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勤政殿贾琏觐见 荣禧堂惊闻出使_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水蜜桃 > 红楼:我是世袭罔替的冠军侯 > 第九十六章 勤政殿贾琏觐见 荣禧堂惊闻出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十六章 勤政殿贾琏觐见 荣禧堂惊闻出使

  听到皇帝的话,太子躬身领旨,然后退到一旁。

  赵祯安排完白莲教这边的事情,又跟贾珩说起了新罗之事:“至于出兵新罗之事,还是先等使臣回京再说,朕估计没个一个月是不会有结果的。”

  “臣也是这么想的,倭国大军虽然悍勇,但新罗人也不可小觑。两方对峙,一时半会也会分出胜负。我大周也正好坐山观虎斗,这些年,他新罗有些过于骄傲自大了,吃些苦头也好。”

  贾珩分析着新罗战事,他又想起平日里听到关于新罗的消息,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削弱实力的机会,若不好好把握,那就太对不起这上天的恩赐了。

  就在殿中君臣讨论之时,夏守中禀报,说是贾琏已在勤政殿门口侯见。

  “臣荣国府贾琏,拜见陛下!”

  贾琏这些时日被林如海调教,也算是有模有样。进门后躬身行礼,一丝不苟的样子加上本来就仪表有佳,自然让赵祯颇为满意。

  “平身吧。”

  “谢陛下。”

  贾琏又向太子行了躬身礼,两人也是见过几面,只不过这一次的贾琏,让赵泓乾大为惊讶。

  这才多久没见,昔日流连风花雪月的琏二爷,竟然有了一丝林如海的风采。

  赵祯先是考察了一下贾琏的学识,算是确认了孔尚任没有看错人。

  然后对贾珩说:“出使新罗一事,你与贾琏好好说一说吧。”

  在贾琏迷惘的眼神注视下,贾珩仔仔细细给他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琏二哥,礼部孔尚书推荐了你,此去新罗不可能一帆风顺,你要有心理准备。”

  他说要以后,给贾珩使了个眼色,然后给贾琏说:“若是你另有想法,现在可以说出来。”

  贾琏虽然被突如其来的任务震惊的不行,但看到贾珩偷偷递过来的眼神,心中的疑惑与不安就压了下去。

  只见他转向皇帝,右手横握,重重的放在胸口:“陛下,贾家男儿誓为陛下效死!”

  “好好,果然是代善公的好儿孙,贾家不愧大周栋梁!”

  赵祯一看贾琏用的军中礼仪,自然明白这是向他表明自己决心。

  他高兴的连连夸奖,而后直接下旨:“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荣国府贾琏,以礼部员外郎之职,领钦命使新罗国副使。出使之事,危险重重,安全方面就由冠军侯贾珩安排人吧。”

  “臣遵旨!”

  贾珩兄弟俩躬身领旨,然后君臣几人又说了一些其他事项。

  直到午时,兄弟俩这才离开皇宫,往家中赶去。

  两人骑在马上,一边赶路,一边说着话。

  “琏二哥真的不怕吗?”贾珩看着兴高采烈的贾琏,他有些纠结,不知这件事对于贾琏与荣国府来说是好是坏。

  荣国府贾赦嫡子就贾琏一个,若是在新罗出事,那么贾赦身上的爵位,只能降三等由庶子贾琮承袭。

  这对于势头刚有起色的荣国府来说,绝对是一个重重的打击。

  贾琏听到贾珩的询问,冲他眨眨眼:“这不是有你么,虽然还是有点怕,但如果这次能够立下功劳,我也就不再是废物点心了!”

  废物点心这个称呼,还是贾珩没有回京时,京城勋贵圈子中,对于荣宁两府男子的蔑称。

  虽然有了贾珩的强势崛起,但对比之下,其他贾家男儿,依旧被很多人瞧不起。

  贾琏经常外出,但对于此事却也是耿耿于怀。

  “珩二弟,哥哥我要有孩子了,我不想等孩子出生,还有人再称呼他的爹爹是废物点心!”

  贾珩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贾琏:“二嫂有孕了?我怎么不知道?”

  “才不到两个月,还是前几天请平安脉的时候发现的。你嫂嫂怕没到三个月,说出去对孩子不好,就没让外传。”贾琏眯起桃花眼,乐呵呵得给贾珩解释了一下。

  这让贾珩心中更加纠结,要知道王熙凤有孕,他就应该拦下孔尚任的推荐。

  孕中妇人本就容易多思多想,若是让王熙凤因为担忧远去新罗的贾琏,发生不好的事情,这可怎么是好?

  “早知如此,我就该拦下这件事情,二嫂那边若是因为你出使的事,出了什么问题……”

  没等贾珩说完,就听贾琏打断他的话说道:“皇命难违,再说,哥哥是出使蕃国,谅他们新罗人不敢拿我怎样,再说了,你多多给我安排些高手就是。”

  见贾珩还是有些愁眉不展,就对他说:“珩二弟,你在朝中总要有几个帮手,咱们家除了你,就二叔和林姑父在朝,实力太过单薄。现在唯一能有可能入朝为官的,只有我了。若是此行能有薄功,再加上科举入仕,以后你在朝堂上也能轻松些。”

  贾琏的一番推心置腹,让贾珩心中涌起阵阵暖意。

  这些年风风雨雨,虽然有长辈一直在背后出谋划策。但贾家因为种种原因,朝中就只有一个工部员外郎的贾政。

  纵然贾琏顺利科举入仕,但起点太低,一时半会也无法帮到自己。

  如果此次出使新罗,贾琏成功完成朝中的任务,那么只要平安归来,就绝对会连升数级,说不定从四品的朝官都有可能。

  兄弟俩对视一番,然后均是哈哈大笑起来。引得路边行人侧目相视,要不是两人一看就是豪门贵子,说不得会被认为是两个傻子。

  快马加鞭赶回荣宁街,贾珩没有回家,直接与贾琏去了荣国府正堂。

  荣禧堂中,自贾琏被宣入宫中,贾母并荣国府众人都在家中忐忑不安。

  虽然有贾珩的存在,知道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坏事。但贾琏算是第一次进宫面圣,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听到门口报信说是贾琏跟贾珩已经进了府,贾母赶紧让鸳鸯去门口迎接。

  “孙儿拜见老祖宗!”兄弟俩一进荣禧堂,就向贾母行礼问安。

  贾母看到两人都是喜气洋洋,自知应该是好事。

  “行了行了,哪来这么多繁文缛节的。赶紧告诉老婆子,陛下传了琏儿过去,是有什么事?”

  听到贾母的询问,贾珩轻轻用手臂撞了一下贾琏,贾琏就向前一步说道:“回老祖宗的话,陛下派了孙儿,以礼部员外郎之职,出使新罗。”

  “新罗?怎么要去新罗?”贾母有些疑惑,这大周已经十来年没有使臣去过新罗了,这不节不礼的,这个时候是出了什么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