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七章 苏昼降临的第一天 (6800)

第七章 苏昼降临的第一天 (6800)

  克尔巴帝国,北地迈亚主城,一支不起眼的商队缓缓驶入城内,魔能引擎带来的高热蒸发周边的飞雪,令白色的蒸汽如同雾气一般朝着道路的两侧弥漫。

  迈亚城是历史长达六百多年的古城,由自帝国西部迁移至此的迈亚家族创建,在一百多年前的魔能革命中,迈亚家族率先支持魔能化,一举成为克尔巴帝国北方地区的工业基地。

  在这座城市内,四处都能看见高耸的烟囱与工厂,以及五颜六色的魔渣烟尘,那是魔能引擎运转产生的废弃微型魔力晶体,会损害人体健康,造成多种肺部疾病,虽然帝国方面多次勒令整改,甚至要求停工检查污染程度,但工业区却是整个北方地区的经济命脉,不仅仅是工厂主,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工作,工人们也不同意帝国方面的要求。

  而因为率先魔能化带来的富足经济,以及身处偏远北方的独立性,迈亚领和帝国官方一直貌合神离,近乎于国中之国,而作为本地的领主,最大的工厂主,面对愈发咄咄逼人,意图整合各地大贵族,完成中央集权的帝国官方,迈亚领主自然会升起‘独立’的念头。

  但是,这个世界除却魔能技术外,还有着超凡力量……而作为拥有神龙之力的克尔巴帝国皇室,便是最大的威慑。

  迈亚领主相信,倘若自己表现出了一丝要独立的风头,那么帝国皇室哪怕是冒着激起所有贵族不满的风险,也会直接将他烧死在他自己的床上——当然,这样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各地狼烟四起,克尔巴帝国即便不分裂也要元气大衰。

  可那又怎么样?那个时候他已经死了。

  ——必须要拥有力量。

  ——但是也不能让帝国察觉。

  行走在钢丝上的迈亚领主,哪怕是安稳入眠都是奢望,他恐惧自己家族多年来的建设成果,被帝国皇室强取豪夺,荣耀的迈亚家族最终成为历史上并不光彩的一个注脚……外人只能看见他仿佛北地小皇帝一般的威势,却看不见,几十年来,他一直都是如此恐惧。

  直到十二年前,一位持有龙珠的神秘男子,出现在了迈亚领边缘的一座小山村中。

  ——龙珠。

  这一古老的词汇,顿时令迈亚领主回忆起了遥远的神话传说……是了,想要对抗持有神龙之力的克尔巴帝国皇室,就只能依靠龙珠,只有向始祖之龙取愿,并且自己也获得神龙之力,这样才能对抗上一次龙珠仪式的胜利者!

  自那之后,迈亚家族便一直都在暗中寻找,那消失在北地的龙珠持有者的踪迹,但很遗憾,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几乎彻底的消失不见,如果不是仍然时不时有山中的猎户说,曾经在科博尔山脉中看见过巨大的神龙踪迹的话,恐怕所有人都觉得他已经离开了北地。

  也正因为如此,全世界所有对龙珠有所想法的人……甚至是其他持有龙珠的人,也仿佛被引力吸引一般,朝着北地汇聚。

  带领伪装成商队的领主队伍,回到私下的宅邸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的迈亚领主将学者们请到了他们各自的房间中,用最好的条件软禁了起来,然后他就回到他自己的书房,用魔法印记打开暗门,进入隐藏的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很简单,只是被一层伪装符文覆盖的普通房间,而房间的正中央,摆放着一面水银镜。

  没有任何迟疑,进入密室后,迈亚领主直接将自己的魔力与水银镜相连,对彼端的另一面水银镜发起呼应,然后输入信息。

  “神龙召唤成功,但应召而来的并非是‘尼德霍格’而是‘烛昼’……因为召唤成功,我一时自大,得罪了对方,而烛昼个性乖戾,能抗拒龙珠的控制,他虽然没有对我们下杀手,但却将龙珠和人造人一齐带走,消失在了旷野中。”

