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葬命之法_永恒之门
水蜜桃 > 永恒之门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葬命之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葬命之法

  深夜的帝都,有些冷清。

  赵云出大地灵脉时,街上已不见人影。

  他蒙着黑袍,在黑暗中兜兜转转,想瞅瞅还有无其他天武诡秘者。

  到了,都未寻到第二尊。

  或许,殷昼只派了一个过来。

  也或许,他道行太低,寻不出其踪迹。

  映着星辉,他离开了帝都。

  走之前,他还在大地灵脉留了几道分身。

  但他知道,殷昼若铁了心的毁大地灵脉,他是防不住的。

  今夜的天宗,也是格外的幽静。

  感知力极尽散开,他发觉少了很多熟悉的气息。

  很显然,天宗也如帝都,有太多人蜕变成诡秘,也有太多人,堕入了封印,随便拎出来一个,身份都不俗,且在天宗皆身居要职。

  所以。

  殷昼一旦发狠,大夏很可能成瘫痪状态。

  他去了掌教的山峰。

  杨玄宗正坐在凉亭煮茶。

  身为天宗掌教,血脉也已经在流失。

  “坐。”

  杨玄宗温和一笑,亲自为赵云斟了一杯茶。

  他今夜看赵云的眼神儿,除了欣慰还藏着一抹震惊。

  若所料不差,皇妃已告知他秘辛。

  若所料不差,他也已知赵云真正身份。

  两人似同有一种默契,都未刻意提及此事,都到这个时候了,提与不提貌似都没啥个意义了,在他杨玄宗看来,更多的该是感慨。

  期间,赵云曾祭血脉本源,流入杨玄宗体内。

  他欲凭本源感知,追踪施咒者,以锁定对方位置。

  遗憾的是,未能成功。

  三杯茶下肚,他才转身离去。

  山间拐角之地,他撞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乃柳如月。

  多日不见,修为又精进不少。

  赵云不言不语,与之擦肩而过。

  “赵云。”

  身后有柳如月一声呼唤,眸中含着水雾。

  忘情的水,也并非对谁都管用,她已恢复记忆。

  赵云未答话,一步步渐行渐远。

  柳如月笑的破自嘲,为当年之事深感悔恨。

  月神是明白人,若无柳如月的偷梁换柱,便也无今日的赵云,此事...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阴差阳错,无非是一个造化弄人罢了。

  但无论怎么说,柳如月的确让赵家颜面尽失。

  如今赵云不愿理会她,也是老话传下来的人之常情。

  赵云再现身,已是紫竹峰。

  多日没有回来,此山也冷清的可怕。

  有路过的长老见之,多忍不住一声叹,昔日紫竹峰一师二徒,如今只剩一个姬痕,师傅葬身了,师姐成诡秘者,想想都让人悲凉。

  赵云取了麝香,拜祭了云烟。

  还是那棵苍迈的老树,他坐在树下静静睡着了。

  这个夜,比往昔要漫长。

  这个夜,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平静。

  俯瞰整个大夏,多见一道道血光乍现,各大古城、边远小镇、乃至幽林山村,都血案频发,有太多人葬身,浑身鲜血被吸了干净。

  自是血魔一脉的杰作。

  除此,还有一尊尊可怕的诡秘者,黑玉棺殷昼已与血魔联手,趁着黑暗,在四处大造血劫,除了有限的几座古城,其他无一幸免。

  他们如幽灵,神出鬼没。

  待大夏强者赶到,早已不见踪影。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得以很好印证,无人知道血幽森林在哪,也无人知道,血魔的藏身处,只知这两方,要牟足劲儿与大夏死磕。

  宁静的夜,赵云登临了一座山峰。

  他也如大夏鸿渊,终日都奔波在外,是找血魔也是在找殷昼,这是俩毒瘤,一日不拔掉,大夏一日不安宁,可惜至今都没有寻到。

  “究竟在哪。”

  赵云的一语,颇感无力。

  这般找,真就无异于大海捞针。

  嗯?

  正望看四方时,赵云眉头猛皱。

  就在前一瞬,他突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他这等预感,在下个瞬间便开始应验,寿元竟稀里糊涂的流失。

  “怎会如此。”

  赵云皱眉,当即内视体魄。

  寿元的确在流失,且速度正由慢转快。

  若放在平日,他会很淡定,但如今不同了,寿元已所剩无几,照这般流失下去,不出一刻钟,便会寿命枯竭而亡,死的会很难看。

  “除了他,你是第一个让本尊...用葬命之法的人。”

  幽笑声蓦的在赵云耳畔响起,冰冷枯寂,如来自地狱的葬音。

  赵云双目微眯,听得出是谁的声音,正是那血魔一脉的王:血尊。

  可他穷尽了感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