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八章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8800,青丘剧情结束)

第二十八章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8800,青丘剧情结束)

  这并非是宣告,而是陈述事实,在言语道出之前,苏昼就已经开始行动。

  嗡————

  刚刚经历过多次核爆,充斥着炙阳,水汽,雷电和狂岚等灵气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漩涡,这漩涡席卷四面八方所有的灵气,宛如鲸吞一般将其全部吞下。

  而后,狂风开始呼啸,凭借无比强大的灵魂强制牵引,在吞下这无数灵气后,万千颗青色的岚种就像是就像是星云一般从苏昼身后涌出,散发出像是无数野蜂狂舞般的嗡鸣。

  下一瞬,这些岚种便开始组合,凝聚,于苏昼的脚底和身后构成宛如实质化的灵力推动力结构,磅礴的灵力被灌输在大气中,令空气凝结。

  而在青年重重踩踏在半空中时,承受这力量的,并非是他足底的那么一小团空气,而是他身后表面积为十六平方公里,近乎凝固的正圆形大气集合体。

  轰!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力量被传导入这个庞大的,令这片地区的温度急剧升高,而苏昼踏足所触及的凝固空气,此刻也宛如固体一般呈网格状碎裂,然后就像是波浪那般漆剧烈起伏。

  空气中的灰尘被点燃了,就像是一场火雨骤然掀起,而就在这场熊熊大火之间,四条近千米长,宛如双翼一般的青色光条猛地在苏昼身后的矢量喷口中爆发,将他的速度推进到了极致,并在周围掀起了异常虽然短暂,但时速超过一百万公里的等离子风暴!

  ——进阶天魂业位后,对于苏昼来说,最为明显的提升是什么?

  在昔日苏昼以神圣几何五芒星进阶超凡境界时,苏昼从中得到了‘灵魂加速’,一种类似子弹时间的能力。那便是强大的灵魂所能办到的事情,远远超过了人类肉体神经的信息传递速度,可以让时间在自己眼中变慢的思维。

  而现在,苏昼持有的,便是远胜过昔日灵魂加速的力量。

  并非是对自己的力量产生绝对的掌控——实际上,哪怕是走法之道的强者,也不敢说能完全做到,但是如今的苏昼,能够以一种极快的反应,以同阶强者十倍以上的体感时间,调整自己所有的操作。

  对此,九尾天魔怡然无惧——它并没有恐惧的概念,只有对抹杀敌人的可能性预估,但即便是抹杀可能性从76%瞬间掉到了13%,它也同样不会收手。

  它是灵之道的持有者,手持神刀,朝着自己冲来的苏昼,它也同样再次于手中凝结骨刃——过于庞大的灵力在其周身凝聚,甚至化作了近乎实质化的铠甲,它爆发加速,同样挥剑上前。

  霎时间,两道流光再次碰撞在一起,在制造出耀眼的光热之后,便传来接连不断的刀剑碰撞声,能看见,连翼海的上空剑气纵横,扩散至数十里外的狂风甚至搅其了大片大片的白色激波,在整个战斗区域掀起一阵朦胧的云雾扩散。

  空气被加速到了极致,双方站在因为大气固态颗粒以及水雾高速对撞摩擦产生的雷霆中互相攻击,大片大片青蓝色的惊雷因为他们的高速欲动而诞生,并在云雾中纵横,他们行动产生的暴风甚至压迫他们身下的海底,形成了半圆形的碗状结构,巨浪不断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能看得清楚了!”

