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九章 呼唤者,火力全开!(6400,新春第三更~)

第二十九章 呼唤者,火力全开!(6400,新春第三更~)

  这是一个发生在许多前,有关于一个奇怪男孩的故事。

  事情发生的那一年,男孩六岁,有一位在小镇里担任警卫的父亲,一位在诊所工作的母亲,他有着一位从小陪伴到大的好朋友,两人总是形影不离。

  但是,男孩是不同的,是奇怪的——在夜半时分,隐约之间,他总是能看见一些朦胧的幻影,听见一些诡秘的声音,令人头晕目眩。

  对此,男孩坚信,这是巫师魔女的声音和诱惑,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其他人,却总是会被人嘲笑和否认,许多人都觉得他是撒谎精,为了博取其他人的眼球和关注,所以才编造出这些谎话。

  他们孤立了男孩,称呼他为‘奇怪的家伙’。

  想要得到关注?或许吧,他的确就是这么想的,毕竟,自己只有这方面称得上是特殊,可以被人关注,所以即便是被其他人当做笑话看,男孩依然持续地向其他人转告自己的所见所闻,但是没有人相信他,除却他那位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为什么不相信呢?在男孩沮丧的时候,朋友总是会鼓励他,甚至带着他前往小镇上的书店,购买一些奇奇怪怪的怪谈,有关于林中女巫和怪物的传说,两个小男孩甚至用上了自己所有的零用钱,买了一台小小的望远镜,用来眺望远方林中的小山,以及天上的星星。

  这就是平平无奇,算不上快乐,但也足够充实的童年。

  当男孩长大,成为少年之后,他那‘幻视’‘幻听’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甚至严重影响到了生活,他甚至偶尔会突然发呆,然后胡言乱语,然后抬起头看向月亮,胡言乱语一些‘它们正注视着我’‘它们正在等待我’的话。

  愈发古怪,孤僻,除却那位朋友之外,少年再也没有其他的友人,而为了少年,他的朋友只好自己找学校,成立了一个‘黎明观星社’,主动带着对方用望远镜眺望星星,缓解对方的状况。

  “它们在呼叫所有人,为什么只有我能听见?”

  少年总是困惑地向友人倾诉,而朋友也只能苦笑着安慰他:“这代表你就是被选中的那个,兄弟。”

  “也对!”如此想到,少年顿时兴奋了起来,他抬起头,仰视月亮:“是啊,无论是巫师还是幽魂,亦或是天上的那些声音,它们都在注视着我……我是被选中的,被注视着的那个,对不对!”

  “超能力者,外星人,魔法,精灵,巫师和女巫,都是存在的,对不对!”

  “是,是。”朋友哭笑不得,只能顺着他的话应承:“都存在,都存在。”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一点点流逝,少年逐渐成长为青年,而他的朋友也同样长大。

  而直到他们都成年的那一天,青年得到了,自己友人考上了知名大学,即将离开这个小镇的消息——而青年自己,却因为沉迷观星和各种神秘仪式,成绩极差,需要留级一年。

  ——你也要离开我吗?

  怀着这样的心思,在两人最后一个共处的暑假,一个万里无云的夜晚,青年和朋友喝的酩酊大醉,他在昏昏沉沉之间,仿佛听见了来自遥远月亮的声音。

  【……监测……创造者毁灭……自律战斗机体……寻找匹配生命体……】

  那是一种完全与人类的欲望迥异,根本就是另外一种体系的言语,它由零零散散的灵力散播,只有极少数天赋极高的灵能共鸣者能够听见这一呼声,响应这一匹配。

  青年根本不理解这怪异语言的意义,他只是狂笑着用酒水,混杂着自己的血,在地板上绘出了一个用来召唤‘精灵’的法阵——这法阵他早就绘画过无数次,但是没有一次有什么‘精灵’呼应。这当然很正常,毕竟灵气断绝的世界哪来的自然精灵?可是青年却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怀着友人即将离去的怒气,对自己未来的迷茫,以及心中那深沉的,‘我绝对是特殊的’‘我应该被所有人注视’的想法,开始‘召唤’。

  然后,在那一天。

  源自于星外的‘生物’,降临于两个大醉的青年之间。

  伴随着一阵不怎么明亮的闪光,以及纷飞的灵力光华,一团不明物质出现在法阵的正中央。

  那是一个银色的,如同胶质,但是一点也不湿哒哒,也不黏糊的古怪生物——它只有一个巴掌大,里面有几颗如同眼睛一般的金色小球,这生物一开始似乎是因为来到了陌生的环境,故而模仿自己的原主人,蜷缩成如同蜗牛一般的形状,将自己缩入壳内。

  但很快,它就察觉,周围的环境并不险恶,故而复归原本一团果冻一般的形状。

  “我,我成功了?!”

