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四章 谢邀,狐狸好了,我也好了 (8200,求月票~)

第三十四章 谢邀,狐狸好了,我也好了 (8200,求月票~)

  地球。

  自从2017年后半年开始以来,一个有关于正国官方正在开发一个超大型时空界域的传闻,就一直在各个领域内流传。

  或是专业报纸的几个豆腐块专栏,或是一些小报的头条,亦或是一则真假难辨的网络新闻和手机推送信息——各种专业人士,舅舅党,相关从业人员和各路消息灵通人士等等,都争先恐后地对这些消息进行分析和解读。

  “谢邀,人在南岭,刚下飞机,业内相关,认识的人太多,匿了。”

  不得不说,虽然官方从未正面表达,但是从方方面面所有人的口径来看,大家都能猜得出来,正国的确正在开发一个大型异界。

  甚至,其中还有很多一部分是正国官方自己在暗地推送,进行潜移默化的暗示。

  这并不奇怪,因为想要探索青丘界域,输送援军,本就不可能瞒过所有人——无论是运输飞船,还是在南岭建设一座小城市级的要塞基地,哪怕能瞒得过其他人,负责为基地提供物资的本地人是绝对不可能瞒得过去的。

  而且,除此之外,苏昼的消失,更是能侧面证明这一点。

  全球知名超凡者,正国新世界探索部部长,也是多个大型秘境和时空界域的头号探索者,他登过月,去过异世界,和外星人战斗过,是正国在相关领域方面的先锋——他最近这几个月毫无消息本身就是一种消息,证明他的确前去执行一些机密任务。

  而能让苏昼出马的任务,还能是什么?

  所以,无论是不是苏昼的粉丝,关不关注异世界探索信息,他们都很期待,这一次正国官方和苏昼,又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惊喜。

  但谁知道,从2017年后半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3月,无论是苏昼还是正国,居然半点消息都没有。

  “他究竟去哪里了?!”

  “苏海王消失了?我的意思是,这都半年了,什么任务需要执行这么久?”

  “上次兽神界都没这么久……会不会出意外了?”

  苏昼的粉丝担忧,而苏昼的黑粉一开始还会嘲笑一下,比如说苏昼这次终于遇到麻烦了,恶人就是要磨一磨才行——但是等到半年都没有半点消息时,别说是黑粉,就连真正的黑子都开始有点紧张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苏昼的实力,也是全球第一——他都遇到了麻烦,那其他人岂不是麻烦更大?

  究竟是什么困难,居然能让苏昼花个半年时间都解决不了?

  网络粉丝担忧无措,而亲友们也焦虑不安。

  所有人里面,也就邵启明,金琼这么一队人稍微知道一点内幕消息。

  “居然遇到了大麻烦吗?”

  正在以神木之法,凝聚自己体内灵力器官的邵启明中断了自己的修行,他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略微有些木质化的头发和有些泛起碧色的眼眸,然后严肃的找到了远在美洲联邦的连祷会首领克罗赛尔。

  他并不是特别担心苏昼的安危,因为邵启明百分之百相信苏昼的实力,毕竟实在不行,苏昼还能用天神刻度前往其他世界避难。

  如今,更重要的是和苏昼联系上,确定目前的状况——所以他才打算找到克罗赛尔,让他尝试用圣蛇灵的秘法,联系苏昼。

  地球的另一头,金色长发的青年此时也很焦虑。

  作为连祷会的首领,克罗赛尔的身份权威之处来源于他是唯一可以解读圣典,进行仪式的人——但是自从苏昼离开地球后,他就发现,原本应该变得清晰起来的虚空仪式变得远比之前更加混沌,就好像是虚空被什么巨大的东西搅动,以至于根本无法进行交流。