  就在这无比激烈的挥刀对攻之中,苏昼正在笑,九尾天魔进阶地仙后,它的速度对于青年来说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正如同他当初和汤缘所说的那样,在高一个大境界后,单单是身体素质的压制便可以抵过一切道法和神通方面的优势。

  而现在,苏昼同样进阶地仙进阶,在核爆的轰鸣间,在早有觉悟的噬恶魔主神通蜕变中。

  他能感应到,自己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虚无脆弱的松散灵力聚合体,而是一种无比强韧,无比坚固的东西。

  就像是一颗龙珠,亦或是说,一种冠冕,一种强大无比的核心。

  凭借它,苏昼的思维速度提高了千百倍,九尾天魔那迅捷无比的攻击对他来说已经如同慢动作,哪怕对方的力量仍然磅礴无比,一剑挥出,对自己呈现压制,但他如今却能寻觅出对方挥刀时的破绽和力量薄弱点,轻松反过来压制它。

  而且,不仅仅如此。

  苏昼现在能感应到,这颗‘龙珠’,集成了自己所有神通的功能——噬恶魔主,万念归一,无想之心,罪业之火……这些神通都铭刻在了这颗龙珠中,令它可以不断地壮大,不断地成长,就像是天池龙王留在祂那尸骸中的龙珠那般,这颗珠子,就是祂的传承和力量本身。

  甚至,龙珠还能将部分神通之力分离,回应并赐予其他人……这便是仙神的起点,可以将自己的力量赐下,直接进行传承教导,而并不像是人仙那般,即便开宗立派,也只能口口相传。

  此刻,察觉之前令自己占据优势的近身战已经无法奏效,甚至还可能被苏昼反过来压制后,九尾天魔立刻转变了战斗方式,它突然全力一剑刺出,逼退苏昼后,然后手中骨刃一甩,化作一尊冰凝一般的琉璃净瓶法器。

  玄黑色的六道齿轮在身后浮现,冰寒的气息四溢。

  【冥罗地狱道·大红莲冥狱神光】

  ——钵特摩,此云红莲华,严寒逼切,身变折裂,如红莲华。

  ——受罪之人,寒苦增极,皮肉封冻,血裂为莲

  霎时间,周围天地中无数灵气和热量疯狂地朝着九尾天魔手中的琉璃净瓶中涌去,宛如没入归墟,一切都逐渐陷入禁止,极致的寒气朝着四周蔓延。

  而后,随着灵之道带来的无尽灵气汇聚,一道凝实无比的冰蓝色寒光从瓶中射出,朝着苏昼直指而去——这光沿途,散发着如同地狱一般死寂冰寒的气息,寂灭一般的积尸气翻涌不休,仿佛直接要将人扯入冥狱。

  这是堪比之前‘天人道·荡秽劫灭神光’的大神通,而且对血肉生命的杀伤力更胜于它,这一道神光倘若集中在苏昼的烛昼真身上,瞬间就会将整个龙躯封冻在近乎绝对零度的超低温中,如果不是刚才九尾天魔实力又恢复了些许,也根本无法用出。

  但面对这一记神光的,是黑白二色,同样冰寒无比的罪业之火。

  业火炎炎,苏昼沉默地挥刀直劈,森冷寂灭的气息斩出,周围的雷霆与云雾被黑白二色的光芒切为两半——而红莲神光也并不例外,它在已经催动到极致的灭度之刃下被剖为两道光流。

  刀斩神光,熊熊业火甚至顺着神光的轨迹朝着九尾天魔蔓延而去,虽然说对于无智无识的天魔而言,业火只能普通的摧毁魂魄,并不能彻底摧毁其神智,毕竟你不可能摧毁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但它的确是一种棘手的攻击,令九尾天魔不得不将手中拿的琉璃净瓶扔开,避免被业火点燃。

  不过,手持业火长刀,准备展开第二次突进的苏昼却并没有成功贴近敌人——因为又再次转回天人道的九尾天魔此刻几乎化作了大型神光发射器,它的九条尾巴末端开始凝聚重重完全不同的神官,然后就像是暴雨一般朝着苏昼远远倾泻而来,令苏昼只能收刀回防,以凝聚着业火的神刀将这些神光逐一挡下弹开,就像是绝地武士弹飞光束那般。

