,薛姑娘听到风声了吗?”

  看到宝钗点头,赵曜笑了起来:“若是省亲,那这些奇珍异宝,古玩字画的价格能涨到什么程度?”

  宝钗眼睛一亮,她差点忘了,省亲别院中,总不能还放置普通的摆件,挂着一般的字画吧。

  “王爷是说,此时低价买入,待明旨下发,各家缺少这些珍宝时,再高价售出?不妥,薛家扛不住那么大的压力,也抵不过贵人的威胁。”

  突然,宝钗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又黯然起来。钱并不是这么干拿的,哪怕哥哥是太子眼前的红人,也比不过皇妃之家的势力。

  赵曜笑了笑说:“若是薛家的背后是贾珩这个冠军侯,是本王这个忠顺亲王,是东宫太子以及咱们的陛下呢?”

  宝钗的眼睛重新亮起,她听懂了赵曜的意思,只听赵曜开始讲起了今日叫她来得真正用意。

  “内库收入大量的古玩字画,但皇家不宜与民争利,那些言官发起疯来,陛下都难以招架。所以,为了避人耳目,就想请薛家为中人,在薛家商铺中销售这些奇珍异宝。至于分成么,一九如何?”

  宝钗心中的算盘开始疯狂的拨动起来,虽然一九分成,薛家有不错的收益。但比起得罪的贵人,明显不能让她满意。

  她眉头一皱,沉默起来。薛蟠刚想劝宝钗答应,却被贾珩拉了一下:“别说话,让薛姑娘自己做决定。”

  薛蟠这才想起刚来那会,宝钗叮嘱自己的话,立马乖乖坐在椅子上不再言语。

  宝钗斟酌了好一会,最后才说道:“薛家答应此事之后,怕是要彻底得罪那些贵人了。所以,民女有两个要求,不知王爷能不能答应?”

  赵曜起了兴致,当即问道:“说说看!”

  “第一,民女请太子殿下为我哥哥保媒,请陛下赐婚,最好能找一名精于持家,性格强势的女子。”

  宝钗不顾众人的惊异,提出了第二个要求:“家母一生追求,希望可以得到朝廷诰命。但家父早逝,兄长的品级还不够加恩父母。民女希望,待兄长立下功劳后,还请王爷代为奏禀,赐下封诰。”

  薛蟠就是再傻,也明白宝钗把所有的机会都给了自己和母亲,连忙喊了一声:“妹妹……”

  可宝钗的话没有停下来,她跪了下来,拜首道:“民女知道这两个要求对王爷来说不值一提,但有携恩图报的意味。对于陛下而言,这是目无君上的表现。”

  宝钗看了一眼薛蟠,苦笑一声说道:“可哥哥的性子,实在难以维持薛家的生意。哪怕他跟着太子殿下,若是民女不在,薛家终究不免会逐渐败亡。若是能有一个精明强势的嫂嫂,就是民女嫁入他府,也能放心些。”

  赵曜不由感叹薛蟠的好命,又感叹薛宝钗的不易。贾珩曾经给他说话,薛家全靠薛宝钗撑着,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

  “你起来吧,这两个条件本王都应下了。”赵曜说道:“你哥哥的婚事,太子殿下已经有了想法,待与女方家中通过气后,再与你家分说。至于你母亲诰命的事,需等年底之后,才能赐下。”

  赵曜没有解释为何是年底,这件事只有他与贾珩知道,等薛蟠跟随他去一趟平安州战事结束后,封妻荫子,将不在话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