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五十九章 善耶恶耶 (第十五更,求月票~神木世界完!)

第五十九章 善耶恶耶 (第十五更,求月票~神木世界完!)

  仪轨的材料,其实就是魔帝剩下来的尸体——苏昼在雅拉的指导下,从魔帝已经化作龙骨的脊椎骨中剥出了二十四粒墨绿色的木珠,每一颗柱子都蕴含无比浓厚的木气与毒性,是先天境中,也算得上罕见的稀有木系灵材。

  举行仪轨只需要十二粒,剩下来的十二粒可以留下来,日后或有奇用,至于现在,反正苏昼在知晓这些木珠不能吃,味道很臭后也不心疼,直接就将它们摆成了一个正十二边形,每一颗木珠对应一个顶点,并以魔帝之血在其中铭刻符文。

  紧接着,苏昼将自己的血滴在这简陋仪轨的中心,在这蟠榕不死树的顶端,闭眼念诵圣辞。

  “圣哉!天之基,地之源,万物之根!”

  霎时,随着圣言的道出,亘古遥远彼端的气息被接引,令诸天星光转动,幻化虚影。

  “智慧为源,生命乃根!”

  “时光为冠,世界乃叶!”

  “大道轮转,恒常不灭!”

  “礼赞神木,诸果之因!”

  ——能隐约看见,一个扎根于万界诸天的神木虚影于灵界的彼端隐约浮现。

  完美的正十二边形仪轨开始缓缓升华,化作青气,笼罩了苏昼周身。

  而就在此时,圣洁又淡薄,包容万物的生命之光从亘古遥远彼端的远方投影而至,映射在他的灵魂深处。

  灵魂的空间中,苏昼睁开眼睛,青紫色的龙瞳直视前方,有些怔然地看向那投射而来,仿佛源自无数世界的光芒树影。

  “好了,你和这蟠榕不死树的精魂沟通契约,而我,就去和老朋友聊一聊,免得祂生气,搞一些幺蛾子。”

  此时,雅拉用尾巴拍了拍苏昼的头发,提示苏昼不要发呆,而它自己轻笑着消失不见,没入那光辉树影之中:“唉,好久不见啊,最近过得可好?啊哈哈哈哈~”

  苏昼隐约能听见,它那仿佛在许多年后看见孩童时期关系不好现在过得很凄惨的老同学的语气……说真的,这个时候,他真的有点明白为什么雅拉会被封印了。

  而且这样真的不是挑衅吗?

  但此时明显不是思考这东西的时间。摇了摇头,清醒了一点,苏昼抬起头,直视那光芒黯淡了许多的树影,若有所思:“原来‘伟大意志’和‘蟠榕不死树’是分开的吗……也对,倘若说将蟠榕不死树和伟大意志的关系类比于我和雅拉的话,倒也不奇怪。”

  “你好?”

  他尝试着和对方打招呼,本来并没有打算得到什么回答,但是出乎预料之外,苏昼在问好之后,很快就收到了回馈的消息。

  “沙沙~”

  就像是枝叶摇晃,树叶摩擦那般,如同海潮一般的沙沙声,而一个朦胧的意志轻柔的触碰了一下苏昼的灵魂,传递了些许讯息。

  那是问好,并且询问苏昼为何与它交流。

  而苏昼直言不讳:“我想要成为新一任神木之王……准确的说,我想拜托你,不要分享任何力量给此世的任何人。”

  “沙~沙沙?”

  蟠榕不死树的意志还很朦胧,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思维跳跃又奇异,它先是无所谓地同意了苏昼的想法,就好像这根本不算什么——仔细想想也是,假如不是别人拜托,神木为什么要分享自己的力量给其他人?但随后,它又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要求这么做,和之前它见过的所有妖艳贱……人类不一样。

  “因为你的强大,会影响到这个世界原本的生命……你的力量,倘若被胡乱地施行,会破坏这世界的秩序。”

  而苏昼干脆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是说出口后,他却眨了眨眼睛:“等等,这说法有点熟悉?”

  此时,苏昼发现这句话,居然和雅拉在他们穿越神木世界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有着惊人的相似性。

  【作为强大的存在,有些时候仅仅是存在,对于其他的心智来说,就是‘动乱’与‘威胁’】

  大道之树与世界之树……祂们被封印,就是因为这个吗?仅仅是存在,就是其他生命的威胁?

  那么,封印祂们的举动,究竟是善,还是恶呢?

  将疑惑埋藏在心,苏昼稳住自己心神,继续与蟠榕不死树交流。

  而蟠榕不死树也很简单的回应了他的思维,并回馈了大量的信息。

  不久后,苏昼便理解了神木世界中发生的一切。

  蟠榕不死树,单论其本身而言……没有任何危险。

  因为它就是一棵树。仅此而已。

  怎么说呢?