  大醉的青年,在闪光亮起的一瞬间,就猛地一个哆嗦,略微清醒了过来,他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凝视着眼前小小地生物,然后露出堪称疯狂的笑意:“迪尔,你看啊迪尔,我成功!我真的召唤出了精灵!”

  “噢,我的天啊,约翰……你,你真的成功了!难以置信……”

  而青年的友人也同样看见了这堪称奇迹的一幕,他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甚至是带着一丝恐惧地注视着被青年捧在手心的生物,他有些哆嗦地说道:“真可怕,这怎么可能……我是说,在这真的不可思议!”

  青年此时陷入了对未来的美好幻想:“我要发大财了兄弟!我不是幻听,也不是幻视!我真的能看见那些不一样的东西……月亮,对,月亮!它们都在月亮上!我未来一定要去月亮上,看看它们的家乡!迪尔,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一起发大财!”

  “全世界所有人都要注视我,都要为我痴狂!我一定要让那些当初嘲笑讽刺我的家伙,知道他们究竟有多愚蠢!”

  而就在此时,位于青年掌中的银色胶体,微微蠕动了一下,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却吓得友人下意识地向后一退,甚至尖叫了一声:“别让这玩意靠近我!”

  友人如此过激的反应,一瞬间就让陷入狂喜的青年心情变得糟糕透顶。

  “你从未相信过我,对不对?原来你根本不相信我能看见,根本不相信我能成功!”

  他怒吼道,一把摔碎了自己手中的酒瓶:“狗屎!这么多年来,你只是可怜我!”

  他带着沉重的酒气,凝视着自己的好朋友……是啊,对方是未来名牌大学的大学生,本来就是要离开这个小镇,而自己呢?一事无成,成绩糟糕透顶……是啊,迪尔他已经被所有人另眼相看,不需要自己也能发大财,自己居然想要带着对方一齐赚钱,当真是蠢的够可以。

  自己唯一朋友要离开自己的恼火,长久以来被人当做怪胎嘲笑的怒火,明明真的能听见,能看见,却被所有人忽视,不被所有人正眼想看,甚至是当成笑料的屈辱,就这样,借着酒劲,全部都发泄出来。

  极端的情绪之下,心灵便开始扭曲……为什么自己的这个‘朋友’一直哄着自己,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愿意假装相信自己?因为他越是表现自己对自己的友谊,其他人就越是相信他是一个好家伙……是了,迪尔这家伙除了自己外还有许多好朋友,也有不少女人喜欢他,那都是自己在旁边衬托的好……

  凭什么……明明我才是真正有能力的,我才是被选中的那一个,为什么大家都在看着他?都在看着这个家伙?!

  所有人都只能看着我,只能注视我!

  青年是一个天才,前所未有的天才。

  若非如此,绝无可能在这个时代,达成‘召唤星外之物’的成就。

  倘若,有哪怕是一个条件不符合——比如说他没有喝酒,召唤的时间早一年晚一年,友人没有考上极其遥远的大学,他自己的心态更好一点,不是那么偏激,自尊心不是那么过盛……事情都不会导向那么糟糕的结局。

  当然,他也未必能成功。

  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而故事没有倘若,没有如果。

  于是,小小的,源自于遥远星辰的‘修格自律战斗单元’,就这样,在自己新主人的命令下,吞噬了自己在地球上的第一个战利品。

  然后,就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一千七百四十九个。

  一个个由银色怪异胶质构成的人形,维持着人类的相貌,跟随着哼着小曲,露出疯狂笑容的青年身后,而被此情此景吓得屁滚尿流的邻镇邮差立刻就开车转向。

  而青年毫不在意——因为恐惧,也是关注的一种。

  疯?

  不,他才没有疯——这个世界本来就应该这样,所有人都应该注视着他,认可他,赞颂他,传颂他的名字!

  ——我就是天国!我就是天堂!我也是地狱,我也是冥府!

  既然,地球人不愿意注视他,那么就让其他星球的生物过来吧!倘若其他星球的生物不愿意过来,那么,终有一日,它将会前去星空的彼端,让所有生命,都传颂它名!

  相似吗……实在是太相似了。

  但是不同吗?的确是有着极大的不同。

  深空呼唤者,约翰·哈里森。

  他从苏昼的身上,闻到了名为‘同类’的味道。

  那的确是和自己相似的存在,他们都是,都是天赋奇才,都是被某种存在注视着的存在——他们都有着亲密的少年友人,有着称不上是幸福,但绝对充实,绝对行动满满的童年。

  他们是如此的相似,经历,情况,天赋,甚至是源自于本性之中,那根源的力量来源,都是如此的相似。

  但是,命运却如此的不同。

  所以,怪物,感到了嫉妒……明明自己是如此的想要被其他人关注,被其他人认可,为什么却屡屡遭受阻碍?而眼前的那个和自己一般无二,甚至更加危险的怪物,却能够轻而易举地凝聚所有人的目光,在聚光灯下自如地展现自我,被人认可,被人传颂……

  但是没有关系——被修格自律战斗单元侵蚀的存在,就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赞颂就分泌激素,让他愉悦,不赞颂就刺激神经,让他痛苦——人类的肉体连带灵魂,都不过是紧密的碳基机械,哪怕是再怎么坚定的信念,再怎么圣水的欲望,都不过是神经和激素的奴隶,无一例外!只要驯服他们,自己将会拥有他们的记忆,他们的过去,他们的赞颂,他们的灵魂,也就是,他们的一切!