  苏昼的存在,原本以为是干扰,但现在看来,倒不如说是功率太大的发射器,使用不当,自然是干扰,但倘若用的对了,却能让他们更快地联系上圣蛇灵。

  如今苏昼消失不见,又被邵启明找上,克罗赛尔倒是想到了自己之前设想过的,对苏昼祈祷呼唤的仪法……但是一想到上次仪法的后果,他又不禁有些忧虑。

  那个神秘的声音,仿佛来自苏昼,又仿佛不是苏昼的存在……

  但终归要事实。

  不过,在邵启明和克罗赛尔即将联手催动对苏昼的仪轨前,青丘界域的时空彼端,一则则好消息接连不断地传来。

  【震惊!青丘界域大发现,机密情报外泄!随时删除!速看!】

  【万万没想到,你从来不知道的10条古代常识!】

  【正国新世界探索部正式通文:有关于青丘界域的探索报告和未来展望】

  【多国联合舰队出动——寂静无声中的战斗,我们胜利归来!】

  总而言之,在各路正规非正规大大小小的消息轰炸下,有关于青丘星的信息,就这样顺利抵达了全互联网,并且引发了一场场狂欢。

  而其中,最受人关注的,就是青丘人本身了。

  和兽神界的那些神兽不一样,也和天池界域的那群海中巨鱼不一样,作为位于正国境内的大型界域居民,青丘人是有着完整传承和智慧的人类,是同属于昔日中央神庭治理下的同胞,也是典型的拟道一族。

  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太好看了。

  “啊,辣耳朵!啊,辣尾巴!啊,辣容颜!”

  “啊,我死了!”

  以上网友评论,节选于一位接受采访的青丘人夫妇和他们孩子的视频片段。

  能看得出来,青丘人的确是人类,他们的语言只是带着一点口音,本质上都是仙神时代流传下来的仙神正音,故而交流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其中,不仅仅是夫妻两人的颜值为大众惊叹,青丘孩童那有些营养不良,且非常纯真可爱的外表,也引得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民众的同情。

  不得不说,虽然距离天池龙王遗骸公开,拟道完全披露一事以来,已经过去了接近三年的时间,但是绝大部分拟道修者,亦或是拟道血脉家族还是无法令大众接受。

  但是,这种状况,其实也是要分种类的……不谈龙凤神兽,普通拟道血脉中,什么猫,狗,狼,虎,接受度就高一些,而熊,牛,象,蛇什么的,就差了一丝意思。

  更别说鳄鱼,野猪,乌龟这一类了——古代这些血脉也算得上是强大,神话中的野猪神并不罕见,而且强大,但是翻到现在,想要被人接受,果然还是有点难。

  至于青丘天狐……虽然理论上已经将其归类于普通拟道血脉,不应该和其他血脉差别对待。

  但他们的颜值,无论是人形还是拟道真身,都实在是太高了。

  “想揉。”

  “想吸。”

  “那条大尾巴感觉很暖和的样子——”

  “你们这是喜欢吗?这就是馋人家身子,下贱!”

  “我馋,我诚实,我值得表扬!”

  这便是绝大部分人对青丘人的看法。

  当然,除却这些普通的沙雕网友言论外,也有部分网友更在意一些实际情况,相比起和大部分媒体为了流量而针对青丘人的容貌进行营销,这一部分人更加关心青丘人的现状。

  “我听官方报告说,青丘界域那边似乎正在闹灾?而且闹得很大!”

  “苏昼和第一批探索队就是在那边帮忙除灾吧?听说最近才完成任务,非常辛苦。”

  “嗯,根据我在相关部门工作的舅舅说,青丘界域很像是欧罗巴那边的魔兽界域,有特别多残暴的野兽妖兽和魔怪,青丘人差点就被灭族了。”

  “是啊,听说自从仙神离开后,同样灵气断绝,失去超凡力量的青丘人就社会崩溃了,比我们惨得多,而且妖魔肆虐让他们很多基础设施都被摧毁,非常可怕!”

  网络上的讨论,逐渐将青丘人过去非常危险,且有众多妖魔肆虐一事宣传出去。

  而接下来,各大频道进行的采访脱口秀类节目,更是加深了这一新闻现象。

  一间装扮的非常正式现代化节目组内,一位穿着正式的女主持人正在采访一位年龄偏大的研究人员。

  “您好,刘学士,您是道纪局13科的研究人员,很高兴您愿意参加我们的节目。”

  “我也很高兴接受采访。”

  “是的,刘学士,最近我们大家都很关心有关于青丘界域的新闻,而据我们所知,道纪局13科正是随同苏昼部长第一批前往青丘界域的研究部门,请问您对青丘星上的危险魔怪知道多少呢?现在的青丘星和青丘人状况又是如何,他们还安全吗?”

