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蜜桃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八章 让昼哥听听! (第一更,5200,求月票~)

第三十八章 让昼哥听听! (第一更,5200,求月票~)

  当苏昼抵达南海时,生圣和偃圣两人都已经在天池界域传送门周边等待。

  九溟失踪一事还没有扩散,毕竟一位真龙龙王的消失,对整个世界来说都算得上是大新闻。

  但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九溟前段时间才被正国官方推出,作为传统龙图腾崇拜宣传的一部分大肆宣传。

  作为容貌出众的龙人系美少年,九溟和金琼一样,都是拟道一方的当家招牌——苏昼太强,已经超越了这个概念。他的女粉丝众多,网络人气爆棚,每次出场,现场绝对人山人海。

  他倘若真的消失不见,根本无法隐瞒,想淡化都淡不了。

  所以,为了避免出乱,如今只有代表拟道一系的生圣,还有作为生圣个人密友的偃圣,对这方面信息了解的最多,而其他圣席仅仅是知道‘九溟失踪’一事而已。

  苏昼作为正国最强者,也是拟道化龙者的一员,所以便在第一时间得到通知,并被邀请前来南海,让他用地仙级的手段看看情况。

  “我来了。”

  一道飞星坠入海中,但却没有掀起太大波澜。

  但苏昼进入海中时,水助令他周围的海水分开并自动平复,青年来到两位圣席的身侧,直截了当的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情况很复杂,崇文(偃圣本名)之前应该和你说过。”

  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率先开口的是生圣。

  这是一位容貌清癯,面上无须的中年人,他双目有神,眼角处有着皱纹,有着一头和寻常正国人不同的银白色长发。

  鹤发童颜,固然说不上,但生圣的容貌仪态之佳,一眼看去,简直和大众想象中真正的仙人一般无二,很难想象年轻的时候他究竟有多么俊美。

  单论个人形象来说,他或许是所有圣席中最好的那一个。

  但实际上,不谈这份优越的外貌,这位持有白泽血脉的正国拟道领头者,本质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疯狂科学家。

  苏昼还记得,上次自己与生圣在他的实验室见面时,看见对方拿自己的克隆体进行活体实验的可怕场景……那当真令人记忆深刻,即便是活吃鬼车都毫无压力的苏昼都略感不适。

  而现在,这位银发圣席眉头微皱,他严肃地对苏昼讲解如今的状况:“不仅仅是九溟。我们从各个渠道得知,类似的失踪案件在全世界发生了不少,无论是正国还是其他国家,从大势力到民间武装,都有一些类似的事件发生。”

  “但问题在于,失踪的人毫无规律,有强者,也有弱者,有富人,也有穷人,根本无法知晓这次失踪的条件。”

  “的确如此。”

  偃圣的人形义体也同样开口道,这位主动将自己转换为电子灵魂形态的圣席情绪很难波动,可即便如此,他但现在语气也透露出了一丝疑惑:“就好比目前已经确认的几个失踪事例中,其中就有超凡高阶的九溟;也有只有觉醒中阶,来自唯武一系武馆的马竟。”

  “两人的实力,身份,性格,遭遇,一切的一切都天差地别,甚至找不出半点相同之处。”

  说这话时,偃圣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作为灵气复苏时代的现代超级政治实体,正国的领头者,圣席们很难相信,居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领导的国家上。

  尤其是前些日子,偃圣推动力的覆盖式灵网监控系统已经开始正式运行,这是一种理论上可以监控全国范围内所有灵气波动的超巨型阵法集群,哪怕是街边有人用了除尘咒,该网络也能轻松发现,并通过灵气特征,辨别出究竟是谁释放的法咒。

  可现在,这个大规模阵法集群却半点用处都没有,没有发现半点线索。

  前段时间,那源自青丘的魂渊服务器令他很是开心,而冰狐意志集合体的存在本身,也令偃圣很是喜悦,直呼自己得到了前路的灵感。

  但还未等他高兴几天,地球就发生这种失踪案件,到时候,委员会内部的政敌,肯定又要质疑他灵网系统的能力了。

  所以,不得已之下,偃圣只能请苏昼这位地仙过来,委托这位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地仙亲自出手,看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我大致明白了。”

  听完两位圣席的解释,苏昼点了点头,他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不管怎样说,让我们向来看看情况。”

  当然,他的内心非常平静。

  因为苏昼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早就在从神龙世界归来,先驱和雅拉针锋相对之时,苏昼就很清楚,先驱的行动,必然会影响众多世界,这一切青年早就有所预料,如今无非就是幻想化作现实而已。

  所以,他此刻的表现,远比生圣和偃圣要来的镇定,而这点反而令两位圣席也逐渐镇定下来的同事,不禁在心中暗暗点头。

  “不愧是能够远比我等老朽,更早进阶仙神的天才!”

  “这等心性,圆融如一,坚固如金,当真是了不得!”

  甚至,在心中赞叹之时,生圣又忍不住认真地打量了一遍苏昼。

  然后,这位银发中年,便不禁在心中感慨:“太完美了!”

  ——完美的肉体,完美的容貌!