  蟠榕不死树的意志,本质上是由无数在其周围周边死去的亡魂开启的,它没有善恶,不理解人类的生死,魔帝杀死无数生灵供奉它的行为,对它而言就像是野兽将自己的尸体扔到树旁边一样,有它很好,没它一样长。

  没有那些死去的亡魂,它一样能在几百年后觉醒自我意志,并在三千年后逐渐脱离幼年期,拥有穿越世界的力量,孕育出时空之门。魔帝提前了这一阶段,并且从神木初生的意志手中,得到了力量。

  换句话说,它想要真正意义上威胁到‘伟大门扉’的封印,还需要三千年时间……三千年时间,对于神木的思维来说,并不漫长,但假如苏昼在这么长时间中,还没有成为可以拯救世界的强者,他自己都自杀了,根本丢不起这人!

  人类的存在,在这神木的思维中,就像是生活在它身上的昆虫小兽一样,就是它自身循环一部分,而魔帝便是它最早接触的人类,所以便给予了对方眷族之首的力量。

  没什么复杂的狗血故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蟠龙不死树这么些年一直都在安静的扎根,汲取力量,自我成长,并没有关注地上的世界,也没有关注人类们的恩怨情仇。

  复杂的,邪恶的,从来都不是神树,而是人心。

  就是,这样。

  “沙沙~”

  沉默了一会后,苏昼要求它不给予此世人类自己的力量,不死树很简单的就答应了,它那朦胧的意志甚至抱怨了一句——那些讯息按照人类的逻辑来理解非常支离破碎,苏昼勉强总结一下,大致就是‘他们老是割我的气根,也不保护我,就是想白嫖我的力量’这样颇为不爽的埋怨。

  看来魔帝切割神木气根的行为,并不受蟠榕不死树欢迎……想来也是,谁会喜欢这样的眷族之首呢?之所以不立刻换掉,估计也就是因为神木缓慢的反应吧。

  此时此刻,魔帝木珠化作的青雾逐渐散去,苏昼的意识也逐渐与蟠榕不死树分离,他隐约能感应到对方的思绪。

  大致上来说,就是它打算封闭与外界交流的渠道,强化自己的防御,长眠至自己脱离幼苗期时。

  对于苏昼斩杀魔帝的行为,不死树有点高兴,也有点惋惜,虽然对方不是那么好的眷族,但也的确是它见过的第一个人类——但也仅此而已,比起带给它熟悉亲近气息的苏昼,那并不算什么。

  简单点来说,苏昼的魅力值比魔帝高多了,它很喜欢。

  【培育智慧树之人+200】

  而雅拉在此时回来,它从遥远彼端的万界星光中归来,面带得色。

  “我带好处回来给你啦!”

  能看见,这蛇灵一脸‘向不得意的老同学炫耀了自己四百平米大房子’的舒爽表情,浑身气质就像是‘狱友先出去后跑回来看损友,大声炫耀外面花花世界超爽的,你在里面要好好改造呀~’这样欠揍的样子。

  总之,它回到了苏昼的灵魂空间中,并对准智慧树的幼苗,喷出一口青气。

  登时,智慧树幼苗便大放光明,通体圣洁的烟云萦绕,有神圣的圣音响起!

  “这!?”苏昼睁大眼睛,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空间内的智慧树精魂上,多出了许多古朴玄奥的符文,宛如大道凝结那般。

  而智慧树的精魂本身,也猛地壮大了一截,长势颇为喜人!

  “感觉,下次结的智慧果,效果会比第一次好很多啊……”

  在这声喃喃中,苏昼彻底与蟠榕不死树的链接脱离,他的思维离开了灵魂空间,离开了灵界,回归现实世界。

  此时此刻,恰好过去了十二秒,而十二颗魔帝木珠也化作飞烟,消散一空。

  能看见,整个蟠榕不死树的灵光都在逐渐黯淡——青绿色的光芒就像是逐渐降下的夕阳那样,一点一点地沉寂,消散,最后没入地底,转移至那无尽蔓延的根须之中。

  神木的落叶之秋,即将来临。

  而苏昼沉默地起身,就在这么短短地十二秒内,蟠榕不死树的力量涌来,混杂着魔帝恶魂的力量,直接就令他破碎的左眼复归完好,被魔帝扯碎的右手也再生完毕,浑身上下不仅没有一丝伤势,甚至远比之前更加强大。

  “苏宗师,你还好吗?!”

  不久后,随着轻功破空声,百家义军来到了这枯萎的天宫之上,周不易那带着紧张的声音出现在苏昼的耳畔:“我们听见了你的声音,你……”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来到天宫之上的众人们,看见了这惨烈的战场。

  以及,那站立在魔帝碎散尸骸前的身影。

  在明亮的星光之光下,苏昼回过头,青紫色的双瞳闪动着复杂的光芒,他看向目瞪口呆的众人,露出了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

  但很快,似乎是想通了什么,这个笑容就变得开朗起来,且不掺杂任何阴霾。

  “结束了,但也没有完全结束。”

  苏昼如此说道,然后笑着朝着众人走来,他的语气沉稳:“走吧,让我们下去。”

  “通向真正太平的道路,还长着呢。”

  ==

  神木世界的故事告一段落,十五更完毕,求个月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