  迈亚领主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客观的叙述自己的失败:“很遗憾,我想,我没有办法履行约定了,这是我们迈亚家族的责任。”

  而过去十几秒后,水银镜开始波动,一串串文字浮现在镜面,

  【能抵御龙珠的力量?烛昼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神话传说中并没有表现……我已经知晓。】

  同样干脆利落,没有任何废话,水银镜上开始浮现大量的文字:【干脆及时的承认自己的失败,而不是选择对我隐瞒,你们倒也算不上无能。也罢,本来我对你们的期望,也不过就是搅浑水的鱼,而现在,一头强大到可以抵御始祖之龙力量的神龙,反而比预想中的‘绝望黑龙’更加有用,从你们手中离开,反而是件好事。】

  面对整个帝国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贵族,水银镜背后存在的态度仍然非常随意,但是迈亚领主对此却并没有半点意见——并非是没感觉到愤怒和耻辱,而是深刻地知晓,对方并非是他们能用权势威压的存在。

  实际上,召唤烛昼的那一颗龙珠,正是由对方赠予迈亚家族,而面对能随意掏出一颗龙珠送人的强大未知存在,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为过。

  似乎又思索了一会,片刻后,在旧文字都消失后,平整下来的水银镜上,再次出现一个个文字:【你们能确定那条神龙的方位吗?】

  “人造人体内有我们设下的追踪信标。”

  【嗯,那就行,关注对方的位置,一有大的改变便对我汇报——这事关你们家族的命运,不用我催,你们也应该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是。”简略的回话后,水银镜便恢复平静,甚至能倒映出迈亚领主那已经略显老态的脸。

  一直以来,都保持最基本冷静理智的迈亚领主,在面对这面水银镜中倒映出的自己时,却露出了堪称狰狞的表情。

  “该死!”他低声怒吼,一拳想要挥出,打在水银镜上,但就在拳头已经抬起时,他却又缓缓放下。

  可这样,他脸上的怒意更甚:“该死!”

  就在迈亚领主正在咬牙切齿,不知究竟是在诅咒谁之时。

  “没想到,你身上居然还有发信器。”

  北地,旷野地区,一处丘陵丛林中的无风地带,点燃了篝火的苏昼颇为惊奇的伸出手,点向坐在篝火前,一动也不动的奥拉眉心:“那群人还蛮谨慎的,不过幸好我也一向小心,观察入微。”

  凭借无想之心的力量,苏昼能清晰地听见,奥拉那近乎如同虚空的心灵中,居然有一个颇为活跃的心声节点……猜都不用猜,肯定有鬼!

  所以,青年食指一点,青紫色的灵光闪动。

  登时,庞大的力量便隔空震荡,直接将人造人女孩眉心中隐藏的某个精巧灵力节点粉,将其化作纯粹的灵气,归于天地。

  在这一过程,身上披着一件大衣的奥拉一动不动,甚至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红色的双眼中倒映着跃动的篝火,似乎是在发呆。

  对此,苏昼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之前他已经从迈亚领主的口中得知,奥拉不过是年龄只有三天的人造人,是专门为了代替迈亚家族进行龙珠争夺,召唤神龙而准备的工具。

  她的脑海中,除却基础的人造人通用知识外,也就只剩下召唤神龙的仪式了,如果没有其他人对她下令,那么奥拉自己是不会有任何多余行动的。

  “虽然为了避免麻烦,带着这个小家伙出来了,但是究竟应该拿她怎么办呢……”

  对于奥拉的存在,苏昼其实颇为苦恼——他其实并不是纯粹被龙珠召唤而来的异世界来客,哪怕是作为召唤者的奥拉死了,苏昼觉得自己也不至于会被世界排斥离开,但即便如此,他在雅拉世界的行程肯定会有极大的影响,更不用说,他本来就对龙珠取愿仪式很感兴趣。

  所以,保证奥拉的安全,便是苏昼如今的任务之一,而龙珠争夺战这种事情,依照苏昼猜测,肯定不像是地球那边的精灵宝X梦一样,就是神龙之间打来打去,大家的首要任务肯定是先把对方的召唤者轰杀,这样再怎么强大的神龙,也会被世界排斥出去。