  双方再次展开了激烈的远程攻防,与此同时,双方正不断地朝着天魔总部的矩阵靠近,而来自其他区域的天魔也正在朝着双方战斗的方向不断包围而来,两者加持之下,九尾天魔的力量正在不断增强,可是它却发现自己无论使用什么方法,启动什么六道神通,都无法再次压制住苏昼。

  天人道的各类高威力灵气道法,修罗道拟态各类神兽仙神真身,地狱道的破灭神通,饿鬼道的诅咒干扰……除却人间道和畜生道两个不善于战斗,只用于修行辅助六道神通外,其他四种神通九尾天魔已经用了一个遍,但是苏昼却全部都能一一轻松招架,游刃有余,和突破之前截然不同。

  不过,它仍然占据优势。

  那便是灵力。

  此时此刻,两位霸主地仙的战斗在海天之间无尽转移,他们时而在海面上刀剑相交,时而传入海底,调用灵气道法互攻,两者也经常飞跃出海面,进入万米高空展开激烈的追逐,双方战斗的轨迹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心电图,呈现剧烈的W形起伏。

  虽然听上去比之前要好的多,但实际上,在攻击方面占据主动的仍然是九尾天魔,只是在行动节奏方面占据主动的是苏昼,为了将战场引向天魔矩阵,苏昼放弃了许多攻击机会,可即便如此,面对天魔的猛攻,青年仍然能还以颜色。

  轰!一声爆鸣,纠缠间,他们又再次冲入海水深处,拖出一道道光流残影,苏昼与九尾天魔的力量太过强大,他们每次行动都将撕碎大气,掀起海涛,双方都并非是一般的地仙,一位是宿命大魔,正在蜕变的机械降神者,而另一位则是持有伟大存在不死血的神选冠军。

  九尾天魔战斗经验无比娴熟,它的六道幻境中有无数人累积了千年的战斗经验,但这些对苏昼毫无意义,他根本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存在,一般的战斗经验毫无用处。

  就好比现在——因为苏昼之前一击罪业之火的神刀斩空,上半身露出些许破绽,觉得找到机会的九尾天魔便立刻暴起。

  狂暴的灵力凝聚,天魔握紧五指,这简单的动作却凝聚了灵之道汇聚而来,足以一拳轰碎山峰的庞然伟里,它将这磅礴的力量握于掌中,然后以最快,最强,最简单的一击直拳朝着苏昼脑门轰去。

  这一拳的力量,有万吨,十万吨,还是百万吨?不能这么计算,因为灵力的力量凌驾于物质的破坏力之上,剧烈的灵气震荡周围的海水,直接将海底轰出一个庞大的真空圈。

  但对此,苏昼却不闪不避。

  ——脆弱。

  双目直视那正朝着自己脑门缓缓轰击而来的天魔右拳,苏昼的心中却只有这样的想法。

  ——如此脆弱的东西,居然敢于朝着我的头颅轰来。

  没有任何犹豫,苏昼狂笑一声,直接凝聚力量在头部,他干脆利落地挥头对准天魔之拳砸落!

  令人心头一震的恐怖爆炸,再一次出现在海底,而这一次,受到重创的却是九尾天魔!头与拳的对撞,赫然是头胜利了,它的右臂歪曲折断,连带整个肩膀都被大力粉碎,整个人倒飞而出,被直接轰入了海底岩壳深处!

  对此,仅仅只是脊椎折断,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的苏昼却轻松的将头扶正——头颅和脑门的坚固程度远胜于手,普通人之所以不用头攻击,仅仅只是因为头对他们来说是要害,收益受损比太不理想。

  但超凡者的要害又不是头。不,超凡者真的有要害吗?