  对于这个问题,刘学士依照彩排,恰到好处的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青丘星上的魔物,非常强大且诡异,它们本质并无形体,宛如灵异中的邪祟,会附体死去的青丘人活动,非常可怕,在探索的初期,苏部长与那些邪祟进行了非常艰苦的战斗。”

  而主持人也恰到好处的惊讶:“居然如此!就连那个苏教授都陷入了苦战……那么最后呢?如此危险的星球?”

  对于这个问题,刘学士沉默了许久,摄像机给了三张定格照。

  直到最后,他才满脸肃然地说道:“但是,你要明白,那可是那个苏昼啊!”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现在的青丘星和青丘人,已经安全了。

  当然,除却正国一方的网友对此进行了激烈的探讨,比如说如今苏昼的实力究竟去到了什么地步外,也有很多国外的网友开始针对青丘界域之事,发出了极其酸溜溜,抱怨不公的评论。

  “我不明白!”

  一位美洲联邦的匿名网友愤怒道:“他们有食铁兽也就罢了,为什么还有能有这些狐狸?!这不公平!”

  “我们的拟道呢?”

  欧罗巴联盟的网友也是如此抱怨:“怎么都是这些东西?哦,不要谈罗斯国了,他们那边熊实在是太多了,我腻了。”

  而针对这些评论,一个匿名账户如此回答道:“你们不是还有妖精吗?血族和精灵也不错啊。”

  而这个评论毫无疑问地引爆了国外论坛的热点。

  “居然会有人喜欢妖精?!”有人如此惊愕。

  “居然会有人不喜欢妖精?!”有人更加惊愕。

  “您炼铜吗?!”

  “她们的年龄比你我祖父母加起来都大,你才是铜!”

  2018年,4月5日。

  苏昼笑着站在青丘五的两界传送门边缘处,拿着自己的手机,愉悦地浏览着这些网络信息。

  不得不说,看着全球各大网络平台都在侧面吹捧自己的战绩,将关注和援助引导向青丘,的确是令人心情愉快的一件事情。

  这样一来,就算是某些人充满嫉妒的怨念,也能轻松承受了。

  能看见,苏昼的手机屏幕上,还有着一个个评论刷过。

  “苏昼!那家伙,他呆在一个有着兽耳娘的星球!一整个充满了兽耳娘的星球!整整半年!”一个评论如此义愤填膺。

  “是啊,他在那里被当成英雄对待,我实在是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天堂……可恶,真想知道!”

  对此,苏昼自然是非常慷慨大方的告诉他们真相。

  新世界探索部-苏昼(SVIP官方认证账户):“耳朵和尾巴手感很好,非常好。青丘人都很亲切,很友善,而且小孩子们都很喜欢我,我天天带着他们到处玩,非常粘人,甚至有点小烦。不用谢,你们撸不到的,因为当地妖魔邪祟都被我杀光了,你们已经加不了好感度了,哈哈哈哈!”

  “为什么我这么强?可能是因为每天都坚持锻炼,又特别注重养生之道吧。”

  炫耀完毕,愉悦地关闭了手机屏幕,苏昼将其放回口袋,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城市。

  青丘五上,仙神昔日的物流都市,如今已经重启了一小部分,通过解析本地的术法,以及地球方早就有所研究的生命维持技术,已经有一个方圆九平方公里的区域恢复了生机,可以供应工作人员正常行走工作。

  而城市边缘处,与青丘星相连的挪移法阵遗址,虽然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修好,但至少已经启动了一部分,为青丘星运输着关键的物资。

  注视着这一片逐渐繁忙起来的区域,苏昼不禁有些心生感慨。

  虽然说,如今的地球人,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对于他这种经常穿梭世界,到处冒险的人来说,他很清楚,如今的地球,正在逐渐恢复昔日‘中央神庭’‘神界仙天’的关键地位。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刻,每一次地球方面的势力主动与其他界域相连,探索其中的世界,与其中的遗民沟通,都代表地球文明距离昔日的仙神文明更进一步。

  为什么?

