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淮安城巧遇王家人 贾君侯幸得五彩石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四十三章 淮安城巧遇王家人 贾君侯幸得五彩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三章 淮安城巧遇王家人 贾君侯幸得五彩石

  淮安府,因为靠着运河,城中到处都是南来北往的客商。

  贾珩带着薛蟠,一家家的商铺转着。黛玉明日就要过生日了,贾珩想着一定要准备一件特别的礼物。

  薛蟠跟着贾珩到处乱跑,不一会就有些气喘吁吁。

  “薛兄弟,我说你这身体不怎么样啊,这要是练武,你还不得累死。”贾珩打趣着说道。

  旁边的开阳也冲着薛蟠挤眉弄眼,这薛大少爷还真是有趣的很。这些天与他相处,天枢几人都觉得众人口中的呆霸王一点都不霸道。无论是谁跟他开玩笑,从来都不生气。

  薛蟠有些无奈,苦着脸说:“侯爷,这不是昨晚太过兴奋,没睡好。要不然,陪你转个一整天都没事。”

  贾珩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吧,少年。下一个武道宗师就是你!”说完就向面前的西洋商铺走去。

  身后开阳也拍了拍薛蟠的肩膀:“加油吧,少年。下一个武道宗师就是你!”说完也是哈哈大笑,然后紧跟贾珩走进了店铺。

  剩下薛蟠和他的小厮,无奈的叹气,“兴儿,走,陪大爷继续逛街。”

  这家西洋商铺,卖的都是海贸运来的舶来品。

  虽然新奇,但并不是有多特别。再说贾珩上辈子见多了这些东西,看到店铺中摆放的都是些普通货色,顿时觉得有些扫兴。

  贾珩跟这家掌柜的说:“有没有更加珍贵特别的东西,不要用普通货色敷衍我。”

  商铺中,往往有特别珍贵的物品,并不是摆在外面的。

  薛蟠这时也走了进来,一看掌柜有些眼熟,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不过这掌柜的南来北往到处走商,记性特别好,一眼就将薛蟠认了出来。

  “哟,这不是薛家大爷么,今个怎么来老朽这了。”

  贾珩有些惊奇,这还碰到熟人了。

  “掌柜的,你是?”薛蟠死活记不起来这人到底是谁。可能父亲在的时候,领着他见过一面。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记性又不怎么样,早就忘记了。

  掌柜继续说道:“薛大爷贵人多忘事,老朽姓王,乃是您舅老爷王县伯的族人。那年薛老爷寿辰,老朽去送寿礼,与你见过一面,不过那时候你还小,没记住也正常。”

  王家人?贾珩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王家的生意。看来王家也参与了海贸走私,呵,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薛蟠跟王掌柜寒暄了一会,正要把贾珩介绍给他认识。贾珩赶紧给使了个颜色,自己开口说:“鄙人姓林名子瑜,京城国子监学子,与薛兄弟是朋友,刚刚在金陵探亲,顺道一起回京。”

  王掌柜一听只是一个监生,就不把贾珩当一回事了。

  不过看在薛蟠的面子上,还算是礼貌有加。

  “不知林公子是想要什么样的货物,买来是做什么的,可否告知老朽,也好给公子做些推荐。”

  贾珩摇摇头,直接说到:“家中妹妹生辰,想送一件特别的礼物于她,不知王掌柜这里可有稀奇之物?”

  王掌柜看到贾珩身上穿着普通,不像是豪门公子,心中不免有些鄙视。这不会是想着自己认识薛蟠,要占人便宜吧。

  谁不知道西洋舶来品,凡是稀有物品皆是价值连城,一个小小的国子监监生,竟然妄图用来做生辰礼物。

  这也不怪王掌柜眼拙,贾珩平时不喜欢绫罗绸缎,就找来能工巧匠,用此时依旧稀少珍贵的棉花做成布料。

  这些除了宫中有,普通勋贵想都不要想。每年因为棉布赏赐,宫中贵人都能打起来。

  棉布穿着舒服,但与绸缎比起来,有些其貌不扬。

  薛蟠眼瞅着王掌柜看走眼了,可他也不好提醒。毕竟贾珩刚才已经示意自己不要说出他的身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贾珩看王掌柜慢吞吞的半天不言语,就催促了下:“掌柜的不要怕我给不起价钱,尽管把好东西拿出来就是。”

  王掌柜看到贾珩还敢催促他,心中有些恼怒,既然你自己要丢人,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他从店铺隔间中,拿出了两件货物。

  一件是西洋来的八音盒,上面用玛瑙点缀,在从窗户中射进来的阳光照耀之下,光彩夺目。发条一上,叮叮咚咚响了起来。虽然贾珩听不懂是什么音乐,却也是悦耳的很。

  第二件是一条心型吊坠,材质应该是一种玉石,但有五彩之光,看上去分外夺目。

  贾珩轻轻的拿起来,玉石并不是冰凉的,反而有种温热的感觉。他用灵气感知了一下,发现这玉石竟然慢慢的回馈着自己灵力的消耗。这就是说,长期佩戴,可以滋养身体。

  贾珩记得武当道藏中有记载,先秦时期,存在一种灵石,乃是修道之人最为重要的修炼宝贝。

  可惜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灵石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还是这么一大块。

  “掌柜的,这八音盒怎么卖?”贾珩没有直接表现出自己的目的。

  “如果是其他人,白银一万两,当然林公子是薛大爷的朋友,最低八折。”

  贾珩假装沉默了一下,“那这块五彩石呢?”

  王掌柜讥笑一声:“林公子,这块五彩石乃是孔雀王朝运过来的,比八音盒更加珍贵。”

  薛蟠看到王掌柜竟然敢嘲笑贾珩,心中顿时大怒:“我说你这老儿,怎么跟我朋友说话的,你是瞧不起谁?”

  贾珩用手一指八音盒,“这东西你有几个?”

  “不多,刚好有十个。”王掌柜并未理会薛蟠的,薛父一去,薛家就已经是王家的囊中之物了。

  贾珩大手一挥,“我全要了。现在,我们再说这块五彩石,多少钱?”

  王掌柜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位林公子还是个有钱的主:“不二价,五万两银子。”

  “可还有多余的?”

  王掌柜不得不重新打量贾珩,江南除了那位巡盐御史林如海,没听说过有姓林的豪门大族啊。

  “没有了,这块也是王家好不容易得来的,整个大周,都没有第二块。”

  贾珩示意开阳拿银子,自己也是收起了那块五彩石。用这个作为黛玉的生辰礼物,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等到王掌柜用盒子把十个八音盒装起来,开阳递给他五万两银票。

  “王掌柜,我带的银钱不够,不知可否派人跟我去客栈来取?”贾珩没打算赖账,可惜出门时,没想到要买这么多东西。

  王掌柜看了看薛蟠,发现他一点都不担心贾珩出丑,也就应了一声,让小厮看好店铺,准备亲自带人去取钱。

  毕竟十几万两银子,已经是他这店铺好几年的收入了。舶来品虽好,但价格昂贵,从来没有人一买就包圆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