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逆耳忠言劝贾珩 钦天监中定婚时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七十一章 逆耳忠言劝贾珩 钦天监中定婚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一章 逆耳忠言劝贾珩 钦天监中定婚时

  惜春童言无忌的话,让元春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见元春目瞪口呆的样子,惜春还以为是不相信她的话:“真的大姐姐,不信你问绮兰她们,她们也看到了。”

  绮兰无奈的在元春的耳边悄悄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元春听完绮兰的解释,有些好笑的拍了拍惜春的小脑袋。

  “四妹妹记得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否则你二哥慧生气的。”

  惜春嗯嗯的点头,她刚才只是一时没有收住到了嘴边的话:“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元春给惜春洗漱干净,扎好头发,想了想,还是在好好叮嘱一番。

  “四妹妹要记得,你二哥和你林姐姐的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这可关系到他们的名声,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了。”

  元春好心累,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贾珩也是,平时看起来挺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在林妹妹的事情上,就这么不注意。

  正说着,突然贾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大姐在跟璐姐儿说什么呢?我怎么听到事关谁的名声,是璐姐儿淘气了吗?”

  只见贾珩和黛玉从营帐外撩开帘子走了进来,贾珩还笑眯眯看向惜春。

  元春还没回应,惜春就躲在了她的身后,露出小脑袋看向贾珩。

  她可记得刚刚大姐姐给她说的话,要是说出来会让二哥生气的。

  “哼!”元春没好气的给了贾珩一个白眼,“你还说呢,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贾珩与黛玉是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刚刚的事已经被元春知道了。

  “林妹妹先带四妹妹出去转转,我有事跟珩二弟说。”元春觉得有些事情,她得好好给贾珩说一说。

  黛玉闻言就点点头,然后向惜春招了招手,拉着惜春就出了营帐。

  等黛玉惜春走远了,元春才跟贾珩说道:“珩二弟可知四妹妹刚才跟我说什么了?”

  没等贾珩回答,她就继续说道:“你刚才与林妹妹在营地旁边亲密的事,被四妹妹看得清清楚楚,回来就跟我说了。你说说,平时也是老成持重,怎么这么不注意?”

  有些事情,还未出嫁的元春说起来也是很害羞。但身为贾家第三代的长姐,特别是为了黛玉的名声,不得不说出来。

  “珩二弟,你是男子,就是被别人看到最多一句风流韵事也就揭过去了。但林妹妹不一样,这个世道本来就对女子苛刻,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让林妹妹今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难道这就是你对林妹妹的好吗?”

  元春言辞激烈,直把贾珩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还是元春出宫回家后第一次声严厉色的跟贾珩说话。

  “多谢大姐,要不是大姐与我说这些,险些酿成大祸。”

  他最近有些得意忘形了,完全忽略了这个时代的局限性。情侣之间亲密接触,放在前世可能没什么问题。但在这个时代,他与黛玉刚才的情形要是真的传扬出去,估计林如海慧扒了他的皮。

  黛玉是因为母亲早逝,加上贾母没有给她说过这些,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贾珩完全是因为对黛玉的爱意忽略了这种事情所带来的影响。

  幸亏元春提醒了他,想到这里,贾珩后背都被汗打湿了。

  元春见贾珩将这些话都听了进去,也长舒一口气。她还生怕贾珩固执己见,听不得逆耳忠言。

  “好了,这件事我已经叮嘱了四妹妹。她不会说出去的。你也要多多注意,平时相处时不要太出格。幸亏今日都是自家人,你再忍忍,等明年你把林妹妹娶进门,再恩恩爱爱不迟。”

  饶是贾珩脸皮很厚了,任然被元春的话说得老脸发红。

  ……

  午饭时间,贾珩的亲兵从猎场中弄来不少的野味。

  贾珩亲自为兄弟姐妹们烤了很多美味,像是野鸡兔子,獐子鹿肉,应有尽有。

  期间惜春看到兔子可可爱爱,死活不让贾珩杀了它,可惜逃不过真相定律,含泪吃了两大碗。

  下午的时候,男子们骑马围猎,女子们扑蝶采花。宝玉带着姐妹们做了好多诗词,都记录了整整好几十张纸。

  元春还拉着黛玉,悄悄跟她说了很多与贾珩相处应该注意的事情。

  这让黛玉是既感动又羞涩,苦了贾珩,剩下的时间就再没有和黛玉亲近了。

  众人整整玩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收拾好东西,带上打来的猎物,往京城走去。

  ……

  临近京城,天已经暗了下来,一行人终于在城门关闭前赶到了城门外。

  安排众人进了城门,贾珩把打来的一头野猪和一些野味送给了守门的将士。这个举动使贾珩得到了守城将士的一致好评。

  等大家回到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大家各自回屋,洗漱休息。

  元春想了想,最终还是去找了卢姨娘,有些事还是要让卢姨娘早日告诉黛玉的好。

  第二天的早上,卢姨娘亲自把黛玉叫到屋子里,两神神秘秘的说了好久的话。等到黛玉红着脸从卢姨娘的房中走出,和姐妹们玩闹都显得神情恍惚,差点让迎春她们还以为是生病了。

  此时的贾珩并不知道黛玉的事情,他正忙着跟钦天监的人,讨论着定亲日子。

  这事本来是贾敬来说,但钦天监给建议的日子实在太久了,贾珩恨不得明日就定下来,最后看了好几个日子,就暂时定在了今年的五月初五。

  虽然仍旧要等两个月,但总比八月初八和十月初十早得多。

  贾珩吹着口哨,兴奋得往家里赶路。他准备一回家就去荣国府找黛玉告诉她这件好事,可惜天不遂人愿,还没走出皇城,就被太子给叫了回去。

  看着黑着脸的贾珩,太子赵泓乾给贾珩说道:“珩兄弟这事怎么了?是谁招惹你了,黑着脸。”

  贾珩白眼一翻:“我说殿下,这时候叫臣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正忙着呢。”

  “这不是整顿江湖势力的事碰到些问题么,想要询问下你的意见。”

  贾珩听到赵泓乾说起了正事,一下子正经起来:“怎么回事?前些日子不是已经派人去联络各大门派了吗》想来有着陛下的手书和臣的书信,应该不会有问题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