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至尊父子立约定 贾府亲卫再破门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九十三章 至尊父子立约定 贾府亲卫再破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三章 至尊父子立约定 贾府亲卫再破门

  龙首宫中,太上皇怒气渐消,由着戴权服侍自己坐在暖榻上。

  小太监们把殿中打碎的瓷器碎片收拾干净,又烧水煮茶。

  一阵忙碌后,戴权要去忠礼王府传圣人口谕,途中他还特意经过了勤政殿,把刚才发生的事请告诉了皇帝赵祯。

  赵祯知道这件事后,差点拍手叫好。父皇是终于察觉到赵曙的野心了,真是不容易。

  没想到贾元春之事,还能有这样的收获。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下来。此时此刻,当时是要先去安慰心中不痛快的父皇。

  赵祯带着夏守中,急匆匆往龙首宫赶去。他虽然欣喜于赵曙野心的显露,但也担心太上皇的身体。

  自五年前太上皇中毒,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可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导致病情复发。

  ……

  等到抵达龙首宫,赵祯直接走进太上皇寝宫,看到他正斜靠在枕头上发呆,就走过去跪坐软榻上。

  “父皇!”

  “是你来了,怎么?是来告你三哥的状?”

  太上皇像是老了好几岁,声音低沉的说道:“你说,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要让为父眼看着你们兄弟几人,同室操戈,血流成河吗?”

  咳咳,说着,太上皇便急促的咳嗽起来。

  赵祯赶紧端来旁边放着的茶水,感受一下还是温热的,就喂太上皇喝了几口。

  他站起身,给太上皇顺了顺胸口说:“父皇感觉怎么样?要不要传御医?”

  “不必了,我没事。”

  太上皇摆摆手说道:“老五,如果老三他们几个没有实质性的动手,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赵祯禁闭嘴巴,眉头紧皱。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他很想把关于赵曙背后所做的事说出来,但看到太上皇苍老的面容,斑白的头发,实在是不忍心这个一手扶持自己登上皇位的父亲,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见赵祯不回话,太上皇有些愤怒,难道这个儿子也不愿意听他的话了吗?

  “怎么?连你也要忤逆我?”

  他重重的拍打了一下赵祯的胳膊:“说话!”

  赵祯起身跪在太上皇的跟前:“儿子不敢,父皇息怒!”

  “我让你放老三谭东一条生路,很难吗?难道你要做孤家寡人,把你的兄弟一杯毒酒送走?”

  太上皇狠狠的拍着软榻,他现在心中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自己剩下的儿女,能够平安一生。

  赵祯不敢看太上皇的眼睛,他怕一不小心,暴露出赵曙等人的真是情况。

  “还请父皇息怒,儿子答应您,只要三哥他们不造反,一定让他们富贵一生。”

  赵祯的话,让太上皇愤怒的情绪平息了一些。其实他很清楚,若是老三几人,安于现状,已经坐稳皇帝的老五,是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

  若是真的发生不可言说之事,别说老五,自己都不会放过他们。自己能做的只有这些了,现在只能期望,剩下的几个儿子,能够放下那些不可能实现的欲望吧。

  看着伏地而跪的赵祯,太上皇心中有些愧疚,也许是他过于强求了:“起来吧,来,坐到为父跟前。”

  赵祯顺势起来,坐在太上皇的旁边。

  “唉,为父也知道,你有自己的打算。但他们终究是你的亲兄弟,只要不过分,你也不要计较太多。若是他们真的不知足,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就随你处置吧。”

  太上皇替赵祯拍了拍袍子上粘上的少许尘土:“这戴权,连屋子都扫不干净……”

  赵祯听到自己的父亲,蹩脚的转移话题,心中暗叹了一下。也就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那儿子就亲自给父皇打扫一下!”

  说着,他就站起身,去找龙首宫内侍要扫把。夏守中惊讶的听着赵祯的要求,最后在龙威之下,不得不听命行事。

  过了一会,太上皇就斜靠在软榻上,看着已经当了五年皇帝的赵祯,给他打扫着寝宫。

  ……

  龙首宫的风雨,贾珩并不清楚。但南安郡王府的风雨,是他一手兴云布雨的!

  第二天一大早,贾珩又一次带着亲兵来了南安王府的门口。

  依然是被甲执锐,依然是马踏府门。身后跟随的看热闹之人,正评头论足的指着刚刚出府查看的南安郡王霍庭温。

  “贾珩,你是要与我霍家不死不休吗?”他涨红着脸,愤怒的冲贾珩喊到:“你把国朝律法当什么了?一次又一次欺辱我霍家!”

  贾珩坐在马上,手里拿着鞭子。看着无能狂吠的霍庭温,怒斥道:“我欺辱你霍家?你去问问你的乖女儿,看是谁在欺辱谁?”

  霍庭温被贾珩的斥问弄得莫名其妙:“与我女儿有和干系?怎么,堂堂冠军侯,要把罪责强加到无辜女子身上不成!”

  “本侯不与你废话,今日破你府门,乃是你家霍县主昨日欺辱本侯堂姐,不敬本侯幼妹的惩罚。对了,霍县主还口出狂言,说要好好教导本侯幼妹,圣人与陛下钦封的安国郡主。本侯会上书宫中,请陛下惩处,你就等着宫中的旨意吧!”

  说完,贾珩一挥马鞭,调转马头就往宁国府走去,一百名亲卫紧随其后。

  只留下霍庭温,在大门的废墟上愤恨得盯着贾珩远去的背影。

  等回到王府后堂,霍庭温从霍思楠的丫鬟口中得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他现在是对自己的这一双儿女气得半死。这是一个比一个蠢,做事说话完全不考虑后果,又一次让贾珩抓到了把柄。

  本来自家就不得太上皇和皇帝的信重,现在又出了这事。以贾珩的受宠程度,估计南安王府又要被宫中斥责。

  他找来霍思楠,狠狠得打了一巴掌:“出了这事,为何不早点与我说!”

  霍思楠捂着被打的脸,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女儿昨晚就想告诉父亲,可昨日您去忠礼王府赴宴,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本来想着早上就告诉您,可谁能想到这贾珩竟然来得这么早!”

  “既然知道贾珩不好惹,那你招惹贾家人做什么?你的脑子呢?”霍庭温恨铁不成钢的怒骂。

  他对这个女儿还是很看重的,说不定哪天他就需要霍思楠联姻宗室。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