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荣禧堂祖孙交心 龙首宫君臣相得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五十章 荣禧堂祖孙交心 龙首宫君臣相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荣禧堂祖孙交心 龙首宫君臣相得

  荣国府,荣禧堂。

  王熙凤迎春二人陪着黛玉去了扬州,惜春因为要跟随贾敬读书,回了宁国府居住。

  能够经常陪着贾母说笑的就只剩下元春和探春了。

  今日远行的诸人都要回来,贾母安排邢夫人与王夫人去安排晚宴事宜。

  宝玉贾琮与贾环贾兰,此时正在族学学习,这就导致荣禧堂中有些冷清。

  不过,这些都不影响贾母高兴的心情。她看着给自己捶腿的元春,伸手摸了摸元春乌黑亮丽的秀发。

  “元姐儿,珩哥儿与你姑父回来,估计这些天宫里的赐婚消息就下来了。这段日子,好好陪你母亲说说话,别让她再被王家利用了。”

  元春一听贾母所言,眼睛立马就红了。

  王夫人这段日子过得相当凄苦,差点就被贾政一纸休书送回王家。

  这也怨不得旁人,谁让她轻信王家,险些害死贾母与寄居贾家的林黛玉。

  当日贾珩一封书信,长居道观的贾敬愤然回家,直接开了宗祠审问王氏。

  王氏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就把王子腾让她所做的事,倒豆子般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王子腾告知她,那些药只会让贾母身体虚弱,无力掌管荣国府中馈大权。再加上那时候邢夫人不得荣国府重视,自然就是自己做主了。

  她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亲哥哥只是在利用她而已,从送元春进宫,到介绍那位王太医,再到人参养荣丸的制作,都是王子腾算计贾家的毒计。

  至于王氏,一个蠢笨的内宅妇人而已,贾母若逝,整个贾家内宅将会掌握在王家人手中。

  王子腾在王氏那里,藏了不少的心腹手下,比如周瑞一家,就是王家在荣国府的后手。

  听到王氏被贾敬拉到贾家宗祠审问,王子腾生怕这些事被王氏抖出来。以娘家人撑腰的理由,妄图冲进宁国府把王氏救出来。

  可惜哪怕是王子腾亲自来宁国府,都没有见到王氏。反而被贾敬领着贾珩留下的亲兵团团围住,差点直接砍死在宁国府门前。

  最后还是贾母拦下了愤怒的贾敬几人,报仇之事还需从长计议,不能让贾敬和自己的儿子犯下杀人的罪名。

  王子腾看着杀气腾腾的贾敬,不得不退出了宁国府。

  至于王夫人,贾母念在她为贾家生儿育女,又替贾代善披麻戴孝养老送终,更为了贾家的名誉,只是惩戒了一番,没有深究。

  毕竟,王氏做的事情若是传出来,估计贾家的女儿就彻底嫁不出去了。王子腾之事,等贾珩与林如海回京后,再做打算。

  王氏被罚于佛堂为贾母祈福,最后贾母觉得她并未有害人之心,再加上元春与宝玉求情,最后也就放了出来。

  眼看贾珩等人就要回来了,元春的婚事估计也就这些天会定下来,总不能让元春有一个罪妇的母亲吧。

  家中发生的一系列变化,探春都一一看在眼里。她机敏过人,与贾宝玉不同,她看出了贾母对王氏的容忍,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若是王氏再次犯错,那么不是休书,就是白绫。

  贾母一番话,让元春觉得母亲真是愚不可及。当年自己被送进宫,什么样的算计没见过。王子腾如此利用母亲,根本就没顾及到,万一事发,光是一个大不孝的罪名就可以让王氏丢了性命。

  “老祖宗放心,孙女一定会让母亲明白您的苦心。”元春继续为贾母轻轻的捶腿,她这是在尽孝心,也是在帮母亲赎罪。

  贾母叹息一声,多好的孩子,怎么会有那样蠢不可及的母亲。

  “我老了,如果我的死能够换取你们安稳一生,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可王家这样做,是准备将你们生吞活剥。元丫头,探丫头你们要明白,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女儿家走到哪里,都只会是无根之萍。”

  元春探春两人双双跪下,元春哽咽的说:“老祖宗莫说这种话,有您护着,是我们的福分。您当长命百岁,也容我们好好孝顺于您。”

  ……

  却说贾珩三人,跟着夏守中于偏殿洗漱更衣,收拾妥当后前往龙首宫。

  太上皇于龙首宫正殿设宴宴请刚刚回京的冠军侯贾珩、左都御史张炳忠、新晋右都御史林如海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多少人羡慕的望眼欲穿,远眺龙首宫的方向。不说张炳忠,这人本身就是帝王心腹,冠军侯贾珩,那也是二圣爱将。

  这林如海就不同了,就因为他在扬州担任巡盐御史这么多年,挡了不少人的财路,多少人恨不得林如海就那么死在江南。

  可眼看就要病死了,没想到一转眼,加官进爵,直升中枢要职。

  右都御史啊,等张炳忠一退,林如海就是台谏之首,谁还敢再得罪他。说不定今后还会入阁为相,成为大周官吏中数一数二的存在。

  龙首宫中,太上皇正与皇帝赵祯下棋。这是他最喜欢的活动,因为自己的皇帝儿子不敢赢他,还必须想办法让自己赢的不容易。

  他退居幕后,没什么可玩的,就喜欢折腾这傻儿子。

  太上皇看着赵祯畏手畏脚的下了黑子,笑眯眯的把白子在棋盘上一放。嘿,这是又赢了。

  赵祯拱手一拜:“父皇棋力高深,儿臣佩服。”

  “哈哈哈,那是自然,我可是严师一手带出来的高手,你一个乳臭未干……额不对,你一个野路子出身的新手,懂什么是围棋之道。”

  太上皇差点嘴瓢说出严师曾经说他的话。赵祯不得不陪着老爷子演戏,总不能拆穿自己父亲的把戏不是。

  “启禀圣人,冠军侯贾珩,左都御史张炳忠,右都御史林如海于殿外觐见。”

  守门的太监在门外禀报,两位至尊赶紧让戴权收拾棋具,各自端坐好。

  “宣进来!”

  三人听从内侍的指引,礼拜二圣:“臣贾珩(张炳忠,林如海)拜见圣人,拜见陛下!”

  贾珩等躬身行礼,只听太上皇哈哈大笑,“赶紧平身,朕今日设宴请客,不用那么多的俗礼。”

  三人平身,贾珩一听太上皇的笑声就知道,老爷子这些天心情舒畅,身体挺好。

  张炳忠林如海都是太上皇当年提拔的人,特别是林如海,他是太上皇慧眼识珠的招牌。三人不一会就聊嗨起来。

  贾珩转头看了一眼陪坐一旁的赵祯,没想到君臣对视之下,都有些无奈。

  赵祯悄悄拉了一把贾珩,看太上皇正在与张炳忠林如海天南地北的侃大山,就偷偷给贾珩说:“你也别见怪,人家君臣相得,咱俩只是陪衬。”

  贾珩直接被赵祯的话雷得外焦里嫩,啥时候堂堂一国之君只能做宴会的陪衬了。

  赵祯看贾珩不相信自己的话,就又说到:“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说,台谏有张炳忠林如海,贪官污吏将无所遁形。此二人皆是太上皇慧眼识珠,提拔出来的清正廉洁之人。”

  贾珩闻言点头,懂了,老爷子一生都想超越前唐太宗,这是把张炳忠和林如海当做自己的房玄龄杜如晦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