  普通人的战斗技巧,哪怕堆积亿万年,也绝对无法踏入超凡者的密度,苏昼没有犹豫,他没有去追击九尾天魔,而是朝着已经距离不远的天魔矩阵急速飞去。

  而下一瞬,被轰入海底地壳的九尾天魔也再次跃起,它同样身化流光,紧随于苏昼身后,再次展开攻击。

  哪怕是进阶地仙,苏昼也不可能短时间战胜对方,灵之道这东西实在是太过恼人,一个星球供养的底蕴太深厚,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磨灭的存在。

  很快,在一连串的追逐战斗中,双方终于来到连翼海中央,天魔总部,海底山脉的上方。

  大海呼啸着,海浪汹涌澎湃,在这两大板块交错之地,洋流与疾风无时无刻都在呼啸前进,将养分和热量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循环,一场场巨大的台风,并将漆黑的,笼罩整个世界的阴云席卷向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暴雨滂沱,两道流光在雷霆闪烁将撕裂云层和海面,抵达了此处。

  在这里,九尾天魔的实力瞬间又再次提升——道理很简单,原本要跨越漫长距离,大半个星球传输而来的灵力和天魔魂魄,此时根本无需二次传输,直接汇聚它身上即可,这份力量直接就将九尾天魔再次推动到了几近于最初,被苏昼以赤霄剑气斩杀的最强形态!

  轰!六道齿轮此时完全复苏,如今的九尾天魔身后,甚至浮现出了一尊庞大的‘三面六臂尊神真身’,祂一手持一种法器,天人为剑,人间为杵,修罗为矛,地狱为瓶,畜生为轮,饿鬼为坛,三面呈‘慈悲’‘忿怒’与‘威严’神面展露不同的神威,这尊神通体宛如金石铸造,有琉璃宝光环绕。

  慈悲寓意着创造,威严寓意着支配,六道之手。寓意着被创造且被支配的无尽轮回。

  而如今,就在‘忿怒’神面的眉心,一颗仿佛六道凝聚的,代表着‘最终毁灭’的第三只眼浮现。

  ——滋!!!

  瞬间,一道炽红的神光自上而下,对准苏昼射出,它切开了云层和海面,将天地间的暴雨狂风一份为二,强大的能量甚至在空气中带起一片等离子火花,无数电浆和雷光在半空中跃起又消逝,将沿途的万事万物都归于微粒。

  不过,由于真身的动作实在是太大,这一击并没有命中苏昼——早就有所预料的青年早就一个急速提升,化作幻影,来到了数千米的高空,毁灭神光切开大海,掀起剧烈的海啸震荡,并没有损伤他一根毫毛。

  当然,这点攻击对于有着灵之道的天魔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伴随第三只眼中炽红的光芒再次闪烁,第二道神光即将再次击出。

  但是,已经完成自己所有战斗目标的苏昼,却不打算与对方纠缠下去。

  自己——九尾天魔——天魔矩阵所在地。

  一条倾斜着延伸的直线,已经生成。

  远方,天魔军势正在靠近,眼前,九尾天魔正在蓄力。

  最后的底牌,应该拿出了。

  正是此时此刻——如此想到,苏昼肃然地从自己的个人空间中,拿出了世界树长枪,然后遥遥对准九尾天魔。

  ——觉醒,超凡,统领,霸主。

  苏昼一路走来,和无数强敌交战,他从不企图去理解敌人们的苦衷,也不想了解他们为什么为恶,为什么会成为被他审判,被他惩戒的怪物。

  但是,在吞噬恶魂之后,哪怕是苏昼并不想知道,那种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苦难,源自无可奈何的哀愁,以及天生就诞生于罪孽中,从中盛开的恶意,却总是令噬恶魔主都为之叹息。

  国师,水之神,寂静者,忘记了名字的怪物,马特维,还有兽神界的众多神兽……御五极神雷真法,真身基础和水助,无想之心,万念归一,始祖神龙之血,以及罪业之火。

  哪怕是再怎么鄙夷,憎恶这些怪物的罪恶,苏昼也必须承认,无论是丑恶还是自私,是死寂还是疯狂,无论再怎么扭曲,那都是有着自己‘心魂’,有着自己‘意志’的存在!