  这样的话,作为人造人,根本没有一般人恐惧心和反应力的奥拉,存活率简直可以说是最低,哪怕是苏昼也不能保证能保护的了对方。

  毕竟如今,七位龙珠持有者,都在北地这片区域——这八百年来第一次全员聚集,意味着争夺龙珠的战争,几乎是一触即发,无论是在北地的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随时有可能爆发战斗。

  刚才,苏昼飞到过天上俯视过这片区域,在天空上看,最显眼的便是建造在河边,以迈亚主城为源点的城市和各大卫星城和零散的村镇,然后便是北方自己所在的雪白旷野,和更北方的山脉地区。

  “倘若战斗要发生,应该就是在这几个地方,到时候四处巡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如此想到,苏昼从怀中掏出了之前从奥拉手中得到的‘龙珠’。

  龙珠原本是一颗纯粹的淡金色圆球,质地坚硬,如同水晶,但是在苏昼被召唤出来后,上面就多出了一个极其简略,古代图腾划分的白色大龙,背后有着如同火焰一般的光翼。

  篝火的火光映射在其之上,甚至隐约有种光翼正在振动的错觉。

  啧啧了两声,苏昼注视着自己的龙珠和图腾,他忍不住感慨:“这才多久啊,地球才三年吧,怎么我在其他世界连图腾都有了呢?看这样式,原汁原味,起码是千年前的设计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

  对此,雅拉叹了口气:“地球三年,其他世界说不定一千年都过去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不就这样?比这速度更快的时间对比都有的是。”

  “你是我的立约者,你的信息在我的世界传递的就更快,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信息传递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甚至可能出现取代,混淆的状况,就好比你的故事换另外一种说法来叙述,和尼德霍格就有极大的类似——在某些世界,你们两个在传说中,甚至很可能会逐渐混淆并混同,诞生新的神龙。”

  “我不是为这种事情奇怪。”

  本身就是取代尼德霍格而来的苏昼微微点头,表情颇为感慨:“我只是想不到,有一天,我也可以作为神话传说中的‘神龙’,去和我曾经听闻过的传说中神龙们战斗,这种体验……”

  如此说道,他不禁笑道:“超凡的世界,真有意思。”

  感慨了片刻后,苏昼便将龙珠放下,继续转头看向奥拉。

  红眼女孩的面容精致,肌肤纯白如雪,此时除却那一层白袍外,身上还披着一件黑色的大风衣。

  “你就穿这么一点,迈亚家族的那些人就不怕你冷死吗?”

  奥拉身上的黑色大衣,是苏昼放在自己个人空间中用于换装的衣物,他在察觉女孩身上只有一件白袍外什么都没有后,就给对方披上了,而她也没有拒绝。

  对于苏昼的直接询问,奥拉抬起头,她与苏昼对视,露出营业性的微笑,用轻柔的声音道:“铂因工坊专业制造人造人四百年,信誉保证,可耐受温度为零下五十三至八十五度,根据魔力浓度会有一定变化,上下误差不超过三度,可支持更强高强度的强化改装。”

  “铂因工坊,克尔巴帝国最好的炼金工房。”

  “……居然还内置广告说明吗。”

  回答问题后,奥拉便再次低下头,看向篝火,而苏昼也很清楚,对方的确不是普通人类,身体要比一般的普通人类坚韧许多。

  对此,苏昼也饶有兴趣地问道:“奥拉,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寿命只剩下不到三十天了吧?这是长是短,一般的人造人是几天。”

  “而人造人倘若死去,结果是什么样的?”