  自然,也就能成为他们!

  巨大的银色蜗牛,古老的星外生物战斗形态,此时此刻,感受到了远方,来自于自己‘同类’,自己敌人,那堪称浩瀚如海的杀意!

  “你还说自己不是怪物!居然会为了和自己毫无关系,毫无任何友情亲属关系的陌生人,爆发出如此的杀意!”

  深空呼唤者震荡着自己巨大的甲壳,一道道炮口开始在它如同要塞一半的身躯上展开,它狂笑道:“正常的人类,谁会这样?我吃过不少正国人,他们可都知道,‘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而后,无尽的炽热光流,就如同逆行的流星之雨,成百上千的集束光炮朝着苏昼的方向铺天盖地的轰炸而去——一时间,哪怕是天上环绕月球飞行的卫星,以及那已经调整好角度,重新进入近月轨道,位于指挥舱中的孟津,都清晰的看见了,在遥远的月球某地,有银色的光辉正在从地表亮起,飞驰入太空!

  但是,比起银色的光流更加耀眼的,却是一阵先是青紫,后是金红的耀眼灵光!

  “我愤怒,是因为我想愤怒。其他人不愤怒,和我有什么关系?”

  从远方急速归来,直接将无数来袭的光流全部装散撞碎,苏昼的声音,平静的就像是那海啸般的杀意根本就是幻觉一样,但是那浩浩荡荡,简直堪比太阳一般的热辐射,正在从他手中的神刀上,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套用普通人类的逻辑,用在我的身上……”

  “这种思维,本身就是弱者。”

  此时此刻,苏昼浑身上下的表层皮肤,开始浮现出一片片白色的龙鳞,紧握手中的神刀,苏昼的语气带着耐人寻味的意味:“看到了,我这把神刀?众生愿力汇聚,对一切不死,一切被世人认定为魔头魔王的怪物,都有强到匪夷所思的杀伤力。”

  这并非是虚假的,哪怕是已经化作战斗形态,深空呼唤者仍然感受到了灭度之刃那极其恐怖的力量——它还记得,自己被其砍伤的手臂居然连自愈都做不到,必须要将整个受创部分完全切割舍弃,才能进行重生。

  怪物,不禁慎重了起来——而听见了主人的话语,愈发具备灵性的神刀,也不禁雀跃!

  苏昼:“然而,我不用这些特效,也能把你砍死。”

  无论是深空呼唤者,还是雀跃的神刀,都愣住了一瞬。

  然后,进入第一段局部真身形态的苏昼,便以超过十倍音速的急速,抬起了自己右手上的灭度之刃——黑白色的罪业之炎熊熊燃烧,夹杂着青年炽热高涨的怒火,灌入神刀之中,令金红色的愿力光焰爆发出了宛如日冕一般的光辉,在月表绽放!

  这恐怖的高温,甚至还未开始释放自己真正的力量,其恐怖的灵力辐射,就直接将四周那些还在靠近的银色光流湮灭点燃,再将其化作金红色的火炬后,全部推开。

  这一过程,没有任何爆炸亦或是抵抗,在这凌驾于任何正常统领阶修行者的庞大灵力之下,所有朝着苏昼袭来的攻击都不过是灰尘,注定在火焰的高温下化作纷飞的火星,然后于寒风中迎来熄灭的结局。

  “休想!”

  如此可怕的异象,仅仅是攻击的前奏,哪怕是自负如深空呼唤者,也不禁全力以赴,不在拿只是单纯用能量压人的银色光流应付了事——它开始动用自己真正的能力,强大到足以移动山岳的‘念动力’,开始操控周围的一切。

  念动力,是号称万能的力量。

  火焰能力,不过是加速分子运动,冰霜能力,不过是令分子运动减缓,无论是雷霆,闪电,狂风还是流体,一切的运动,现象,亦或是光学隐身,任何能力,大体都能使用念动力来模拟。

  深空呼唤者,并没有系统的地球传承,他的力量,除却将自我改造成为‘不定形者’以及那可以将其他人的注视,转换为自己力量的神通外,都是源自于古老外星文明,修持自我心灵,‘灵能’的力量。