  还有这闻所未闻的天赋,三年就成就仙神的修行进度,坚如磐石的意志力,和近乎本能,但却无比实用的战斗技巧。

  “假如所有人类的天赋条件,都能和苏昼一样的话,那么我们人类这个种族,一定得到远比昔日仙神更高的成就!”

  虽然表面上一言不发,但生圣凝视着苏昼时,心中却不禁思索:“可惜,想要收集他的肉体素材有些困难,他的血液和头发在离开身体后失活的太快,根本无法进行试验……”

  “……假如我是女的,再年轻一点的话……”

  危险的想法,在这位心中毫无伦理道德,只有进步和技术的圣席心中涌动。

  “咳咳……”

  而能听见心声的苏昼虽然没有主动去窥探,但却能大致了解对方在想什么,他不禁面色有些僵硬,微微后退了一步,远离了生圣一点。

  随后,青年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总之,先让我看看情况究竟如何。”

  话毕,他便伸出手,探入自己的个人空间中,将灭度之刃抽出。

  “等等,苏教授,你这是……”

  “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别拔刀!”

  而这一幕,顿时让偃圣生圣立刻紧张惊呼了起来,两人向前,试图让苏昼把刀放回去。

  这也不怪两位圣席反应大。

  因为不久之前,苏昼在兽神界,接受官方测试,展现自己霸主阶实力的时候,他就用一模一样的动作抽出灭度之刃,直接斩碎了一座偏僻地区的山峰。

  这么说来,有些不太恰当——实际上,那个时候催发自己全力的苏昼,仅仅是抽刀这一个动作,便令方圆数十里内骤然晴转多云,阴云翻涌,雷霆伴随冰雹降下,而他随后抽刀一斩,更是宛如天罚降世,无尽的灼热带着青紫色的魔火焚烧万物,直接就将整个山峰笼罩。

  仅仅是一击,整座山峰就被劈成两段,熔岩就像是融化的奶油一般从山峰形状的冰淇淋上滚落,最后变成一片沸腾的岩浆湖……而这湖泊又被苏昼掀起的暴雨冰雹冷冻,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可以建造飞机场的平地。

  那时生圣和偃圣也在场,震惊不已,而现在看见苏昼摆出了同样的起手式,自然是下意识地阻止。

  ——谁知道他要砍什么?!

  但是,出乎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次,苏昼将灭度之刃拔出后,并没有将其握紧,青年只是随手一抛,令神刀脱手而出,在海中飘荡。

  “铿锵!”

  而在这一瞬,神刀在脱手后,顿时就宛如脱缰的野马,脱绳的哈士奇那般,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刀鸣——紧接着,它便拖拽着赤红色的阳炎灵力,开始在周围的海域中乱转。

  “这,这是何意?”

  一时间,生圣和偃圣都没搞明白苏昼和灭度之刃究竟要做什么,毕竟这一幕看上去实在是有点奇怪的过分。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灭度之刃的灵光闪动间,居然隐约在海水中,勾勒出一个龙形的空洞阴影!

  那似乎,正是九溟失踪前的状态剪影?!

  对于两位圣席的惊讶,苏昼负手在身后,笑而不语。

  灭度之刃,自青丘星一战后变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虽然说,它的智慧没提升多少,但是如今神刀灵性大增,它的灵力敏感程度,几乎可以与身为霸主地仙的苏昼相提并论。

  探寻九溟残留的灵气痕迹这种小事,何须自己亲自出手?交给灭度之刃做就完全可以,还能保持逼格,一举两得啊。

  很快,在一声声铿锵的刀鸣声中,一个个九溟的幻影被勾勒而出。

  可以看见,真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非常安分,他就呆在这里,半步都没有动过,似乎是在沉睡。

  但是,就在数日前的某一段时间,九溟突然抬起头,他在发了会呆后,就这样整条龙彻底消失部件。

  “这,令人费解……”

  虽然说,还有些沉浸在苏昼这一手无比灵动的‘驭刀术’中,生圣摇了摇头,他反应过来,沉声道:“悄无声息间,就这样强行带走一条真龙?这是什么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偃圣也微微点头,他看向苏昼,语气肃然:“苏教授,你是霸主,你觉得,你可以悄无声息地捕获九溟,在其发出警告前就将其掠走吗?”

  “我做得到,但是有点困难,毕竟九溟是一条真龙,只是掠走,不是杀掉,那就麻烦上百倍。”

  对此,苏昼先是微微点头,然后又摇头,他平静地说道:“而问题在于,这未必是强行的举动。”

  或许偃圣和生圣不知道,但苏昼自己很清楚,九溟之所以离开,绝对是因为他自己的选择。

  先驱不是强行掠走眷族的人——就像是邵霜月,根据和邵霜月的描述,她放置了先驱的弹窗好几天,但直到最后,先驱也没有强行将邵霜月掠走,只是单纯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而已。

  先驱的计划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直接勾引出人内心中纯粹的探索欲,这欲望抵达到一定的幅度后,就会被它认可,然后再给予对方选择的权利。

  这个选择,肯定是发自内心,诚心诚意的,它无需诱导,无需诈骗,更不需要任何强迫。

  因为,倘若不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探索未知,走向远方的存在,先驱都不屑于浪费力气将其选召为眷族——哪怕那个人实力再强,天赋再好也是一样。

  毕竟路线不对,力量越强就越是敌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发的探索欲和好奇心而走上这条路,那根本不配称为祂的眷族。

  “生圣,偃圣,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的‘古老尊主’?”

