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秋雨秋闱秋日喜 一门一科三举人(二合一)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一三章 秋雨秋闱秋日喜 一门一科三举人(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一三章 秋雨秋闱秋日喜 一门一科三举人(二合一)

  隆圣五年的八月,从八月初八到八月十六,整整九天时间,整个京城最令人关注的就是秋闱大比。

  顺天府今秋乡试考生共计两千七百人,在矮小简陋的号房内完成了极为重要的一场考试。

  八月十六日黄昏,贾家参加乡试得三人终于浑浑噩噩的回来了。

  九天苦熬,绕是贾琏身子骨强健,也扛不住恰逢秋雨的侵袭。宝玉更是一回家都发了热,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吓得贾母搂着宝贝孙子一个劲哭着。

  等宋青书给三人都诊了脉开了方子,又扎针推拿,宝玉退烧之后,贾母才放下心来。

  就连往常一见宝玉就吹胡子瞪眼的贾政,眼神中也满是担忧。没办法,大儿子因为科举熬坏了身子,眼见二儿子也因为乡试生病,他差点以为自己家是躲不开这个魔咒了。

  贾琏拖着疲惫的身体来探望宝玉,见到已经退烧,这才放下心来。

  “都怪我,宝玉在第三场进场时就说他感觉有些头晕,当时我还以为他只是疲累,没有当回事。”

  原来因为秋雨的原因,贡院中的环境本来就阴暗潮湿,加上雨天寒风渗骨,好多考生都生了病。

  宝玉比起贾琏与贾蓉,平时就体质稍弱,估计第三场开考前,他就已经生病了。

  贾琏的自责被贾母打断,她虽然心疼宝玉,不过这件事也怪不到贾琏头上去。

  乡试本就熬人,大家都累得头晕目眩,自然不会把轻微的不适放在心上。

  “琏儿还是回去好好歇着,待成绩出来,咱们家在好好庆祝。宝玉的事不怪你,这是他该有的劫难,况且如今已经没事了,发发汗睡一觉就好了。”

  贾母安慰了贾琏几句,随后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唯独留下了贾政在房中。

  贾珩也带着惜春离开,本来他还想问问贾琏等人乡试得情况,不过看到他甚是疲累,也就熄了这个心思。

  至于询问贾蓉,人家这会正躺在侄媳妇秦可卿的温柔乡里,他就不去讨人嫌了。

  ……

  宝玉房中,贾母婆娑着宝玉的额头,感觉额头不再那么烫了,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下了一点。

  “政儿,宝玉的婚事该定下来了。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也能让他安心读书。”

  贾母突然开口对贾政说道:“上次珩哥儿说,宝玉像是有了心上人,你这个当爹的,想办法打听打听,看是哪家女子?若是门当户对,也好早早上门提亲。”

  嗯?

  贾政一听这话,当即就懵了。宝玉什么时候有了心仪的女子,他这个当爹的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他心情颇为复杂的说道:“母亲,这个儿子是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要不去问问珩哥儿?”

  “我也是听珩哥儿说了这么一句,蓉哥儿大婚那日,我本来想趁机给宝玉相看一个,珩哥儿就说最好先问问宝玉的意思。听他话的意思,宝玉应该是有了心仪之人。”

  贾母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给贾政叮嘱道:“原本我想问问宝玉的,不过看他正在准备秋闱,就把这件事暂时放下了。如今也该是为他操办的时候了。”

  原来如此,贾政了然。他点点头回道:“既如此,待宝玉醒来,儿子就问问他。若是那女子当真不错,门第什么的倒也不重要。”

  贾政如今已是四品高官,清流显贵。宝玉更是他唯存的嫡子。按理,高门娶妇,低门嫁女。但宝玉的性格软弱,若是娶了门第太高的女子,说不定今后会被女子拿捏住。

  反而是普通人家的女子,更加适合宝玉的性子。若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那就更好了。