  因为位置。

  地球,坐镇于中枢。其他界域分别通向地球,地球通向任何地方,但是其他界域却不同通向其他界域,全部都必须经过地球才能中转。

  这等战略要地,万界中心,带来的就是绝对的地理优势。

  也难怪,昔日居住于此处的仙神,会那般傲慢和强盛。

  “哎,想那么多干什么,时隔半年,我终于可以回到有网的地方了!这么久没网,我要死了!”

  伸了个懒腰,苏昼无视雅拉‘你不是经常去异世界没网吗?’的吐槽,他又转过头,双瞳眺望遥远地宇宙彼端,青丘星所在的方向。

  在天魔消亡后,青丘星回归了和平。

  全新的岛屿,乃至于新大陆的雏形,正在连翼海中缓缓扩散,兵主封印的探索正在进行,但目前来看,古老的封印在三千年内还算稳妥,短时间内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而在正国农圣为首的一种专业人士带领下,青丘星上的青丘人也开始久违地在大地之上,阳光照耀下劳作——虽然耕耘辛苦,但却比在避难所中种植蘑菇苔藓要来的轻松愉快。

  正在对众多青丘人进行检查,避免因为两界交流而出现大规模流行病的正国医疗团一行人,也正在对青丘天狐的血脉进行解析评测,试图在昆仑秘境中找到相关的传承资料,不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儿子啊,妈妈我最近想要养一条狐狸了……”

  前段时间,在苏昼准备回地球休息时,仍在青丘星进行身体检查工作的苏母宁时雨悄悄地找到了自己的儿子,宁女士发出了明示:“不是天狐,就是普通狐狸——我们自己家养一养,你觉得能不能成?”

  因为检查工作,所以她老人家可以光明正大的揉耳朵,搓尾巴,可谓是大过手瘾,但是一想到工作结束后就再也摸不到毛茸茸了,宁时雨顿时就有点依依不舍,甚至恐慌。

  “瞧您这话——”

  苏昼还能拒绝不成?难得老妈有要求,那他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那当然能成啊!等着,下次我给您老人家找一条最好的来!”

  “所以说,你一下子就变成了孝顺好孩子了?”

  此时,顾泽川等青丘人代表正在从挪移法阵中浮现,白狐青年注意到了正在等待他们,并笑着对他们挥手的苏昼,便急忙赶来。

  而就在此时,雅拉在精神空间中调侃道:“一个手刃数亿天魔的恐怖杀戮者,身份转变的可真快啊。”

  “你懂什么,我一直都是好孩子,没有人比我更懂好孩子了!”

  对此,苏昼不屑一顾,他转过头对自己的青丘崇敬者们道:“好了,顾泽川,别道歉,我只不过提早到了而已,你们是准时抵达的。”

  “现在出发吧,正国中央频道的采访等着你们——还记得台词吗?记住,你们的形象,代表着青丘人的形象,千万要注意小心。”

  “是的,尊上!”

  登时,顾泽川便耳朵一竖,认真地回答道,而苏昼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了不要叫我尊上,叫我苏昼就行,非要尊称,部长或者教授都可以。”

  “是的,尊上!”

  “……彳亍口巴。随你们便。”

  苦笑着摇了摇头,苏昼也懒得在意这点口语上的称呼,他转过头,带着顾泽川一众走向两界传送门。

  穿过时空通道的感觉,就像是穿过一道风墙,两界的灵气在此地交错冲突,形成近乎凝实的虚空气脉,倘若能将其利用,完全可以制造成一个‘两界潮汐灵气发电机’什么的道法科技双开花造物,虽然名字俗气,但确实是近乎永动机的能源,只要灵气还存在一日,就不必担忧枯竭。

  很快,苏昼等人便离开青丘界域,抵达地球正国南岭,青丘界域两界要塞处。

  此刻,正是4月5日的深夜,南岭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而周围也没有城市的光污染,天上星辰清晰无比,无数星光闪烁,化作璀璨的云雾银河。

  “欢迎回来!”