  “我的使用期限被设定为三十一天,是延长强化型,通用人造人使用期限为七天,专业战斗人造人期限为一天,我剩余的使用时间为27天13小时49分钟21秒。”

  对于苏昼完全称得上是无礼的问题,奥拉的回答仍然轻柔有礼,声音清丽,极具节奏感,以克尔巴帝国的语言来听,简直就像是唱歌:“人造人使用期限结束后,体内魔力便会自动解离,还原成原材料,可以用于全新的人造人炼制。”

  “是吗……果然,半点恐惧都没有。”

  问出问题后,苏昼便动用自己的神通,认真的聆听奥拉的心声。

  而结果自然很简单,他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人造人女孩虽然有简陋的人造灵魂,但却几乎不存在任何主动思考的模块……换句话说,她本质上,就是一具会动的人偶,只是具备人类的硬件,有着大脑,但却因为只诞生了几天,并不知晓怎么使用它来思考。

  这一结果,反而让他提起了兴趣。

  “苏昼,你想要干什么?难不成……”

  对此,趴在苏昼头顶的雅拉隐约猜出了一点苏昼的想法,而青年干脆点了点头:“毕竟是把我召唤过来的小家伙,我总不可能让她真的等到二十多天后就变成灰吧?我当然可以为她准备一个完好的,并非是人造人的肉体,但前提是,那个时候,她已经不是现在这样的人偶,而是起码有了基础思维能力的‘人’。”

  如此说道,他的语气变得玩味起来:“而且,不觉得很有趣吗?”

  “就像是,当初的古蛇,蛊惑原人夫妇吞下神果,令他们能辨善恶,知耻辱……获得‘智慧’。”

  “当然,我不打算蛊惑——我只是打算教导。”如此说道,苏昼笑得很开心:“正好,也可以让我从中测试一下,我对‘心力’神通的体会,以及对人类灵魂的剖析,有多准确。”

  “有一说一,的确。”听到此处,蛇灵的尾巴微微翘起,它语气愉悦,点了点头:“这主意的确不错。”

  凝视着篝火的奥拉,并没有听见苏昼和雅拉没有半点掩饰的话语,因为她的思维逻辑,不会对任何与自己任务无关的事情起反应。

  但很快,苏昼的话语,便再次引起她的注意。

  “你真的半点也不害怕死亡吗?”

  “我没有这种情绪,大人。”

  “这可不行。”

  对于奥拉简单干脆的回答,苏昼用极其严肃的语调道:“你必须要学会恐惧,恐惧死亡。倘若你不怕死,在遭遇危险,亦或是被人袭击时而没有及时躲避,那么就会比怕死的人更容易死亡。”

  “而倘若你死亡,我就会被削弱,龙珠就可能被夺走,任务就会失败——恐惧死亡,就是保证生存,保证任务的成功。”

  这一系列的带逻辑,就这样被苏昼强行塞入了奥拉的脑海之中。

  “龙珠战争的胜利……优先级最高。恐惧死亡,是辅助胜利达成的条件。”

  眨了眨眼,白发红眼的人造人女孩目光有些茫然,但很快,她便重复道:“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我必须要保护生存,而保证生存,等于恐惧死亡。”

  “没错!”

  如此说道,勤行书院优秀教授,全国年轻教师典范,苏昼苏教授露出为人师表的笑容:“任务成功的第一步,就是要学会如何恐惧。”

  而就在苏昼对人造人女孩灌输正确三观的时候。

  数小时前,奥拉召唤仪式成功,青紫色的灵光降临世间之时。

  一股无形的波动,开始在所有龙珠之间产生共鸣。

  ——北地迈亚城周边,平平无奇的小旅馆中。

  一位衣着颇为破旧,带着眼镜,正在阅读魔法书的流浪法师有些茫然地从怀中掏出一颗金色的圆球。

  这位流浪法师满头黑发杂乱,乱糟糟地被捆成脏辫的模样,披在身后。

  “最后一位召唤出神龙的龙珠持有者……终于出现。”

  “战争……要开始了。”

  如此想到,这位流浪法师的表情带着一丝无奈和恐惧,但也带着一丝向往。

  但多想无益,她深呼吸了一会,然后便慢慢静下心来,再一次开始阅读手中的书籍。

  满头蛇发的庞大阴影,隐约在其身后浮现。

  ——旷野,一栋平平无奇的河边小宅内。

  有着白色短发的健壮中年男人正在检查自己的工具——十几瓶各色的炼金药剂,一把可以捆在手上的手弩,一把闪烁着黯淡魔法光芒的深红色弯刀,以及一大堆已经被拆卸完毕的零件。

