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八章 坐立不安,焦躁难言_仙庭封道传
水蜜桃 > 仙庭封道传 > 三四八章 坐立不安,焦躁难言
字体:      护眼 关灯

三四八章 坐立不安,焦躁难言

  酒醉醒来。

  苏庭伸了个懒腰,看着阵法之外,神色冷冽,杀机无穷的天岭老人,顿时精神了些。

  “老前辈,您长得也太磕碜了些,都能让人醒酒了。”

  苏庭站起身来,收起酒坛,嘿然道:“酒都快被我喝光了,您老人家居然还不想走?”

  天岭老人经过这段时候,似乎已经冷静了下来,尽管仍然杀机强盛,但已不至于如先前那般,怒火攻心,蒙蔽心智。

  他重新积蓄仙宝威能,看着苏庭,缓缓道:“余下仙酒,交与老夫,饶你一命,如若不然,我必血洗山中所有生灵。”

  “那你进来洗吧,正好我许多天没洗澡了。”

  苏庭摊了摊手,看了看天色,吐出口气,道:“险些误了时候,我还有事要忙,明天早上再下来喝酒,您老消消气,大不了过些天,我把空坛子借你,里头终究还有点儿酒香味道的。”

  天岭老人呼吸蓦地粗重了许多,眼睛变得通红,面容抽搐,森然可怖。

  苏庭浑然不觉,摆了摆手,便即往山上走去。

  他走得十分缓慢,偶尔伸伸懒腰,偶偶扭脖子,随意从容,让天岭老人看得怒火冲霄。

  走了没多久,正逢刘溪云匆匆下山。

  苏庭迎上前来,笑道:“怎么下山来了?”

  刘溪云神色异样,看了他一眼,道:“你倒真能惹事,先前那老头儿用仙宝轰打阵法,虽然未有打破阵法,但却使得阵法颤动,引起了观中不小的动静……那两位正在疗伤的长老,也为此而出关,想要找你麻烦,好在长临长老,替你拦了下来。”

  苏庭摸了摸脸,说道:“我不就是下山喝了点儿小酒嘛,哪来这么大动静?那天岭老人也太急躁了,看我喝酒而他在外边喝西北风,就气成这个模样。”

  刘溪云呵呵笑了两声,道:“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不要再乱跑了。”

  苏庭拍了拍衣衫,笑着说道:“这不是准备回去吗?”

  ——

  小精灵还未醒来。

  苏庭用手指沾了一滴仙酒,划过她的脸蛋儿,便让她沉睡至今。

  这让苏庭颇是纳闷,这小家伙的酒量,未免太差劲了些。

  但细细想来,倒也不见得是她酒量太差。

  毕竟体型差异,一滴仙酒的分量,便有她一个脑袋那般大小。

  苏庭用手指沾了仙酒,划过她的脸蛋儿,无异于在她脸上泼了一坛子仙酒。

  “啧啧啧,身体娇小,难道还有这样的好处?”

  苏庭摸着下巴,自语道:“这坛子仙酒对她而言,岂不是跟一池塘子酒一样?仙酒如此难得,效用如此惊人,用在她的身上,比之于常人,要有千百倍的效用不成?”

  他这般猜想,然而小精灵仍在沉睡,究竟是怎样的原因,其实苏庭也难以断定。

  ——

  接下来几日。

  苏庭一日三拜,施行钉头七箭书。

  而闲暇时分,则下山饮酒,当着天岭老人的面,饮了不少仙酒。

  但这位八重天巅峰的老人,经过几日光景,倒也变得十分沉静,几乎是心如止水,不似之前那般暴躁。

  “难道苏某人这还成了帮他锤炼心性,助他心境稳固了?”

  苏庭一向是损人不利己的原则,如今想到还帮助了对手,顿时心下郁闷到了极点,考虑自己是不是要停止气死对方的想法及举动。

  除此之外,他连日饮酒,这仙酒仅剩下三成,再喝下去,也就没了……而且日日饮酒,乃是仙酒,大补之上的大补,便是苏庭也有些受不住了。

  他打算留下一成,分给小精灵。

  另外再留下一成,日后可以交给表姐,助她修行。

  此外再有一成,便是留给松老了。

  松老毕竟在他修行之初,给了他许多的指点,也给了他许多帮助,算是半师之谊。

  但要气这天岭老人的事儿,也不能停下。

  于是他找了个相同的酒坛子,装了些明源道观的酒,照例去山下喝酒。

  ——

  阵外。

  天岭老人守护仙宝,积蓄法力。

  再积蓄一段时日,他便可以尝试轰打仙阵,将这座山峰打开,血洗内中一切。

  为了仙酒,他本身以及身后的宗门,都已倾尽一切。

  如今仙酒落于苏庭身上,他便要尽力取回。

  取不回来,也须灭杀苏庭,灭杀包庇苏庭的明源道观。

  “明源道观,堂堂仙宗,不过如此。”

  天岭老人手执仙宝,神色淡然。

  他堵门多日,但明源道观之中,只有两位阳神真人,出来与他一战,却被他重伤。

  如今看来,这座道观,祖辈虽有仙家,但如今早已没落,比起自家出身的宗门,差得太远了些。

  空有仙家道派之名,却无仙家道派的底蕴。

  他正要继续积蓄仙宝之力,然而却又见得山上下来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十分眼熟,正是近几日来,天天在山下饮酒的苏庭。

  天岭老人冷笑一声,道:“仙酒不多,你日夜饮酒,早就喝光了吧?如今想要用一个空坛子,装些普通的灵酒,便要来气老夫?”

  近些时日来,他也算稳固了心境,不再被苏庭气得怒火冲天,蒙蔽神智。

  毕竟他在阵外,没有打破仙阵,便奈何不了苏庭,再是气恼,也是无济于事。

  若是气得跟之前一样,轰打仙阵,把近几日积蓄的仙力轰打出去,岂非又要重新积蓄仙宝之力?

  对于常人而言,道理都能懂得,但要真正做到这一步,则不可能……但他终究是阳神真人,且到了八重天的境地,足以让自己变得心如止水。

  然而这一次,他不知怎地,看着苏庭取出酒坛子,畅饮内中酒水,忽地心中涌起一阵怒火。

  他脸色微变,连忙运功,压下躁动。

  但尽管保持冷静,可是他却如同看似平静的湖面,实则内中暗流汹涌。

  他的心境,无法真正心如止水。

  他此时此刻,心中焦躁无比,万分地恼怒。

  他甚至开始,无法安心积蓄仙力,坐立不安。

  “怎么回事?”

  天岭老人面色变幻。

  八重天的修行人,尤其是道家中人,到了这一步,阳神造诣精深,便有了可以勘破虚妄,看透真相的一种本领。

  世间诸事,可以瞒过他所见的,已然不多。

  但是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他竟然全无头绪,摸不着头脑。

  天岭老人心中忽地升起一股难言的恐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