  在传送门前方,一批迎接人员正在等候,并在他们穿过传送门时发出欢呼——虽然只是仪式化的欢庆‘正国新世界探索部’第一次探索任务圆满成功,但也不得不说,这的确是非常值得纪念的大好事。

  在这一瞬间,无数摄影闪光亮起,虽然如今的技术早就不需要闪光灯,但这是气氛的一种,不能不平常。

  苏昼能在迎接人员的两侧围观群众中,看见邵启明,汤缘和金琼这几位熟人,苏昼笑着和几位好友一一目光交错,点头示意,证明自己的确情况非常不错,而对方关心的目光,亦或是一脸‘瞧,部长的确什么问题都没有’的表情,更是令一切尽在无言。

  “苏部长,中央频道的记者就在会场旁边等着,在他们的独家采访后,还有几场新闻发布会……您看?”

  而在摄影结束后,一位正国官方的新闻负责人前来,与苏昼商谈后续的新闻发布顺序,而苏昼早就知晓这些流程。

  但是,就在他准备说‘我没问题,但顾泽川他们的情况你们看着安排一下’时。

  突然地,异变发生。

  轰——轰——

  在一瞬间,有响彻于高天苍穹之上,又传遍寰宇诸界之间的震鸣,唐突地出现在了整个地球,乃至于整个宇宙,甚至是无穷无尽所有时空中!

  这声音就像是一种澎湃的海潮,又像是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的雷鸣,它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完全不同,大相迥异的音调,但唯一相同的,就是那一份令人惊愕的震撼和警示!

  咔嚓——

  而在苏昼耳中,他听见的却是什么东西碎裂,什么东西被贯穿的清脆微鸣——就像是玻璃被敲碎,冰川接连不断破碎那样,令他感觉在遥远的时空彼方,有什么东西被破碎,打开了那般!

  “苏昼,抬头!”

  而就在此时,青年听见了雅拉严肃无比的声音,他皱起眉,抬起头,看向黑暗无尽,但却有无尽群星闪动的苍穹之上。

  然后,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愕。

  因为,他看见了。

  裂缝,正在亮起光。

  整个地球,在灵视中,明亮的宛如太阳。数百个世界,多重界域的灵气在此处交汇,冲突,这些或许堪比宇宙,但最小也堪比星球的异世界界域,每一个都拥有者难以想象的灵气,而这些灵气全部都在地球凝聚,将此地催化成了神界仙天。

  地球的灵光是如此的耀眼,甚至能够超出大气层,照耀地月轨道,宛如一颗真正的小太阳。

  而在这明亮无比的世界之上,有着无数漆黑纵横交错的裂缝蔓延。

  那些宛如树根一般巨大的伤口和裂缝,横跨了整个宇宙,它们以地球为中心,纵横无数界域,即便是青丘界域中也能清晰看见,那些无垠裂缝蔓延的踪迹。

  这些裂缝,便是伟大封印遗留下的伤口,横跨无尽时空的裂缝。

  苏昼早已知晓这一点,昔日他因此而震惊,并因此立誓,决定于雅拉一同解决这个问题,复原伟大封印,还所有世界太平与安定。

  但是现在,他注视着这些令他熟悉无比的裂缝,却不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因为……在那漫天伤口中,有着一条漆黑的裂缝,亮起了光。

  就像是填充,就像是深邃的裂谷中逐渐充满了水,成为了一条长长的河流……无尽的伤痕中,有一条亮起,它缓缓震动着,释放着亮银色的醒目灵光。

  就像是漆黑的宇宙分钟,骤然亮起了一条真正的银河。

  不仅仅是苏昼,所有人,所有地球修行者。

  不。

  整个银河,整个宇宙,乃至于其他时空,其他宇宙世界中,所有能够仰视苍穹,看见那这些裂缝的修行者们,全部都看见了,看见了这银河骤然亮起,浮现在天际的一幕。

  “那,那是什么?!”

  “为什么天上会突然亮起这么一道光?!”

  “什么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引发的异象?!”

  登时,接连不断嘈杂的讨论声响起,令原本喜庆,欢迎青丘人和新世界探索部的现场变得嘈杂。

  但苏昼却并不在意。

  已经按下心中震惊和困惑的青年,肃然地询问着蛇灵。

  “雅拉,这是怎么回事?”