  只有抹杀,审判这样‘恶’,噬恶魔主这一神通,才有存在的意义!

  此时此刻,青紫色的龙瞳凝视着眼前的九尾天魔,凝视着它身后那威严强大的三面六臂尊神真身,这地仙级的战斗法身,赫然是对方真正的底牌,如果不是自己一开始就用赤霄剑气轰爆了对面,恐怕自己一开始就要面对这种恐怖战斗形态无间断的攻击。

  强大,太强大了,苏昼当真是从未见过这么强的敌人,哪怕是当初神龙形态的马特维,给他的压迫感也不如对方,这就是以整个青丘星孕育出来的宿命大魔,同样被伟大存在注视的眷顾者——倘若它真的升华成功,那么日后吞噬掉兵主被封印掉的躯体,进阶天尊级也是毫不奇怪。

  但是,它却并没有心。

  如此强大的怪物,没有心,没有智,没有自己的意识,它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灵魂,没有自己的想法和欲望……就像是宿命,宿命的工具,机械降神那般,仅仅是被‘剧本家’从场外空降而来的强大工具。

  如果说青丘人身为仙神的宠物,是某种宿命,那么天魔的存在本身,又何尝不是作为工具的一种宿命?

  【无心的怪物啊。】

  所以,在炽烈的红光,在天魔法身第三只眼中凝聚之时,苏昼高举手中的世界树长枪,发出了漠然的宣告,一股股玄奥无比,令人神台清明,灵思敏捷的气息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青色的木气光华被青年从世界树长枪中牵引而出,这充满着温和,满溢着生命活力的气息,在如今黑暗的青丘星中,就像是一团过于耀眼的光明,如同太阳一般照亮了天地。

  “来了来了——”

  灵魂空间中,智慧树的精魂感应到了牵引,与苏昼有着因果纠缠的伴生神木发出了欢快的声音,然后从中飞跃而出,化作一团青白色的魂光,没入苏昼手中的长枪。

  嗡——在智慧树精魂没入长枪中的瞬间,那令人时不时便会有恍然悟道之意的清凉气息变得更加浓厚,苏昼手中青色的智慧树长枪更是一点一点变亮,释放着种种‘慧光’。

  而青年就这样,以不知道是慈悲,还是漠然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九尾天魔。

  【不教而诛谓之虐,你根本不理解恶的涵义,也不明白何为罪孽,诛杀你并非是审判,只是单纯的毁灭。】

  【既然如此,那现在,我就来赋予你智慧!】

  瞬间,随着苏昼的意志,慧光爆发,照彻方圆百里。

  蕴含着智慧树神木之力的青白色光华,扫尽一切黑暗与阴霾,令整个天地间所有的一切愚昧和盲从都消散于无形。

  光辉横扫,霎时间,远方的天魔集群被慧光横扫,那些表情死板,目光呆滞的青丘天魔和九黎巨人急速飞行的动作齐齐一滞,它们的双目中突然浮现出种种灵动的光芒,或是疑惑,或是茫然,或是莫名其妙。

  “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等,我是谁?”

  “我是要剿灭混沌代行者……为什么要剿灭?”

  “混沌代行者在哪里?哦,在前面!”

  霎时间,所有天魔集群都陷入了混乱,它们虽然仍然知道自己的目标是消灭苏昼,但却因为智慧和自我意识的出现,而诞生出了种种困惑和疑虑。

  ——诚心为愿,茫心为祈,欢心为祝,惧心为求,决心为誓,怨心为咒,怒心为争。

  一切心念,无论是真诚,茫然,喜悦,恐惧,决然,仇怨还是愤怒,全部都是‘愿力’的一部分。

  苏昼的身后,青紫色的‘龙珠’浮现,这属于他的‘天魂业位’,‘性之道’的本性呈现,顿时全速运转。

  以‘万念归一’这一神通的模式!

