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赏花宴中起冲突 惜春愤然护元春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八十八章 赏花宴中起冲突 惜春愤然护元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八章 赏花宴中起冲突 惜春愤然护元春

  隆圣五年三月十七,微风,晴。

  一大早,贾珩就被惜春吵了起来,这个妹妹,是越来越让贾珩头疼了。

  今日是荣阳长公主赵慧静举办赏花宴的日子,贾家元春、探春和惜春都过去。

  至于迎春和黛玉,因为已经基本上定了亲事,就呆在家里,不准备去了。

  等贾珩吃完早饭,坐车惜春的郡主车架,出了宁国府大门。

  荣国府的车马也已经准备好了,因为贾琏要去林府读书,今天特地让宝玉送元春姐妹过去。

  贾珩看到宝玉打扮的像个红包似的,打趣说到:“宝玉可真喜庆,出门别被人抢走换了银子花。”

  荣国府马车中,元春揭开车帘,白了贾珩一眼:“少拿宝玉都开心,这是老祖宗给宝玉挑的衣服,喜庆些才好。”

  宝玉本来白皙的脸庞,被贾珩的话揶揄得红彤彤的:“珩二哥,我也不想穿的大红大紫的,可老祖宗说这样好看,我也没办法呀!”

  看到宝玉无奈的样子,贾珩也觉得再说下去不太好。

  他骑在马上向宝玉道歉:“是哥哥不好,宝玉彩衣娱亲,乃是孝顺之人,哥哥跟你赔罪。一会送完大姐她们,我带你去相国寺那边转转。”

  “那敢情好,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耍过了。”宝玉一听贾珩这话,情绪瞬间高涨。

  兄弟俩骑马走在前面,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护送贾家马车往公主府走去。

  等到荣阳公主府,元春、探春和惜春由公主侍女带了进去。贾珩兄弟俩留下护卫和马车,带了天枢天权去了相国寺。

  估计赏花宴至少要到午后结束,这些天琐事缠身,贾珩也没有好好休息了。

  ……

  元春三姐妹跟着公主府的侍女,来到桃花正艳的园子中。

  只见园中流水潺潺,亭台楼阁隐于繁花之后。

  元春拉着蠢蠢欲动的惜春,领着探春来到主家安排好的位置。静静地等荣阳长公主的到来。

  不一会,受到邀请的京中贵女,陆陆续续的都来到了园子。光是元春能认出的就有不少人。

  像是北静郡王府的县主水颖,南安郡王府的县主霍思楠,理国公府的嫡女柳雪琳,统制县伯王家的嫡女王熙鸾……

  还有三品以上文臣家中的女儿,元春并不熟悉。

  就在元春给探春惜春说着这些姑娘情况的时候,王熙鸾走了过来。

  王熙鸾是王子腾的独女,按理来说,元春可是王熙鸾的亲表姐。

  可王家与贾家如今关系微妙,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

  直到王熙鸾过来给三人见礼,元春都没有回过神来。她可不是母亲,自打被王子腾强行送入宫中,她就对王子腾一家,是恨入骨髓。

  只听王熙鸾说道:“表姐出宫待嫁,今日怎么会有空过来?”

  “我可当不起你的表姐,你的表姐早就在入宫那年死去了。”元春冷冰冰的回应道。

  她虽然不知道王熙鸾打的什么注意,但不论是早年贾母的教导,还是入宫后吸取的经验,她都谨慎小心面对任何一件事情。

  王熙鸾脸色一僵,她没有想到元春会这么不给情面,再怎么说王家也是她的舅家,自己是元春的亲表妹。没想到她笑脸相迎,会遭到如此待遇。

  其实今日荣阳公主府赏花宴的目的,王熙鸾早就通过父亲王子腾了解的一清二楚。

  而她的目的,就是能够获得长公主甚至是那位京中有名的翩翩公子孙业宏的青睐。

  论长相,论才情,论家世,她都比不过元春。唯一有优势的就是元春已经十八岁了,而且还入宫做过女官。

  她过来打招呼的原因,就是想要挑起话题,把元春入宫待选,做过女官的事,彻底暴露在众人眼中。

  长公主总不会要一位差点成为皇帝女人的儿媳妇吧。

  可惜,千算万算,却没料到元春压根就不接她的话,而且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没有在瞧过她。

  就在王熙鸾尴尬时,南安郡王府霍思楠来到几人面前。

  王熙鸾看着霍思楠杀气腾腾的样子,再想起霍家与贾家的恩怨,冷笑一声,向霍思楠行礼后站到一旁,静等着看好戏。

  只听霍思楠向元春阴阳怪气的说道:“哟,这不是荣国公府的大小姐么?怎么,不在家里等着宫中指婚,跑到公主府来做什么?”

  说完,她还招呼身后跟着的人,给这些官宦之女说着元春的过往。

  “你们可不知道,这位贾大小姐,可是在宫里呆了好几年,差点就成了宫中的贵人……”

  元春听着霍思楠嘴中不断爆出自己的过去,拳头紧握,指甲都掐进了手掌中。

  正当她快忍不住的时候,后身的惜春却走到她的前面。

  只见惜春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打开后是几块小小的绿豆糕,直接冲着霍思楠脸上就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丝毫没有防备的霍思楠就被打了个正着。酥软的绿豆糕成了粉末,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扔得到处都是。

  霍思楠气急败坏,一边咒骂惜春一边就要上前,身后的人拦都拦不住。

  “哪里来的野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眼看她就要打惜春一巴掌,跟着惜春的绮兰就抓住了她的手。

  “霍县主是想教训谁?”

  绮兰挡在惜春前面,冷冷的盯着霍思楠。

  “你又是哪家的下人?管到本县主的头上来了。滚开,否则本县主连你一起打。”

  霍思楠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

  本来想着自己家与贾家水火不容,今日碰到贾元春自然要好好折辱一番。

  没想到先是被一个小孩扔了一身的绿豆糕,后又被一个下人拦住。她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今日若不能出了一口气,回去还不得活活呕死。

  惜春挣脱了元春拉着的手,小手叉腰,指着霍思楠大声说:“好大的胆子,先是欺负我大姐姐,然后还敢骂我。圣人爷爷都说我教养好,你算什么,竟然还想教训我!”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