  别看贾政对家里的事看起来漠不关心,其实他心里对宝玉的关心不比贾母要少。大儿子贾珠虽然早逝,但贾珠与李纨可以说琴瑟和鸣。

  若是宝玉也能向他哥哥那样,找到一个好妻子,他也就能放下心来,好好培养嫡长孙贾兰了。

  母子俩以为宝玉睡着了,就没有特意避开。两人小声讨论着宝玉的婚事,却没想到被已经醒来的宝玉听的一清二楚。

  当听到关于自己婚事的时候,宝玉的第一反应是害羞,都不敢睁开眼睛。

  等到后来,他真想起身给祖母和父亲,说出关于他心上人的事。不过因为害羞和胆怯,最终还是假装还未醒,至少他想先去问问几个兄弟的意思,让他们给自己壮壮胆。

  ……

  八月二十日,贾家两府的兄弟们聚在一起,吃着点心喝着米酒聊着闲话,不时望望门口。

  今天顺天府乡试张榜,所有人都关注着隆圣五年的这科秋闱。贾家继贾敬之后,第一次踏入贡院,去争夺那份别样的荣耀。

  “琏二哥,我说咱们去贡院看榜吧,你不愿意过去,这会却又心不在焉,你都瞅了门口多少次了……”

  贾珩看到贾琏即期待又忐忑的样子,不由吐槽道:“你看宝玉,他就一点也不着急。”

  “啊?什么?我怎么了?”

  宝玉听到有人提到自己,慌忙抬起头来。他刚刚正在琢磨该怎么向祖母以及父亲说自己的亲事,至于乡试,早就被他扔到万里之遥了。

  “没事,没事,你继续发呆。”贾珩忍住笑,宝玉的心事他已经知道了,这还是惜春偷偷告诉他的。

  根据惜春的小道消息,贾母已经打算见一见时晋时修然的妹妹,也就是宝玉的心上人。

  至于贾母是怎么知道这位时姑娘的,当然是贾珩告诉她老人家的。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妥当,但贾珩觉得,贾母看人的眼力,绝对是贾家所有人当中最厉害的。

  宝玉身份特殊,他带玉而生,放在其他王朝,绝对活不到第二天。

  也就太上皇和当今皇帝自信圣明,加上贾家的特殊性,这才让宝玉健康长大,如今更是能有机会建功立业。

  可若是娶妻不贤,或者被人利用,那宝玉的未来,贾家的未来就又多了很多不确定性。

  贾珩当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他早早就将时家姑娘的存在告诉了贾母,请她老人家亲自看一看,这位时家姑娘,是不是宝玉的良配。

  宝玉被贾珩一阵打趣,这才想起众位兄弟侄儿坐在一起,是为了同他与贾琏贾蓉共同等待乡试结果的到来。

  谷莾/span他想起了乡试最后一场的情形,苦笑一声:“珩二哥别拿我打趣了,最后一场我是晕乎乎答完的。要不是敬大伯之前让我做过差不多的试题,估计当时我都答不完。”

  贾蓉也插话道:“二叔,我也一样。那号房太冷了,我的手到最后都是麻木的,幸亏祖父拉着我们在最后那段日子里不断刷题,这才顺利答完了试题。答完是答完了,就是不知道成绩怎么样?”

  贾珩给贾敬出得刷题这个主意,是他前世记忆中,应对考试最直接则是最有效的办法。

  就连一甲探花的林如海,也觉得这样做虽然有辱斯文,对圣贤不恭敬,但对学子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方法。

  当然,这也要看出题人能不能压中考试的题目,还要熟悉朝廷的政务,关注朝政的变化。

  很幸运,贾敬就是完美的押题人,这次就压中了顺天府乡试第三场的题目。

  咚咚锵,咚咚锵……

  正说着,隐隐约约有锣鼓声传来,众人哗啦都站起身。

  锣鼓声逐渐清晰起来,应该就在荣宁街上。妥了,绝对是贾家有人中举了,因为整条荣宁街上,就只有贾琏三人参加了今秋乡试大比。

  “琏二叔,宝二叔,蓉大哥,你们中啦……”

  贾兰迈着小短腿飞快的跑了过来,他刚刚就在前厅陪贾政坐着,收到消息立马就跑到花园中给几人报信。

  看到贾兰飞快的扑了过来,站在最前面的贾琏连忙接住小侄子:“你说我们三个都中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贾琏的问题刚刚出口,前面就传来了热烈的爆竹声。

  只听贾兰兴奋的说道:“报喜的人说,琏二叔一举得魁,乃是今岁顺天府乡试解元,蓉大哥第九十一名,宝二叔第一百二十名。”

  说到这里,贾兰看着宝玉有些担心,不过最后还是补充说道:“那人说宝二叔好运道,今秋乡试,顺天府只入中一百二十人,宝二叔正好就是第一百二十名。”

  “好运道,我还以为这次要名落孙山了,没想到我竟然就是那个孙山!”