  而这一力量,表现在外在,最泛见的,便是无所不能的‘念动力’。

  伴随着银色的巨大蜗牛甲壳,泛起晶莹剔透的荧光,浩瀚如海的念动力便开始操控周围的一切物质现象——在这一瞬间,仍在太阳光照之下,温度高达一百八十度的月表空间,瞬间便降温了,分子的速度被减缓,一切运动被放慢脚步,超过零下一百五十度,甚至是两百度的低温开始扩散,而突袭而来的苏昼周围,自然也不例外。

  这是甚至比周不易还要庞大的灵力总量——哪怕是苏昼也不能比拟,深空呼唤者积累了几十年,肆意在外太空扩散分身收集而来的灵力,在此时倾泻而出。

  在这一瞬间,正在隔空劈落的神刀被凝滞,一切正在腾飞的火星都被熄灭,甚至就连无法被禁止的辐射,也再也无法令其他分子开始加速运动,苏昼的身形就像是被凝固在琥珀中的飞虫,瑰丽而凝滞。

  “死吧!”

  然后,在深空呼唤者响彻灵魂的尖啸中,一股无形的庞然伟力,直接灌入了苏昼的头颅,在一瞬之间,足以抹平数个街区的恐怖破坏力,就直接从内部轰碎了苏昼的大脑,凝聚到极点的念动力从最脆弱的地方,摧毁了苏昼最脆弱的思维结构,将其整个脑袋炸开,无数脑浆血液飞溅!

  不得不说,苏昼的大脑结构也非常坚固,如果不是他抓住了苏昼因为自己攻击被停滞而产生的一瞬破绽,深空呼唤者根本就把握不住这一次机会——倘若是初次见面,它也肯定把握不住,也正是因为之前它和苏昼缠斗了许久,互相都掌握了相当的资料,这才能一举成功!

  而下一瞬,它就准备趁势抓住这一破绽,继续搅碎苏昼的灵魂,彻底抹灭苏昼可能存在的反击机会——肉体根本不是超凡者的要害,必须灵魂和肉体一齐抹灭,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杀死一位统领阶的强者!

  但是,很快,它就惊愕的发现,明明思维器官被摧毁,理应发愣一瞬的苏昼,居然毫无任何凝滞的表现,反而冷笑一声,使用自己的灵力,反过来禁锢住了这一份侵入自己体内的力量。

  “谁告诉你,修行者的大脑就只有一种结构了?”

  有着双态大脑的苏昼,趁着深空呼唤者的力量一时无法恢复的时刻,狞笑着再次举起长刀——他的大脑之中,除却固态的思维结构之外,还有液态如同胶质,根本不惧怕物理打击性伤害的如水脑组织!

  使用习自轮回世界的水土魔法,操控‘土属’的固态大脑结构恢复,又用‘水属’的魔法,将飞溅出去的脑浆和血液收回,苏昼爆开的大脑处伤口便如同时光倒流般恢复——甚至,在恢复之前,已经有一部分脑组织开始再生,如果再晚一点,说不定苏昼还能长出第二套脑组织!

  但现在并不是关注这些猎奇情况的时候,再度燃起烈焰的灭度之刃甚至点燃了苏昼自己的血液,青紫色的龙血在超高温的灼烧下,化作了迷雾一般的等离子云团。

  然后,便是一刀横空,当空斩落!

  明亮到如同太阳的电浆云团,直接朝着深空呼唤者砸落,对此,它也并非是毫无办法,巨大的星外巨蜗震荡大地,无数月岩尘土便挣脱了引力,随着深空呼唤者的意志向上升起,但在了等离子云团之前——即便是瞬间就被融化成熔岩气体,刺目的光爆和冲击将所有阻隔之物都全部冲击的灰飞烟灭,但也挡住了苏昼这一刀绝大部分的力量。

  可是,能挡住凡火,却挡不住冰冷的罪业之炎,纷飞的黑白色的火星落在了深空呼唤者身上——转瞬之间,熊熊业火便炽热燃烧。

  拷问……内心的拷问……善恶的拷问……业火炽燃,从心而起。

  但怪物之所以是怪物,就是因为无人可以拷问它。

  ——只有人才会因罪业而苦恼。

  所以,即便感受到无尽源自灵魂的剧痛,可是依旧死不悔改的巨大怪物,便带着震荡灵界的呼啸,朝着同样化作不朽之龙真身,也有着近五十米高的巨龙冲去。

  而浑身白色鳞片,都因自己的狂暴灵力运动而濒临极限的不朽之龙,便一边带着身上不断爆炸,绽放火光的鳞片,毫无迟疑地一爪轰出,刺入深空呼唤者的体内。

  然后,就这样,直接将对方的大片甲壳,连带上面正在不断赞颂,不断呼喊的人脸和灵魂,吞入自己腹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