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大文豪 > 第九百九十四章:决一死战

第九百九十四章:决一死战

  何秀这是真的急了。

  

  这是阴谋啊。

  

  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他对胡人也颇有了解,晓得他们一旦遭到如此挑衅,势必会引发强烈反弹。

  

  他最担心的,就是决战。

  

  虽然他对胡人有信心,他从不认为,在这个世上,有汉军可以和胡人铁骑正面对敌,胡人的强大,正是他所敬仰的。

  

  只是……他的目的,不是要消灭这一支汉军,而是希望带着胡人,杀入关内,成为那关内江山的主人。

  

  胡人一日还在关外,他永远只是大汗身边的一条狗,这条狗可有可无,至多,也只是给大汗出出主意而已,可大汗若是不需要他何秀的主意,便可随时一脚踹开。可是入了关,却不同了,到了那时,胡人要坐天下,要管理汉人,可这些胡人,连基本如何管理都不知,连钱粮计算都是两眼一抹黑,甚至是要杀戮汉人,那也得先蒙骗汉人聚集起来,如此一来,杀起来方才痛快。

  

  而那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了,自己才能从一条狗,成为一个胡人不可或缺之人。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所以他是极力反对决战的,而是先挑起各国对大陈的战争,等关内的大陈疆土被各国吞食,而这一支在关外的孤军,自然会慢慢被胡人困死。

  

  他泪流满面,拜倒在赫连大汗的脚下:“大汗啊,此乃陈凯之的奸计,他此举,就是要触怒大汗,希望大汗和他们决战啊,大汗若是中了他们的计,正落入了他们的圈套啊。”

  

  有人大怒,恨不得冲上去宰了何秀,厉声道:“你胡说什么,莫非你以为,我们竟打不过汉军。”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赫连大汗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那一双眼眸里,掠过了无数的杀机。

  

  某种程度而言,赫连大汗并不愚蠢,他之所以用这个何秀,便是因为,赫连大汗和其他冲动鲁莽的胡人不同,赫连大汗也会用脑子。

  

  他当然知道,这是汉人的诡计。

  

  可此时,他依旧开始权衡起来。

  

  他所考虑的,绝不是何秀这么简单,何秀所担忧的,是中汉人的奸计。这一点,赫连大汗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而赫连大汗所要考虑的,还是这账中各部首领的感受。

  

  现在,各部首领已经怒不可遏,气得跺脚。

  

  假若此时,自己在遭受了羞辱之后,居然还强忍下去,下头的首领,还有各部的勇士们,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胡人以强者为尊,最信奉的就是强者,一旦软弱,就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即便你是大汗,他们也绝不在乎君君臣臣那一套,当他们认为你不过是个软蛋,不敢和汉人决战时,那么……谁还会信服你?

  

  他眯着眼,目光扫过一个个首领,却是一言不发。

  

  他自知决战的危害,却也知道,不决战的危害。

  

  决战意味着巨大的损失。

  

  不决战,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汗位。

  

  所以任何秀滔滔大哭,他依旧不发一言。

  

  就在他举棋不定时,外头却有一个胡人急忙冲进来,道:“大汗!汉军列阵了,汉人的皇帝陈凯之,穿着金甲,亲自到了阵前!他们在胡格鲁草场那儿聚集,数之不尽……”

  

  赫连大汗的脸色已是骤变。

  

  他看到了首领们面部表情的变化,先是从此前的大怒,而今却转化为了大喜。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显然,他们认为,汉人皇帝亲自到了阵前,这是与汉军决战的最好时机,也是他们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最佳机会。

  

  所以他们喜出望外。

  

  而……赫连大汗能怎么办呢?他能泼首领们一盆冷水,告诉他们,即便汉人皇帝都有勇气亲自到阵前作战,作为胡人大汗,却选择了回避和退缩?

  

  在这两相对比之下,赫连大汗简直就是明着告诉各部的首领,自己这个大汗,不想继续做下去了。

  

  胡人……终究不是汉人,而胡人的大汗,也绝非是大汉的皇帝。

  

  他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道厉害,这陈凯之的计谋,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选择的余地。

  

  既然如此,那么……

  

  赫连大汗已按住了腰间的刀柄,随即将刀狠狠的抽了出来,铿锵一声,长刀出鞘,随即,他发出了怒吼:“传令所有的勇士,向胡格鲁草场聚集,明日……将这些汉军杀光殆尽!”

  

  “杀!”

  

  兴奋的胡人首领们个个嗷嗷叫起来,一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有人也跟着拔出了刀,将刀在空中挥舞。

  

  他们是何其的激动,这些日子,早已憋坏了,现在一下子发泄出来,只恨不得汉军现在就在他们面前。

  

  “大汗威武!”

  

  有人大叫。

  

  接着无数个声音一齐大吼:“大汗威武!”

  

  赫连大汗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却不免有几分无奈,那陈凯之,真将胡人看透了,汉人的狡诈,也在这陈凯之身上,俱都显露出来。

  

  可他依旧还需面带笑容,显示自己的威武,作为草原之主,他明知是坑,却也得含笑着跳下去。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而赫连大汗却并没有理会他,只是瞪他一眼,现在……他甚至觉得这个何秀有些碍事起来。

  

  欢声雷动,何秀的哀告,早被这铺天盖地的欢呼所淹没,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连眼睛都不屑看他一眼。

  

  命令下达之后,各处草场和驻地的胡人朝着一个目标,开始迁徙。

  

  欢快的牧人们,唱着牧歌,舍弃了牛羊和妻儿,骑上了战马,取了弓箭和刀剑随着浩荡的人流,踏上征途。

  

  而女人们则带着欣慰,虽也有对男人们的担心,可更多的,却是鼓舞,他们希望自己的汉子去杀人,去抢掠一些东西,尤其是那些汉人们特有的布料、丝绸,甚至是铁锅回来,让自己和孩子们日子过的更好一些。

  

  诺大的草场,到处可见一队队的胡人骑马而过,他们唱诵着大汗的英明,对明日即将开始的杀戮,满怀着期待。

  

  他们自小开始,便骑马,便射箭,他们为杀戮而生,也为抢掠为生,在这里,自然没有任何道德的挂念,我强,便要你的命,你抢你的女人,便夺取你的一切。

  

  与此同时,快马已至天水,大汗送来了一丁点都不客气的命令,下令凉军立即出发,集中兵力,辅助胡人铁骑作战。

  

  国师王诏亲自在天水城中督战,接到了大汗命令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已和胡人大汗绑在一起了。

  

  而且……陈军强大又如何,在六十万胡人铁骑和数十万西凉大军面前,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

  

  天水城的城门已是洞开,浩浩荡荡的大军出征,只是相比于胡人,西凉军马,却显得垂头丧气了许多,大多数人都是无精打采,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喜悦和笑容,即便是那国师的心腹,大抵也只是铁青着脸,任谁都明白,当初抗击胡人的西凉人,现如今却成了胡人的辅兵,去攻打同文同种的陈军,本就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

  

  …………

  

  今天江西下暴雨,停电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