  而蛇灵从苏昼的个人空间中爬出,它也不顾自己骤然出现会引起其他人注意,就这样爬到苏昼头顶,同样眼神肃然地凝视着那一道裂缝,神情带着极其罕见的凝重和困惑。

  “是先驱。”

  祂如此喃喃道:“先驱放弃了自己突破伟大封印的机会——祂将自己重新封印回了自己的原初世界,彻底放弃了这一纪元中得到自由的机会。”

  “什么?!可是为什么?!”

  这一消息,瞬间便让苏昼感到惊愕——雅拉正是之前和先驱对峙,所以才陷入沉睡,他原以为那就是自己旅程中最大的对手之一,至少和宿命是同一个级别。

  而且宿命

  但现在,雅拉却说,先驱自我封印了?

  对此,蛇灵沉默了许久,直到十个呼吸后,祂才长叹一口气:“是啊,他放弃,但是却没有放弃。”

  “先驱将自己重新封印回自己的原初世界,填补了伟大封印的一部分空隙——但也这代表,祂重新回到了伟大封印的系统之中。”

  “这样一来,祂建立起来的某些东西,某些系统,筛选出的某些眷族,就可以得到伟大封印的认可,穿梭诸界,得到探索‘更远地平线’的自由。”

  如此说道,雅拉居然笑了起来。

  ‘混沌’带着笑意,一改之前的凝重,愉悦地笑了起来——就像是看见了涛涛洪流分出了支流,朝着所有人都未曾预想过的方向汹涌而起那般,所以,浮起笑意。

  蛇瞳之中,光芒灼灼。

  “是了,这就是先驱——这就是我所知晓的那个‘地平线’之主。”

  “被封印了又如何?只要有人还在探索远方,还在探索尽头,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只要正确还在施行,祂有没有被封印,有什么所谓的?”

  “探索,只要探索者,冒险者还在前进,那么终有一日,祂即便仍处于封印与枷锁之中,但却得到了更大的世界。”

  此时,天空之上,亮银色的光辉逐渐消退,仍在凝视苍穹的苏昼,隐约从中感应到了一丝意志。

  【想要前往更高处,踏足更远方,变得更加强大吗?】

  【如果对现在感到不满,对停滞感到厌烦,想要探索遥远的边际,不想拘泥于现在的世界……那就准备出发吧。】

  无尽世界,无穷虚空,亿亿万万,乃至比这虚指数字更多的世界,以及其中的意欲改变,意欲探索者。

  所有蒙受‘先驱’眷顾者,此刻都感应到了,随着某个实质化的意志陷入近乎永恒的长眠,自己身上的枷锁,也随之而去。

  因为有‘正确’,为他们开辟了通向根源的道路。

  而就在此时,雅拉也低下头,祂平静地对自己的立约者道:“并不是只有我,亦或是你才会行动……”

  “苏昼啊,你已经成为了仙神,得到了近乎无尽的寿命,和足以摧毁文明和种族的力量。你已经超越了你原本的种族。”

  “哪怕是在那些古老而强大的存在眼中,你也算是从温室中走出,逐渐走出童年。”

  如此说道,蛇灵的声音在耳畔,轻声响起:“真正艰苦的旅程,现在才刚刚开始拉起序幕——你准备好了吗?”

  “……那还用说?”

  感应着这一丝意志,聆听着雅拉的言语。

  原本面色肃然的青年,在沉默了许久后,脸上也逐渐浮现出一丝笑意。

  虽然说,他现在暂时还无法了解,那位伟大存在,名为先驱的存在,究竟做了些什么,又付出了什么牺牲,对这个怪异的多元宇宙造成了什么影响。

  但是,既然有挑战,那么并非是懦弱者的勇毅者,便没有退缩的道理。

  “我当然准备好了。”

  如此回复道,苏昼伸出手,他拍了拍仍处于惊愕中的新闻负责人的肩膀。

  在对方仍有些茫然的目光中,青年平静的说道,带着令人镇定的语调:“好了,不要发呆——带路吧。”

  然后,他看向前方,自信的微笑着。

  “新闻发布会,还有新的时代,都在等着我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