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聚将台贾珩宣旨 荣国府贾母上书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十五章 聚将台贾珩宣旨 荣国府贾母上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五章 聚将台贾珩宣旨 荣国府贾母上书

  徐克虏有点失落,“君侯不知,徐家家传的修道功法,已经在武皇时遗失了。如今只剩下武道功法了。”

  贾珩拍了拍徐克虏的肩膀,安慰他:“修道艰难,不光资质难寻,如今灵气稀疏,若是没有大机缘,还不如武道有前程。”

  “武当那么多人,修道有成的也是寥寥无几。”贾珩也是唏嘘不已,堂堂道门,又有几人能够成就地仙呢,更何况,天路已绝,连他师父都感到前途渺茫。

  两人边走边聊,片刻间就到了中军大帐。

  越国公徐景颜已经在帐外等候,人家贾珩再怎么说也是冠军侯,自己也不能失了礼数。

  “贾侯,老夫已经封锁了大营,一会我就不过去了,亲卫我需要留下来,继续梳理江南大营兵马。我只能为你调动四个千户所由克虏陪着你出发。”

  贾珩听到徐景颜为自己准备了四千人,这足够了。

  他抱拳感谢,“晚辈多谢老公爷,这四千人足够了。”

  又回首与徐克虏说到:“有劳克虏兄,擂鼓聚将,本侯要宣读圣旨。”

  徐克虏领命而去,不一会聚将鼓就响了起来。

  “咚咚咚……”

  鼓声阵阵,顷刻间兵将集合,越国公带兵之能完全展现了出来。

  台下四千人马,皆是兵强马壮,与京营诸卫,一点都不逊色。

  等到鼓声响毕,台下鸦雀无声,只能听到众人呼吸与寒风吹动旗帜的声音。

  贾珩走到聚将台中间,手中拿出圣旨,大声念起来。台前十余位力士将贾珩的话传扬整个大营。

  “诏曰,朕闻江南军政贪腐糜烂,致民生多艰,百姓怨声载道。特派冠军侯贾珩为检校刑部左侍郎,江南诸道军政巡查使,巡视江南诸州府军政事。赐尚方宝剑,三品以下文武官员涉事可先斩后奏。赐金牌令箭,江南驻军五千以下兵马可持令调遣。

  江南各地文武,须听从调遣,不得有误。涉案官商百姓,择其处置。钦此,大周隆圣四年腊月十三日。”

  “本侯此来,借越国公徐老公爷之力,召集各位将士,欲肃清江南贪官污吏与不法之人。在此期间,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望诸位令行禁止,敬忠国事。”

  台下众人纷纷齐喝:“末将谨遵旨意!”

  贾珩看到这里,就转头跟旁边的越国公说到:“老公爷,晚辈这就出发了。”

  徐景颜摆摆手,又对徐克虏再三叮嘱,要听贾珩的命令,不要墮了徐家的家风。

  然后贾珩带着徐克虏,领着数千人马,浩浩荡荡的向镇江出发。

  入夜,贾珩手持圣旨,夺了镇江城防,依照扬州模式,依次拿下涉案的镇江知府以及诸多官吏。

  等到第二天清晨,镇江基本已经肃清。

  第二天下午,将没有涉案的官吏叫到镇江府衙,临时提拔了几位主要官员,暂时掌管镇江府事。

  接着,大军修整一夜,准备天亮就东进松江府。

  是夜,贾珩伏案疾书,一份是给林如海的信,信中贾珩详细叙说了从江南大营调兵一事,以及肃清镇江府一事,并与之约定,等松江府完成布局,就一同前往最后的目的地,金陵府。

  另一份派往松江水师,命令松江水师沿长江西进,顺水路依次拿下苏州杭州及运河两岸盐场。

  三路齐头并进,一举完成肃清江南官场,整顿江南盐政的目的。

  ……

  京城,荣国府。

  多年没有回家的贾敬正在同贾母密议,荣禧堂中只坐着贾母,贾敬和贾赦三人。

  贾敬给两人细说了贾珩传信之事,贾赦听闻直接大怒,提了剑就准备去找王夫人。

  贾母也是怒气冲冲,但还是强忍了下来。看到贾赦提剑就要走,直接把手中的茶杯摔了过去。

  “你给我坐下,你要干什么,杀了王氏吗?”

  “母亲,她都做了如此恶事,难道还要我忍着吗?”贾赦依旧不肯罢休。

  贾敬拉住贾赦,“赦弟先等等,如今只是怀疑,咱们并没有证据直接表明是王氏所做。再说,就凭王氏,她还做不到如此周密之事。”

  贾母也劝说到:“王氏是个什么样子,这些年难道你看不出来?此事背后肯定有人。不把背后之人抓住,打草惊蛇,以后就更难了。”

  “婶娘可有计划?”贾敬心中虽有计较,但多年不理家事,有些难以下手。

  贾母看贾赦暂时息了怒气,就开始与两人商量。

  “王氏暂时不动,你们找人暗中拿下那位王太医,拿到谋害我们家的证据。当然,此事还须告知宫中,太医院出了这样的人,未必没有其他人受害。”

  贾母历经磨难,多少次刀光剑影都能保着贾家平安,也是多谋之人。

  贾敬听到此处,也觉得这样做更加稳妥。

  贾母继续说到:“王子腾那里,咱们暂时不能动。一是家中主要力量南下,此时示弱,等珩哥儿回来再说。还有,老二那边,切记不能让他知晓此事。他那性子,算了不说了。”

  贾敬也补充到:“婶娘这里还需要再找个御医瞧瞧,明日我进宫觐见陛下,求陛下派个稳妥的御医来。”

  “行吧,不过一会我就装病,咱们不能打草惊蛇,凡事还要谨慎些。”

  贾母心中其实很是难过,王氏嫁过来后,她虽说有些不满意,可是这些年能给的都给了,对元春和宝玉都是宠爱有加。

  就连早逝的贾珠都是准备培养的顶立门户之人,可王氏却准备谋害于她,简直是伤透了心。

  当年贾代善去逝,荣国府没有从军之人,王家借口王氏与荣国府结为姻亲,承了贾代善的余荫在京营中拉帮结派,这才有了王子腾京营节度使的高位。

  如今,王子腾竟然还不满足,妄图鸠占鹊巢,彻底吞下荣国府所有资源。

  呵,他王子腾好大的胃口。想要吞了贾家,那就看他王子腾有没有这个本事。

  “敬儿,一会我写个折子,你明日帮我送到老圣人那去。有些事,还要老圣人点头才行。”贾母突然对贾敬说到。

  贾敬惊讶的看向贾母,“婶娘,送到老圣人哪里?”

  “是的,你叔父对老圣人忠心耿耿了一辈子,如今有人要谋害贾代善的遗孀,当然要告知老圣人,请他老人家主持公道了。”

  【感谢∠色、祥瑞、斯文的大锤、mua帅上天、墨lulo731081、上官云雨5等朋友的推荐票,喵喵人给大家行礼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