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 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_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水蜜桃 > 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 473 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
字体:      护眼 关灯

473 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

  有傅挽这一打断,谢檀枝一时之间失神。

  高手过招,最要不得的便是瞬间的懈怠。傅挽手里的剑光和秦缇手里长剑一齐向着谢檀枝而去,谢檀枝连忙格挡,但也不过片刻,便因为不敌而被傅挽将剑抵在脖子上。

  “不想杀你。”傅挽的表情很平静,与其说获得神骨成为神是一种主角光环,更像是一种领悟。

  坏人可以坏事做尽不错。

  可善却不代表,要彻底消灭恶。恶在人身上,人可以杀死,但是人也会变成善的。

  善更应该是包容教化,是对善者慈悲,对恶者救赎,对善恶驳杂的世界,给予以一点一点向善的引导。

  傅挽在谢檀枝面前弯下腰来,“枝枝,这世上,不该是只有你师父一个人是你的全部。”

  少女明眸琼鼻,看起来清灵妩媚,此时垂着眼看人的表情十分沉静。谢檀枝抿了抿唇,哑声道:“我知道,可是我做不到。除了师父,没有一个人,能让我觉得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谢檀枝的眼睫颤了颤,“扶灵姐姐,我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没有了师父,活着每一秒都是煎熬。不知道,那种焦虑仇恨又绝望的感觉……杀了我吧。”

  傅挽皱了皱眉,善恶虽然可以转变,却还是会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是一个恶人。

  谢檀枝有接受旁人的可能,但是更大概率是终其一生,都困在这样的执念里。

  “你间接害死了那么多人,如今又成为了堕神。”傅挽收起长剑,“天道会杀了你。”

  当然,也有可能不会。

  她在成神的那一刻聆听天道,天道不吝啬于给所有生命生机。若是谢檀枝的心念是此后从善积德,弥补之前的过错,天道自然也会给她一线生机。

  这些,都是要靠她自己去博取的。

  系统沉默了好久,“这就是神仙的修养吗,她刚刚要灭世诶。”

  傅挽没说话,她将长剑收起来,走到了秦缇身边。男人面色有些苍白,身周妖气肆虐。傅挽想了想,开口道:“我们可以走了。”

  “嗯。”秦缇露出了一点笑意。

  他没有追究傅挽为什么不杀谢檀枝。

  也就是这时候,不少被这震撼了整个修真界的动静而吓到的修士赶来。见谢檀枝成了堕神,所有人沉默片刻,看向蜕变成神的傅挽。

  一时之间,所有人安静如鸡。

  这些年,谢檀枝接手上清宗,成了继任沈照雪的仙界第一人。如今大阵启动,所有人都知道上清宗的灵脉凋敝是因为谢檀枝为了报仇,这无异于是为了报仇直接灭了整个修真界修仙的路子。

  所有人磨刀霍霍。

  傅挽回过头,在谢檀枝身上下了一道神印,微微一笑,“诸位,可以尽情找回公道,但是人打不死了。”

  所有人磨刀磨得更加激动了,虽然对于不能杀了谢檀枝这件事有些不满,但是傅挽已经成神了,所有人下意识跪下来,“前辈说的是。”

  傅挽点了点头,“省着点打,否则容易反噬。”

  说完,她带着秦缇离开了。

  两人身上的灵力都远远超过了这个世界的承受范围,再不赶紧跑路,这方小世界估计又要坍塌。傅挽按着神印的指示,打开了通天梯。

  两人一踩上去,一道白光扎现,照亮整个修真界。

  仙界磅礴的灵气泄露下来,激起浓云千里,霞光五彩,瑞鸟鸣叫。修真界所有人都下意识仰望起来,聆听天道,感受着充满修真界的灵气波动。

  傅挽和秦缇很快就到了天界。

  还没来得及站稳,第二道登天梯再次出现,仙界原本是以为有人飞升,下意识来凑热闹,谁知道才看到两个人便看到数万年都不曾开的神界大门开门了。

  站在白光中的少女穿着鲜红的长裙,白纱外衣,被灵气带着轻轻飞舞。神界的大门洞开,金光照在仙界上,传来细碎的召唤声。

  傅挽踩着连仙界众人都不敢肖想的白玉梯,一步一步往上走。

  直到走进门内,那个大门才关掉。

  仙界众人一脸懵逼,“从修真界直接飞升成神,当我们仙界是驿站呢?”

  “凡人都能直接飞升成神了,我都修了十几万年了,我连个凡人都比不过!!!!”

  “不过,下界的神不是谢檀枝和沈照雪么,刚刚那个女子和男子的神格,似乎比谢檀枝沈照雪还要高。”

  底下一堆议论声。

  傅挽进入神界,才发现这是个混沌的空间。

  凡间是有天有地的,仙界是浮在云端之上的,这里却是什么都没有。傅挽忍不住想,这样的话怎么住人,也就是这一瞬间,四周一切都变得生动起来。

  一方四合院忽然平地而起,院子里一点一点生出桃树杏树和栀子花,蔷薇花架上挂着秋千。不远处的葡萄架上挂着葡萄,至于院子外面,则生出连绵青山,四处野草青绿。

  不过是眨眼之间,一片虚空之中便生出一方世界。

  神的力量是创世。

  傅挽看向秦缇,面前的人伸出手,掌心飞出一朵翩跹的蝴蝶,落在了她的肩头。

  傅挽微微一愣,对方忽然弯下腰,伸手抱起了傅挽。

  窗外杏花树开至荼蘼,粉雪一般的杏花堆了满树,风一吹,落了满地积雪。有几片被风吹到窗内,落在无人使用的案几上。

  再往前是散落在地上的衣衫,风带着青色的帷帐微微荡起。

  傅挽微微眯起眼,神色有些迷离。秦缇吻在少女的眼睫上,一把纤腰只合一握。傅挽凑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他的下巴,“我记得有人说,我只是个玩物。”

  男人的嗓音微微低哑,“挽挽,你不是玩物。”

  她是他心头最灼热的那滴血。

  风吹进来,傅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有时候醒过来,也迷迷糊糊地想,他们往后还有许多年的时光。

  四合院以外,千里江山依次生出来,被冻结的时间也开始流淌。

  她和他在这此间之内,可以年年岁岁,相守下去。

  就连这方世界的时间,都是为了他们而存在。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