  嗡——慧光波及天地十方,但真正最耀眼的慧光,正照耀九尾天魔身上。

  强横无比的神木之力并没有伤害天魔一分一毫,除却唤醒了那万万千千魂魄的自主意志外,它还直接直入这天魔网络集合体的最深处,直入‘原初腐蚀体’的最核心中,唤醒了某个碎片那微不足道的记忆。

  ——我……做了什么?

  那是属于古老仙神时代,一位青丘之王的记忆。

  昔年九尾天狐的意志‘苏醒’,涂山融眼前无数走马灯闪动,千年来无数有关于天魔和青丘星上发生的一幕幕,那晦暗,惨烈,绝望,令青丘人沉沦于苦难的所有场景,都顺从无数地记忆,朝着他涌来。

  一开始,他还茫然,不知究竟为何,但很快,已经身为天魔网络集体体的他,凭借庞大的计算能力,在瞬间便扫过了所有的信息。

  镇灵塔,侵蚀灵魂,养殖肉体……捕获,猎杀,同化……文明彻底的毁灭,种族不甘地沉沦,万民悲哀的呼声……

  在这一瞬间,他停下了对苏昼的攻击,停止了汇聚力量,这天魔颤抖,战栗着抬起手,凝视着自己的双手,目光充满了绝望和悔恨。

  “我,我都……”

  它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正如同以前每一次战斗一样…——苏昼从来不听任何怪物的忏悔和自白。

  万念归一发动,千千万万天魔,无穷无尽的愿力,此刻化作远胜于太阳的光,萦绕在其周身,青紫色的灵力甚至直接衍生电弧,在青年的周身不断地跳跃膨胀,令他的长发根根竖起!

  【没有心的怪物,就由我来赋予你心灵!】

  严肃无比的苏昼举起手中的神木长枪——连翼海上方,黑暗的青丘星中亮起一片刺眼无比的清光,神圣无比,圣洁无比的能量凝聚在其上,令原本还有着实体的神枪登时燃起光焰,宛如一道被雷神持于手中的雷枪!

  ——而得到智慧后,一切的宿命就必然会被打破,毫无例外。

  ——即便是神所钦定的伊甸,被命运支配的乐园,也是如此。

  ——生命超越轮回,超越宿命……

  ——就是从得到智慧,得到可能性开始!

  【现在——】

  轰鸣的雷枪上,涌动着惊心动魄的狂暴愿力,一道道扭曲大气,令万物化作虚无地毁灭性能量凝聚,甚至侵蚀掉了苏昼自己的血肉,令他只能用正在不断碎裂的骨骼将其紧握。

  【接受审判吧!】

  即便持枪之手都即将灰飞烟灭,苏昼凝视着眼前的九尾天魔,托举这凝聚了千千万万,由神木催生的天魔愿力,如此肃然地宣告。他的双目中仿佛有着如同太阳一般的光芒燃烧,然后,决然地将雷霆投出。

  那一刻,雷光划过天际,宛如贯穿世界的流星。

  青白色的神光甚至照彻了深海,令深埋于数千米海底的天魔中枢所在的山脉都为显形,一切黑暗扭曲的气息都在瞬间消散,被拖拽出长长的影。

  世界树长枪近乎化作真正的光,它宛如闪电一般,瞬间跨越数公里的距离轰击在九尾天魔之上,然后庞然无比的力量将其连带着轰入海底,轰入山脉,轰入地壳深处,破碎沿途所有的一切。

  海底山脉,天魔矩阵所在地。

  这里是两个大陆板块的交界处。

  数十万年前,中央神庭的初代天帝,在此处封印了某位天尊的部分神躯,以星球之力化作大阵,将其镇压在两块重叠的板块之下,并以两个大陆板块为封印基盘,绘制足以镇压世界的古老法阵。

  正因为如此,在这片封印的周围,板块的活动逐渐陷入休眠,活跃的火山也因此逐渐冷却。

  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彻底陷入死寂——地质活动仍然存在,尤其是这种两个板块交错的地方,地质结构无比复杂,地底断层交错分部,一处熔岩库被掏空了,还有更多的熔岩库分布在其左右。

