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张 甄太妃谏言纳妃 后宫中至尊八卦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二十六张 甄太妃谏言纳妃 后宫中至尊八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张 甄太妃谏言纳妃 后宫中至尊八卦

  隆圣五年正月初五,宫中喜气洋洋,赵祯正在后宫享受着难得的安逸。

  皇后曹氏,正抱着小女儿陪赵祯说着家常。赵祯也很喜欢曹氏的性子,爽利,公正,能力也强。

  虽说容貌没有丽妃张氏漂亮,也没有淑妃李氏那样的柔情蜜意,但他就是觉得曹氏最得他心。

  赵祯登基五年,后宫能够安稳,完全是曹氏的功劳。这位出生将门的女子,用自己出色的手腕,牢牢地将整个后宫掌握在手中。

  包括太上皇的后宫,哪怕是甄贵太妃都不能把手伸向赵祯后宫中去。

  曹氏自嫁给赵祯,共剩下两子一女,赵祯除了三儿子清河郡王赵泓杰是淑妃李氏所生,剩下的两个,太子赵泓乾、二儿子靖郡王赵泓逸都是皇后所生。

  丽妃张氏只诞下一位四公主,封号长乐,而皇后所生的五公主才刚刚两岁,封号兰陵。

  赵祯不喜女色,后宫妃嫔极少,到如今贵、贤、良、淑、德高位嫔妃就只有两人,每年因为选妃一事不知与朝臣吵了多少次。

  “梓潼呀,你说,我选不选妃,与那些朝臣和父皇的妃嫔有什么关系,天天盯着后宫,他们也不嫌烦。”

  赵祯喝着小酒,有些无语的问皇后。

  看着小公主眼睛滴溜溜的瞅着他,就趴过去亲了一下小脸。

  酒味让小公主赶紧把头埋进皇后怀里,惹得皇后瞪了一眼赵祯。

  “你这做父亲的,哪有刚喝酒就凑过来熏小孩子的。”

  “是不是又有人给父皇那里滴眼药了?”

  赵祯嘿嘿一笑,“可不是,昨日贾敬入宫,跟我说了些事,刚刚他要去觐见父皇,哪知道父皇把我叫了过去,唉,我就不该过去。甄太妃那边,给父皇说我的后宫空虚,应该广纳后宫,以壮皇家子嗣。”

  皇后听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不解的问到:“贾敬?宁国府那位?”

  “就是他,去年刚敕封的冠军侯贾珩之父,当年风采翩翩的宁国府当家人。”

  皇后听到赵祯确认后就更加不解了。她把小公主放到摇篮里,然后坐到皇帝对面,“他不是出家修道了吗?怎么进宫了?”

  赵祯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你还别说,这贾敬真不愧是大哥当年智囊之一,他可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梓潼可知道王子腾?”

  皇后出身将门,对朝中勋贵基本都有了解,“统制县伯,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一妹嫁给了荣国府贾政,另一位嫁给了皇商薛家。”

  “正是,贾敬上奏,王子腾之妹贾王氏,用计谋害其婆母荣国夫人贾史氏,兰台寺大夫、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独女林氏,荣国府一等将军承爵人贾琏以及其妻小贾王氏。”

  “嘶,这可真是。”皇后简直不敢相信,“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赵祯很满意皇后吃惊的样子,昨天他得知此事,也是大吃一惊。

  “还没完呢,贾敬说,贾王氏虽然性格毒辣,但不够聪明。这件事是勾结太医院一位姓王的太医所做,多年来未被发觉。以贾王氏的手段,根本做不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背后应该有人。”

  “贾家怀疑王子腾是幕后主使,而王子腾是父皇一手提拔的人。贾敬怕坏了宫中大事,不敢轻举妄动,就来找我了。而且,荣国夫人给父皇上书,求父皇讨个公道,呵呵,贾代善在父皇心中什么地位,遗孀差点被害,亲自提拔的将领很可能是幕后黑手。啧啧,真是热闹非凡呀。”

  皇后听得是目瞪口呆,这贾王薛史,人称金陵四大家族。谁人不知这四府亲如一家,如今竟然互相算计。

  “那如果王子腾真的是幕后黑手,父皇准备怎么办?”

  皇后亲自给赵祯斟了一杯酒,递给赵祯,这八卦还真是有意思。

  赵祯接过来,喝了一口说到:“父皇大怒,要不是我与贾敬拦着,不等朝堂开印就要把王子腾缉拿下狱了。”

  “只是此事涉及太医院,背后估计不止有王家,应该还有其他人参与。为了不打草惊蛇,暂时先暗中调查。再说,江南那边贾珩已经动手了,必须要等江南稳定,贾珩回京再做打算。等到王子腾一倒,这京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掌控在我的手中了。你说,这贾家是不是我的福星?”

  皇后不止一次在赵祯口中听到贾珩这个名字,可惜她是后宫之人,并未见过这位年轻的冠军侯。对他也是好奇不已。

  “这位冠军侯贾珩还真是有意思,竟然能够得到父皇与你如此宠幸。”

  赵祯握住皇后的手,轻声说:“梓潼有所不知,贾珩出生之时,五彩霞光遍布京城。天将神剑,落入宁国府,剑身上刻有天阙二字。”

  “当时钦天监无法算出此子命格,直到武当道尊三丰真君和龙虎山张大天使飞速入京,两人皆是异口同声,言说此子乃是天降道子,可保大周江山百年。三丰真君更是当场收徒,引入武当道庭。”

  皇后也大概听闻过这事,那年京城无论是酒楼茶肆还是青楼妓馆,到处都在说贾珩是神仙下凡,来体验人间生活的。

  她在家中也是听家人讲过,可宫中对此事具体的情况进行了封锁。只是流传出贾珩天降道子的事,还真不知道贾珩与大周江山有关联。

  “这贾珩天降道子与江山社稷有何关联?荣国府不是还有个含玉而生的贾宝玉么,当年不是也传的沸沸扬扬。”

  赵祯奚笑到:“那贾宝玉与贾珩如何能比,贾珩修炼的是人族之道,凡人族之道,社稷越是安稳,百姓越是安乐,江山越是稳固,他修炼所需的国运才更强。反之,修炼不但容易遭到反噬,心魔更会导致修炼之人走火入魔。”

  “含玉而生的贾宝玉?大天师推演过,虽然无法算出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无碍于江山社稷,否则,他哪能活这么久?”

  这贾家的八卦听得皇后兴奋不已,果然还是宫外的生活有趣。

  这些年,如果不是经常有八卦趣事乐乐,她早就无聊死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么,贾珩实力这么强,父皇与你还如此宠幸于他,给他那么大的权利,真不怕他生有异心?”

  赵祯听到皇后如此说,哈哈大笑:“我又不是傻子,怎么能不知道这些。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哪怕是为了保全君臣之义,也不会如此恩裳贾珩以及贾家。这贾珩可是我赵家天下今后至少百年的肱骨之臣呐!”

  估计是赵祯笑声太大,吵醒了刚刚睡着的小公主小公主哇哇大哭,这大周至尊的夫妻俩又赶紧去哄孩子,一时间,八卦的声音不在想起,只剩下哄孩子的声音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