  没有任何犹豫,在灭度之刃结束了对九溟的气息探测后,苏昼转过头,对两位圣席正色道:“就是那些仙神典籍中,隐晦地提到过的那些强大存在。”

  对此,两位圣席都微微点头。

  他们当然记得。

  在全球各地,古代仙神们遗留的典籍中,时常会出现一些奇异的强大存在。

  祂们被称呼为‘命运’,‘天道’,‘不可抗力’和‘洪流’……面对这些力量,即便是最强大的仙神,也会受到困扰,甚至因此而消亡。

  祂们猜测,那是一股凌驾于世界之上的力量,这存在的力量虽然无形,却能影响无数世界,而祂们一直都在进行着种种隐秘的目的和计划。

  ‘古老尊主’,便是古代仙神对那些存在的笼统称呼,而整个地球上的秩序大阵,便是为了防备古老尊主的力量投射而制造。

  “现在发生的,难道不觉得和典籍中很相似吗?”

  如此说道,苏昼的语气,带着一丝微妙的诚恳:“这种即便是仙神也无法看穿,不知来源的力量……难道不正是伟大尊主的特征吗?”

  ——灵气复苏了,古老尊主们也复苏了。

  命运,天道,名为不可抗力还有洪流的力量,再一次降临在了我们的世界。

  “居然如此……”

  听到这里,两位圣席都沉默了起来,面色无比肃穆。

  无论是生圣还是偃圣,他们都对古老尊主的传闻并不陌生,只是一开始,他们没有朝着这方面去想而已。

  “这样的话,我等又该如何是好?”

  生圣不禁喃喃自语——古老尊主,这等昔日仙神都无法抗拒的力量,岂是现在的人类能够抗衡的?

  ——凉拌呗。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苏昼表面上却是哈哈一笑。

  他摆出了一副‘不装了,我坦白,没有人比我更懂伟大尊主’的表情,直接了当地对两位圣席摊牌:“据我所知,有着类似事件记载的古老尊主,我记得只有那一位——而那一位,估计并不会对九溟怎么样,最多就是设立一点考验罢了。”

  “放心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九溟应该能时不时回来一下的——他虽然不能透露那一边的具体情况,但肯定安全。”

  说这话时,其实是雅拉一边在灵魂空间中说,而苏昼在现实复述,他大致描述了一下如今九溟的状况,安慰两位圣席。

  “哦,对了。”而到最后,苏昼仿佛恍然大悟,他严肃地强调道:“这些消息都是我从仙神遗迹中得到的——就是那个仙神遗迹。”

  ——仙神遗迹?信了你的鬼。

  虽然心中闪过这么一段念头,但生圣和偃圣一瞬就理解了苏昼的暗示。

  ——苏昼这进阶的如此异常的实力,还有他们在很早之前就又的猜测,以及他口中来回强调的仙神遗迹,和从仙神遗迹中得到的各种传承和技术……

  果然,他很了解这些吗?古老尊主的信息。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如今的苏昼,已经是地仙,霸主仙神了。

  此时的他,透露出的信息,和他当初超凡时透露出的信息,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所以生圣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已经大致搞清楚这一经过的他微微点头道:“既然九溟没有事,那就好。”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麻烦……他消失后,无论是粉丝还是媒体,我们都要给出一个交代。”

  但是,就在此时。

  突然间,天池界域出入口之前,三人所在之处。

  伴随着灭度之刃发出一声警示般的刀鸣,众人眼前的空间,突然扭曲了一瞬。

  时空闪动间,一位头顶龙角的龙人少年,便这样出现在了海水之中。

  “哎——居然真的能回来!10个探索点一天,我一不小心兑换了10天的量……但能回来就好!”

  能听见,蓝发的龙人少年欣喜的自言自语,他仿佛很开心能再次回到水中,心态都放松了不少:“果然,还是海里舒服,空间里面的水池虽然大,但就是没有内味儿……诶?!”

  但是,还不等龙人少年准备欢乐的在海中游荡。

  九溟忽然发现,有三股庞大的灵力反应,朝着自己铺天盖地般压来。

  ——轰!

  一瞬间,苏昼,生圣和偃圣三人,便宛如瞬移一般,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你们要干什么?!”

  被吓了一大跳,九溟下意识地下蹲抱住脑袋——这也是长时间战斗后的本能反应,因为这样的子嗣确能挡住并承受最多的攻击。

  “我们要干什么?”

  苏昼和两位圣席对视,然后露出了柔和地笑容,他和善地对重新归来的九溟伸出手,柔声道:“当然是问问你最近这段时间的情况啦。”

  “别怕,和昼哥哥好好说一说,让我听听你的苦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imitao9.com。水蜜桃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shuimitao9.com