  只需要一眼便能看出来,整个海底山脉,本质上是一座沉眠的超级火山的熔岩堆积口。

  而现在,一道审判的神光带着一头九尾天魔贯穿了地壳,刺入了地底深处。

  然后,骤然爆发。

  登时,无尽的光解除了封锁——它脱缰而出,令最为炽热的光与热蔓延,在制造不可思议的爆炸和光热的同时,撕碎了周围的万事万物,甚至令整个地底空腔都发出震荡,崩溃,所有冰蓝色的天魔晶柱都因此而破碎,精巧无比的矩阵被完全摧毁。

  而后,沉寂了数十万年的熔岩库被引爆了。

  ——轰……轰轰轰轰轰!!!!

  伴随着整个地底空腔的陷落与崩塌,本就脆弱的地质结构登时诱发连锁反应,在剧烈的震鸣中,一连串的海底火山开始喷发,甚至可以说,爆炸!

  在这一刻,数以百亿吨的海水被掀飞,超过三公里高的巨浪被掀起,海底山脉如同积木一般在板块震荡的伟力中被摧毁撕碎,而海面中央,一朵急速拔高,直冲万米高空的炽热伞状云开始在整个大气中蔓延,而强大无比的冲击波开始以地壳与海水为载体,朝着整个世界蔓延。

  强劲无比的冲击波简直就像是一只实质化的拳头,轰击向高空,阴晦的乌云在瞬间就被冲散了,但是更加浓密的火山灰取代了它,它们与海水混同,化作浑浊的雨水降落在海面,令数百里内的海洋变得污浊不堪。

  在数个小时后,这些浪潮和冲击波将会拍击在位于连翼海东南部的青丘大陆海岸,强大的气浪和海潮将会从地表横扫而过,整个沿海地区的热带雨林将会被直接淹没,甚至是拍碎,大树将会如同牙签那般被轻松折断。

  而不可思议的爆破声将会以传遍小半个星球,在六个小时内,它甚至能传递到顾氏族人昔日的避难所,依然响亮如雷鸣。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

  【——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尘埃冲天而起,化作弥漫的乌云,朝着整个比翼海四面八方扩散。

  这力量,即便是苏昼也无法抵御,他只是提升了自己的高度,避开最强劲的那一波冲击,然后漠然地注视着那一团正在天地中震颤摇晃的伞状云,以及正在整个海面上不断喷涌扩散的大片熔岩,目光中不带有任何感情。

  毫无疑问,在这一次火山爆发后,此处将会出现一座岛……或者说,一连串狭长的火山带列岛,新大陆的雏形。

  天魔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于无——苏昼能看见,有一颗漆黑,没有一丝一毫光泽,浓郁到近乎可以吞噬光芒的恶魂,正顺着火山爆发的冲击波,朝着自己飞来。

  与它同时飞回的,还有世界树长枪。

  “……工具是没有善恶的。”

  接过长枪,还有恶魂,苏昼抚摸着被无尽愿力强化后,甚至自发闪动光芒的神木之枪,然后低下头,凝视着这份凝实到匪夷所思的恶魂。

  他吐出一口气,气息悠长,仿佛蕴含着复杂的感情:“只有有智慧的存在,才能被宣布为恶,进行审判。”

  但再怎么审判,那些逝去的生命,青丘人失去的时光,那十几个世纪的时间,也绝无可能再归来了。

  摇了摇头,他没有继续说什么,苏昼转过身,在火山爆发的轰鸣和熔岩的火光中,朝着青丘大陆的沿岸飞去。

  ——至少,他击破了宿命,带来了改变。

  “怎么样,雅拉?”飞行的过程中,有这样的声音响起。

  【不愧是我的契约者,苏昼。】而蛇灵的轻笑声,在灵魂空间中回荡。

  ——或许仅仅是这样,就足够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