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宁辉堂听闻喜事 忆往昔初谈中情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三章 宁辉堂听闻喜事 忆往昔初谈中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 宁辉堂听闻喜事 忆往昔初谈中情

  诸人见礼完毕,各自坐下。

  贾珩先看向嫡亲的妹妹惜春,九岁的惜春正眼睛亮亮的盯着自己。

  “璐姐儿长大了,可还记得哥哥?”

  惜春大名贾璐,乃是四年前贾珩自武当归家后所起,从了他这一辈的字辈,玉。

  “二哥尽说笑,我记得呢,就是没有以前白了。哥哥还是少晒晒太阳,白白的才好看。”

  惜春的记忆中,这个虽然不经常在家,却一直关心自己的二哥如同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隔三差五就有各地不同的礼物送回来,这个月是西域的宝石,下个月就是南海的珍珠。小孩子喜欢吃的零嘴,爱玩的玩具,女孩子喜欢的钗环珠玉,绫罗绸缎无所不有。

  她在家中虽说不少这些东西,但有一个一直惦记着自己的亲人,这对于缺少父母关爱的惜春来说,就如同黑夜中的灯火般弥足珍贵。

  众人听着惜春好似孩童的言语,尽都笑了起来。

  贾珩也是起身走了过去,摸了摸惜春的脑袋,“璐姐儿放心,哥哥此次进京就不走了,呆在家好好陪璐姐玩。”

  贾母听闻顿时站了起来,吃惊的问:“珩哥儿当真,你不用再去北境了?”

  贾珩转过身来,笑眯眯扶住了贾母。

  “老祖宗安坐,今日觐见,陛下说孙儿此次立下大功,加之练兵有方,故而让孙儿领了羽林与神武二卫戍卫京师。”

  顿了顿,又继续说到:“本来太上皇派了戴权传了旨意,说是孙儿寻回了传国玉玺,应遵从太祖遗训敕封郡王,孙儿拒授了。陛下最后思量了一会,拟封孙儿冠军侯,世袭罔替,并敕封孙儿一品护国真人,以护国大将军领两卫大军。”

  贾母听完解释哈哈大笑起来,贾赦等人更是表情不一。

  “好好好,我贾家终于又起来了,珩哥儿,你不愧是我贾家麒麟子。贾家有了你终于不再是京城的没落贵族。”

  多少年了,自贾代化兄弟二人依次逝去,贾敬贾赦又因为前太子谋逆案受到牵连,荣宁两府在京城中逐渐被边缘化。

  后辈子孙不争气,全靠着贾母这个超品的荣国夫人独自支撑整个贾氏宗族。

  直到贾珩从武当回家后,以不到十三岁之龄北上参军,逐步立功升迁到三品指挥使,贾家才有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如今,贾珩一个世袭罔替的冠军侯,一下子使得贾家崛起为大周勋贵中顶级的存在。

  贾赦贾珍深知荣宁两府沉寂的原因,他们与贾母心思一样。宫中二圣既然如此重用贾珩,那么当年之事就不再是阻碍贾家崛起的拦路之石了。

  贾政虽说有些迂腐,但为人倒是清正。他只知道,家族子孙有了大出息,为此跟着高兴不已。

  贾赦毕竟是当年太上皇挑选的太子伴读,稍一思量就读懂了贾珩所说的话。

  “拒授的好,一个异姓王不一定富贵三代,一个世袭罔替的冠军侯可保我贾家至少五代荣华。”

  贾珍也跟着点头,他不懂什么权谋,他只知道听从赦叔的话。

  当年贾敬出府前交代了,家中大事须听从贾赦。这些年深知自己没有多大能耐,就紧跟贾赦步伐。贾赦好女色,他就好女色,贾赦喜金石,他就喜金石。

  全京城人都知道荣宁两府的家主一个赛一个的纨绔,笑话荣宁二公后继无人,同时也是让有些人逐渐放松了对贾家的监视。

  贾珩忽然转了话题,转头向贾政与王氏说:“政叔,二婶婶,元春大姐姐也出宫了。”

  “什么,元春回来了?为什么?我哥哥说元春有大造化,将来要做娘娘的。”反应最大的是王氏,她心心念念就是元春入宫能被皇帝宠幸,然后可以提携宝玉。

  贾母怒气骤发,“你给我闭嘴!听珩哥儿说下去。”

  王氏不敢顶嘴,虽说心中依旧不服气,但孝大于天,这个家里,老太太是没人敢违逆的。

  贾珩喝了口茶水,继续说到:“陛下隆恩,择日会有赐婚旨意下来。现在大姐姐估计正在换洗梳妆,要不二婶先去芙蓉苑看看大姐姐,一会好带来给老祖宗请安?”

  说着,贾珩冲贾母偷偷使了个眼色,贾母也是人老成精的人,“老二媳妇,元姐儿入宫好几年了,去看看,整理完了赶紧带过来,我疼了她十几年,做梦都想看见她。”

  王氏听到这话,心中虽说对元春出宫之事很不满意,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一直惦记着,慌忙就出了宁辉堂。

  贾珩看了看三春等人,吩咐到:“诸位姐妹也去看看大姐姐吧,一会一起过来。我有事和老祖宗商议。大嫂,你带她们去芙蓉苑。”

  尤氏看向贾珍,贾珍点了点头,就领着三春并黛玉一起出了宁辉堂。

  “伺候的人都出去,天璇摇光,你们二人守住宁辉堂,任何人不得靠近!”

  “末将领命。”

  贾珩安排完毕,又等了一会。

  “将主,已经安排好了,除了我与天璇姐姐,宁辉堂二十步内没有其他人。天枢大哥领了亲兵在附近巡视。”

  门外传了摇光的汇报,贾珩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老祖宗,赦叔政叔,元春当年进宫是谁安排的?又是谁一手操办的?”

  贾母用手扶额叹了一口气,“那年你刚去大同参军,王子腾就回京了,北静王南安王联手把他推到了京营节度使的位子上。一时间王家权威深重,而我贾家日渐衰落,王氏也是听从了他哥哥的蛊惑,瞒着我给元春报了小选。虽说我刚开始就求了贤太妃,想着第一轮落选,好让元春回家,可王子腾不知借了谁的势,竟然让甄太妃将元春留在了上阳宫中。唉,我估计不是北静王南安王,就是甄家。”

  贾珩听到此处,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时间碎片横飞茶水四溅。

  “好一个王子腾,这是巴不得我贾氏一族九族尽灭不成。”

  贾政弄不明白,为什么元春入宫会让贾珩生如此大的气,自己的母亲当年为何要阻止元春入宫,家里出一位娘娘不是更富贵了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