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贾家子西市造羞辱 冠军侯冲击巡防营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五十三章 贾家子西市造羞辱 冠军侯冲击巡防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三章 贾家子西市造羞辱 冠军侯冲击巡防营

  荣国府家人团聚,其乐融融,可正在西市为林如海挑选礼物的贾宝玉就不怎么好了。

  听到林如海他们已经回来,贾宝玉带着贾琮贾环以及小侄子贾兰商量了一下,几人想着多年未曾见过的姑父(姑祖父),自己应该准备一份礼物。

  于是几人在贾宝玉的带领下,浩浩荡荡来了京城最繁花的西市。

  太贵的几个孩子还买不起,就在一家专门售卖字画书籍,笔墨纸砚的铺子里挑选着。

  没想到刚刚买好,正准备离开,贾宝玉等人就被南安王府的人堵住了去路。

  拦住他们的是南安王世子霍邱,与贾蓉年纪相仿,刚刚年满十六。两人都在国子监读书。

  本来四王八公世代交好,可这些年荣宁两府与四王八公渐行渐远,惹恼了不少开国一脉的势力。

  加上贾蓉在国子监成绩很好,对比之下的霍邱就有些差劲了。两人在国子监也是针尖对麦芒,经常发生冲突。

  今日在西市碰到贾宝玉几个孩子,霍邱的报复心一下就起来了。平时在国子监与贾蓉冲突时,自己打又打不过,比学习也处于下风。这贾宝玉自己送上门,怎能不让他开心。

  “哟,这不是荣国府的凤凰蛋贾宝玉么,怎么今日没和丫头片子玩,跑来我们这些臭男人的地方了?”

  霍邱一阵阴阳怪气,惹笑了四周围观的人。

  听着这些人的嘲笑,贾宝玉几人都有些害怕。毕竟他们中最年龄最大的贾宝玉也不过十五岁,其余几人都才十岁左右。

  贾宝玉当然认识这位挡住他去路的人:“世子不知为何要拦住我们的去路?”

  “呵,听说你在家中曾言,不喜科举读书,功名利禄,说我们这些人是国贼禄鬼、须眉浊物,今日怎么也买这国贼禄鬼所用的东西呢?”

  霍邱指着贾宝玉拿着的经史子集,顺手抢了过来,随意扔在了地上。

  他带着的护卫小厮随着主人的动作哈哈大笑,让贾宝玉几人即气愤又害怕。

  正在后面付钱回来的铭烟一看,这是出事了,没有立刻出头,观察了一下情况立马往荣国府跑去。

  贾宝玉自知此刻不是冲动的时候,想方设法想要离开。但霍邱今日不知怎么回事,死活拦住他们一直羞辱。

  贾环本来就是直脾气的人,被霍邱的护卫推搡时,狠狠抓住那人胳膊咬了一口。

  霍邱就等着这个机会,立马让人拦住了贾家两个护卫,抓住贾环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贾宝玉一看对方动手,哪怕平时再软蛋,终究自己的弟弟年纪尚幼,不能不管。

  他冲上去护住贾环,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拳脚。可怜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除了他父亲,第一次被人狠揍了一顿。

  贾兰是几人中年纪最小的,看着自己的叔叔被人打了,哇哇大哭起来。

  贾琮就赶紧抱住大哭的贾兰,生怕那些人冲过来打这小侄子。

  西市顿时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往常在西市巡逻的巡防营,都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过来,围观的人群大概也就明白了,肯定是有人给打了招呼的。

  ……

  荣国府,荣禧堂中,贾母等人正在聊着林如海这些年的经历。堂中气氛很好,特别是贾母,她的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回忆过去的事情。

  就在这是,守门的丫鬟石榴突然跑进来,大声喊到:“不好了老祖宗,宝二爷他们被人堵在西市了,听说被人狠狠打了。”

  一声呼喊,让贾母差点晕了过去。幸亏鸳鸯扶住贾母一顿安抚,这才缓过神来。

  把回来报信的铭烟叫了进来,询问清楚后,贾母实在担心几个孙子,嚷嚷着要出门去找。还是贾珩站了出来,安抚住贾母与王氏等人。

  “还是我去吧,一定把宝玉他们带回来。”

  贾珩跟守在门口的天枢安排道:“去召集亲兵,敢在京城打我贾家人,这是在打我这个冠军侯的脸。”

  不一会,两百从战场活下来的精兵悍将,被甲执锐,上了战马就往西市冲去。

  ……

  西市中,霍邱已经让人把除了太过幼小的贾兰,其余几人都给绑了起来。

  他拍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贾宝玉的脸,阴阳怪气的说到:“你不是看不起我们这国贼禄鬼么,今日被我打了,那你岂不是连国贼禄鬼都不如了?”

  贾宝玉忍着痛,没有说话。只是盼着家里赶紧来人救他们。

  贾环恶狠狠的冲霍邱喊着:“乌龟王八蛋,你也就敢欺负小孩子,有本事去找我珩二哥呀!”

  霍邱很是得意,他今日早就通知了巡防营守住了西市入口。南安郡王领西城巡防营,他压根就不信贾珩敢冲击巡防营,这在京城动刀,与谋反同罪。

  “贾珩算什么,我今日既然敢打你们,就不怕他过来。”

  前些日子,他爹与忠礼王聚会,带了他过去。当时就听到忠礼王对贾家很是不满,特别是贾珩,只要这次能够折辱贾家,相信他在忠礼王那里,一定会露脸。

  南安郡王府到他爹这一代,王爵就到头了,等他袭爵,只能是个国公,他可不想低其他人三王一头。

  如果能搭上深受太上皇器重的忠礼王,未来说不定有机会能不降等袭爵。

  另一边的贾珩,看着眼前守住西市入口的五百巡防营。

  “滚开,敢拦本侯的路,是觉得本侯刀锋不利吗?”

  巡防营领头的千户是南安王府的人,他听了世子的命令,守住西市的入口。但他看到贾珩以及身后被甲执锐的亲兵,冷汗直流。

  整个大周,谁人不知贾珩的强大,除了有数的那几位,谁能挡得住一位武道宗师?自家世子是失心疯了不成,招惹这位爷。

  “君侯勿怪,巡防营有公务在身,不得不守在这里。倒是君侯,无圣命马踏京城,怕是不妥吧。”

  这位千户只能抓住这点理由,盼望贾珩能够顾及京中规定,放弃强冲进去的打算。

  可惜他高估了这些规矩对贾珩的约束力,也低估了贾珩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贾珩只带了两百人,又不是冲击皇宫,只要不伤及无辜百姓,到时候上一份请罪折子,交点罚银,宫中二圣绝对把这事当个乐子看。

  贾珩抽出宝剑,往前之指。

  身后亲兵抽刀向前:“威!威!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