  宝玉哈哈哈笑了起来,虽然他对于乡试成绩落在侄子贾蓉后面有些小难堪,但他心性豁达,对于这些并不是很在意。

  况且,病中答题,他本来已经做好了三年后再战的打算了,没想到会有意外之喜。

  “恭喜琏二哥,解元收入囊中,预祝琏二哥再战再捷,三元及第!”宝玉拱手向贾琏拜了一拜。

  然后又对贾蓉说道:“蓉儿好样的,做叔叔的也向你道喜了!”

  贾琏贾蓉也一同向宝玉道喜还礼,兄弟、叔侄拜来拜去的,让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贾家的三位举人老爷,咱们该去向老祖宗他们报喜了……说不定今日,咱们会得个大大的红包!”

  贾珩领着贾琮、贾环、贾蔷以及小贾兰,给三人道喜后,提议去向贾母等长辈报喜磕头。

  一家两府三举人,这代表着贾家从此以后,可以真正说一句书香门第,文武双全了。

  一群小子乌泱泱来到前厅,报喜的差人还没有离去。一见贾琏等人进来,立马高声喊道:“恭喜贵府老爷讳琏,高中今科顺天府乡试第一名解元;恭喜贵府老爷讳蓉,高中今科顺天府乡试第九十一名举人;恭喜贵府老爷讳珏(我给宝玉起的名字,大名。),高中今科顺天府乡试第一百二十名!”

  喜报分至三人手上,贾珩连忙让人送上喜钱。好几个元宝,直让报喜的差人笑的合不拢嘴。

  领头的人更是吉祥话说个不停:“君侯在上,小人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一门同科三举人,正是千古佳话。待三位老爷明年春闱高中,说不得小人还要再送三份喜报过来!”

  贾珩如沐春风的笑着对那差人说道:“好口才,待明天春闱结束,你一定要来喝一杯喜酒。天枢,带几位差人去喝顿喜酒再回去,咱们家今日要好好庆祝一番。”

  “君侯大气,不过小人今日还有几份喜报要送,就不打扰君侯同家人高乐了。等三位老爷进士及第,小人就是腆着脸也要蹭一顿喜酒喝……”

  差人拿出几份喜报给贾珩看了看,向贾珩告罪一声就要离开。宝玉连忙询问:“可有客居相国寺时晋时修然的喜报?”

  那差人惊讶的说道:“还真让宝二爷说着了,小人手中正有一份是这位时老爷的。说来也巧,这位时老爷是今科第二名亚元,五经魁之一。”

  贾珩不由心中惊讶,看来这位有机会同贾琏争夺解元的时晋时修然,果然是有真才实学之人。

  待差人离去,贾政带着一群小子去荣禧堂中。路上贾政询问时晋的身份,宝玉兴奋的给他介绍起来。

  贾政虽然自己没有参加过科举,但对有才学的学子那是一个喜欢。

  “既然是你的朋友,改日你请他过来,咱们家这么多房子,怎么能让你的朋友在寺院居住?”

  贾政颇有提携后辈的意思,对宝玉叮嘱:“以后有这些才学品德不错的朋友,经常叫到家里来做客。俗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后要多多与与才学品德优秀的人交往!”

  宝玉欣然应下,等修然兄来到荣国府客居,岂不是就能时常见到时妹妹了?

  对了,时妹妹一个人颇为孤单,家里的妹妹多,她们也可以交个朋友,真是一举多得!

  贾珩虽然不清楚宝玉心中的想法,不过看到他一脸的痴迷相,就知道这家伙又在想什么好事了。

  荣禧堂中,贾母并贾敬贾赦均在其中。今日贾敬连族学都没去,特意带着家里的人来到贾母这里。

  老人家一辈子就盼着儿孙好,贾家能够重新崛起。今日终于等来了贾家儿孙的喜报,直激动的落下眼泪来。

  “孙儿(曾孙)贾琏(贾珏、贾蓉)给老祖宗磕头了,拜谢老祖宗多年教养之恩!”

  贾琏领着宝玉贾蓉跪在贾母跟前,头磕得咚咚响,贾母心疼又欣慰,连忙掏出三个大红封递给三人。

  “好孙儿好孙儿,真是给老婆子挣下大脸了。来,一人一个红包!”

  再接过贾母的红封之后,三人又向坐在旁边的贾敬磕头:“侄儿(孙儿)贾琏(贾珏、贾蓉),拜谢敬大伯(祖父大人)授业之恩!”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