  看得出来,这位健壮的中年男人应当是一位赏金猎人,他的胸前还有工会的徽章,而此时,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但却并没有被龙珠的共鸣所影响,而是干脆利落地开始组装身前的那一堆零件。

  很快,一柄通体灰银,铭刻有瑰丽符文的大口径破甲手枪就这样被组装完毕,隐约可以看见,近乎沸腾的煞气正在这柄足以猎杀巨兽的手枪上蔓延。

  “别吵。”

  突然,他开口,对着窗外空无一物的河流道:“有的是你吃的时候……在此之前,就先忍耐。”

  听见命令,无比巨大的巨蛇虚影目露独属于怪物的疯狂凶光,但随后,它还是不甘地在河中沉浮,然后消失不见。

  ——北地旷野上流,不冻湖,奢华的游艇上。

  有着金色长发,衣着华贵的男人面带矜持的看了眼自己手中正在共鸣的龙珠,然后摇头道:“叛乱者们算是聚集齐了,本来觉得未必能凑够七个人,没想到,八百年过去了,还有人在窥视龙珠的力量。”

  在其身侧,一排排身穿坚固动力铠甲的武士沉默不语,就像是屹立的雕像一般,纹丝不动。

  “也罢,正好一网打尽,作为我献给父皇的礼物。”

  而不冻湖,开始缓缓泛起波澜,巨大的漩涡开始成形。

  隐约可见,有似鱼似龙的庞然大物正在其中游动。

  ——迈亚主城,始祖之龙神殿。

  一位年轻的神官此时正在冥思,但一阵莫名的感应打断了他的修行,令他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离开自己的修行室,他来到神殿地下的密室,从重重隐秘的秘柜中取出龙珠,然后轻声呼唤,呼唤正在远方金库沉睡的神龙归来,并告知它,战争已经开始。

  ——北地高空,云端之上。

  正在享受飞翔快感,站立在云端之上,仰望太阳的山间青年正张开双手,似乎想要拥抱那金色温暖的万物之源,沐浴它的光辉,但很快,他面色微变。

  而仿佛空无一物的天空中,传来浑厚的心声:“小心点,我感知到了,最后一位神龙已经降临……如果你想要活下去,那么就要拼了命的努力。”

  “我明白的。”似乎是猎人的青年严肃地点了点头,他紧握住了手中的长弓,低头看向腰间箭筒中,一根根由璀璨,如同光芒凝聚般羽毛制作的长箭,然后露出自信的笑容。

  ——最后,北地山脉,最深处。

  漆黑的地底溶洞之中,魔力水晶的荧光释放着些许微弱的光芒,而就在这光芒下,一位无法辨识年龄的男人,正在与一头有着双翼的龙人下棋。

  但是,男人在即将落子时,却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向上方,他的目光仿佛能穿透大地和岩层,看见溶洞之外。

  “奇怪……这气息,怎么和你这么像?”

  闻言,有着双翼的龙人微微眯起眼睛,他感应了片刻,然后摇头笑道:“本以为是你的错觉,但真是奇妙,还的确有几分相似——不过,这和你的计划不一样吧?”

  “的确,但没有关系。”耸了耸肩,如此说着,男人朝着棋盘落下一子,他的表情极具自信,平静说道:“一切仍在我的预料之中。”

  就在青年在北地旷野的丛林中,教导人造人女孩何为‘恐惧’,又为何需要‘恐惧’之时。

  所有的要素皆已齐至。

  沉寂了近千年的古老仪式再次启动。

  无论是兴致勃勃的野心家,还是被卷入其中的普通人,无论是别有目的的阴谋家,还是坚定不移的狂徒。

  所有人,所有存在,都已经为必将到来的战争做好准备。

  ——倘若说,普通人的战争,一向是以双方的鲜血与生命为赌注,争夺凡俗中的利益。

  那么接下来,这一场与‘始祖’和‘愿望’相关的战争,其赌注,便是更加庞大的未来与命运。

  而这,便是苏昼降临的第一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